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零零三章 小村庄里的大师

作者:北域神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哪,刚刚那是什么,凤凰吗?那真得是凤凰吗?”

    许久之后,老陈才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用几乎变了调子的声音大喊了起来。

    “嘘!小声点,你想让外面的人都听到吗?我姐夫在这里展示这种能力,也是不想声张。”

    柳若寒急忙冲老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

    其实在老陈发出惊呼之前,她差不多也要喊出来了,只不过老陈比她快了那么一步而已。

    “明白,明白!”

    老陈急忙闭住了嘴巴,不敢在高声说话。

    可他终究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看向张天元问道:“张先生,刚刚那是什么东西,不会是您变的小魔术吧?”

    他虽然懂一些风水,可从来就没想过风水竟然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在他眼里,那位独眼婆婆就已经很厉害了。

    独眼婆婆现在看起来没多大的名声,可老一辈的人都知道那个老太太的厉害。

    李家村附近原来有一座古老的官邸,规模相当之大,如今虽然拆除了一些,但也是当地一景。

    很多人怕是不知道,这个官邸,就是当年独眼婆婆选址并指挥建成的。

    官邸的主人曾有望,祖上是明朝永乐年间由嘉应州镇平县迁来这里的客家人。

    曾有望当时做生意发了大财,于是大兴土木。

    请的正是有名的“独眼婆婆”,“独眼婆婆”其实是西江人。

    她既是风水先生,又是设计师,还是工程师。

    乌城有三处大型的客家民居都是她选的风水,有的还是她主持修建。

    一是李家村附近的那片官邸,二是李家村的村委会,三是乌城某著名建筑,不过现在已经被拆迁了。

    这三处的地基不是沙地便是沼泽地,本来是最不适合建房屋,更不适合建筑大型房屋的,但这正是“独眼婆婆”精心选择的风水宝地,岂能放弃?

    “独眼婆婆”自有她的高招,为了防止在软地基上建房出现地基下沉而导致墙体开裂的现象,他采取在地基上打几层生松木的办法。

    俗话说:“水浸万年松”,松木不怕水,越浸越硬,有了松木当基础,在黄沙地和沼泽地上盖房也就万无一失了。

    传说“独眼婆婆”指点建造曾屋时,曾有望公的妻子罗氏祖婆负责每天招待他,天天好酒好肉好菜好饭。

    一来是感谢他,二来也怕他在做屋时故意搞坏风水,害了主家。

    顿顿一只鸡,不可谓不丰盛。

    但“独眼婆婆”留心一下,发现每只鸡都没有鸡腿和“鸡卿”(鸡胃),这两样都是客家人特别爱吃的,“独眼婆婆”吃不到当然不高兴,但她也不吱声。

    房屋盖好后,罗氏祖婆除了送重金酬谢外,还雇人挑了一担礼品跟他一块回去。

    “独眼婆婆”心里还是不痛快,没有致谢就走了,走到半路,他觉得饿了,就让雇工放下担子,拿出点东西来吃,打开食盒一看,里面满满地放着好多腊干好的鸡腿和“鸡卿”。

    那是罗氏祖婆有心送给他回家过年的。

    “独眼婆婆”心里很惭愧,自己错怪曾家了。

    于是他什么也顾不上吃,赶紧回到曾家,还没等罗氏祖婆发问,“独眼婆婆”就叫拿梯子来,把梯子拿到二栋大厅的檐柱旁边架好后,她自己就爬到柱顶放下吊坠(木匠用的线坠)。

    当吊坠离地面还有一米时,她就问:“到了没有?”

    罗氏祖婆就回答:“麽到(没到)。”

    他又放下一点,然后又问:“到了没有?”

    罗氏祖婆又回答:“麽到(没到)。”

    一连问了三次。“独眼婆婆”还是不把吊坠放下来,总是“麽到(没到)”。

    之后他从梯子上下来,拿出斧头在柱子上轻轻地敲了三下,说道:“头也发,尾也发。曾氏家族世代发!”

    说完,又一声不吭地走了。

    原来,“独眼婆婆”心里有气,平时没吃到鸡腿和“鸡卿”,误以为曾家越有钱越“孤寒”(小气),她真的在盖房时搞事儿。

    有意让大厅的一根柱子头尾倒置,就是木柱的树头向上,树尾向下,这样主家就“麽发”(得不到发达)。

    后来他知道错怪了曾家,就赶紧采取补救措施。

    客家话里“到”和“倒”同音,“麽到”既是没有到,也可以是没有倒,没有倒过来的意思。

    据说因为补救得好,曾家后来果然世代发达。

    后来李家村要修建村委会,村长陈氏道范公请“独眼婆婆”选址和盖房也有一个传说。

    外营村的陈五听说“独眼婆婆”很高明,就请他看风水,请他住在家里,每天好菜好饭招呼。

    “独眼婆婆”看风水跟别人不同,她每天清早就搬上靠背椅到外面半坐半躺,眯着眼睛往远外张望,太阳升高后他就把椅子搬回屋里自个休息,下午他就一个人一瘸一拐地到野外转悠。

    陈五早就听说他行为怪异,也就耐心地等待。

    一晃三年,“独眼婆婆”已经找到了风水宝地,正要告诉陈五,哪知陈五的老婆没了耐心,快过年时,她趁陈五赴圩买年货不在家,就硬把“独眼婆婆”赶出家门。

    那时是寒冬季节,冷风雪雨,“独眼婆婆”从陈五家出来,一个人在风雨中赶路,等走到道范公家附近时,已经被雨水淋得落汤鸡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正好道范公的老婆邓氏祖婆在圳边洗菜,见此情景,赶紧把“独眼婆婆”请进家里,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给她换上,又暖酒给她驱寒,道范公回家后见到“独眼婆婆”,不觉大喜,更是热情招呼,又盛情留他过年。

    过年后,“独眼婆婆”主动问道范公要不要建宅宝地,道范公说不需要,只希望独眼婆婆帮忙找个适合修建村委会的地儿。

    “独眼婆婆”说:“我已经找到两块风水宝地,一个叫‘乌鸦落垅’,一个叫‘凤凰滴水’,不知你是要财源广进之地还是要人丁兴旺之所?”

    道范公说:“人是万物之本,有了人还怕没有财吗?当然是要人丁兴旺之地。”

    在那个年代,人就是财富,这一点很多人都是同意的,尤其在农村,更是如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