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卷 第710章 缔造神话的人【17】

作者:五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s将紮睚推了开,并不习惯与她这么亲昵。

    紮睚看了看他,依旧是那么一副冷淡的样子,她拧了拧眉,说:“你就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s找到酒柜,倒了杯红酒。

    “什么?”

    “一个解释!”紮睚盯着他,有些负气道:“那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忘了吗?你连句话都没留,就独自跑开了,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

    她越说越气,骨子里的骄傲,不容许被这样轻视。

    s好像这才想起来,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那天有事。”

    没想到他居然就用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打发了自己,紮睚更气了,走过去,转到他身前,一双透着怒意的眸,紧紧盯住他:“你是赶着去救阿七吧?”

    她捏紧拳头,心里不断的警告自己,不可以再继续被他这样无视下去了,也不可以再让任何人践踏她的自尊了!

    s皱了下眉,好像并不是很喜欢别人当着他的面,提及阿七。

    究其原因,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关她的事。”他不悦的口吻,听在紮睚耳中,就是下意识的维护!

    紮睚这回真的怒了,她指着s,气道:“你喜欢她吧,尽管喜欢她吧,可是你娶的人,却是我!”

    s耸了耸肩,这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值得影响他的问题。

    见他要走,紮睚又绕到他身前,张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明天就举行婚礼!你敢吗?”

    s抬起手,虽然动作很缓慢,却是不容拒绝的将她的胳膊放了下来:“没什么不敢的。”

    至少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字。

    “好!”

    紮睚咬了咬牙,扭过头就出去了。

    此刻,楼上的两人,正慵懒的倚靠在拉杆上。望着紮睚怒气冲冲的背影,红蜘蛛摇了摇头:“真是越来越复杂了,万万没想到啊,s居然都能卷进这种三角关系中!”

    她更加不明白的是,那两个丫头到底是看上了s哪一点?难道,是他脸上那副黑暗文艺范儿的面具?

    米恩阖了阖眸,轻声回道:“怪不得刚才太子的脸色不太好,看来,他是早就知道的。”

    红蜘蛛一笑,抬眸看他:“喂,你说,s这家伙到底喜欢谁?紮睚还是阿七?”

    米恩失笑:“我又不是当事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你不是当事人,可你是男人啊!”

    米恩看向她,好笑的说:“这是什么逻辑啊?男人不见得眼光都一样。”

    “那我就想听听你的。”红蜘蛛嘟起红唇,难得的固执。

    米恩想了下,说:“若是我的话,我可能会喜欢紮睚。”

    这个答案,让红蜘蛛有些意外。论亲近程度,那也是米恩和太子关系亲近,自然会偏袒他的妹妹了。

    “为什么?”她忙问。

    “紮睚从一开始出现在这里,就是目标明确,原因我们大家都很清楚。直到现在,她为了s改变那么多,至于s,性格使然,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她什么……不,应该说是他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过,就算这样,紮睚也从没放弃过。单凭这一点,我会选她。”

    米恩说得很清楚,但红蜘蛛却撇了撇嘴,说:“她一直都缠在s身边,当然有那个机会了!”

    米恩笑笑:“总之,我们不是当事人,谁都没办法替s做决定。”

    红蜘蛛冷笑,“哼哼,依我看,要是等他自己想明白,恐怕他在意的那一个,早就跟着别人跑掉了!”

    两人在这边闲聊,隔壁的房门推开了。

    莫尔拿着一包零食,边吃边走出来,站在两人跟前,朝下面探了探头,说:“要是别人也就算了,我们权当看个热闹,可要是阿七的话,那就难办了。”

    很显然,他将两人刚才的对话,听了个真切。红蜘蛛笑骂一句:“你再这么八卦大嘴巴,岑少都不敢交给你秘密任务了。”

    “切,我这是关心兄弟好不好!”

    莫尔饶有兴致的又盯着下面的s,指指他,说:“信不信,越是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人,一旦陷入爱情里,会比任何人都投入,也会摔得更惨。”

    米恩瞥瞥他:“你能说点吉利话吗?”

    莫尔很无辜:“我是实话实说,”

    米恩望着楼下的男子,意味深长道:“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抓住的,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会后悔。”

    红蜘蛛扫过他一眼,知道他是由衷感慨,笑了笑,挥挥手:“走啦,走啦。”

    楼下,s给阿七打了电话。

    没想到,电话是秧朵接的。

    “我找阿七。”

    “是s吧?听说你回来了,没受伤吧?你不知道,我们大家有多担心呢。”

    “我找阿七。”s又重复一遍。

    “阿七啊,她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秧朵的态度好得出奇,笑眯眯的。

    s一拧眉,径直问道:“她怎么样了?”

    “还好,谢谢你的关心。”秧朵倏尔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听说你要跟紮睚结婚了,呵呵,恭喜你啊!都是要做新郎官的人了,就别操那么多心了,阿七有我和她哥在,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秧朵这话说得亲切又生疏,挂上电话后,回过头,对着坐在床、上的人一笑:“以后啊,他的电话就由我来接了。”

    阿七并没有异议,但脸上却总有几分失落。

    s被救,她是最开心的那一个,可是,她却始终笑不出来。也许,大嫂说得对,冒然在别人的感情世界里,只会让自己徒留伤感。

    除非,他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

    望着手机,s的眉头快要拧成了一线。

    j不是说受伤不重,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吗?可听上去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s有点郁闷了,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就在这时,莫尔下楼来,亲热的揽上了他的肩:“要不要喝酒啊?我陪你!”

    他是看s一人在楼下,很烦的样子,才本着兄弟有难同当的精神,高调的奉献一次,没想到,s却侧过头,冷冷的扫过他一眼,那表情,明明的写着:“别来烦我!”

    莫尔眨眨眼睛,识趣的放松开他:“得,你不想喝就算了,不过,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

    不等他把话说完,s就已经走了出去,根本当他不存在。

    “喂!你跟我说句话能怎样啊?要不要这么酷啊?”

    莫尔瞪着他头也不回的身影,活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一般,跺了跺脚:“真是不可爱!”

    晚上,阿七睡得并不是十分踏实。

    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伤口偶尔还是会隐隐的疼,她怕大哥和大嫂会担心,也就忍着没告诉他们。

    她的左脚吊起,只能平躺,很不舒服,眉头始终蹙起。

    这时,窗帘微动,一抹黑色的身影,悄然出现。

    走近她,看到她苍白的脸色,还有受伤的腿,s那半张完美的侧颜上,流露出一抹担忧。尽管很轻,轻到他自己都不会察觉。

    他低下头,盯着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就这样盯着。

    不安稳的睡梦中,阿七隐约感觉到,好像……有人正在看着她。

    这个念头很强烈,强烈到连梦中的她,都会被惊醒。

    当她慢慢睁开眼睛时,四周却是安静如初,别说人影了,连月亮的影子,都被乌云遮了去。

    她又闭了眼睛,继续沉睡在她未完的梦境之中。

    阳台上,有人靠在角落里,双臂环胸,侧过头,看一眼屋内,又转过身,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这样,一人在屋内,一人在屋外,直至天色渐明。

    期间,他听到了阿七时不时的轻喃声,好像是伤口引起来的,他的眉头一直纠结,就没有舒展过,连心都是被揪着的。

    抬头看一眼藏青色的天空,天微明,他这才活动下有些僵硬的身体,直接从阳台上就翻身跃下。

    转眼,消失在朦胧的清晨街头。

    维萨习惯早起,当他才刚推门出去时,竟看到站在外头的人,一动不动,脸上那半张森白的小丑面具,阴森得骇人。

    维萨瞅瞅他:“有事?”

    “去医院看看阿七。”s径直开口。

    维萨一挑眉,堪比绝色的脸颊上,有过一丝漫不经心的笑:“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为什么还要我过去?”

    “她不舒服。”s回得理直气壮,她不舒服,你就得去看!这就是他的道理!

    维萨勾起唇角,溢出一个浅笑:“手术后都是这个样子,过几天就好了。”

    “要是不好呢?”s很执着,大有他若不去医院,他就不离开的架式。

    维萨好笑的盯住他:“一定要我过去?”

    “嗯,一定!”s铁了心。

    “那好,我问你,你以什么立场求我?”维萨环起手臂,好整以暇的问。

    他不是八卦的人,不过,对于s,他就是想要知道,这个平时凡事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到底,还会在意什么?

    s皱了皱眉,以什么立场?

    这个问题,他从没有想过,只因为,他不想看到她不舒服,仅此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