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皖派精品

作者:忘三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钟岳心里咯噔一下,失败了?别坑爹啊!

    李德明神情严肃地走过来,几个本来就心不在焉的老师傅也凑过来。

    “老李,怎么说?”

    李德明将一方小小的锦盒递给钟岳,“解开来了,不是真正的孔明扣,只有四眼,所以动作快了些。”

    一边的老郭大松了口气,“没碎就好,没碎就好,快让我看看,橘皮田黄,此等极品之物,这方印章,价格得上千万了吧。”

    钟岳眉头一挑?上千万?不是五万吗?

    他打开锦盒,朝当中的那枚印章看去。那留有朱砂的印面朝上。中华文字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即便你不懂篆书,但是对照着字的大体形状来看,依旧能猜得出大概的字来。

    “古道春风。”钟岳喃喃自语道。看来系统说得是真的,这枚印章很有可能就是明代的东西了。

    老郭将手在挂袋上擦了擦,用锦盒里的黄绸包着那枚印章,瞅了一眼,“鹤顶红?这是鸡油黄,不是橘皮田黄啊……”

    他的语气中稍显失望。

    钟岳也朝印章上看去,雕刻精美的仙鹤图样上,正是刚才老郭剥开来的那一角,至于底下的一整方印石,呈现出一种哑光的鸡油黄。

    田黄石之中,冻石种自然是属于上上品,这鸡油黄质地细腻,却不如橘皮黄,所以只能算作中品。

    “你也懂篆书?”听到钟岳道出古道春风四个字的时候,李德明有些诧异地望向他,这个时代里,有些年轻人连生僻字都不认识,更何况类似这样,须要追溯到几千年以前的文字呢,看钟岳的这身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家底殷实的书香门第。

    钟岳回过神,笑了笑,“实不相瞒,不认识,只是这枚印章,我了解罢了。”

    “志民,看茶。”李德明坐下来,伸出手势,“你也坐吧,这枚印章,你说说,你都了解什么?”

    “李老面前,我就不卖弄了,只知道它是明代的东西,是一枚闲章,上面刻着‘古道春风’四字。”

    李德明点了点头,“看来你过来时候,已经知道里头封存着何物了,也难怪,不知道实情的人,根本不会知道当中有何物。不过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

    “请李老指点。”

    李德明喝了一口茶,滋润了下嘴唇,“你看印章侧面,仙鹤底下。”

    “垢道人?”

    “不错,这枚印章,是明末印坛皖派代表程邃的作品,也只有这样的印章大家,才懂得孔明扣的制作方法,如今这样的封印手法早就失传,看得出,垢道人对这枚印章很是喜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落入你的手中。”

    “谢谢。”钟岳接过一次性纸杯,放在一旁。

    李德明说道:“身为皖派印章的传人,我对你这枚印章看得很重,不过这个孔明扣并非是完整的,解出来也不是很困难,但我还是很想从你手中将这枚印章收来,你可愿意割爱?”

    “不管孔明扣真假与否,之前答应了李老,自然是说话算话。”

    李德明听到钟岳这么说,紧绷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之所以开始绷着张脸,就是因为这孔明扣是个不完整的孔明扣,他再去骗一个后生的东西,显得无耻了一些,但是又对这枚田黄印章爱不释手。

    “那好,今日你就先回去吧,这周五,我会找几个市里搞古玩的人过来,到时候再对你这方田黄印章进行估价,你若是对价格不满意,去找懂行的人看看也可以。”

    钟岳明白,田黄印章对于一个收藏印章的人来说,是可以倾家荡产的石料。乾隆对于田黄,更是喜爱有加,为了打造自己喜爱的印章,而大块田黄已是稀少之物,只能将上朝存印磨掉只用,如今视为国宝的田黄三连章,没有任何的胶水粘合,而是从一块田黄上雕刻出来的,其价格,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李老,不必了。您说个价就好,这枚印章的价值,我心里有个底了。”

    “哦?你就不怕我说的价少了?”

    “古董买卖,本来就无固定的价格,喜爱的人,花多少钱都无所谓,不喜爱的人,你让他掏一百块,他都嫌多。不瞒李老,这次上门找您来鉴定印章,就是打算出让给您的。”

    钟岳如今手头拮据,若是能多出五万来,那也能过得轻松一些,不必像现在这样,每天还要为柴米油盐发愁。

    “好吧,既然你这么信任我,这枚印章,方才称了一下,毛重二十三克,按照市面上这样品相的价格,大概是在八万元左右,不过这枚印章,对于我皖派印坛来说,出自名家之手,价格我能给的,是十六万,你考虑一下。”

    “十六万?师父,是不是给得太高了?”赵志民常年跟玉石打交道,这多少价值,他心里也清楚,这枚田黄印章,保守估价,就是在十万元上下。

    李德明微微一笑,“就像这位小友所说,田黄有价,喜爱无价。如果你想出手给我,这个价,是我能给的最高价格了。”

    十六万啊!

    钟岳不免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比系统五万元的估价,都要高出十一万!

    “那就……成……成交。”也不是说钟岳坑小篆李吧,这东西,出自皖派印坛大家程邃之手,对于继承皖派印学的李德明来说,那就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哪怕印石本身价值不大,他都会出高价收购,更何况还是印石中的帝王玉——寿山田黄石呢。

    见到钟岳那副震惊的样子,赵志民也是连连叹气摇头,老一代的思想真是无话可说,明显就是一个山沟里来的小农民,这印石,给个一万块,估计都让他急着要出手了,十六万,他的心都在滴血啊。

    “你是要现金还是汇款?如果是现金的话,得等半天。现在手头上就三万。”

    钟岳说道:“赵先生,那就转账汇款吧。”

    赵志民穿上西装,“师父,那我跟这位小兄弟去一趟银行办理下手续。”

    “李老,我也想刻一枚自己用的印章。”

    赵志民眉头一皱,“发了笔横财,留着自己吃吃喝喝吧。这东西,你用不上,别费那些钱了。”

    “我也是一名书法爱好者,不然也不会特地找李老您了。”

    “哦?书法,你也会书法?”李德明对这个年轻小伙子越来越好奇了。看似穷山沟里出来的后生,能够如此处变不惊,要是一般人,估计天降横财,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嗯,练过一些时日。”

    李德明笑了笑,“看来今日你我有缘啊,过来露两手,我指点指点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