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迟到的祭拜

作者:博多之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天的时间,对张小兵来说恍如隔世,躺在床上的张小兵,十六年来,头一次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了家的温暖。

    “看来,自己以后要换一种方式生活了……”张小兵看着天花板这样想道,回家的感觉,真好!

    至于想到自己将来要做些什么,张小兵真的感觉到一丝迷茫,自己现在的钱,也足够自己舒舒服服的生活一辈子了,但是回家了之后,张小兵身上又有了亲人的担子。

    别的不说,张小兵起码要做一个有些成就的人,这样才能最大的让自己身边的亲人们放心,而且由于两家的显赫家世,导致了张小兵有一种压力,他只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两个家族因为自己丢脸。

    眼前最大的问题已经不再是什么安全局和什么任务了,最大的问题是外公的集团所面临的危机,张小兵还没有机会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外公,但是他自从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就把它当成了自己必须要解决的一件事。

    外公一辈子的心血,纵使张小兵没有和家人相认,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试图对它进行破坏和掠夺,所有对自己的亲人有威胁的人,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

    冬季的早晨寒冷异常,但张小兵的衣服几乎都留在了那所特别监狱中,现在甚至都没有一件正经的衣服穿,不过好在军区里别的没有,就军装多的是,给张小兵弄一套合身的军装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一家人都惊讶于张小兵身穿全套军装所表现出来的独特气质,这是一个在战场里浴血十余年的战士所特有的气质,而且由于是佣兵的缘故,更显得出一分不羁的意味,这种气质,在和平年代的军营中,永远也找不出来。

    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吃过早饭之后,便准备到烈士陵园祭拜张小兵的父母,张小兵的小姑亲自开车出去购买祭拜所用的鲜花,回来之后,张家人、唐泽夫妇便分乘着警卫连的汽车驶向烈士陵园。

    除了张小兵的舅舅一家没来之外,他所有的直系亲属都一同前往,坐在车上的张小兵心里十分的激动,这是自己十几年的心愿,终于有机会完成它了。

    陵墓区是不允许行车的,这是对死者地尊重,所有人的理应遵循,所以连同警卫在内的几十人都下车步行走在林间的小道上,四周是一排排整齐的墓碑,埋藏在这里的人,都是为祖国做出过巨大贡献、甚至直接为国牺牲的烈士们,墓碑上显眼的红色五星让人的心情不由得变得十分尊敬。

    张小兵父母的墓和其他的陵墓在外表上没有任何的区别,没有因为他们显赫的家世而特殊化,张小兵在爷爷和外公地带领下接近父母陵墓前地时候,心跳突然加速,快的异常,空气中仿佛突然失去了大半地氧气,使得呼吸变得十分急促和困难。

    站在墓碑前,张小兵看着墓碑上父母的名字和遗像的那一瞬间整个人连站都站不住了。脑袋嗡的一声便炸开来。他失魂落魄的跪在父母的墓碑前,整个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呆呆的看着墓碑出神。

    曾经的过往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昨天,自己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和父母在一起无忧无虑且幸福快乐的生活着。父母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现在张小兵的脑海中,让他的泪腺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奔涌而出,无声的地落在水泥地面上。

    在张小兵看来,他的父母给了他两次的生命,一次是将自己带来这个世上,一次是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自己继续留在这个世上的机会。

    十六年来的内疚,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十六年未曾在自己父母的陵前祭拜过,在张小兵看来,这是何等的不孝……

    “爸、妈……我回来了。”张小兵仿佛痴呆一样的呓语,几乎没有人能听得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对不起……”张小兵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被泪水充满,甚至看不清楚墓碑上父母的模样。

    “爸、妈,原谅我这么多年以来都能有机会来看看你们。”张小兵接着用自己才能听见的音量说道:“以前我总在想,要是没有遇上那一次的不幸,现在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该是多么的快乐,你们会看着我念完小学、中学、大学,我会把心爱的女孩子带回来给你们看,她会是一个像妈妈那样漂亮而又善良的女人、会帮着我一起好好的孝敬你们……”

    “我已经变了,无论我用怎样的借口来解释我这么多年来一直从事的那些事情,可我还是一个双手沾满了别人鲜血的刽子手,我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望……辜负了所有的亲人对我的期望……”

    “隔了这么多年,我终于回家了,有家的感觉真好,只是少了你们……可悲的是,我现在却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不得不去习惯。”

    张小兵用手轻轻擦拭着墓碑上的相片,接着说道:“爸爸说过,一个真正的男人,无论好与坏、强与弱,都要坚持自己的信念、要懂得为身边的人着想、要有责任感和一颗勇敢的心……”

    “可我不是……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我一直没有学会为亲人们着想,让他们为我担心了那么多年、也因为我背负了那么多年的心理负担……”

    张小兵已经有些语无伦次,泣不成声,而他的亲人们站在身后,这一刻也都无一不感动的流下泪来,张小兵的小姑走上前,将一束白色的百合花递给了张小兵,轻声安慰道:“静静,别太难过了,来,给大哥大嫂献束花。”

    张小兵面带感激的将花接过,小心翼翼的摆放在父母的墓碑前,然后恭恭敬敬的向着父母的墓碑磕了三个头。

    “你们对我有最大的恩情,但是我却没有机会报答你们,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想做你们的儿子,能做你们的儿子,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接着,张家栋手捧着鲜花走到墓碑跟前蹲下,凝视着墓碑哽咽道:“令伟、婉秋,我每次来看你们,总要向你们道歉,一个,是对我当年所犯下的错误向你们忏悔,另一个,就是为找不到静静的下落向你们请罪,现在静静终于回来了。你们俩泉下有知,也应该感觉到高兴……”

    “静静是咱们张家的血脉,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能力把他培养出来,你们尽管放心,我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了,静静是个十分出色的孩子,虽然我对他了解不多。但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他的将来,肯定会有一番大成就的,你们就等着看吧!”

    唐泽也是不胜唏嘘,蹲在了张家栋的旁边,开口说道:“十六年了,婉秋、令伟你们两个人都看着呢,十六年爸爸没有和老张一起来看过你们,那都是爸爸太执拗了,现在爸爸跟你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我会和亲家一起用心培养静静,你们两个人就放心吧。”

    “老唐啊……”张家栋感慨地说道:“自从孩子们出了事,咱们两个人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过话。”

    唐泽自嘲的一笑,叹了口气说道:“是啊……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孩子们地孩子都长成大男人了,时间过的是真快,转眼间咱们两个人就变成满头白发了。”

    “以后终于不用再为静静的事情愧疚了。”张家栋欣慰的说道:“静静将来,就是我们两家人的希望,我相信他能够做的很好。”

    唐泽点了点头,赞同的笑道:“他很多地方很有令伟的那种感觉,但是又有着像你身上一样的军人气质,听完静静这么多年的故事,我也相信他能够做到最好!”

    接着,老哥俩儿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退到了众人的身后。

    和张家人之前来祭拜的顺序基本一致,除了张小兵以外,张家栋总是第一个,其次是张小兵的大姑、然后是叔叔、最后是小姑。

    这些人里面就属张小兵的小姑张萧杨哭的最厉害,因为从小时期她就将张小兵的父亲视为自己的偶像,而且张小兵的父亲是这些人里最最疼爱张萧杨的一个,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但是他用尽全力去给张萧杨比亲哥哥还要多上几分的宠爱,即便是自己有了孩子,也从没有减弱对她的疼爱。

    而张小兵的妈妈是张萧杨见过最完美的女人,以至于她的青春期一直到现在,都在以张小兵的妈妈为模仿的对象,立志要成为像大嫂一样外秀慧中的女人,张萧杨对他们的感情,即使他们离开了这么多年之后,也从来没有减退过。

    所有的人都挨个的祭拜完之后,张小兵父母的墓碑前已经被白色的百合花堆满,众人又向着墓碑深深的鞠了三个躬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