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新文推荐:《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

作者:楼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曾是王府里无忧无虑的小郡主,父慈兄爱,生活无比幸福。

    风云突变,一夕之后,嫡亲的兄长,成了未婚夫,而宠女如命的父亲,则变成了杀害她双亲的仇人。

    知道真相的她,发誓要舍命报仇,手刃凶手。

    可是,面对往昔的亲人,她究竟要如何下手,而这一切,究竟是真相还是陷阱……

    001病发,命悬一线

    中秋夜,皓月当空。

    楚京城内,家家把酒言欢,处处充斥着欢声笑语。

    惟独镇南王府却冷冷清清,显得与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忽然,一个青衣小丫环,从大门口一路狂奔而来,越过重重庭院,一头扎进了最西边一个精致的院子里。

    房间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手脚被粗重的铁链锁着,牢牢拴在了床角的四根柱子上。

    “樱桃,大哥呢?回来了吗?”听到门响,床上的少女,转过头,希冀的问道。

    “还……没有。”小丫环不敢看少女的眼睛,嚅嚅的回答道。

    听到丫环的回答,少女仿若一下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像个布偶一样,双眼无神,呆呆的望着屋顶发呆。

    “郡主莫担心,前天不是刚收到世子爷的信,说无论如何,今晚都会赶回来的嘛,”

    一个四十多岁的婆子,半脆在床边,用红肿的双眼朝着小丫环使了个眼色,讪笑着轻声解释道。

    “对对对,世子爷这么疼爱郡主您,想来这会,肯定正在赶回府的路上呢。”小丫环接收到信号,连声附和道。

    没错,这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今镇南王唯一的郡主——夏侯惗瑶。

    可是此时,在夏侯惗瑶身上,却丝毫看不出,作为一名郡主,应有的尊贵。

    只见她浑身上下,只着一身雪白的中衣,衣服又胖又大,上面还点缀着斑斑血迹,红白相映,看着甚是刺眼。

    从一截截隐隐约约露在外面的手臂、脚踝,不难看出,她的四肢上,都有着很深的勒痕,又青又紫,看着竟有几分可怜。

    再往上看,一张小脸也毫无血色,苍白的吓人。

    发丝更是凌乱不堪,并且大部分头发都已被汗水浸湿,有几缕,粘答答的贴在她苍白的脸颊上,趁得整个人毫无生机。

    忽然,夏侯惗瑶像被电击了般,浑身颤抖,挣扎着惨叫起来,“薛妈妈,我头又开始痛了,好像有人在拿斧子凿一样……啊!”

    “郡主,奴婢求求您,您再坚持一小会,说不定葛神医很快就被王爷带回来了呢。只要葛神医一到,您的头自然就好了。”

    见此情景,薛妈妈知道,小郡主可能又要迎来一波铺天盖地的疼痛了,她偷偷抹了把眼睛,哽咽着安慰道。

    “薛妈妈,您就不要哄我了,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我怕是熬不过今晚了。”夏侯惗瑶双目空洞,绝望的说道。

    “郡主,咱有病治病,可不能胡思乱想……”看小郡主又起了死的心思,薛妈妈连忙开口劝解道。

    可是,她刚开口,夏侯惗瑶的挣扎就变得越来越厉害,

    “啊,痛…真的好痛,我受不住了,薛妈妈,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见大哥,这都打的什么仗啊,走了快两个多月了,我现在都要死了,他竟然还没有回来…”

    慢慢的,夏侯惗瑶面孔变得越来越狰狞,额头青筋高高暴起,双眼也越来越红,甚至连眼白处都充斥着诡异的红色,她使劲挣扎着,连床边的四根柱子,都跟着咯吱咯吱的不停作响,。

    很快,她手腕、脚腕处的皮肤就被磨破了,鲜血顺着红涯涯的伤口,一滴滴沁了出来,慢慢的给铁链也渡上了一层红色。

    “樱……樱桃,求…求…你,杀…了…我,好不好?我熬…不…住了…”

    “不,郡主,奴婢不要,郡主,您想想王爷,想想世子,如果您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今后可怎么过…”樱桃哭着拒绝道。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就在房间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了尖锐的通传声。

    “瑶儿呢?朕怎么听说病发的更厉害了?”

    夏侯念瑶忍着剧痛,循声望去,就见伴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一对二十多岁,身穿黄袍的男女,一闪进了房间。

    “放肆,谁让你们这样对小郡主的,怎么可以用铁链拴着她?”皇上一进门,立即气愤的厉声啧问道。

    “这……这……”薛妈妈和樱桃吓得扑通跪在地上,嗫嚅着不敢轻易开口。

    “皇上息怒,是瑶儿…吩咐的,”半晌,夏侯惗瑶用暗哑的嗓子,费力的解释道,“但是瑶儿已经好了,您让她们放了瑶儿好不好?”

    “我可怜的瑶儿,你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了?”皇后来到床边,含泪问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小郡主给朕放了!”皇上紧锁着眉,强硬命令道。

    “是……是……”薛妈妈犹豫一下,还是默默的打开了锁链。

    “皇上,您又是宫宴,又是赶路的,想来也累了,不若到外间歇歇脚吧。瑶儿这边,交给妾身,如何?”看夏侯念瑶一番挣扎过后,有些衣不蔽体,皇后眼眸一转,隐晦说道。

    “好吧。”皇上看了皇后一眼,转身出了房间。

    “快,找件体面的衣服给郡主换上。”

    “是。”皇后的吩咐,薛妈妈和樱桃自不敢怠慢,遂手忙脚乱的找起了衣服。

    床上,终于恢复了自由的夏侯惗瑶,迅速爬起身,在众人无暇顾及的时候,拼尽全身的力气,一跃向不远处的墙壁撞去。

    于此同时,院子里,一道人影一闪,直冲着房门而来。

    “奕,你回来了,”皇上看到来人,一脸欣喜的说道。

    人影被强行拦住,看到皇上,一愣,刚要开口,“咚”一声闷响,紧接着是众人惊呼的声音传来。

    “郡主…”

    男子心里一紧,顾不得尊卑礼仪,一把推开皇上,直接闯了进去。

    “心儿心儿,大哥回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大哥,心儿……”很快,房间里,一个男子痛苦的嘶嚎声传来。

    楚京城,一个幽暗的小房间里,

    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悠然的坐在桌子前,慢条斯理的品着手里的茶。

    “公子,镇南王回来了,好像还带着葛神医,要不要拦住,再拖延点时间?”忽然,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恭敬请示道。

    “不用,这个时候拦,反倒容易打草惊蛇,再说药效应该也已经达到了,一切按计划进行就是。若不然,把人真的折腾死了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面具男子挥了挥手,从容淡定的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