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42.冷星辰你个混蛋!

作者:三木游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傍晚时分,东方城城主府外面的广场上,昨日举行家族排位战的地方,聚集了很多人。

    高高的比武台上竖起了两根十字型的木桩,每个木桩上面绑着一个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小了,一脸死灰的样子。

    这会儿还都住在东方城城主府的其他各个家族的掌权者都闻讯出来看热闹了,而百姓也越聚越多,最后整个场面像昨日的家族排位战一样盛大。

    依旧是东方城的百姓挤在前面,冷星城的百姓默默地站在外围观望。而很多冷星城的百姓都认出了被挂在那里的两个人是谁,因为那两个人曾经是冷星城最厉害的药师,后来叛变投奔了东方城。

    各个家族的掌权者很快也都知道了被挂在那里的两个人的身份,而邢绝大步走上了比武台,扫视了一圈之后高声说:“这两位是冷星城的叛徒,应冷星城城主和圣子的要求,东方城现在对这两个叛徒当众斩首,以儆效尤!”

    “南宫老弟,看来这次东方城真的打算放冷星城一马了啊。”北堂城主微微一笑说。东方烈接受了昨日家族排位战的结果,让冷星城顺利跻身上等家族,如今又在冷星城的要求之下要当众处死冷星城的两个叛徒,倒真是让他们有些意外,因为这并不像东方烈行事霸道的风格。据说这两个药师实力都很不错,之前在东方城都得到了重用,如今说处死就处死了,这让以后想要叛变投奔东方城的人,都得三思了。

    南宫焕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北堂豪挥着手中那把金灿灿的扇子说:“老爹,南宫城主,其实这里面另有内情,只不过你们都不知道罢了。”

    北堂城主微微愣了一下:“豪儿,你知道什么?”

    “我告诉你们,东方城这次对冷星城这么宽容大方,其实是因为东方圣子昨日伤得太重,骨头碎了好几块,除了冷星辰之外,没有人治得了!”北堂豪嘿嘿一笑说,“想必这些,都是冷星辰给东方圣子医治所提的条件罢了,否则东方城主那样不讲道理的人,这次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冷星城,还帮冷星城处决叛徒?”

    北堂城主神色有些惊讶:“真是如此吗?可那冷星辰看起来伤得更重,他要怎么给东方圣子医治?东方圣子伤到了骨头,可是耽搁不得。”

    “说起这事儿你们可能都不相信!”北堂豪一脸惊叹地说,“昨天我们都看冷家那个小子浑身是伤流了很多血,而且东方圣子肯定不可能对他手下留情,看起来冷家那小子伤得比东方圣子严重多了!可是你们猜怎么着,那小子今天就生龙活虎地跟没事儿人一样,还跑去跟东方城主谈判了!可惜我没打听到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

    “这……”南宫焕微微愣了一下,“冷星辰昨日伤得的确很重,并不是假的,今天已经没事了?”

    “我亲眼看到冷星辰出门去见东方城主了,那会儿还早,应该没几个人注意到。”北堂豪很认真地说。

    “儿子,你是不是看错了?你看到的有可能是冷肃。”北堂城主直觉不相信。

    “我不可能看错,因为冷肃和冷星辰是一起出现的。”北堂豪非常严肃认真地说,“我当时本来想过去打声招呼,可是东方城那个大管事也在,我就没去。”

    看到南宫焕和北堂城主都有些惊讶的神情,北堂豪嘿嘿一笑说:“冷星辰昨日受伤严重的确是真的,他今天都能下地行动如常了,说明他的医术已经登峰造极了!不过东方圣子就比较惨了,昨天我还觉得冷星辰用棍子当武器有点傻,可是他竟然用那样一根棍子敲碎了东方圣子好几块骨头,实在是太牛了!这骨头碎了,可比受伤流血要难医治得多。我怀疑,冷星辰昨天比试的时候就连后路都想好了,把东方圣子伤得其他人都治不了,这样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向东方家提条件!”

    “那小子看起来笑眯眯的没什么心机啊!”北堂城主感叹了一句,真是人不可貌相。冷家兄弟俩都是天生的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单纯无害的感觉,可是这次冷家那个娃娃脸的小子一出手就震惊了八大家族,让他们这些掌权者都不得不惊叹。

    “那小子肯定是装的!”北堂豪说。

    南宫焕微微一笑:“如今这样的结果没什么不好。”

    那边两个刽子手已经就位了,两个叛徒药师这会儿哭得老泪纵横,口中一直在求饶,不过没有人理会他们。

    “杀!”邢绝一声令下,两个刽子手同时挥刀,下一刻,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就落在了比武台上面。人群中发出一阵阵惊呼,冷星城的百姓都感觉很解气,因为当年如果不是这两个药师叛变的话,冷星城也不会变得那么惨。

    “在下代城主大人宣布,冷星城在东方城的百姓,从此刻开始恢复自由身,明日将会由在下带领君子堂的弟子,护送冷星城的百姓回家!”邢绝高声说。

    冷星城的百姓全都喜极而泣了,抱在一起又哭又笑。因为他们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快要绝望的时候,峰回路转,又看到了希望,如今终于可以回家了!

    南宫焕微微一笑说:“东方城君子堂的弟子亲自去护送,想必这也是冷家对东方城主提的条件之一。”

    “肯定是!”北堂豪说,“这一定是冷星辰的主意,东方城君子堂的那个大弟子邢绝,对冷星辰像对亲弟弟一样,这些定然不是巧合!”

    冷星城的百姓都纷纷散去,回去收拾东西,准备明日一早就回家。而围观的其他人也都散去了,这些让其他家族掌权者都有些惊讶的事情,之后他们定然会知道原委。事情已经定了,冷家人虽然很冒险,但是也掌握了一点主动权,这已经很让人意外了。

    冷家人住的院子里。

    靳辰从东方烈那里回来之后,在冷肃的强烈要求之下,又躺下睡了一天。中间墨青来过,给她换了药就走了。

    靳辰醒来的时候是傍晚,冷星城那两个叛徒已经被斩首了,冷星城的百姓也都准备好明日离开了。

    五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靳辰对冷坤说:“你们明日都走吧。”

    “不行!”冷坤摇头,“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让肃儿新月和二长老都留下陪你,我自己回去主持大局。”

    明日冷星城的近万百姓要回家,冷坤必须一起回去,因为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但他不能留靳辰一个人在这边。

    “你要赶我走?”冷肃皱眉看着靳辰。

    靳辰微微一笑:“苏苏,我不是要赶你走,不过你们都走了,我也不是一个人,这里有人陪我。”

    冷肃皱眉:“他不会暴露了身份吗?”他知道靳辰在说谁。

    “不会。”靳辰微微摇头说,“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不需要担心。”

    “不行,我和苏哥哥还是留下来吧。”冷新月说,“人多好办事。”

    “接下来没什么事情。”看到冷肃和冷新月都是一脸固执的样子,靳辰微微摇头说,“我们夫妻难得团聚,你们就别留下来打扰我们了。”

    冷坤嘴角抽了一下,冷肃一脸哀怨地说:“我就知道,他一出现你就嫌弃我了。”

    “苏苏,接下来冷星城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你应该回去帮冷大叔,毕竟你才是真正的圣子,我迟早要走的。”靳辰看着冷肃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真的不需要担心我。”

    “那好吧。”冷肃还是有些不高兴,“那你好好的,一个月之后把东方云天治好就立刻回去,不然我就来找你。”

    “当然。”靳辰微微点头。

    “姐姐,你要多保重,早点回家。”冷新月看着靳辰一脸认真地说。

    “知道了。”靳辰笑着揉了揉冷新月的脑袋。

    吃完饭,靳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墨青已经在了。她走过去抱住墨青,微微一笑说:“你今天来了怎么也没叫我?”

    “你现在需要多休息。”墨青抱着靳辰说,“我跟邢绝说了我要闭关,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侍卫了。”

    靳辰眼睛一亮:“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我喜欢!”

    墨青微微一笑,突然想起他跟靳辰最初认识时候的样子了,那会儿靳辰是奉师命千里迢迢过去当他的护卫的。那段美好的时光还历历在目,墨青每次回想起来都很感激命运的安排。

    “我给你取个化名吧。”靳辰勾着墨青的脖子说,“你现在是冷星城的一个暗卫,我叫冷星辰,你就叫冷墨好了。”

    “冷墨?”墨青轻轻捏了一下靳辰的小鼻子,微微一笑说,“我只对别人冷漠。”

    靳辰唇角微勾:“阿墨,伺候主子我洗澡。”

    “主子现在身上有伤,不能洗澡。”墨青抱着靳辰,眼神宠溺地说,“属下伺候主子洗漱,然后陪主子睡觉可好?”

    “如此甚好。”靳辰笑了起来,感觉心情好极了。她确实不需要冷肃或者冷新月留下来陪她,因为她接下来只想跟墨青在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城外就整整齐齐地站了近万名冷星城的百姓,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即将归家的激动之情。

    冷坤带着冷肃出现在城门口的时候,百姓们一齐行礼:“参见城主大人。”

    邢绝带着君子堂的五十多个弟子已经都骑马候在一旁了,还有很多大车,上面装的是百万两黄金,还有几车是这一路要吃的干粮。

    “冷城主,是不是可以出发了?”邢绝很客气地问冷坤。他已经知道冷星辰要留下给东方云天医治,只是有些意外冷家人竟然把冷星辰一个人留在东方城。

    冷坤知道邢绝跟靳辰关系很好,换了别人未必会这样客气,他微微点头说:“劳烦诸位了,现在出发。”

    “走,我们回家!”冷新月一挥手,高声说。

    “另外一位圣子殿下呢?”一个中年男人开口问。其实他们几乎都分不清楚冷肃和冷星辰,在他们心中,两个都是他们的圣子殿下,也不需要分得那么清楚。

    “星辰哥哥暂时留在东方城,为东方圣子疗伤,过些日子就回家了。”冷新月说。

    没有那么多马匹,冷星城的百姓全都步行,邢绝让君子堂的弟子散开在周围骑着马随护,他跟冷坤几人一起走。

    长长的队伍缓缓地动了起来,离开了东方城。邢绝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冷坤:“为何你们没有人留下陪星辰小兄弟?”

    冷坤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是辰儿坚持的,我们只是留了她的一个暗卫。”

    邢绝微微点头:“冷城主放心,星辰小兄弟不会有事的。”

    却说还没有离开东方城的其他家族的人,都得到消息,知道冷坤带着冷星城的百姓一大早就走了,还有东方城君子堂的弟子随行护送,最后留下的只有冷坤的小儿子冷星辰。

    不少人已经听说了冷星辰要给东方云天医治,并且借此跟东方城交换了条件,冷星城这次才能这么轻易地摆脱困境。

    北堂豪听说冷家把冷星辰一个人留下了,就颠颠儿地过来找靳辰。

    北堂家和冷家原本住的就是隔壁,北堂豪一进门就叫了一声:“冷星辰,我来找你玩儿啦!”

    没有人回应,北堂豪走到靳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冷星辰,你还在睡觉?”

    “进来吧。”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北堂豪推开门,就发现房间里不止冷星辰一个人,还有一个容貌很出色但是很陌生的年轻墨衣男子。

    “这位是?”北堂豪有些奇怪地问靳辰。

    “原本是我的暗卫,现在是明卫了。”靳辰微微一笑,“他叫冷墨。”墨青这会儿做了易容,容貌跟他原本一点儿都不像,不过也很好看,就是气质有点冷,倒是很衬他现在的名字。

    北堂豪嘿嘿一笑,并没有怀疑靳辰的话,因为各家圣子身边都有高手在暗中保护,这会儿靳辰身边突然冒出来一个暗卫其实很正常。北堂豪在墨青身旁坐了下来,兴致勃勃地问墨青:“冷墨是吧?你的武功应该没有你家主子高吧?那还要你干嘛?”

    墨青神色淡淡地看了北堂豪一眼:“我的武功比你高。”

    北堂豪哈哈笑了起来,看着靳辰说:“冷星辰,你这个侍卫也挺有趣的,他竟然说他的武功比我高!够自信!哈哈!”

    靳辰唇角微勾:“他说的是实话。”

    北堂豪摇头:“别开玩笑了。虽然说我打不过你,不过如果连你的一个侍卫我都打不过那岂不是太丢脸了,我也很厉害的好不?”

    “你高兴就好。”靳辰微微一笑,“找我有事?”

    “没事,我们要过两日再走,你正好暂时也不走,就过来找你玩儿。”北堂豪看着靳辰笑容灿烂地说,“阿洵那个混蛋上次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我这些天连个一起喝酒的人都没有,真是无趣!冷肃也跑了,就剩你了,不过你现在能喝酒吗?你的伤真的已经完全好了?”

    看着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北堂豪,靳辰微微一笑说:“我能。”北堂豪口中的阿洵说的是北堂洵,也就是齐皓诚。两个半月之前,北堂黎和齐皓诚都没跟北堂家的人打声招呼,师徒俩一起嗨嗨地跑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回到夏国了。有他们回去,靳辰对家里也更放心一些。

    “她不能。”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北堂圣子要喝酒就找别人去。”

    北堂豪愣了一下:“冷星辰,你这个侍卫脾气不小啊!竟然还能替你做决定!”

    “唉,没办法,摊上这么一个侍卫,我也很无奈。”靳辰微微摇头,“既然阿墨不让,那我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你为什么要听一个侍卫的话?”北堂豪觉得这不是冷星辰的性格。

    “因为他长得很好看。”靳辰微微一笑。

    北堂豪扶额:“败给你了!算了,就算你医术再厉害,现在肯定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就不找你喝酒了,我找南宫瑾去,你好好休息吧!”

    北堂豪话落就风风火火地走了,还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也没觉得靳辰和他的侍卫大白天的两个男人待在一个房间里有什么不对。

    “想喝酒?嗯?”北堂豪一走,墨青就把靳辰抱进了怀中,低头看着她眼神危险地说。

    “不想喝酒,就是想看我家阿墨侍卫坏脾气的样子。”靳辰唇角微勾,伸手勾住了墨青的脖子。

    墨青笑容无奈:“淘气。”

    “星辰!”

    外面传来东方云沁的声音,墨青把靳辰放下了,靳辰整理了一下衣服,墨青已经走过去把房门打开了。

    “你是谁?”东方云沁看着墨青皱眉问道。

    跟在东方云沁身后的秦骁眼眸微闪,他知道这一定是墨青。墨青本该跟着邢绝去护送冷星城的百姓,但墨青没有去,定然是找了托词,这会儿又换了个模样,光明正大地到了靳辰的身边。

    “云沁,这是我的侍卫。”靳辰出现在门口,请东方云沁进去了。

    “阿墨,你招呼一下云沁的侍卫,你们在外面喝酒吧。”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微微点头,出门之后,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

    墨青和秦骁坐在院中,墨青还拿了酒过来,两人喝了一杯,秦骁看着墨青,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阿墨?”

    “这是我媳妇儿对我的爱称,东方云沁不是管你叫阿骁么?”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神色一僵:“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墨青神色淡淡地反问。

    “就是不一样。”秦骁轻哼了一声说。

    “随便,反正跟我们没关系。”墨青说。

    气氛瞬间冷场,而房间里东方云沁先看了看靳辰的情况,还给靳辰把了个脉,发现靳辰的身体真的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需要注意暂时不能动武的时候,有些惊讶地说:“星辰,你恢复得也太快了吧?”

    “谁让我是个天才药师呢。”靳辰十分嘚瑟地说。

    东方云沁翻了个白眼:“你最厉害行了吧?”

    东方云沁落座之后,有些好奇地问靳辰:“你大哥怎么没有留下来陪你?你那个侍卫又是怎么回事?”

    “我大哥回去有事要做,我那个侍卫原本就一直跟着我,是我的暗卫,现在没有别人了,就让他出来了,这样我看起来不会那么孤单。”靳辰微微一笑说。

    东方云沁还真没有从靳辰的话语中听出任何对冷坤或者是冷肃的不满,所谓的孤单明显也是在开玩笑而已。

    “当时阿骁让我跟我父亲说治不好我大哥的伤,一定要请你出马。”东方云沁看着靳辰说,“其实我后来发现我确实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有一处伤得太严重了,你下手可真够狠的。”

    “你大哥也没有手下留情,只是我们的武器不一样,最后造成的结果不一样罢了。”靳辰微微一笑。

    “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因为我大哥就是活该。”东方云沁轻哼了一声说,“不过你真的有把握在一个月之内让他完全恢复吗?到时候你如果办不到的话,我父亲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说起来我父亲很宠我,不过那是在我听话的前提下,有些事情我也帮不上你。”

    “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靳辰微微一笑说,“我说了一个月,就不会超过一天,你放心好了。”

    “你既然这么有把握,那我就不管了。”东方云沁说,“看你的情况,应该过几天就能完全恢复,正好你家人都走了,接下来我会经常过来找你玩儿的,要是请教你什么问题,你可不能藏私啊。”

    “就怕你父亲误会你看上我了,非要强留我当上门女婿,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靳辰唇角微勾。

    “谁看上你了?”东方云沁白了靳辰一眼,“不过你别说,我父亲还真跟我说过让你当上门女婿!哈哈!笑死我了!你倒是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我很好奇啊!”

    “我喜欢长得好看的。”靳辰十分认真地说。

    “肤浅。”东方云沁又白了靳辰一眼,“你是觉得我长得不够好看?”

    “没有我好看的,不考虑。”靳辰微微一笑。

    “冷星辰,我看你不用娶媳妇儿了,天天抱个镜子,看着你那张娃娃脸过好了!”东方云沁无语地看着靳辰说。

    靳辰笑而不语。

    东方云沁要请靳辰去她那里喝茶,靳辰说改天再去,她就带着秦骁一起走了。

    “我不想睡了。”靳辰看到墨青进来,没等墨青说什么,就开口说道,“我想出去走走。”墨青说靳辰需要多休息,这两天一直让靳辰睡觉,靳辰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睡了。

    “好。”墨青微微点头,先查看了一下靳辰的伤,发现伤口已经都愈合了,又让靳辰喝了准备好的补药,这才允许靳辰出门了。

    靳辰和墨青一起出了东方城城主府,走到东方城大街上的时候,东方云天收到了消息。

    “你说什么?冷家人都走了,就留了冷星辰自己?”东方云天有些惊讶地问。

    老董恭敬地回答:“是。不过冷星辰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应该是留下保护他的侍卫,或许原本一直在暗中,现在才现身。”

    “那小子现在在哪?”东方云天问。

    “冷圣子带着他的侍卫一起出去逛街了。”老董回答。

    东方云天瞬间就怒了:“那个臭小子既然没事,不赶紧过来给我医治,竟然跑出去逛街?”

    老董表示,自从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出现之后,他家圣子殿下生气发怒的次数比之前二十几年加起来都多,好像那小子不管做什么都能惹怒他家一直很骄傲很冷静的圣子殿下。

    “你去,立刻把冷星辰给我找过来!”东方云天冷声说,“告诉他,半个时辰之内不来见我,后果自负!”

    “是,属下这就去找冷圣子。”老董快步离开了。

    东方云天有些气恼地看了一眼自己依旧不能动的左臂,心中暗骂:冷星辰你个臭小子给我等着!

    靳辰和墨青在东方城的大街上逛了一圈儿,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因为很多人如今都能认出靳辰来了,知道这位是冷星城的圣子,不仅是一位天才药师,还跟东方城的圣子打了个平手。

    路上遇到了一起出来喝酒的北堂豪和南宫瑾,两人邀请靳辰一起,不过还是被靳辰给拒绝了。

    “冷星辰那个小子,看着很好说话,其实很难接近啊。”北堂豪看着靳辰和墨青的背影感叹了一句,“不过那小子是真厉害,而且很有趣。”

    南宫瑾微微一笑:“是啊,他个性很特别。”

    两人刚进了酒楼,找了一个临街的位置,北堂豪往下看了一眼,就看到老董出现在冷星辰的身旁,不知在说些什么。

    北堂豪嘿嘿一笑:“我敢打包票,东方城那个管事肯定是东方云天派来的,东方云天知道冷星辰不着急给他医治,还跑出来玩儿,肯定很生气,好想看看东方云天现在的样子!哈哈!我觉得东方云天遇到冷星辰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子,是遇到克星了!”

    南宫瑾微微一笑,觉得北堂豪的话说得不无道理。北堂豪神秘兮兮地问南宫瑾:“我听说东方云天看上了你们家五长老的徒弟?那姑娘长得得多天仙才能让东方云天那个眼高于顶的人上心?你快跟我说说呗,我很好奇啊!”

    南宫瑾笑容无奈地摇头:“其实我也很好奇,只是五长老的徒弟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南宫家也没有人见过那个姑娘,我并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怪了!”北堂豪若有所思地说,“没道理正阳门的弟子都回来了,你家五长老也回来了,却不带徒弟。东方云天不是遇到过你家五长老的徒弟吗?说明她肯定也来了八大家族,可是到现在都不肯现身,这是为什么呢?”

    南宫瑾微笑摇头:“谁知道呢。”

    北堂豪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姑娘看不上东方云天,不想被他缠上,所以才一直躲着?”

    南宫瑾唇角微勾:“有可能,我家那位五长老的徒弟,一定不是一般女子。”

    “哈哈哈哈!”北堂豪被自己的这个猜测逗乐了,“这事儿太搞笑了!哈哈哈哈!”话说同为圣子,一直以来东方云天都是实力碾压他们的存在,也一直都不怎么跟他们来往,一副清高自傲的样子,北堂豪表示不喜欢。如今知道东方云天被冷星辰敲碎了好几块骨头,还要求着冷星辰给他医治,北堂豪就觉得很有趣。如今又猜测东方云天喜欢的姑娘是因为看不上东方云天,所以才一直不现身,北堂豪觉得这事儿太好玩儿了,他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是不能去欣赏一下东方云天现在残废的样子,好生可惜啊!

    却说那边,老董过来找靳辰的时候,还特别强调了,说东方云天要在半个时辰之内见到她,这会儿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儿。

    靳辰很淡定地说:“等我给你家圣子买个礼物就过去见他。”

    然后老董神色莫名地跟着靳辰进了旁边的一家木匠铺子,看着靳辰挑了里面最好的一根拐杖,递给了她的侍卫。

    “走吧。”靳辰微微一笑说。

    老董轻咳了两身说:“冷圣子,这礼物还是算了吧。”

    老董觉得,东方云天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用拐杖,见到拐杖肯定就暴怒了。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董管事,这是我给你家圣子精心挑选的礼物,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董决定还是直说了:“冷圣子,这样的礼物我家圣子肯定不想要。”

    “要试过才知道。”靳辰唇角微勾。

    老董捏了一把冷汗,带着靳辰和墨青进了城主府,直接上了三楼,在门口就让靳辰自己进去了。

    靳辰还是第一次来东方云天住的地方。整个三层都是东方云天的地盘,很安静,很宽敞,一个书房和一个卧室,中间都是空荡荡的,洁白的纱帘在迎风飘荡,显得有些寂寥。

    “冷星辰,滚进来!”屏风后面传来东方云天的声音。

    靳辰唇角微勾:“我不会滚,那我还是不要进去了。”

    “冷星辰!立刻!马上!过来!”东方云天真的怒了。

    靳辰抬脚走了进去,墨青紧随其后,手中还拿着那根靳辰专门买来送给东方云天的拐杖。

    东方云天这会儿躺在窗边的一个躺椅上面,整个左臂和左腿都被布条和木板固定着,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看到靳辰毫发无伤气定神闲的样子,东方云天狭长的凤眸中满是不爽,目光落在墨青身上,冷声说:“滚出去!”

    墨青神色淡淡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东方云天竟然感觉他被这个男人藐视了,他冷哼了一声说:“冷星辰,我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我再说一次,让你这个侍卫滚出去!”

    “这么喜欢让人滚,你自己滚一个给我看看?”靳辰似笑非笑地自己找位置坐了下来,还指了指身旁的位置对墨青说,“阿墨,坐。”

    “阿墨?”听到靳辰叫得这么亲热,东方云天更加不爽了,“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我让他坐了吗?”

    “不重要,反正你现在不能动。”靳辰很淡定地说,“阿墨是我的侍卫,你以后见到我的时候都会见到他,所以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对身体不好。”

    “好,先不管你的侍卫。”东方云天定定地看着靳辰说,“你不给我医治,竟然跑出去逛街,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我的解释就是,什么时候给你医治,完全看我的心情。”靳辰轻哼了一声。

    “冷,星,辰!”如果不是不能动,东方云天现在真的很想一掌拍死这个叫冷星辰的小子,“你现在这样,就不怕我恢复了之后找你麻烦吗?”

    靳辰轻飘飘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我只用武功都跟你打平手了,你还没有见识过我的毒术,找我麻烦?你自我感觉太好了吧!”

    “冷星辰,你少得意!”东方云天冷声说,“东方城和冷星城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你最好别惹我,因为东方城可以轻松灭了冷星城。”

    “好大的口气。”靳辰唇角微勾,“就算我不惹你,你们父子俩原本也不打算让冷星城好过,所以结果其实是一样的。至少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不敢动冷星城,至于以后的事情,谁能笑到最后尤未可知。东方云天,你现在需要知道的就是,我根本没有必要讨好你,因为我不怕你,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东方云天神色一怔,愣在了那里,就看到靳辰直接起身扭头就走:“我今天没心情,明天再来给你医治。阿墨,我们走。”

    墨青起身,没有立即跟着靳辰走,而是拿出了一样东西,在东方云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扔在了东方云天身上,还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送你的礼物,很适合你,不用谢。”

    东方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身上躺了一根拐杖,他心中怒火中烧,气得要死,大吼了一声:“冷星辰你个混蛋!”

    正在下楼的靳辰唇角微勾,东方云天你才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所以我就用对待混蛋的方式对待你,真的很适合呢……

    ------题外话------

    ↖(^w^)↗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