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074、5章寻找前世美女母亲

作者:梦九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幸福地想了一阵后,我把目光又重新聚焦在照片上。看着照片中的美腿,在联想着现实中她的动人身姿,我心中一阵火热。“不知道她的身体真正品尝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到时候,她不但是我的妻子,同时也是我的亲生母亲,这样的双重身份下,我和她,一定会更刺激和满足,尤其是她是我的亲生母亲这一点,想着就让人无比激动啊。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可以真正享受到自己亲生母亲的爱情和身体滋味?我或许,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了。”如此想着,我的已经硬了起来。我习惯性地把手握在上面,就想起来,但刚动了几下,我就停了下来。“不,我以后也别再了,我的,以后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我暗暗决定地想道。

    随后,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窗户前,打开玻璃窗,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精神振奋地转去洗手间冲了个冷水澡。

    洗澡中,我回想了一下刚才想象到和母亲时感觉,我发现,我很渴望和母亲,对和她的事情觉得无比的刺激,但是,那种渴望和刺激感觉,和以前看乱文想象时的感觉又有很明显的不一样,少了邪的味道,多了温柔缠绵之意。或许,这就是有爱的性与无爱的性之间区别吧。

    洗完澡后,我点了一份东西吃,吃完后,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我爬回床上,靠躺在床头,认真地构思着接下来的计划。我知道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女人,靠那些新奇手段估计是没什么用的,反倒可能会另她反感,那到底怎么样才能打动到她呢?现在,她对我似乎心存戒备,要怎么样才能重新打开她的心理防线呢?种种问题,一时间在我脑海里转了起来,我惟有苦苦思索着破解难题的法门。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我床头的烟灰缸里面的烟蒂,也渐渐堆满了起来。

    就在我刚摁灭了一根香烟,准备又点起另一支的时候,床头柜上的内线电话响了。

    我暂时中断了思考,拿起听筒。电话是总台那里打过来的,说有人要找我,似乎有急事,问我要不要把电话转过来。我答应了之后,只听见电话嘟地响了一声然后就接到了另外的电话。

    我刚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外公焦急的声音。

    “是小逸吗?”他开口问道。

    我刚回答了一声“是我”,还没来得及跟他打招呼,他就紧接着焦急地说道:“倩柔刚才在去上班的路上,开摩托车不小心撞上了前面的货车尾,当场就受伤昏迷过去了,现在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室里抢救呢,你有空的话就赶紧过来看看吧。”“轰隆”我只觉头顶仿佛炸了个响雷,这消息,真是太意外太吓人了。

    “她现在怎么样了,没有什么危险吧?”我慌急地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正在抢救中呢,你赶紧过来吧。”外公声音中已经带着点悲意。

    我忙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快速地穿好衣服后,就出门半跑着冲向电梯,在当值领班和服务员的惊愕眼神中,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转着等电梯上来。

    电梯上来后,那门刚打开一条够人挤入的缝隙,我就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然后按下了直达底下停车场的按钮。

    下到停车场后,我跑向越野车,一最快的速度上车,发动汽车,然后猛踩了一脚油门,直朝出口窜出去。出口的保安见我的车子窜出得那么快,被吓了一大跳,忙跳闪到了一边。我开到出口那里,一个急刹车,让车急停在了横杆前,然后降下车窗朝保安急吼了一嗓子,让他快点升起横杆。保安认的我,虽然满脸的疑惑,但还是迅速的升起横杆给我放行了。

    出了酒店,我一路急飙着,闯了两次红灯。好在这段时间以来我到处乱转,对一医院的位置和路径倒也清楚,于是就一路急驰地直朝医院而去。十几分钟后,我终于赶到了一医院里。

    急救室外,外公和外婆一脸惊急担忧地团团转着,见到我,马上就迎了上来。

    “伯父、伯母,柔姐她现在怎么样了?”我急问道。

    “不知道,医生说她没有外伤,只是脑部收到撞击。呜,我苦命的女儿啊,呜”外婆红着眼睛回答了我,话刚说到一半就忍不住低声哭泣了起来。外公忙拉紧了她的手安慰着。

    听到这样的情况,我的心,一路下沉着。不过,尽管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惊恐焦虑,强做镇定地对两老劝慰起来,陪着他们耐心地等待着结果,同时心里也在默默地为母亲祈祷着。我心中暗自对天乞愿着:我愿意付出我全部的生命力,只要母亲能平安。

    半个小时后,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一个医生解开了口罩,走了出来。

    “医生,她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我窜过去急忙问道,外公外婆也跟着围了过来。

    医生看了一眼我们,安慰我们说:“情况不太严重,没有外伤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但她却似乎不愿意醒过来似地!我们还要观察几天。”

    外公外婆在医院陪了一天一夜后,身体吃不消,暂时先回去休息了,现在由我自己单独陪着母亲。

    我握住母亲柔滑的手,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她,连护士进来更换输液都没察觉。

    这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我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她一直都不醒过来,那我就一直陪着她,哪怕,陪到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距离那次意外三天时间了。

    经过在医院的几天,我对母亲那不离不弃的爱和眷恋,两老都看在了眼里,他们都已经看出,我是真心地深爱着母亲的,所以,原本就对我有好感的他们,早就把我当作是女婿一样来看待了。

    这几天中,除了擦身都是由外婆来打理之外,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由我陪着母亲。为什么是由外婆来打理母亲的擦身呢?其实我也可以,而且外婆估计也不会反对,不过,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我和母亲,毕竟还没真的好到那种程度,在出事前她甚至还拒绝过我,所以,如果,如果我真那么做的话,我担心,有一天她清醒过来后知道,可能会羞恼我,怪我不尊重她。

    这天中午,我仍旧和平时一样,拉了张椅子,坐在她的床边陪着她说话。

    说是陪着她说话,其实就是我自言自语。出院前,医生建议说,多和她说说话,有助于让她清醒过来。所以,这一年以来,我每天都和她说几个小时的话。

    我也不固定说什么,往往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从小时候去玩的事情到喜欢她的心情,想到什么说什么。我也不觉得我是完全在自言自语,我都当是她清醒着来对待的。而我心中也隐隐有个感觉,感觉我说的话,母亲都会听得到的,只是无法回答我罢了,所以,一直以来,我即使是自言自语也都没露过口风,不该透露给她听的从来都没说过。

    “柔姐,你说,当初我说要你做我女朋友的时候,是不是把你吓一跳了?呵呵,现在想想,当时我确实也太突兀了,换做是谁,刚认识没几天就说要人家做自己的女朋友,估计都感觉突兀吧。不过,我喜欢你是真的,不,不是喜欢你,是爱上你了。或许,这就是缘分吧,你或许会觉得,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跟四十出头的你说爱你很荒唐,是不是觉得我只是说着玩的,甚至觉得我对你居心不轨,只是想把你追到手玩弄一番?如果你真是这么觉得,那你就错了。说真的,我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我相信,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总之,我是真的爱上你了,这一点,不容置疑。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你就这样一辈子都不醒过来,那我就这样陪你一辈子,反正,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我就满足了。”我一边温柔地帮她输理着已经重新长长的秀发,一边对她柔声说道。

    “小逸,先下来吃饭了,饭已经做好了。”外婆突然在楼下喊道。

    听到外婆的招呼,我应了一声,然后低头吻了一下母亲的额头,对她说道:“我先下去吃点饭,很快就上来继续陪你的。”之后,我下楼去和外公外婆吃饭去了。吃饭的时候,外婆看着我日渐憔悴的脸,有点心疼地建议我多休息,不要老是陪在母亲身边,我没有回答,只是笑笑了之。

    外公外婆这一年来同样也是憔悴了很多,不过,我对此也是无能为力,我想劝慰他们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我连自己都劝慰不了,还怎么能劝慰别人?惟有希望母亲能快点清醒过来了。

    吃完饭后,外公和外婆上楼去默默陪着母亲坐了一会儿,就黯然地离开了,说是要去办什么事情。

    外公外婆走后,我自己一个人又坐回到床头左侧的椅子里,继续陪着母亲说话,同时给她按摩着掌心。

    母亲的身体,迄今为止,我只触摸过她的脸和手。其实,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完全可以趁没人在家的时候,把她身体都看完摸完,但我不想那么做,不想那么不尊重她。我是非常想能拥有她的身体,目睹她身体的全部妙处并一一品尝,不过,那至少是要在得到了她的心的情况下,否则,那就是亵渎。我一点都不想亵渎她,因为我真的爱她。当然,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也有过那么几次冲动,想掀开被子,看看她睡裙下的,但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冲动。

    我按摩着母亲的掌心,感受着她手的柔滑,心里,渐渐地神游了起来。我想象着,某一天,这只美丽的手,会主动抚摸上我的脸、我的身体,抱住我。

    突然,神游中的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轻握住了。

    我一愣,接着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母亲的那只左手给轻轻握住了。

    我心中还没完全回味过来,就又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唤声。

    “小逸。”我急转头,就看到母亲已经张开了眼睛。我的心,在一刹那间,突然被一股强烈的惊喜所淹没。

    “柔姐,你终于醒了!”我几乎是脱口喊了出来,声音中,带着颤抖。

    母亲张了张口,不过似乎仍很虚弱,讲不出什么话来。

    我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不顾形象地趴到她的身边,轻捂住她的嘴,对她说道:“先别说话,好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叫医生过来给你复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谢天谢地啊。”我有点语无伦次地对她说着。

    母亲很听话地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用眼神默默地看着我。她那眼神中,没有了冷淡,多了一种说不出了羞意和复杂意味。

    随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医务组的负责人的电话,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接着,我就拨通了外公的电话,把母亲苏醒过来的喜讯告诉了他。外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电话那头激动地吼了一句“真的?”,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

    打完电话后,我才发现我的手还捂在母亲的嘴上没放开,顿时不好意思地朝母亲傻笑了一下,松开了手。

    母亲依然是默默地看着我,她眼中的柔意,越来越浓了。

    我看着她,一时间,感觉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跟她说,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傻傻地看了她几眼后,我突然俯来,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颈后的秀发中,使劲地闻着她的发香,心中莫名地激荡着。

    母亲没有挣扎,安静地任由我抱着。

    抱了一会儿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天唐突佳人了,忙放开了下,重新坐直在了床边,看着她,讪讪地不知说什么。

    “逸,扶我起来。”母亲虚弱地柔声对我说道。

    我听后连忙站了起来,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背,小心地把她扶坐了起来,然后自己斜坐在了她的身后,让她背靠在我的右胸那里。做着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同时也在不停地激动想着“逸?她居然改口叫我逸而不是小逸,这到底代表着什么?难道,是她已经接受了我了?”母亲坐好后,我怕她靠不稳,就伸出右手,环抱住了她的腰。由于此时天气比较热,虽然室内已经装了空调,但外婆怕母亲被热到,而且也是为了方便给她擦身和方便,所以只是给她穿了一条薄薄的米黄色睡裙,连内衣都没有给她穿。

    正因为如此,我的手环抱向她的腰的时候,由于无法看到前面的情况,所以收手搂定时,手掌竟然压到了她的下方的位置,一时间,隔着薄薄的衣料,我感觉我的手指压到了一片浓密的软毛上面。那里,应该是母亲的位置。我感觉到,那里有点微微隆起,柔软而又富有弹性感。

    感觉到自己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后,我心中忍不住一阵荡漾的同时,忙把手提高了一点,抱在了她的那里,顿时,触手一片温软。与次同时,由于母亲是靠在我的胸前,她身上的自然幽香之气,顿时猛钻进了我的鼻子中。

    我的心,不知怎的,有点激动和慌乱了起来,身体竟然有点不受控制地发热了起来,连呼吸都忍不住粗了一点。

    母亲在我的右手手掌触压到她的和的时候,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不过她最终没有表示什么反对。

    “柔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有点不安地问道,仍是有点担心她会以为我刚才按在她那一下是故意的。

    “逸,谢谢你。”母亲微转过点头来,脸侧对着我柔声说道。

    “柔姐”我有点支吾地回应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醒的时候我可以有什么说什么,但是真正面对清醒中的她的时候,我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了。或许,她上次拒绝我的情形对我影响太深刻了,让我不自禁地有点拘束了起来,怕一不小心又惹得她反感。

    “逸,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吗?”母亲忽然幽幽地问道。

    “之前?”我一愣,搞不清楚她说的之前是具体指哪个时候。

    “我没醒来的时候。”母亲补充说道,话中带着点羞涩之意。

    她没醒来的时候?我一想,便想到了自己对着她自言自语时所说的那些话,那些表露爱慕心迹的话。“她这么问我,难道,她都听到了?难道她没有完全失去知觉?”我心中顿时激动地猜想道。

    “是真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我好不容易抑制住了心中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她道。

    听到我这么肯定地回答,母亲的身体有点细不察地颤抖了一下。沉默了一下后,她把身体放松了下来,把头靠在我了脸侧,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其实,我在医院里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点知觉,但是就是思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灵魂被囚禁在了自己身体里一样。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能听到感觉到。”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谢谢你这么陪着我,也谢谢你这么爱着我。我知道你是真心的,也相信你是个可以让我托付终身的人,但是”她说到这里,我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我怕她会说出什么让我不想听到的话来。我转过身体,从正面紧紧地抱住了她,鼓起勇气吻住了她的红唇。

    方才听到这里,再结合她刚才的语气神态反应,我已经基本确定,她已经被我的真心打动了,但她心中似乎还存着点什么顾虑。不过,我决定不让那点顾虑成为我和她之间的隔阂,既然已经明了她的心迹,我就决定,不能让幸福再从自己手里溜走了。要有所追求,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被我突然吻住后,母亲在怀里轻轻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安静了下来,不过呼吸却急促了起来。

    我喘着粗气,激动热烈地吻着她的香唇,同时探出舌头,想攻破她的玉齿关。

    母亲被我压迫式的吻似乎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头轻轻地摇摆了两下,向后仰着,试图摆脱我的追吻,不过我哪里可能再放过她。

    追吻中,我双眼始终睁开着,看着母亲的脸色反应。母亲似乎不敢看我,她闭着双眼,脸色羞红一片。

    追吻了半分钟后,母亲在躲无可躲之下,终于,玉齿关渐渐松开了一点,我趁机把舌头探了进去。顿时,我的舌尖接触到了她那似乎想左右躲避的舌头,我趁势再把舌头探得更深入,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

    在舌头纠缠到了一起的那一刻,我感觉到怀中的母亲身体颤抖了一下,身体倏地僵硬了一下才重新放松下来。而我也是感觉到浑身一阵激荡,似乎一股电流迅疾地流过了我的全身。

    就在这个美妙的时刻,一个大刹风景的大喊声传入了我们耳中。

    “老头子,你走快点,别挡到我,快啊。”外婆焦急激动的声音从楼梯那里传来。

    想不到外公外婆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估计他们之前并没有离家多远吧。

    听到外婆的声音,我忙不舍地松开了母亲,坐回了母亲的背后扶着她。而母亲则红着脸,低下了头,似乎是怕被两老等下看到她的羞态。

    而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外公和外婆已经急匆匆地半跑着来到了母亲的卧室里。

    外婆抢过一步小跑到母亲的身边,激动地盯着母亲看了看,然后就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母亲,埋头在她的肩膀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还哽咽地说着“女儿,妈担心死了。”之类的话,母亲听到外婆哭,伸手反抱住了外婆,喊了一声“妈”后,也心酸地跟着哽咽了起来。

    我见她母女俩这样子,就站了起来,让出了空间。而外公则一脸激动欣喜地围在一边,眼圈红红地伸手轻拍着母女俩的后背,安慰着。

    许久,外婆才收住了哭声,而就在那时,医疗组的人也到了。随后,医疗组的人给母亲做了一次认真细致的检查,确定母亲已经没有大碍了。随后,医疗组的人看到母亲身体还很虚弱,就给她输了两瓶营养液。在输液的过程中,外婆一直拉着母亲的手,自顾自地唠叨说着,把她这一年中的所有担心惊怕都说了出来,并不时地问母亲当初的情况以及还感觉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等,搞得我和外公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我并不在乎自己被暂时冷落,毕竟,外婆爱女情深也是完全能理解的。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被冷落了,特别是在收到母亲投过来的带着柔情和歉意的目光后。

    而在听这她母女两谈话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对外婆说,她当时是因为开车的时候分心了才不小心撞上前面车辆的。听到这个,我心中微微一动,顿时联想到,原来母亲当初还是间接被我给害的,估计是我当时的大胆表白扰得她心神不宁了。

    “原来,妈妈当时也不是真的对我一点都不动于衷啊。”我心底感慨地说道。

    一番折腾后,家里终于才重新恢复了宁静。

    母亲在输液完后,由于身体还比较虚弱,就沉沉睡去了。我一看到她睡着了过去,心里其实挺紧张的,怕她睡过去后又像以前那样清醒不过来。所以,我坚持着继续守在她的卧室里,等她醒来。外公外婆见我执意如此,也就随我了。

    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三个小时后,母亲悠悠地转醒了过来。进到母亲醒过来后,我连忙丢掉了手中那看了三个小时都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内容的报纸,迅速地窜到母亲的床边,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看着仍旧睡眼朦胧、一脸娇墉之态的母亲。

    “柔姐,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轻声对她说道。

    母亲听到我的说话,轻轻转过头来看着我,展颜一笑。看到她这个与上班的职业礼仪笑容不一样的笑容,我的心里,突然觉得,世界似乎都灿烂了。

    “你是不是怕我又醒不过来?”母亲轻声问道。

    被她猜中了心事,我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轻握住她的一只手,对她说道:“如果你真的又成了睡美人,那我就守护你一辈子。”听了我的这句话,母亲脸上顿时涌起了一阵红晕。

    静静地看了我几秒钟后,母亲突然笑容一收,正色地问道:“逸,你真的不在乎我比你大那么多吗?我的年龄,可能都可以做你的妈妈了,而且,即使你不介意我的年龄,但是你的父母家人呢?他们会接受得了我吗?同时,我也要坦白地告诉你,我以前跟过别的男人,还生过一个儿子,只是后来那个人去世了,儿子也不知去向了,这个,你也不介意吗?”,问完,她定定地看着我,脸色似乎有点紧张。

    我迎向她的目光,含笑诚恳地对她说道:“我真的不介意你比我大多少岁,如果我真的介意,我也不会爱上你了。至于我的家人,你放心他们全都会支持我的。”说完,我自己在心里补了一句“你当然可以做我的妈妈了,你本来就是我的亲妈妈。”母亲见我这么说,有点紧张的脸色终于松了下来。

    我说完后,伸头过去想吻一下她的唇。她这回没有阻止我的,微微闭上眼睛,任由我吻了上去。

    吻了之后,我坐上了床头,低头看着她,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对她说道:“柔姐,你说你都可以做我妈妈了,如果我真是你儿子,那真是太幸福了,世界上有几个人会有你这么个又漂亮又好的妈妈啊。”母亲闻言,羞声道:“乱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做我儿子,那你还追着我不放做什么,干脆我直接任你做干儿子算了。”说完,她忍不住扑哧一声轻笑了起来,似乎想象到了我听到她这么说后的窘态。

    可惜,我窘态没有,倒是心里扑通扑通地猛跳了几下。

    “那好,那我就先认你做妈妈了,呵呵,妈妈?”我假装开玩笑地顺着她的话头说道。

    “恩,乖儿子。”母亲笑着回应了我,一脸笑意地开心看着我,似乎被我“玩笑”逗乐了。

    听到她应答了我的称呼,我心里既激动又感慨,想不到,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叫自己的妈妈,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叫的。

    “我的好妈妈,那我求你嫁给我,好吗?”我继续假装开玩笑地问道。

    母亲呵呵一笑,回道:“我那么辛苦生下你,还要给你做老婆,那我岂不是亏死了?”。她似乎已经开心地投入到了玩笑中,也顺着我的话头说道。想不到,她平时端庄严谨的外表下还有这么幽默开朗的一面。

    她是说者无意,我这听者可是听得热血直往上涌。这样的对话,真是太刺激了,我决定趁机把刺激进行到底。

    如此激动地感想着,我开口继续说道:“怎么会是亏了呢,你生了个儿子,他赔你一个老公,不是刚扯平吗?”“即使是这样算扯平了,那将来我还要给你这个儿子再生一个儿子,那又不是亏了?”母亲想也没想就顺着说道。

    不过说完后,她似乎已经开始意识到,被我这么一引逗,居然都说到了这么禁忌离谱的话题,连生子都拿来说了,觉得不好意思,当下就转过头去,轻“哼”了一声,假装不理我。

    我呵呵一笑,只能万分遗憾地停住了这个话题。

    外婆碰巧这时候从楼下走上来了,她满脸笑意地对我俩说道:“我刚才似乎听到说什么生儿子,怎么,你们还没结婚摆酒呢,就急着讨论生儿子的事情了?是不是也太急了一点?”我继续呵呵一笑,无言以对。倒是母亲被外婆这话一说,一时无从辩解,转过头来羞红着脸对外婆说道:“妈,你说什么呢,谁急着讨论生儿子的事情了,我和他八字还没一撇呢。”外婆走过来,也不反驳,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看了看我和母亲,然后认真地说道:“我才不管你有没有讨论呢,说真的,你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摆酒啊?我真的想快点抱外孙了。”“很快了,很快了。”我接上话头连忙回答道。说完,我笑着看向母亲,发现她有点羞恼地瞪了我一眼,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反驳我的话。

    外婆听到我的回答,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唠叨地数落起母亲的前事来,说什么催她找对象都催了二十年了,可惜她都拖着不办,也不知道眼界是不是放得太高了,好像谁都看不上,让她两口子都愁死了,现在终于有个可以降住她的人了,等等,云云。

    外婆的唠叨,让母亲听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几次出口想打断外婆的话头,可惜外婆不理会她,照样说。终于,外婆看完母亲,也说完了母亲,心满意足地走下楼去了。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我看看着母亲,脸上一片笑意,母亲则假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接下来的四五天,母亲在细心的照料下,身体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不再那么虚弱了。而通过这几天的朝夕相处,我和母亲的感情又增进了不少。我发现,母亲在我面前越来越多的表现出如少女般的一面,或许,这就是恋爱的魔力吧。不过,也有很多时候,她给我感觉真的像是个母亲。这样似乎很矛盾的感觉,我非常的喜欢,甚至可以说,非常的享受。

    这天早上,大家一起吃过早饭后,我看天气非常的好,就提议带母亲出去转转。母亲欣然同意了。

    随后,母亲说要换衣服,就先转回了楼上。而外公外婆则出去散步了。等了片刻之后,她重新下了楼来。我一眼向她看去,顿时眼睛一亮。她挽了个很成熟端庄的发式,身上穿着一件无袖的白底青花改良旗袍,那旗袍的裙摆刚遮盖到她膝盖往上十几公分的大腿处,脚上则是穿着一双水晶高根凉鞋。这样的装扮,使得她雪白的颈部、丰腴适中而显得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浑圆修长的白嫩美腿都完美地衬托了出来,更有一种古典优雅的美。

    母亲看到我猛盯着她看,朝我露出了一个自信而含蓄的微笑,朝我款款自然地走来。结果她这么一走动起来,旗袍开叉处,原本被旗袍裙摆遮挡住的上半截大腿又隐约露出了白色,让我看得眼睛更直了。我心里有点激动地默默想着“不久的将来,妈妈这么诱人的身体就要完全属于我了。”“呆子,还看什么,还没看够啊,快点出去了。”母亲走到我跟前,娇嗔道。

    这几天下来,由于双方互相明了了心迹,都放开了心怀,所以我不时地原形毕露,在她面前表现出点猪哥色相,她早就习惯了,倒也没觉得我这样子有什么不好,所以我也不怕她看到我这样子有点色咪咪地看着她。当然,如果换个人这么看她,估计她当场就生气,立马给他扣上个色狼的帽子。

    听到母亲大人兼未来老婆大人发话了,我赶紧摆正了姿态,陪她走出了大门,走向停在大门外大道边的越野车那里。

    突然,母亲停了下来用手掩住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我一愣然后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就看到了让我也感觉很好笑的一幕。原来,我的车子已经好久都没开过了,一直都停放在路边这里,此时,前轮的轮胎上,由于沾有着一片泥土,上面居然长起几丛小野草来了。

    好不容易收住笑意后,母亲问我道:“你这车子怎么都长草了,到底多久没开过了?”我想了一下,说道:“恩,差不多有一年没开过了吧,反正自从你从医院转回家里后,我就一直陪着你,都没出过门,所以没再开过车。”,说着,我倒开始有点担心这车到底还能能发动起来了。

    母亲听到我的回答后,突然,含情脉脉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凑过嘴唇来,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我心中顿时泛起荡漾。暗想着,车子长草了原来还有这等好处,早知道我在车上特意种些草就好了。

    随后,我打开了车门,检查了下车况,发现车内和发动机状况仍是非常良好,果然不愧是花了大价钱买的名牌车,质量够过硬的。

    检查完车后,我就开车载着母亲,朝城外的一处森林公园开去。

    在公园里,我一边和母亲说着情话,一边给她拍照,而母亲则相是一只飞出了笼子的鸟儿,一路走过,在林间小道上留下了无数欢声笑语。当然,期间,我趁机和母亲拥抱接吻了三次,次次消魂,那美妙滋味,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中午,玩得很尽兴的我们回到了城里,找了一家西餐厅,要了一间小包厢,吃起了午餐。

    fxcm书斋h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