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想要婚礼?

作者:绿丸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凌没所谓的摆摆手:“不管她的事,我和她已经分手了,本来就是别人介绍的,也没在一起多久,没什么感情,不合适就分了吧。”

    一听他们都分手了,乔蕊更加不好意思。

    说来说去,人家就算真的对小金不好,她可以事后跟你杨先生提收养小金的事,但是不要当面这么打人家女朋友的脸。

    “那,还能不能挽回?”她一脸担心。

    杨凌失笑:“没关系的。”

    可是乔蕊还是觉得很抱歉。

    景仲言倒是盯着杨先生看了一会儿,眼神晦涩,饱含深意。

    如果高氏已经快打到家门口来了,他怎么可能不查查高氏内部的问题,杨凌的身份,他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但也一直没放在心上,毕竟萧芸已经死了,而萧芸就算没死之前,跟高翔玉的关系,也只是淡薄。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萧芸都离开人世这么久了,高翔玉竟然会把念头打到杨凌身上。

    杨先生是个什么性格,虽然认识不久,但景仲言也大概知道,他务实,诚恳,有爱心,是一个普通的甚至有些软弱的男人。

    他没什么多余的爱好,平时和同事聚聚餐,人际关系很简单,作为会计,他还有细心的一面,但是也仅此而已。

    高翔玉最近频频接触杨凌,景仲言却想不通,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这是要出去?”杨凌这才看到乔蕊手上还拿着手袋,身上也穿着要外出的服饰。

    “恩,这几天要回家住几天。”乔蕊说。

    杨先生点点头,又低头看了看玩得很好的小金和面团,忍不住笑:“要不是面团是猫,真想把它配给我们小金当童养媳了,太可爱了。”

    乔蕊也笑起来:“可惜种类不同,注定不能谈恋爱。”

    “种类不同。”杨凌喃喃的念了一次,又自嘲的笑笑,是啊,当初就知道,种类不同,不应该去招惹。

    “恩?”乔蕊眨眨眼看他,没听懂他的话。

    杨先生赶紧摆摆手:“我胡言乱语的,没事。”

    这时,杨先生的手机又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表情有些不好,但还是捏着手机,接听,却走远了一些说话。

    小金被留在原地,乔蕊和景仲言也不好走,只得等着他回来。

    “我看杨先生好像精神不太好,有点神不守舍的,是不是分手的原因?”乔蕊不自禁说道,心底更是心虚极了。

    景仲言抬手揉揉她的头发,淡淡道:“放心吧,不关你的事。”

    “恩?”乔蕊看向他:“你知道怎么回事儿?”

    景仲言没说话,只看着远处讲电话的男人的背影,隐隐叹了口气。

    站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他并不希望杨凌跟高氏有过多的接触,高氏是什么龙潭虎穴,没人比他更清楚了,高翔玉接近杨凌的目的,也实在是让人不得不防。

    杨凌这通电话讲了好一会儿才过来,过来时,他原本就漆黑的脸色,又蒙上了一层阴霾。

    他捡起小金的牵引绳,对乔蕊和景仲言道:“那么,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下次见。”

    道了别,他转身就走,可走的时候魂不守舍的,直接撞到了路灯杆子上。发出咚的一声。

    乔蕊和景仲言在后面看着,生生的替他疼了一下。

    “杨先生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看他好像恍惚的很严重似的。”

    到底是别人家的事,乔蕊想了一会儿,就抛诸脑后了,他们又逛了一会儿,这才回到车上,往老宅方向驶去。

    回到老宅,客厅里还亮着灯,通常晚上吃了饭碗,景仲言顶多在客厅坐半个小时,就会回房间看书,可今天,眼下已经九点多了,他坐在那儿。

    乔蕊进门的时候还故意蹑手蹑脚,深怕惊动了楼上,可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老人,她楞了一下,忍不住问:“爸,还没休息啊。”

    景撼天拿着遥控器,随意恩了一声,有转头,看你向他们怀里:“两只猫?”

    乔蕊一愣,又想自己好像的确没说,是两只猫,不觉讪讪:“它们是母女,大的叫面包,小的叫面团。”

    景撼天眉头皱了一下:“会不会上厕所?”

    其实猫一贯都是用猫砂的,很少会自己去厕所,但乔蕊就可以自豪的说:“会,它们可聪明了,会自己去厕所,不会把家里弄脏。”

    老人勉强的点点头,又叮嘱了一些,并威胁说如果太调皮,就不准养,乔蕊连连答应后,景撼天才让玛丽扶着他上楼。

    等他走了,乔蕊忍不住吐了口气:“我怎么觉得,爸好像是故意等着我们?”

    “你想多了。”景仲言说;“他在等着面包面团。”

    “恩?”

    “他以前,养过猫。”

    乔蕊睁大眼睛:“你们家以前还养过猫?”

    “不是。”景仲言语气随意:“景仲卿想养宠物,他妈给他养了只猫,那时候,他常去他们家。”

    他用的“他”,而不是“爸”,乔蕊知道,他虽然愿意来陪伴老人,但是心底依旧没多少父子之情。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插科打诨:“我都不知道时哥哥喜欢猫。”

    “他不喜欢。”景仲言眉目带着一丝冷讽:“他只是以为,家里多一个成员,会温馨一些,他爸会更喜欢呆在那儿。”

    乔蕊这次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孩子渴望父爱,其实没什么不对,就算是私生子,但他的出生本身也不是他的过错,而他想像正常孩子一样,有父亲疼爱,这也无可厚非。

    但这些,乔蕊不会说,她已经决定站在景仲言这边,就不会再偏袒时哥哥了,哪怕,她很想他们兄弟能和谐一点,哪怕还是冷冰冰的看对方不顺眼,但至少,关系不要上升到仇恨那个范畴。

    可是显然,这个不是她能决定的。

    上一辈造成的纠葛,她一个外人,没本能去干涉。

    刚好这时,楼上玛丽下来,看他们还在,便说:“少爷,少夫人,先生说,明天请少夫人的家人来家里吃顿饭,谈谈婚礼的细节。”

    “啊?”乔蕊整个人木住了:“什么?”

    景仲言却好像早就知道一般,神色平平的点头:“知道了。”

    乔蕊急忙看向他:“婚,婚礼?”

    “不想要婚礼?”他伸手将她搂住。

    也不是不想,只是……

    乔蕊很纠结:“现在高氏虎视眈眈的都打到家门口了,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办婚礼?”

    景仲言沉默,他总不能说,因为医生吩咐他要多休息,虽然现在他正式成为景氏博彩,但是乔蕊还是严格要求他的作息时间,并且到目前为止,也不肯跟他做那档子事,而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先把婚礼办了,反正早晚也要办,而如果拖着,等到美国分公司那边忙起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双喜临门不好?”不能把真实理由说出来,男人只能硬掰。

    乔蕊鼓着腮帮子:“可是……”

    “没有可是,明天吃了饭,就请婚庆公司来。”他斩钉截铁,随即就把两只猫递给玛丽安顿,自己搂着乔蕊上楼。

    乔蕊回到房间还是觉得他这个决定太草率了,况且,他是事前也没跟她商量一下。

    景仲言却像不想谈这件事,不想听乔蕊拒绝,一回房间就进了浴室,好半天没出来。

    乔蕊在床上坐着,思绪却很混乱,老实说,办婚礼很复杂的,她以前有同学结婚,她也看到过,那个流程,简直繁杂得能把人逼死。

    而她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盯着婚庆?之前请假一个星期,现在她正带着全部门冲刺绩效呢。

    还有景仲言,虽然他之前做的也就是博彩的工作,工作性质的上也没什么变动,但是景氏换了领头人呢,对于公众和股民,也要有个交代,因此他最近除了公事,还接了很多杂志访问,已经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少了。

    乔蕊的意向其实是,等五部上了轨道,等景仲言忙过这阵子,要办婚礼才能腾出手去跟进,但他这么着急,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在乔蕊看来,眼下很忙很忙,在景仲言看来,眼下很闲很闲。

    是啊,能不闲吗,夫妻生活都被剥夺了,以前每天要抽几个小时还在床上厮混,现在这些时间都用来干坐着了,简直闲的快长毛了。

    乔蕊打算景仲言洗完澡出来,再和他谈谈。

    可是还没等到他出来,手机却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

    “妈?”

    电话那头的乔妈妈,笑的声音都变调了:“乔蕊啊,你跟仲言说,让他给我们地址就行了,明天我们自己过去,别让人接来接去的,没那么讲究,他刚才打电话来,说了没两句你爸手机就没电了,你记得跟他说啊。”

    乔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景仲言竟然躲在浴室先斩后奏。

    可话已经说出口了,爸妈听起来也很高兴,乔蕊深深地叹了口气,只得说:“妈,就让人来接你们吧,这里不太好找,万一走错路了,更耽误时间。”

    乔妈妈这么一听,也就乐呵呵的点头:“好好,听你们的。”

    挂了电话,乔蕊将手机一放,浴室门也刚好打开。

    景仲言围着浴巾,上身裸露的走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向吹风机。

    乔蕊挑眉:“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