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072、3章寻找前世美女母亲

作者:梦九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吃完一份似乎比平时都甜美的早餐后,我收拾了东西,就匆匆离开的酒店,驾驶着车,朝着母亲所在的h市而去。

    s市和h市其实相隔得挺远的,想快的话,原本应该考虑搭飞机的,但是,我有我的考虑。我觉得,这车子,在追求母亲的时候或许会用得上,所以,我虽然心里恨不得马上飞到那里,但还是耐着心开着车一路赶去。

    整段行程,我急赶中用了两天的行程。一路上,我可谓是风尘仆仆,除了十分必要的休息外,我基本上都是在开车赶路。好在自驾旅游的一年中我得到了非常好的锻炼,所以那点劳顿到也能挺得住。最重要的是,我的心中一直充满着无比的能量。

    我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十一点钟赶到h市的。到达h市后,我就直接朝母亲所在的凯龙酒店而去。

    凯龙酒店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各种服务设施和服务项目倒是非常的齐全到位。我到酒店门口后,声明了要开房后,马上就有专门的泊车员帮我把车开去停车场那里停好了,并有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把我引领到前台那里办理开房手续,同时服务生也麻利地帮我把行李搬运好。

    我还没走进酒店大门的时候,就紧张而又激动地举目向酒店大堂里面张望,可惜,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

    从那份调查资料中显示,母亲在这家酒店里担任的是客房部的一个领班,所以,虽然在大堂里没见到她,但我也没有太多的失望,只想着等下开好房去到客房区域后估计会看到她的。

    开房的时候,我注意到总台后面那里有一块酒店值班牌,那牌子上显示,客房部贵宾区的当值领班正是母亲杨倩柔。这个发现让我顿时激动得手脚都差点哆嗦。我忍住激动,问了总台的服务员关于客房的规格待遇问题,那服务员礼貌地回答了我一通,不过我只记住他说的一点,那就是,如果入住最高规格的贵宾房的话,会有领班亲自提供服务,享受到更高规格的服务质量。听到这点后,我忙说就要最高规格的贵宾房。我那猴急样,当时让那服务员愣了一下。

    手续很快就办好了,这次我开的是一个月。办完手续后,马上就有服务员帮我推着行李车,引导我坐电梯上到最顶层的客房那里。上到最顶层后,电梯门打开,我就见到了那个我最想见的人——我的母亲杨倩柔。

    母亲身高有一米七几左右,整个人看起来显得高佻而不失丰满匀称。她此时的打扮和照片中的一样,挽着高雅的职业发式,颈部围着一条类似空姐装扮的彩色小丝巾,上身内穿一条紫红色衬衣、外穿一件做工精细的深蓝西装小外套,穿着一条裙摆刚过大腿一半的深蓝职业套裙。那裙子裁减得很合体,很好地衬托出了她的腰臀和大腿曲线。而她的双腿,穿着很薄的透明肉色丝袜,更显白嫩圆润,脚上则穿着的是一双黑色高跟鞋,把她的腿形弧线烘托得更完美。总之,这样一眼看去,一个端庄大方的职业形象就映入了眼帘,让人不禁为之心动——可以说即使是跟赵雅芝和王祖贤相比,母亲也不会逊色多少!

    “晚上好,林先生,很荣幸能为您提供服务,您的房间在这边,请跟我来。”母亲看到我这个客人,露出亲切的笑容,很礼貌地和我打了声招呼,随后转身在前亲自引导我去房间。

    看到她的笑貌,听到她那典型的江南女子婉约柔和甜美的声音,我只觉得自己有种飘忽的感觉,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激荡着,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是的,这是我真正的母亲,与前世的她一般温柔、美丽、优雅和坚贞。

    一愣之后,在服务员善意的提醒下,我才回过神来,跟着母亲的步伐走向我的房间。

    房间就在电梯往左不远处,一路上,我跟在母亲的后面,目光一直扫着她那款款走动中自然摇摆的柳腰和美臀,当然还有她那双诱人的修长丰满美腿。我知道,那一刻,如果有从正面看到我的表情的话,肯定能看出我一脸的色狼样。

    短短的距离,没走多久就走完了。当走那间房号为808的贵宾房门口的时候,母亲停下了脚步,侧对着我掏卡打开了方面。我从她的侧面,真实领略了她胸脯的丰挺风光。不过,这时,推行李的服务员也跟了上来,就站在我旁边,我只好忍耐着想继续仔细看的冲动,假装目不斜视。

    进房后,母亲带着笑容,很礼貌地为我介绍了贵宾房的服务项目,并帮着服务员把我的行李摆放好。其实,我没记住她具体说了什么,我的注意力都被她弯腰下蹲的美态所吸引住了。其实,我觉得,女人弯腰、下蹲的姿势最能体现出她身体的曲线美,这一点,在母亲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偷偷欣赏了一番“美景”后,我也不敢再继续了,怕她们突然回头朝我看来看出端倪,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有大把的机会欣赏到,如果因为现在的猪哥相而毁了形象,让母亲对自己产生反感心理,那就得不偿失了。

    经过一番的短暂忙碌后,母亲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后,就带着服务员退出了房间。

    看着房门关上,我忽然间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不过,我很快就重新收拾好了心情,暗暗对自己说“林俊逸,你总算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就看你的手段了,一定要把她追到手,否则,你这辈子将在无尽的悔恨遗憾中度过。”当晚,我又是辗转了许久才睡了过去。当然,不是因为脑子里纠结着什么,而是对接下来充满挑战和刺激的日子太期待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爬起来了。起来穿好衣服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门走到门口去观望,看看能否见到母亲的身影。可惜,这次的结果让我很失望,我没见到她,只见到另外一个领班的身影。

    我转回房里,打电话到总台去点了一份早餐。吃完早餐后,就在酒店里瞎逛了起来,希望能碰到母亲。不过我逛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她,我想着,她估计是换班回去了。

    随后,我停止了瞎逛,找了个服务员搭讪,总算搞清楚了情况。原来,贵宾房那片区域共有三个领班轮流当值,每人当时八个小时,一般是一个星期调整一次当值的时间。看来,想再见到母亲,估计是要等到晚上才行了。

    既然确定了这个情况,我也没心思继续在酒店里呆着了,就干脆开着车出去散心消磨时间。

    好不容易终于磨到了晚上十点钟,母亲准时地来接班了。

    我在门口,看到了她的身影,心里涌起丝丝激动之意。我的计划,终于要正式开始了。

    我在门口看了几眼后,就回到了房里,把戴在手指上的戒指取了下来,握在了手心。然后,我就按下了服务铃。

    很快,房门被敲响了。我快步走到门后打开了房门,一眼就见到母亲站在门口。

    “林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吗?”母亲礼貌地向我问道。

    由于此时她站得离我很近,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也不知道那是她的自然体香还是喷了香水。闻着幽香,我的心,突然涌起了点点激荡的感觉。

    我好不容易按捺住了心中的激荡感觉,平静地说道:“我有个戒指原先放在桌子上,不知怎的刚才却不见踪影,估计是被我不小心弄掉到地上哪个角落了,不过我找了一会儿都没找着,你能帮我一起找找吗?”母亲见我提出这样的要求,当即表示乐意帮忙。随后,我把她让到了房间里,假装和她一起认真找东西起来,同时偷偷看她。看着她或蹲或跪认真搜找、自然展现出各种动人美体姿态的样子,我暗暗地不时咽着口水,都有点想一直让她继续找下去。

    不过,房间就这么大,如果时间拖得太久的话,等把房间都搜索一遍了还没找到东西,那似乎也太假了,所以,虽然有点不情愿结束这个游戏,但我还是不得不适时终止了。我装模做样了几分钟后,就把手伸到床下一个角落里,然后假装找到了戒指。

    “啊,终于找到了,原来是滚落到了这么偏僻的角落,怪不得那么难找。这次麻烦你帮找了这么久,真是太感谢了。”我感叹着说道。

    母亲见我找到了戒指,停下了继续搜找的动作,站了起来。

    她站起来后,似乎想打声招呼后就退出房间。这怎么行?我好不容易玩了个把戏把她骗了进来,不取得点战果怎么对得起自己。

    “真是辛苦你了,喝点水吧。”我先下手为强,主动拿起一瓶没开过的矿泉水给她,借此先拖住她。

    “谢谢你了,我不渴的,我该回去当值了,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您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叫我,我很快就会过来的。”她倩言拒绝了我的好意,执意要退出去,似乎不想孤男寡女的和我这个男性客人独处一室太久。

    我见状有点急了,忙对她说:“其实我还真有其他事情想继续麻烦你的,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帮助下我?”“很乐意为您服务,满足客人的合理需要要求是我们的职责义务,还有什么需要您请说。”她看了一眼仍然大开着的房门,礼貌地对我说道,同时停下了转身出去的动作。

    我见稳住她了,心中稍松了一口气。我略想了下,便对她说道:“是这样的,我这次来h市是想游玩一下,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没有什么头绪,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方便给我介绍下h市的景点和繁华商业区?”她见我提出的所谓帮助请求原来是这样,似乎有点暗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我略一思考,便明白了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了。我估计,她以前应该是受过男性顾客的扰,所以是担心我会跟她提出什么过份的请求,毕竟,我想把她留在房里不让她走的意图还是有点明显了,看来我的演技还是不行啊。

    “这样啊,好的,那我就给你简单介绍下吧。”她随后同意地说道。

    见她同意了,我心里欢呼了一下,然后就礼貌地请她坐到沙发上,我则隔着茶几坐在她的对面,摆出一副准备做最佳听众的样子,诚恳地看着她。

    我的君子表现,似乎让她打消了最后的疑虑和担忧。随后,她就很认真细致地给我介绍了起来。

    她的介绍,前后花了五六分钟。期间,我都是静静地听着,不时点下头,并没有插话。其实不是我插不进话,而是根本不想插话打断她。我觉得,听着她柔美而带着成熟韵味的声音,让我有种陶醉感。

    介绍完后,她就再次提出告辞了。这次,我没有再找什么借口继续留住她,而是很礼貌地把她送到了门口外,用很真诚的语气跟她道了声谢谢。

    当晚,我睡得很香,还做了一个好梦,至于梦到了什么,那就不太方便透露了。

    第二天,我吃过早餐后,又开着车去市里市外闲转闲玩了一通,把母亲介绍的景点都看了不少。

    又磨过了一天的时间后,到了晚上,我万分期待着她接班的时刻到来。终于,在我对着天花板数羊数错不知第几百回后,十点钟到了。

    我小心地打开点房门,在见到她已经来上班后,就出门去了。

    她当值所在的服务台就在电梯口的附近。我假装要下楼,在走到电梯口附近时候,主动跟她打了招呼,并过去搭讪说很感谢她的介绍、让我节省了很多时间等等话。

    这回,她倒是很热情地回应了我,并给我提了一些小建议。不知不觉中,我和她聊了好几分钟,直到电梯第四次上来后,我才跟她道别下楼。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十多天里,我基本上都是重复着同样的事情:白天去游山玩水,晚上等母亲上班后就找机会和她搭讪。那机会的形式是多变的,有时是假装和她在走道上相遇,有时候是在等电梯时和她搭话,有时候是在叫她送东西到房里时趁机和她聊一会。总之,十几天下来,我跟她已经算是彼此很熟悉了。

    通过这十几天来的接触,我对母亲的性格内涵也有了更多的了解。结果,了解越多,我越对她着迷。我已经确信,她不但会是个能让男人消魂的女人,更会是一个贤妻良母。而我的思想想法,也在和她不断加深的接触中慢慢产生了一些改变。当然,我想追求到她这一点是不变的,不但不变,还更坚定了。

    我的思想想法有了什么改变呢?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点。这么说吧,刚开始有要追求到母亲的想法的时候,我虽然给自己找了种种理由,但本质上来说,主要的还是出于寻求刺激和对她的向往,但现在通过对她性格内涵的进一步了解,我开始觉得,自己是开始对她产生了纯粹男女间的爱恋之情,渴望想要她真正做我的爱人,而不是情人。

    这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睁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怀着无比快乐和期待的心情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起床后,我发现外面下着大雨刮着强风。不过,这个天气情况并没有影响到我的行程安排,因为我有车。

    我去到了地下停车场那里,发动汽车,就朝停车场出口开去。车子开出停车场出口的时候,突然,一个倩影映入了我的眼帘。母亲,居然是母亲。她站在停车场出口旁的一个雨蓬下,身旁停放着一辆女式摩托车,正不时地抬头看着天色。

    我心里一阵激动,忙急打了一手方向盘,把车开到她面前。

    “柔姐,你在这里等雨停啊?”我降下车窗玻璃对她问道。

    这段时间我和她混熟悉了,已经改口叫她柔姐了,她也没有反对,所以现在我都是这么称呼她。而在我的要求下,她也不再叫我什么林先生了,而是叫我小逸。

    母亲见到我跟她打招呼,转头看向我,神情有点无奈地说道:“是啊,我原本六点钟就交班了,见到下着大雨,就加班做了一阵子工,谁想到做完工出来还是下着大雨,风刮得更猛了,我都等了半个小时了,也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才停。”听到她这么说,我心中一动,一个绝妙的主意涌上了心头。

    “是这样啊。柔姐,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正事,都是开车出去乱逛。”我建议道。

    母亲摇头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太麻烦你了。我还是再等一下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确实是没事,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再说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靠等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上来吧。”我诚恳地劝说道。

    母亲见我这么坚持,转头再看了看天色,想了一下,才点头说道:“那就谢谢你了。我先去把车放好再出来,麻烦你稍等一下,很快就好的。”。说完,她就发动摩托车,把车开回停车场所里。

    两分钟后,她从停车场里走了出来。我提前帮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母亲拉开车门上车后,以一个很优雅的姿势坐好了下来,顺手把车门关好。

    她坐进车来后,由于车厢封闭,她身上的那种幽香显得更明显,丝丝飘入我的鼻中,我忍不住小心地深呼吸了一下,同时假装查看车门关闭情况,目光飞速地瞄了一眼她那坐好后紧并在一起的肉嫩大腿,心儿不争气地扑愣急跳了几下。

    “柔姐,你家在哪里?我们现在就直接回去。”我对她问道,同时忙摆正了神态,怕被她察觉出来。

    母亲马上给我说了一个地址,并给我指出了行驶的方向。

    当下,我不再耽搁,就按着她的指引,一路朝她家开去。一路上,听着美人软语、闻着淡淡幽香,还不时地可以偷瞄一下美腿,让我感觉很享受。我真希望她家是在天边,那样的话我就可以享受更久了。

    可惜,她家不是在天边,而是在城西的住宅区里,距离酒店估计就两三公里的距离。虽然我已经可以把车速放慢了不少,但拐了一阵后,还是回到了她家门前。她家是座独立的小院子,一栋三层的小楼房加围墙,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墙体颜色有点旧色。

    车停好后,我马上从驾驶座后面摸出一把雨伞,然后就冒雨下车,撑伞走到车头另一侧那里,准备送她进屋。

    母亲手上并没有带着伞,所以,也没说什么,下车后就主动和我站近在一起,由我为她挡着雨。

    走向屋子的时候,我原想着趁机揽下她的腰,但想想觉得这太突兀了,怕引起她的反感,所以还是放弃了这么做,惟有尽量把伞往她那边撑多一点。当然,趁机就近多闻下她的幽香那是肯定的。

    十来米的距离,很快就走完了。她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然后就和我一起走进院子中,步入小楼一楼客厅里。

    进了客厅后,我收起了雨伞。此时,我发现我身体有一侧的衣服都被都被雨淋湿了,滴着水。母亲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她歉意地说我说:“让你把衣服都弄湿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爸妈还没回来呢,如果你不急着走的话,就在这坐一下,我去找套衣服先给你换一下,我把你的衣服吹干了再让你换回去,可以吗?”可以,简直是太可以了。我心里喊道。

    “那就麻烦你了。”我回答道。

    随后,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踩步声中,母亲转身走上了二楼,一阵子后,就从楼上空着手下来了。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真是抱歉了,我原想拿我爸的衣服给你暂时换一下,但他的房间碰巧锁住了,我也拿不到。”“没关系的,现在天气又不冷,衣服湿点也没关系的,等下就会自己干了。”我忙说道。

    母亲似乎还感觉很过意不去,她略想了一下,就脸色有点发红地对我说道:“你继续穿着湿衣服可能会感冒的,要不这样好了,你去洗手间里把衣服脱下来,递出来给我,我再拿去吹干,你就先在洗手间里等一下,很快就弄好的。”“那也行,麻烦你了。”我赶紧答应道,怕她反悔了。

    随后,我走到客厅旁的洗手间里,把恤和外裤脱了下来,从门缝里递了出去。母亲在外面接过后,再说了一句让我等一下,然后就走回楼上去了。

    我在洗手间里双手抱胸站了几分钟,脑子里想着等下要找什么借口留久一点。

    想着想着,突然,我就听到外面客厅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听那声音,是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在说话。难道,是母亲的爸妈也就是我的外公外婆回来了?顿时,我心里一镇紧张。我现在这样子,被两老撞见了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印象?我担忧地想着。

    担忧中,我听到那说话的声音距离洗手间着边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老伴,女儿好像已经回来了,但怎么不见她的摩托车呢?”“这么大的风雨,谁坐得了摩托车啊,估计是打的回来的。”“也是。对了,你注意到了没有,我们家大门外停着一辆越野车,你水那车是谁的啊,我们家附近也没人买有车啊,如果是其他人来附近找人的,那也不该把车停在我们家门口啊,真是奇怪了。”“老头子,想那干嘛,反正又不挡着你的道。哎呦,我说老头子,你放东西能不能小心点,整出那么大的动静,吵到女儿睡觉怎么办,她这段时间老上晚班,早上才能补睡一下,真是太辛苦了。”我听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人已经走到了洗手间外面,听那脚步声,似乎停了下来。

    “他们该不会是要进洗手间吧?真是要命啊!怎么办呢?”我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要是真被他们看到我只穿着裤衩皮鞋躲在洗手间里,那我问题就大了。

    就在这个紧要的时刻,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那声音是从楼梯那个方向传来的,伴随着她高跟鞋走路下楼的声音。

    “爸,妈,你们回来了。”母亲跟两老打招呼道,我听出那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紧张感觉“女儿,你不补睡吗?怎么下来了?你手里怎么拿着套男装衣裤?”外婆问道。

    “啊,这个啊,是,是这样的,刚才不是下着大雨吗,我骑不了摩托车,后来是一个朋友开车送我回来的,不过进屋的时候,他的衣服弄湿了,我帮他把衣服吹干,现在拿下来给他。”母亲有点说话不太顺畅地解释道。

    “哦,原来大门外面的那辆车是你朋友的啊。对了,你朋友人呢?我们回来都没见到有人啊?”外公接上话说道。

    “是啊,怎么没见人呢?”外婆也跟着疑问道。

    “这个,他,在洗手间里呢。”,沉默了一下后,母亲才有点弱弱地回答道。

    我完全可以想象,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带着个男人回家,又让那个男人脱下衣裤躲在洗手间里,偏偏还被不明情况的父母亲给撞上,这情况,换了哪个女的估计都紧张吧。

    母亲说完着话的时候,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外面。而两老一时也没再有声音,估计是愣住了。

    “小逸,你的衣服弄好了。”母亲敲了下洗手间的门,说道。

    我听后忙把门打开了一点,就见到一只白皙的手把我的衣服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我接过衣服后,手忙脚乱地赶快穿了起来,同时听到一阵散乱的脚步声走向客厅那里。

    “女儿,老实跟我说,里面那男人,是不是你找的男朋友?”我听到外婆压着嗓子跟母亲问道,可惜她压着嗓子音量还是有点大,还是被我大致听清楚了。

    “妈,你乱说什么,只是刚认识没多久的普通朋友,或许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只是熟人而已,他只是碰巧才送我回来的,你等下不要乱说啊,会让别人不好意思的。”母亲低声地辩解道。

    “哦,知道了,呵呵。”外婆呵呵笑道,外公也呵呵笑了几声,不过他们那笑声,我听着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接下来,他们似乎还说了什么,不过此时他们走得远了点,我就听不清楚了。

    我急忙换好衣服后,深吸了一口气,想好了出去后的说辞,然后就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出去。

    我刚转回到客厅那里,就一眼见到一男一女两个年约七十、身材稍微肥胖、面容普通而和蔼的老人坐在客厅的沙发那里喝着水,母亲则站着,有点手足无措地望向我这边。

    我出现在客厅里后,两老站了起来,仔细地打量着我,一丝惊讶的神情从他们梁上闪过。

    母亲张口想说什么,但似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林俊逸,打扰到你们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就是倩柔的朋友啊,快过来坐,不要客气。”外婆首先反应了过来,一脸含笑地热情招呼我过去坐。

    我当下就强作镇定地走了过去,坐在了他们侧面的沙发椅上。

    我坐下后,外婆就笑呵呵地去拿杯子和茶叶,给我冲茶水,母亲无奈地望了我一眼,也坐了下来。外公则掏出香烟,一脸笑意地递了一支过来给我。我忙又站了起来接过香烟,并掏出火机给他点烟。

    点好烟后,我们一起重新坐了下来,外婆也冲好了茶端给我并坐了下来。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典型的女婿初见岳父母的情形了。两老问了我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我紧张而又礼貌地一一回答了,而母亲在一旁竟然插不上话,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插话,一脸的无奈和尴尬之色。

    我知道外公外婆是误会了。虽然母亲解释过了,但是两老似乎并不相信母亲的解释,仍是以为我是母亲的男朋友了。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我脱了衣裤让母亲拿去吹干的情况,如果只是一般的朋友,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那也显得太亲密太超出常人想象了吧。如果只是一般的熟人朋友,即使女的不觉得难为情,那男的估计都不好意思。

    而让他们更加深误会的是,我的表现也确实很像是母亲男朋友的样子。其实这倒不是我装,我确实是那个心思。我何止是想做她的男朋友,我还想做她老公呢。总之,两老是岳父母看女婿的心态,那没错,而我是怀着女婿初见丈母娘的心情,那更没错,惟有母亲,暂时被晒在了一边,一时无从辩解。

    期间,外公外婆问到我和母亲认识多久这个问题,我当然不敢说只认识了十几天,而是含糊地回答说认识了有段时间了。

    紧张而愉快的谈话持续了十几分钟。外婆首先站了起来,说要去做饭给我吃,我假装推辞了一下,就被她和外公的坚持所“说服”了。

    当我答应留下来吃饭的时候,我见到母亲转过头来,在两老不注意的时候,神色有点羞恼地微瞪了我一眼,似乎有点责怪我得存进尺,冒充她男朋友也就罢了,还要蹭饭,一副要将准女婿角色进行到底的架势。我对她的瞪眼,假装无视。

    笑话,这么个和两老打好关系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找都难找啊,只要我和两老拉好了关系,以后经常上这来就顺当了。总之,这样的情形完全超出了我的计划,就像是老天爷在偷偷帮我一样,我惟有偷着乐了。

    外婆去做饭了,母亲见我和外公还聊得不亦乐乎,一副完全没她插嘴的余地的样子,就干脆站了起来,去厨房帮忙去了,估计顺便会再跟外婆解释一通吧。

    聊着聊着,我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下有副做工很讲究的象棋,就顺口提了一下,结果,外公当场就大感兴趣地谈起了他大杀四方的辉煌战绩。刚好,我对象棋也有点研究,就当场提出和他来几盘。结果,几盘下来,竟然是互有胜负,不分上下。这下,外公大呼过瘾,说他好久都没找到合适的对手了,说什么也要我以后经常来陪他切磋一下。我当然满口答应了,心里则万分地感谢起当年那个没事老拉我陪他下棋的舍友来。

    我们两再下了几盘棋后,饭就已经做好了。在外婆的再三催促下,外公才不舍地结束了和我的对战,和我一起去到饭桌那里。

    吃饭的时候,我注意外婆对我的态度一点都没变,终于放下心来了。看来,母亲在厨房里的时候,要么是没再做解释,要么是做了但没效果。

    一顿饭下来,我和外公外婆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两老不时地看看我又看看母亲,脸上的满意之色显而易见。

    吃完饭后,我看看天色不早了,一方面担心会影响到母亲补睡而累坏了她,另一方面则是担心着过犹不及,所以就提出了告辞。两老对我的告辞,挽留了一番,特别是外公,还想着和我多杀几盘。我好不容易以有要紧事情要办为由才得以辞别了出来。临走前,面对外公的热情约战,我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我出门的时候,是母亲送我出来的。一路上,她都不怎么说话,直到我快要上车的时候,她才脸色有点不定地对我说:“我爸妈估计是有点误会,我怎么说他们都不信,真是让你见笑了。你刚才怎么不解释一下?”我笑着对她说:“只要老人家高兴,误会就误会吧。说真的,我还真希望我真是你男朋友呢,呵呵”,说完,我的心猛跳了几下,眼睛则紧盯着她的反应。

    母亲听我这么回答,似乎愣了一下,半晌,她才淡淡地说道:“我都这么老了,哪有资格做你的女朋友啊。雨大,你快上车吧,我也该回去了,总之,谢谢你送我回来了。”我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到她这样的神色,忍了下来,点了点头,带着点失望的心情上车去了。

    车开动后,我转头看到她站在门口定定站着。等车开出几十米后,我再回头看,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那一刻,我感觉有点失落的感觉。

    我知道,她估计也渐渐看出了我对她有点别样的心思,更直接地说,是看出了我喜欢她。否则,她送我出来时的神情就不会这样不自然。也是,我这十几天来每天都故意找她搭讪,哪怕我装得再小心自然,次数多了,她又不傻,肯定会察觉到什么的,再加上我今天在她家的表现,如果她还发现不了这一点,那才怪呢。

    虽然我不清楚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态,但是,只要她还没有明确拒绝,那就不要紧,机会,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只要我是真心的,而且坚持不放弃,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会真正打动她的。当然,即使她今天表示了拒绝和反感,我也不会放弃的。哪怕追她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都不会放弃。

    从她家离开后,我开着车在街上乱转了一阵,脑子里老是回想着她送我出来时的神情和所说的话。最后,我也不转了,干脆直接回了酒店。

    回到房间后,我躺下来又好好想了一通。终于,在想了好一阵子后,我重新理清了思路,心里也安定了下来。

    当晚十点后,我又出门去。但是,我在整个楼层里转了一圈,都不见她的踪影,最后,我回房里按下了服务铃,发现来的是另外一个领班。我点了一份吃的,假装随便问问,说怎么不是何领班值班的吗。那个领班说,她今晚请假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我心里既失望又惆怅,同时也有点担心,猜想着母亲是不是暂时怕见到我所以才请假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似乎真的很不乐观啊。我的心,顿时又患得患失起来。

    当晚,我辗转了很久才睡着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起来后,我打开窗户,发现外面天气很好,但我的心,却老感觉有点阴沉。在有点无味地吃过早餐后,我开着车出去转了几圈。

    随后,我看看天色,觉得这时候上门应该不算太突兀了,这才掉转车头朝她家那里开去。

    到她家门口后,我发现大门紧锁着。我思量了一下,就下车去拍门,可惜拍了一会儿,都不见有人应答。看来,外公外婆是不在家了,至于母亲在不在家,我就不敢肯定了,或许,她在家,只是不想见我而已。

    我在门口外又耐心等了半个小时,仍旧是不见人影,这才万分失落地开车离开了。离开她家后,我转过了几条街,找了家咖啡厅,要了壶蓝山咖啡,心不在焉地慢慢喝着。磨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从咖啡厅出来,又开车回去,但仍是没人回应,只好又离开了。如此这般,我一个上午加一个下午,每隔个把小时就去一次她家,但都是失望而归。

    晚上九点的时候,我又去了一趟,这回,我终于是见到人了。其实在还没有见到人,只是远远见到小楼的房间灯光的时候,我就激动起来了。

    门是外公出来打开的。外公一见到我,就热情地和我打了招呼,让我赶紧进去,仿佛怕我转身就走了似的。

    进了一楼客厅后,我只看见外婆坐在沙发那里看电视,不见母亲的踪影,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想着,难道她还没有回来?

    外婆跟我打了招呼后,看出了我的疑惑,忙说,母亲是上楼去洗澡了。

    接着,外婆又唠叨了起来:“昨晚我和你伯父两人打算好今天去公园玩下,结果倩柔非说要陪我们一起去,昨晚就请了假休息,今天陪我们乱逛了一天。我说要她干脆叫下你一起去,她又说你忙没叫你。要是你今天也一起去的话就好了,省得老头子老念叨着和你下棋的事情,把我都烦透了,呵呵”我听后惟有抱以微笑。随后,外公就走了过来,问我有没有空。当我说有空的时候,他马上就搬出了棋盘,说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先下几盘再说,真是狂热的棋迷啊。

    我无奈之下,只好陪着他了。

    当下到第三盘棋的时候,母亲就从楼上下来了。此时,她身上穿着的是上班的职业套裙,估计是想等下直接就去上班了。她的身姿美腿,让我看得顿时有点失神,好在很快就回过神来了。

    母亲看到我,神色有点不太自然,不过还是走过来和我打了声招呼。

    外婆见母亲下来了,朝外公使了个眼色,可惜外公沉迷于棋局中,没注意到。

    外婆见状,干脆就直接把棋盘拿走了。“下棋有的是时间机会,你就别耽误人家时间了。”她有点埋怨地对外公说道。外公无奈,干笑了几声。

    我见外婆这么说,就趁机站了起来,对母亲说:“柔姐,你等下不是要去上十点钟的班吗,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送你过去。”母亲没有反对,跟两老说了声,就和我一起出门去了。

    上车关好车门后,母亲转过头来看向我,语气有点冷淡地对我说:“以后不要再来了,好吗?”听到她的话和语气,我突然间,只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有点窒息的感觉。

    “为什么?我只是想见下你。”我脱口说道,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在远处路灯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我看到她眉头皱了一皱,眼神有点飘忽。

    母亲被我看着,把头转过去了一些,不和我对视。

    “再让我爸妈他们误会下去的话,对你我都不好,以后真的不要再来了。”她看着车前方,说道。

    “一点都不误会,其实,我是真心的想做你的男朋友,答应我,好吗?”我一时心急冲动的把话说出了口。

    母亲见我突然说得那么直白,似乎有点慌乱。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再转过头来,看定我,用很认真的语气多我说道:“我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我已经四十岁了,而你才20岁,我真的不适合做你的女朋友,我也不想做谁的女朋友,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好吗?”我急了,也不顾得了礼貌风度了,伸手过去抓住了她柔滑的左手,紧紧握住。

    母亲想不到我会做出这么唐突的举动,可能以为我接下来还要对她做什么,顿时被吓得忍不住惊叫出口:“啊!你要做什么?快放开啊。”她边说边用力地想抽回手。我见惊吓到了她,心里一时感觉很无措,下意识地松开了手,母亲趁机把手抽了回去。抽回手后,她转身就想打开车门下车,可惜车门已经被我用电子锁反锁住了,她拉了好几下都没能打开。

    “柔姐,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刚才是有点急了,所以冒犯到你,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恶意。我真的是喜欢你的,请你相信我。”我手足无措地慌忙对她解释道,心里在暗暗后悔刚才的冲动。

    母亲见门打不开,回过头来,有点生气地对我说带:“我不需要谁来喜欢我,请你尊重我,不要在缠着我了。现在,快把车门打开,我要下车,不然我要叫了。”我把双手举到头顶上,对她说道:“好好好,我尊重你,我现在就送你去酒店,再晚你就要迟到了。”母亲似乎还想反对,但想了想,还是安静了下来,无语地静坐着。我见状,暂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马上发动了汽车,朝酒店赶去。

    一路上,我们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车内的气氛很压抑。

    我想不到母亲对我的表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来她似乎一点都不想接受我的追求。这个结果,让我有点心碎的感觉,无比的失望失落。不过,等车子开到酒店的时候,我的心态已经调整了回来。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猜想着,她现在之所以这么拒绝,一方面是年龄的差距问题,毕竟,我比她小了差不多二十岁;而另一方面,估计是我的直接表白太突然了,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毕竟我和她认识才十几天,她们那个年代人,恐怕无法适应现在的闪电式示爱模式。当然,我是这么想,但具体是不是因为这样,那就只有她才清楚了。总之,不论是哪个原因,我都不会停止我的追求,直到能打动她为止,不过,追求的方式,我得改变一下了。

    车子开到停车场后,母亲也没再和我多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就下车走了,连头也不回,仿佛怕我会追过去一样。面对这样的情形,我虽然已经心中有所准备,但还是免不了又失落了一把。

    随后,我锁好了车,向自己房间走回去。我出电梯的时候,见到母亲已经在服务台那里和上个领班办理交接的手续了。她见到我,倒是没再给我什么脸色,而是挤出了职业化的笑容,和那个领班一起向我问候了一声“晚上好,林先生。”我听到我从“小逸”又变回了“林先生”,心里一阵发苦。我也不好多说多么,点了下头表示礼貌回应,就直接走回自己房间了。

    当晚,我失眠了。第二天早上洗脸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好像脸色有点憔悴。

    “林俊逸,只要坚持住,千万不要灰心气馁,你会成功的,她迟早都会成为你的妻子,加油!”我对镜子里的自己坚定地说道。

    这天一整天,我都呆在酒店里没出去,因为我觉得去哪里都没意思。她家我倒是想去,但是又怕马上去的话会惹得她反感,所以暂时没敢去,想等多两天再去。

    在房间里呆着的时候,我也不是老是发呆乱想,期间也上网络去转了转,可惜,那些以前很能吸引我眼球的东西,现在对我已经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就连以前一看就鸡动的母子乱文,也提不起我的兴趣了。磨到傍晚天色渐黑的时候,我干脆关闭了电脑,拿出了母亲的照片出来看。

    我躺在床上,看着母亲的照片。看着照片中的倩影,我的心,终于不再有那种杂乱去趣的感觉,只有一种无限的憧憬。

    我的思想,开始飘向了未来。我幻想着,我追求到了母亲,让她嫁给了我,然后,她为我生了几个儿女,恩,最少也要一儿一女。

    幻想中,我的嘴角渐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我的心,渐渐迷醉在了自己勾画的美好世界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幻想中回归了现实。清醒过来后,我自己突然一愣,因为,我发现了很不同寻常的一点。以前我幻想母亲的时候,总免不了想到和她以后缠绵的刺激场面,但这次,我似乎都没有可以去想那方面,只想着温馨的东西。似乎,只要她能陪在自己身边,把她的温柔和爱都给了自己,自己就很满足了。

    我愣了一会儿,突然,我心中一阵清明,我明白了,我对母亲的爱恋,已经是越来越深、越来越真了。那种爱的程度,已经摆脱了单纯的需求,更注重心灵的交融。

    顿时间,她的温柔,她的端庄,她的美丽,她的坚强,她的善良,她的善解人意,种种印象,一起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最后又聚合在一起,还原出一个让我心灵为之颤动的佳人。

    “妈妈,我的倩柔,既然你前世给了我生命,那我今生就偿还给你一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公,让你永远幸福。”我心中激动而坚定地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