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粮草

作者:珞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实在是因为圆寂法师在这里的名头太大了,所以等着婧娘过来的时候,都是问起来的婧娘圆寂法师叫她过去有什么事情。

    粮草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说出来的,这一点婧娘自然明白,可是也是在回到要是随意的搪塞想必是两个精明的人都是不会相信的。

    于是,婧娘笑着说道:“我们那里有一个圣公庙,那里的前主持和圆寂法师是师兄弟,所以,圆寂法师才会加我过去的!”

    的确,圆寂法师也是和她说起来了这件事情,婧娘并不能够算是说谎,所以朱氏和卓夫人师兄相信了。

    朱氏说道:“说起来,这也算得上是缘分了,萧夫人,你一看就是那种有福气的人!”

    语气里面还是带着羡慕,婧娘淡淡一笑,不予理会。

    卓夫人明白婧娘虽然是解释了,可是却是没有将圆寂法师说了什么和她们说的的,按时这也算是人之常情,毕竟再怎么说这都是婧娘的阴私。

    卓夫人就笑道:“时候不早了,也是到了用斋饭的时候了,蒋夫人,我可是记得你说要请客的!”

    话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朱氏也是笑着说道:“这是自然,你们想要吃什么只管点就是了!”在葫芦庙吃上一顿斋饭再怎么说也是不会超过二两银子,朱氏自然是不会怎么介意的。

    婧娘笑着道谢:“我不知道这里的饭菜到底是什么比较好吃,就不点了,有一句话家叫做客随主便,蒋夫人请客,就是主,蒋夫人随意就是了!”

    卓夫人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更不是刻薄,所以就说道:“是啊,可不是客随主便,我们吃什么都好。”

    朱氏也不矫情,直接点了七八样还有两道汤,她虽然是有些势利,但是却是也是会来事的,所以在这一方面自然也是不会小气的。

    葫芦庙的斋菜并不算是多么的好吃,但是也是能下咽的,所以一顿饭也是吃的也是和谐。

    吃过饭菜之后,婧娘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她想着家里面的萧煜,还有粮草的事情,所以准备快一点回去。

    可是准备回去的时候却是遇到了梅氏和焦芸儿。

    梅氏打量着婧娘今儿的穿着,因为是上香,并不是多么的华丽,可是身上的衣裳料子却是云锦的,淡蓝色,而且还是苏绣,梅氏曾经在苏州生活过一段时间,自然能够认得出来婧娘身上的衣裳是顶尖的苏绣,还有婧娘头上的玉簪也是出自名家,那水仙花雕刻的连纹路都是能够看得出来。

    梅氏眼中一闪而过了一道嫉妒,明明她的丈夫不过就是一个千户而已,她怎么能够打扮的这样好!生活的这样优渥!

    “萧夫人今儿身上的衣裳的绣技是在正宗的苏绣吧!”梅氏说道,语气里面的酸气任谁都是能够听得出来。

    婧娘微微一顿,倒是没有想到梅氏会出来这样的话,这一身衣裳是她下江南的时候做的衣裳,因为回来之后就是怀孕了,所以一直都是没有穿。

    本来这一次过来的匆忙,那些没有带那些下江南的时候做的衣裳的,但是这一次家里面写信送东西的时候画春却是将这些衣裳都是送过来了,婧娘自然也是穿了。

    婧娘淡淡一笑,说道:“嗯,是苏绣!”

    这一方面的事情婧娘是不愿意多说的,毕竟她们不算是什么好友,而且梅氏还对她有些敌意在里面。

    可是,梅氏却是没有的暗算放过她的,捂着帕子一笑,说道:“不知道萧夫人这一身衣裳是在哪里做的,我看着那一家的绣楼一手苏绣实在是好,等着我也去做!”

    婧娘说道:“我也忘了呢!只是穿着就是了!”

    梅氏眼珠子一转,说道:“莫非是萧夫人看不起我,要不然怎么会不告诉我呢?”

    婧娘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说道:“李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我和李夫人无冤无仇,又怎么会针对李夫人呢?”

    听着婧娘这样说,梅氏脸上变了颜色,说道:“哼,我看着萧夫人可是从来都是对我好像有些意见呢!”

    朱氏一直都是看不起梅氏,闻言,就说道:“这些,我倒是没有看得出来呢!只是,上一次的宴会李夫人却是针对萧夫人呢!倒是没有看得出来萧夫人毒李夫人有什么不妥,莫非是李夫人还是得暗算为难萧夫人不成?”

    婧娘看了梅氏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梅氏身后的焦芸儿,然后也就不再理会,对朱氏还有卓夫人说道:“我们走吧!”

    朱氏和卓夫人两个人的丈夫都是有本事的,就算是李将军的品级比他们高也是没有什么好得罪的,所以也是和婧娘离开了。

    梅氏看着婧娘的背影,眼中的嫉妒怎么都遮掩不住,最终对焦芸儿说道:“我记得你上一次说遇到了一个人应该是董淑婧的堂弟。”

    焦芸儿看着婧娘雍容的样子,眼中也是在遮掩不住的嫉妒,说道:“是,说是因为犯了一些什么事情,所以被流放到了西北这里,一直都是在煤场那里做苦工,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好像是二房的,董家二房和董家三房一直都不和,说不定会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呢!”

    梅氏很是满意这样这样的答案,说道:“嗯,很好,我记得你丈夫现在就是负责煤场那里的事情吧!所以有机会的话就把这个人弄出来吧!说不定我们能够用到呢!”

    婧娘这里,本来朱氏和卓夫人还是先想着在外面留一会儿的,可是因为遇到了梅氏和焦芸儿也是没有了这样的心思,所以也是没有什么心情做什么事情了,所以也是一起回去了。

    这样的决定婧娘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她本来就是想着回去将粮草的事情和萧煜说了的,所以也就是离开了。

    婧娘回到家里面找会后,立刻去见了萧煜,说道:“我今儿上香的事情知道了一件事情,应该很是重要!”

    萧煜停下来了手中的动作,笑道:“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婧娘脸色很是严肃,说道:“你可是知道圆寂法师?”

    萧煜点点头:“他在西北很是有名气,自然知道,这样的高僧一般都是有本事的,可是近来几年他也闭关不出,你又怎么回想起来说他?”

    婧娘看向萧煜,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今天我见到他了,而且从他那里知道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一下子,萧煜也是重视起来了,看向婧娘,说道:“婧儿,你怎么会见到圆寂法师?”圆寂法师的名头他是知道的,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觉得更加的惊讶,毕竟,萧煜知道在外面的时候被人从来都是以为婧娘只是一个寻常的女子而已,所以又怎么会让圆寂法师去见她呢!

    婧娘说道:“他让我给你带一句话,其实只有两个字,粮草!”

    粮草!萧煜眼睛更是瞪大了,说道:“这一次打仗粮草绝对是足够的,而且所在的地方知道的人也不多!”

    婧娘说道:“我甚至是不知道圆寂法师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消息,但是我想圆寂法师应该是没有欺骗我们的理由才是,所以我想着这件事情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了,粮草绝对够用,那么就应该是有人想着破坏了!”

    萧煜喃喃说道:“郑文王有一个最终计划,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是很清楚,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是粮草的事情了,只是,他怎么会知道呢!”

    婧娘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处理郑文王派来的奸细的事情,所以是不是处理的不够彻底,其实还是有那种隐藏深刻的没有处理掉呢!我想着,那个人既然是能够接触到粮草的之后,而且还知道大多数的粮草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的话,就说明了这个人一定核心人物。”

    萧煜点点头,说道:“只是不知道圆寂法师这个消息到底是有几分属实,要是在很多话,那个奸细应该阿是在杨将军的身边了,李将军身边的那个位高权重的奸细我知道是谁,而且也是一直都是防备着的,他知道一下郑文王最终的计划,但是知道的并不是很多,所以应该是那一位知道的最多的,甚至是他策划的!”

    婧娘就说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和杨将军说一声,虽然这个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好不能够确定,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还是要小心谨慎才是,毕竟但是是涉及到了粮草的事情都不能够当做小事来对待才是!”

    “嗯,你说的对,这件事情一定是要小心谨慎的处理才是,所以我想着还是去和杨将军说一声,杨将军一直都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知道的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去好好的处理的!”萧煜说道,当即就是准备去军营了。

    如今更在他身边的监视他的人都是被他给处理掉了,所以萧煜出去的时候也是能够随心所欲了,这一次的事情萧煜是完全想着亲自去和杨将军说的,而且另一个计划也是要开始进行的才是!

    婧娘知道萧煜恐怕是想着自己亲自过去的,这件事情的确是要亲自过去才是,所以婧娘没有阻止,只是说道:“你现在伤还是没有完全好,所以出去的时候还是坐着马车才是!”

    萧煜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不注意我自己的身子的,对了,这几天李将军准备回来养伤了你准备些东西,我们明天过去看看吧!”

    虽然婧娘是真的不能够和梅氏合得来,但是再怎么说李将军对于萧煜也是有知遇之恩的,所以机仍然李将军回来养伤,婧娘怎么也是要和萧煜亲自过去看看的。

    这些事情婧娘向来都是知道轻重,所以婧娘笑着说道:“好啊,明天的时候我们两个过去看看,我现在就开始准备东西,上一次萧福从平阳城里面带过来了燕窝还有花胶,正好加上一些药材,很快就是能够准备好了!”

    萧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和李将军的平妻合不来,这一次委屈你了!”

    婧娘摇摇头笑着说道:“怎么能够算得上委屈我呢!她又算不上我的身上,我还不至于会放在眼中,所以,她不能够委屈了我!”

    看着婧娘的豁达,萧煜很是高兴,说道:“嗯,你能够这样想就好,我们和李家以后恐怕是也是会有所联系的。”

    这些是无论如何都是避免不了的,萧煜知道婧娘不是那种遇到什么挫折就会止步不前的人,他要是让婧娘留在家里面什么都不做反而是不尊重婧娘,萧煜从来都是没有想着这样做的!

    马车也是准备好了,萧煜就坐着马车去了军营,婧娘则是叫了绘秋进来,说道:“明天我和四爷要去李将军家里面看看李将军,我记得家里面有些补品,药材也是有的,你准备一下!然后写成一个礼单子,东西只要准备给李将军的就是了,其他的,不用理会!”

    梅氏从来都是没有打算将她放在眼中,更是对她有敌意,婧娘更加相信的是若是有机会的话,梅氏说不定还会算计她,既然这样,婧娘自然也不会想着和梅氏交好了,在婧娘看来,这样做就已经是可以了!

    绘秋立刻说道:“奴婢看着家里面一共有四盒燕窝,虽然不是血燕,可是也是上好的燕窝,送过去两盒可以吗,还有花胶也是有四盒,拿出来两盒,再加上一些药材,就是不知道药材应该送什么样的才合适!”

    婧娘说道:“燕窝和花胶的事情就按照你说的每样两盒,至于药材,李将军这一次伤的是骨头,送一些三七,然后再有一些就是滋补益气的就好,送上一下党参,当归之类的,这些都是比较温和的药材,对于身子的伤害不是很大。”

    绘秋明白了婧娘的意思,笑着说道:“奴婢这就下去准备!”

    “嗯,你下去吧!”婧娘点点头说道。

    绘秋离开了之后,婧娘想起来今儿自己在葫芦庙遇到的美食和焦芸儿的事情,说起来梅氏应该是知道李将军受伤的事情,可是既然梅氏知道,又怎么还会有心情去上香呢?难不成是真的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非要过去不可,那么,这又是什么事情呢?

    毕竟婧娘对于梅氏的了解实在是太少,所以就算是婧娘心中真的是很有疑惑,但是一时半会也是不能够想明白其中的原因的,最终婧娘想着这件事情和她的关系并不是很大,所以也就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了。

    萧煜很快就是到了军营,军营的守卫是知道萧煜的,搜身之后就让萧煜过去了,萧煜则是直接去了杨将军那里。

    杨将军正在看地图,听着说萧煜过来了,立刻就让萧煜进来的,上一次萧煜给他献计,他看了,的确是觉得这样的主意很是不错,因为对于萧煜的印象也是很好。

    他本来就是那种很是珍惜人才的人,所以自然是不会苛待了萧煜,杨将军说道:“快点样萧千户进来!”如今,萧煜已经是从副千户成为了千户。

    萧煜进来的之后还没有说什么,杨将军已经是笑着说道:“茂修过来的,可是觉得身子怎么样了!伤都好了吗?”

    萧煜就说道:“多谢将军关心,身上的伤都是已经好了,末将想着明天去探望过李将军之后就回来军营!”在家里面休养的时间已是足够长了,要不是因为他的计划的原因,萧煜觉得他早就已经是回到了军营了!

    杨将军看着萧煜的样子,就是知道萧煜应该好好的差不多了,在杨将军看来萧煜年轻有能力,还是在军队里面才能够有更多立功的机会,所以就说道:“嗯,你的想法很是不错,在军队里面机会才会更多,所以后天你就回来吧!”

    萧煜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末将今儿过来是因为受到了一个消息,可靠性很高,而且很是重要,所以想着过来和将军说!”

    上一次萧煜献计之后杨将军就是知道了萧煜应该是一个很是妥帖的人,既然是萧煜这样说了,就说明这件事情很是重要了,杨将军就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都下去吧!高策,你带着人守着这个帐篷,不准让闲杂人等靠近!”

    高策是杨将军很是信任的降临。高策领命下去,等着帐子里面就只有萧煜和杨将军的时候,杨将军看向萧煜,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是,末将的妻子今天去葫芦庙上香,在葫芦庙遇到了圆寂法师,圆寂法师对末将的妻子说有人想要对粮草不利,末将想这件事情就算是不知道真假,可是却是真的很重要,所以思量之后就过来和将军告知这件事情了!”萧煜说道。

    比起来萧煜,杨将军毕竟是在西北的时间更长,所以杨将军更是明白一个圆寂法师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杨将军郑重的看向萧煜说道:“消息可是属实?”

    萧煜对上杨将军的眼睛,说道:“末将确定圆寂法师肯定是和末将的妻子见过的,圆寂法师也是和末将的妻子说了粮草,但是对于粮草的事情却是不知道了!”毕竟圆寂并没有说这个消息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所以萧煜才会在这样说的。

    杨将军脸上的神情却始终郑重起来了,说道:“若是真的是圆寂法师说的话,那么这个消息就是真的了,应该是真的有人对粮草不利,可是说起来粮草到底是放在什么地方,军中知道的人不是很多,按理来说,这些知道的人都是应该非常可靠的才是!”

    萧煜想了一下,说道:“末将觉得要是圆寂法师说的事情真的可靠的话,就说明这些本来可靠的人真的是有是郑文王的人了,末将能够确定李将军这里的人只有王千户是郑文王的人,而且他不知道粮草放在哪里,更是不知道郑文王最终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杨将军说道:“看来,应该是我身边的人了!”这话杨将军说的很是缓慢,但是萧煜却是能够感受到杨将军浑身上下怎么都是遮掩不住的怒气!

    萧煜对于杨将军身边的人并不是很熟悉,所以就不能够说什么了。

    杨将军则是对萧煜说道:“我身边的到底哪一个人是吃里扒外的我一定会给揪出来,但是粮草的事情我是准备让你和士圻一起去看看的,你可是愿意?”

    萧煜本来就是有这样的打算,要是他不亲自去看看粮草那里的事情的话,他是怎么都不会放心的,闻言,萧煜立刻说道:“末将领命!”

    “嗯!”杨将军点点头,很是满意萧煜的痛快,“粮草的事情只要你我二人知道就好了,我看着不如也是带着王千户过去,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只是,粮草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告诉士圻!”

    在杨将军看来,薛士圻虽然也是很有能力,可是却是还没有真正的练出来,有时候还会沉不住气,若是和薛士圻说了粮草的事情,若是一不小心被薛士圻表现出来就不好了!

    萧煜明白杨将军的思量,觉得的确带着王千户过去是一件很是不错的事情,起码能够得到很多的消息,而且薛士圻是他比较信任的人,要是有薛士圻在他的身边也是要比其他人放心许多。

    毕竟他们两个人是可以相互交给对方后背的人。

    所以萧煜说道:“末将遵命!”

    之后杨将军很是郑重的说道:“虽然说这一次的事情很是重要,可是你也报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够让自己受伤才是,你和士圻,都是年轻而又有能力的人,你们以后的未来应该更好,所以这一次的事情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这话让萧煜一暖,他不擅长在除了婧娘之外的其他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最终只是说道:“谢谢将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