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 孔明扣

作者:忘三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着郭老的一声惊呼,几个再加工石料的老师傅都凑过来了。

    “老郭,你瞎叫唤什么呢?什么见黄了?”

    “田……田黄!”老郭摩挲着手中这块有些沉的石料,没想到,还真的被钟岳赌中了,这真是一块田黄原石!

    “我看看。”田黄石在印章石料中的地位,就相当于翡翠在珠宝之中的地位一般,当之无愧的帝王!这也难怪,当看到那一抹橙黄入眼,老郭会有如此大的激烈反应。

    一位老师傅瞅了眼,皱着眉头,用手摩挲了两下,又在水盆之中盥洗了几下,“这还不是原石,是有人故意将这枚印章封在石头中的!你们看,这纹路之中有空隙。”

    “什么?”

    一群加工石料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就这样被钟岳的那块黑石头给吸引到了一起。

    “小兄弟,我愿意出一万块,把你这块石头买下来,你看如何?”

    钟岳微微一笑,闹呢,老子系统估价都是五万,一万谁卖啊,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不了,还是劳烦郭师傅帮忙将这印章解出来吧。”

    “一万都不卖?”

    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眼神之中略带疑惑,“什么田黄?”

    “小赵,这里头有一枚田黄印章!”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看错了吧,是不是什么杂质?”

    “橘皮红田!错不了!极品啊!”

    加工了一辈子印章的老师傅们,都没有见过这么名贵的石料。田黄之中,也分三六九等,橘皮红田,属于田黄之中产量极为稀有的品种,其质纯优,凝灵成冻,为田石中色度最饱和者,被历代印章学家所推崇。

    “既然这位小同志不愿意卖,那我们就帮着解出来吧。”

    “慢着。”中年男子直接说道,“郭师傅,把这枚印章给我。小兄弟,之前以为你是闹着玩的,没想到真的是田黄石,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橘皮红田,还是成品的印章,这解开来是完整的还好说,要是裂开来了,算谁的锅?这锅他们自然不能背。

    “志民,橘皮红田啊,不解开来过过眼瘾,我这心有不甘啊。”

    “陈师傅,万一里头的印章裂了呢?谁赔?是算我们的,还是算这位小兄弟的?”

    几个老师傅被一句话问得哑口无言,是啊,这事情风险是有些大了。

    “小兄弟,不送了,回吧。这东西价值不凡,还是让你们家的大人做主吧。”

    钟岳微微一笑,“若是里头印章裂开了,算我的。”

    “志民,你看,人小同志都说了,来,我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手法,将这枚田黄印章藏在里头的。”

    一旁忽然传来脚步声,钟岳闻声望去,见到黑色长衫的老头拄杖走来。

    “志民,怎么石料还没送来,我那里都没了!”

    中年男子回过神来,“师父,您过来看看,这位小兄弟拿来了一枚田黄印章,想要找您过过眼。”

    “还是方橘皮田黄呢!”老郭师傅补充道。

    黑衫老头缓缓走过来。

    钟岳估摸着,这就是Z县久负盛名的小篆李——李德明了,便说道:“有劳李老了。”

    黑衫老头拿过黑色印章,瞅了眼开了角的地方,“孔明扣?!”

    老郭同样一惊,有些咋舌道:“这……这就是传闻之中封存印章的孔明扣?”

    “这东西你从何而来?”

    钟岳见到李德明神情严肃的样子,便说道:“城隍庙鬼市中淘来的。”

    “福缘深厚啊,这东西……你敢让我替你解吗?我敢说,整个徽州,会解这个孔明扣的人不超过一只手。老郭,得亏你刹住车了,再用砂轮剥下去,这方印章就会四分五裂。”

    一旁的钟岳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小小印章中,还有这么多讲究,好在没有自作聪明地用钻孔机自行打磨,不然这玩意儿真的就成一堆废品了。

    “李老敢,我就敢。”

    李德明打量了一下钟岳,“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这解出来的印章,得卖给我,至于价钱,不会亏了你,若是不行的话,你就另请高明吧。”

    此话一出,旁边的人都惊呆了,老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道理,无赖起来了。

    然而钟岳却心里乐呵呵的,自己之所以找小篆李来,就是想要找个识货的人,接手这方田黄印章,这倒好,要睡觉还有人送枕头。

    “李老是徽州鼎鼎有名的印章大家,自然不会坑骗我,一切按李老说的办就是。”反正如今有系统的估价,还是有个心里价位的,这李德明也不至于坑他这几万块钱。毕竟这名声不是吹出来的,刻一个章就是一两千,不会因为几万块钱,而让自己名誉受损。

    李德明微微一笑,“你倒是会给我戴高帽,生怕我骗你钱?放心,等这枚印章解出来,我会请市里的几位搞收藏的一起过来估个价,绝对不会亏了你,至于若是解失败了……”

    钟岳心里咯噔一下,还有解失败这一说法?

    “若是失败了,我也会折价回收,孔明扣我也只是年轻时候跟着老师解过一次,那一回算是成功解出来了,没想到时隔几十年,又让我遇上了。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回后院帮你解出来,志民,你跟我一块过来。”

    钟岳看着架势,似乎是不想让他观摩,只能坐在外边静等了。

    趁着得空,钟岳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老郭师傅,问道:“老师傅,这孔明扣究竟是什么手法?”

    “古时候,有些比价贵重的信印,为了防止落入歹人之手,就专门有人研制出了一种将印章封存在石料之中的手法,由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方向,按照特定的解石技巧,才能将当中的印章取出,若非如此,就会使其中的印章受损,所以如果不是懂得解孔明扣的手法,这里头的印章多半可能损毁。”

    “这么危险?”

    老郭点了点头,“所以才有死门,只要一触碰,印章就毁了。”

    聊着聊着,才过了半个小时,钟岳便看到李德明匆匆走了出来。

    老郭放下手中石料,“这么点工夫,看来是失败了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