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百零二章 月黑风高逃亡夜

作者:指云笑天道1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入夜,刘牢之仍然是白天的那副渔夫打扮,看着远处的七里村,刘裕家,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边的孙无终勾了勾嘴角:“昨天也真是奇怪,檀凭之,刘穆之和魏咏之这三个人都来到刘裕这里,又分别离开,探子来报,他们都回了自己的家,没有什么异常。倒是檀家和魏家的子侄们四处到各处药铺,打听那侧柏叶的下落呢。”

    刘牢之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的命啊,刘裕看来也急了,他家里人少,也只有找这些朋友来帮忙了。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他要找檀凭之和魏咏之这两个结识不久的外乡人,而不找他的同乡呢?”

    孙无终的脸色一变:“难道,你的意思是…………”

    刘牢之的眼中冷芒一闪:“刘裕当了这么久的京口大哥,这次受了这么大的苦,要说不报仇是不可能的,忍气吞声也不是刘寄奴了。他不找乡亲,却找新朋友,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不想牵连别人。因为乡里乡亲世代居此,如果跟他一起报仇杀人,只会让那些人无法在京口立足,最好的结果也是逃亡。”

    “但檀凭之和魏咏之不同,他们是新来的,就算再逃,也没有关系。所以,我敢断言,刘裕伤好之后,马上就要报仇的。”

    “刁逵这次断他的药,就是要他的命,他也绝不会在以后从军之前把家人留在刁逵兄弟的手上,所以,我料那刘裕只怕是有别的伤药,可以在短期内恢复,然后趁着刁逵不备,直接出手复仇,杀人之后,就迅速潜逃。”

    孙无终不信地摇了摇头:“刘裕有这么狠吗?我不太信。这毕竟是杀人啊。他虽然拳横腿霸,但身上毕竟没有过人命。”

    刘牢之叹了口气:“我料他一定会这么做的,因为,如果换了我,也会做同样的事。”

    刘林宗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牢之说的对,刘裕一定会这样做的。”

    二人的脸色一变,连忙转过了头,看着一身黑衣,白色的肌肤在黑夜的映衬下格外明显的刘林宗,讶道:“主公,你,你是何时来的?”

    刘林宗微微一笑:“这里出这么大的事,我在建康怎么可能呆得住?这出好戏我已经看了一个多月了,快到最精彩的大结局,我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呢?”

    孙无终点了点头:“那主公也赞成牢之的判断了?我还是不太信。就算刘裕有这么狠,但他总不可能连自己的家人也不顾了吧。”

    刘林宗点了点头:“你们说的对,在刘裕动手之前,他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把家人给送走,不留后患。”

    刘牢之的脸色一变:“怎么可能呢?他的家业在这里,再说我一直盯着,刘裕的娘和两个弟弟可是一直卧床养伤,没有离开过啊。”

    刘林宗叹了口气:“牢之的观察还是不细啊,萧氏和那两个孩子受的伤都是皮外伤,不至于一躺不起,现在他们回家已经三四天了,却仍然躺在床上,你觉得这正常吗?如果他们三个都不能起来,那刘裕一家的吃穿用度,又是谁来解决?”

    刘牢之的额头开始冒汗:“是属下观察不周,没有留意到这点,属下马上就去刘家查看。”

    刘林宗摇了摇头:“不用去了,这些天檀家和魏家的子侄不停地出入刘裕家,只怕早就掉包换人了,萧氏和刘裕的两个弟弟应该穿了他们的衣服离开了此地,而刘裕本人,报仇就在这一两天了。所以,你现在不应该再盯着这里,而是应该去平虏村,准备看着檀家和魏家的人何时离开,他们会带着刘裕的家人一起走的。”

    孙无终点了点头,眼中仍然闪过一丝迷惑之色:“我们不去找刘裕,要找他的家人做什么?”

    刘林宗的眼中神光一闪,面色平静:“让刘裕出口气就行了,不能真的让他杀了刁逵兄弟,不然我也不好回护他。关键时候,只有用他的家人才能让他停下。”

    刘牢之摇了摇头:“那主公为何不直接现在阻止刘裕呢?”

    刘林宗突然笑了起来:“有仇不报非君子,忘恩负义是小人,给人设局打成这样,不做点什么,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如果没这个烈性,还叫刘裕吗?走吧,我们去刁家那里,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

    平虏村外,蒋神庙。

    孙泰双眼微闭,坐在蒋神像对面的蒲团之上,手指在微微地掐算着,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他的眉头也时不时地挑动,牵动着他面部的肌肉,让他的表情也微微地起了些变化。

    孙恩和卢循匆匆地走进了大殿,看到孙泰这个样子,连忙站在了后面,垂手而立,一脸的恭敬之色。

    孙泰缓缓地张开了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是和昨天一样吗?”

    孙恩点了点头:“是的,可恨檀凭之和魏咏之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成天还帮着刘裕在寻医问药,那檀凭之说要去江北的广陵城里去看看有没有侧柏叶。师父,要不要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记得自己是天师道的人?”

    孙泰摇了摇头,长身而起:“这些是义士,没必要针对他们。他们帮刘裕也是帮自己,刘裕一死,那刁逵肯定会把他们掠为僮仆,没人能救得了他们。不过我总是觉得有些奇怪,按说刘裕在京口应该有不少关系交好的人,为什么这些人不来帮刘裕,反倒是檀凭之和魏咏之忙个不停呢?”

    卢循微微一笑:“大概是因为刁逵的淫威太盛,京口人不敢得罪了刁逵吧,就连刘裕都是这个下场,别人哪还敢出头呢?”

    孙泰突然脸色一变,失声道:“不好,我们只怕都上当了,刘裕怕是要跑路!”

    孙恩和卢循吃惊地张大了嘴:“什么?跑路?怎么回事啊。”

    孙泰咬了咬牙:“刘裕留在这里,迟早会给刁逵整死,就算王谧相救,以后肯定也要当那人的部曲,不得自由。与其留在这里受罪,不如逃离此地,远去北方。这才是他要找檀凭之和魏咏之这些北人的原因!走,我们马上去刘裕家,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