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三十章 见黄了!

作者:忘三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到了县里,周大光下了车,“小岳,一起吃个午饭吧,正好等会儿我俩要去医院看望老头子,诶,你打我干什么?”

    钟岳看了眼周嫂,微微一笑,“我起来晚,光哥你们敲门那会儿刚刚吃完早饭,你们去吃饭吧,呆会儿我会到医院来跟你们碰头的。”

    “诶,小岳,那我们先走了。”周嫂推搡着周大光,朝不远处的水果摊走去,“你这人闲的?有钱不能给爸多买点水果吃吃?”

    钟岳微微一笑,转身朝小巷之中走去。

    徽州徽派建筑之中,Z县算是保护得较为完好的,走入小巷,钟岳看到了时代在此碰撞的一幕。

    一处独门独院的宅子外,停了好几辆高档的小轿车,几个西装笔挺的男子等候在大宅院前。

    钟岳走上前,看到宅门前挂着一块小黑板,上边用粉笔字写着:“逢一三五见客,刻章每字六百,章料自备。”

    真是高冷的手艺人啊。钟岳看着,一个字六百,看来自己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反倒是省钱了。

    门忽然打开,一个穿着白衬衫,带着金丝框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好了,诸位可以回去了,下月一号再来取印章吧,这里已经给登记上了。”

    “小李师傅,能不能麻烦李老今天给我刻一个?价钱好说,三千,你看成吗?我这急用呢。”西装男从怀里掏出一包中华,递了上去。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这个恐怕不行。师父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能插队,如果您着急,那就退还给您好了。”

    “别,那我先走了。”男子将西装的一粒扣子扣上,叹了口气,转身离去。这老艺术家,就是驴脾气,有钱不赚,非要装清高!

    中年男子本来要把门关上,然而见到穿着运动衫的钟岳站在门前没有离开的意思,觉得也不像是来刻章的,手一顿,“小伙子,有什么事吗?”

    “我想来见一见李老。”

    “除了周一周三周五,师父是不见客的,所以你还是请回吧,若是有急事,可以跟我说。”

    钟岳说道:“我手上有一方印章,知道李老是我们Z县的印章学大家,所以想让李老掌掌眼。”

    中年男子看到钟岳这身打扮,皱眉道:“这个恐怕不行,师父除了一些好友,已经很少见客了,不过我对玉石料还是有些研究,如果不嫌弃,我可以给小兄弟看一看。”

    钟岳犹豫了一下,将那枚黝黑的印章递给中年男子。

    “这个……小兄弟,不是什么好料,地摊上买来的吧?连刻章都难刻,石料太次了,容易裂开。”

    中年男子递回石头,笑着摇了摇头,准备关门。

    “大叔,这是田黄石的。”

    “你被骗了。”

    钟岳有些犹豫地说道:“能帮我切开它吗?”

    “没用的,这破石头,地摊上十块钱能买一大把。”

    钟岳见到中年男子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问道:“这里加工石料是什么价格?”

    “一般的印章,抛光二百,精雕看你要做到什么程度了。”

    “好,那就请帮我加工这枚印章。”

    “小兄弟,听我的,不值得,真的别浪费钱了。”

    钟岳认真地说道:“我要加工,这里头一定有田黄玉料。”他不相信系统会判断错误,而且这还是有明确价位的东西。

    “唉,看来小兄弟你被骗得不轻啊,你进来吧。”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做梦发大财的事情谁不想呢。古时候就有一两田黄三两金的说法,现在更是一两田黄三斤金的疯狂天价了,市面上的假田黄也是层出不穷。为了迎合一些收藏爱好者的投机心理,有用化工合成的,也有用其他玉料冒充的,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造假者做不到的。

    钟岳走进宅院里,才发现这个朴素的院子里,布置得十分古雅,几盆山茶花,深绿色的叶儿上,抽出了好几片新绿的嫩叶。一只鸟笼中,还豢养着一只黑八哥,正在叽叽咋咋地上蹿下跳。有几个老师傅,在电动的沙盘上打磨着玉料,一看就是老手了,钟岳车笔杆,都用不惯那细细的钻杆,这样的沙盘,若是手不稳,这玉料切得狠了,那就整个都报废了。

    “老郭,帮这位小兄弟解块石头,让他死了这条心。”

    带着围裙老师傅将一块玉料放在一边,将机器关了,“你说什么?”

    中年男子从钟岳手上拿过那黑漆漆的印章,“我说,把这块石料给解开来。”

    老郭拿着石料看了两眼,“这有解开的必要?”

    “你就随便解开来吧。”

    老郭摇了摇头,看了眼穿着运动服的钟岳,“小子,别做梦了,读书去吧。”他将一个小砂轮打开,准备直接将那石料一刀两断。

    “别!郭师傅,别!”

    “这货色,里头不会有东西的,一刀两断,好让你绝了念头,也省得浪费我时间。”

    钟岳连忙将机器关了,“郭师傅,这里头真的有田黄!还是刻好的!”

    “……”

    老郭将石头丢到水里,“小赵啊,你怎么回事,把这样的人给带进来?是嫌老头子我手头活不够多吗?”

    “郭师傅,你就解吧,早点让这位小兄弟死了心。”

    “唉!”

    老郭摇了摇头,从盆里将那石头摸了出来,打开低速的砂轮,慢慢地将印章往轮盘上蹭。

    蹭了几下,往水盆里洗了洗,看了眼,“你瞧瞧,什么都没有吧,拿回去吧。”

    “您再多蹭点。”

    “嘿,你这小伙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老郭拿着石头往里头又蹭了几下,“现在的年轻人啊,别总想着发横财,踏踏实实地读书找工作,比什么都……”

    哐当!

    竹凳倾倒,老郭直溜地站了起来,拿着印章的手,拇指头在上边摩挲了几下,有些哆嗦。

    手头已经忙不过来的中年男子皱眉,“又怎么了?郭师傅,你能不能消停点?”

    老郭目露惊讶地看着手中那枚印章,又看了眼钟岳。

    “真的……真的见黄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