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番外2

作者:梅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入冬之后,景陌没能等来玉小小和顾星朗,倒是从朱雀传来了消息,厉洛于半个月之前病逝。

    “朱雀这下子要生乱了,”手上的秘报还没看完,景陌便自言自语了一句。厉洛无子,谁来继承厉洛空下的皇位?这无疑又会是一场混战。

    “现在谁在九炎城主事?”景陌问站在自己面前的探马。

    探马忙回话道:“是宁远王爷。”

    “自然会是他,”景陌手指点一下御书案,冲下首处站着的臣子下令道:“给朕备丧服,朕要去朱雀送厉洛最后一程。”

    不管是谁当朱雀的新君,厉洛都是他景陌的朋友,是一起并肩作战的生死之交,景陌觉得自己必须去朱雀,不为别的,只为去送自己的朋友最后一程。

    探马看景陌手拿着秘报出神,不往下看,便大着胆子跟景陌说:“陛下,玲珑公主殿下和顾驸马现在在朱雀,奴才听闻,厉洛陛下去世前,是他们与宁远王爷守在床榻前。”

    景陌一愣,低头又看秘报,秘报后面是写着玉小小和顾星朗去朱雀的事,“去准备吧,”景陌将秘报放到烛火之上点燃,看着这份秘报燃成了灰烬。

    半月之后,景陌人还在去九炎城的路上,江卓君被军中部下黄袍加身,登基为帝的消息传到了景陌的耳中。

    “陛下?”侍卫长忙就问景陌道,小江将军这等于是篡位啊,朱雀这下子不生乱?

    “继续前行,”景陌却脸上无甚表情地下令道。朱雀生乱是一定的,只是有玉小小和顾星朗在,只要这两人站在江卓君那一边,那朱雀的厉氏皇族里,有谁能是江卓君的对手?

    “别多想了,”玉小小这会儿坐在朱雀帝宫的暖阁里,跟江卓君说:“别人做皇帝,你就有可能会死,那我宁愿你当皇帝啊。再说了,厉洛到死也没说传位给谁,这说明什么?”

    江卓君说:“这说明什么?”

    “这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也不知道他能传位给谁,二是他知道,你会当皇帝,”玉小小一口把手里的红枣粥灌嘴里了,咽肚子里后,说道:“让这天下继续姓厉,还是你死,厉洛指定选不出来,所以他干脆不选,听天由命呗。道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老道……,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贫道还能说什么呢?

    江卓君抹了一把脸,说:“公主放心,我无事。”

    才怪!

    玉小小在心里吐槽,眼晴都成熊猫了,这还叫没事?

    把空碗“呯”的一声放桌上了,玉小跟江卓君说:“你现在天天睡不着觉,怎么能叫没事呢?”

    老道差点喷茶,话说江卓君晚上睡不着觉,你怎么知道的?老道就看顾星朗,这事你就一点都不操心。

    顾星朗手里的端着茶,坐椅子上没什么反应,他陪着媳妇一起爬屋顶看的,他能操什么心呢?

    “我跟你说小江,”玉小小试图劝解这会儿心理压力太大的小伙伴,跟小江说:“我家那七个娃要是都死了,呃,我和我爹也都死了的话,我就会希望小顾当皇帝!”

    老道手一抖,这事他真插不上话。

    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铁青着脸的贤宗冲了进来。

    站门口的大当家们……,圣上这到底是什么命?高高兴兴地来见闺女,然后就听见这句咒死全家,江山不保的话,呵呵。

    贤宗进屋是想找玉小小拼命的,结果,贤宗盯着自己的闺女。

    玉小小看见贤宗很高兴,忙就道:“老爹你来了啊!”

    “你什么时候有的身孕?!”贤宗陛下指着闺女微微鼓着的肚子,瞪大了眼睛,大声问道。

    “哦,这个啊,”玉小小很得意,拍拍自己的肚子,说:“四个月了,呵呵。”

    跟自家这个货说不明白道理,贤宗把矛头指向了女婿,冲顾星朗说:“这怎么回事?玲珑有身孕了,你还带着她到处乱跑?!”

    顾星朗看见贤宗进屋就站起了身,这会儿听了贤宗的指责,顾三少一脸的无奈,他媳妇不肯,他能怎么办?

    “行了,”玉小小满不在乎地把手一挥,说:“小江这里有太医,生个娃而已,有什么可紧张的?死狗也在,我要难产,他给我做个剖腹产就行了。我现在就是不能打了。”(你这才四个月,你都想到剖腹产了?-_-|||)

    贤宗听傻了,剖腹产是什么玩意儿?

    “哈哈,”玉小小继续很得意跟自己的昏君爹说:“我算过日子了,这就是弄死莫问,我回营那天,我跟小顾滚……”

    顾星朗抬手捂住了媳妇的嘴,这种事就不要说了吧?

    “你什么时候怀得娃,朕不关心,”贤宗冲玉小小说:“反正你肚子里这个也不可能不是顾小三的种,你就是个死心眼。”

    顾星朗…

    大家伙儿……

    喂喂,圣上你这种遗憾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你老子就想知道,剖腹产是什么东西?”贤宗大声问玉小小:“你这胎有问题?”

    生个娃要剖肚子?贤宗陛下不能接受啊!

    “难产啊,”玉小小说。

    “呸呸呸,”贤宗连唾了三口唾沫,说:“你能不咒你自个儿吗?”

    “哦,那就这么说吧,我没事啊,死狗说我和娃都很好,”玉小小乐道:“再等六个月就能生了。”

    “朕知道怀胎十月,一朝生产的事,”贤宗没好气地道:“这个不用你教,什么叫你不能打了?”

    这一回是顾星朗开口了,说:“就是公主不能跟人动手了。”

    贤宗瞪着面前这两个货,有怀着娃还跟人干架的孕妇吗?

    玉小小低头啃桃酥,怀娃了,异能就会消失,体能什么都会下降,刚才她说话时,就没发现她爹已经到了门口。不过,抬头看看站自己身边的顾星朗,她家小顾和死狗都不让她说这事,她就不说好了。

    贤宗自己找了张空椅子坐下了,先跟江卓君说了句:“小江啊,厉洛陛下的事,你节哀,”随后贤宗陛下就又拿手指着顾三少说:“顾小三,你现跟朕说说,你们为什么不回奉天去?”

    江卓君……,世叔你没心思说丧事的事,不如一会再说啊,这么敷衍了事,这算什么?

    老道默默地往外走,这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死者为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