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劫持

作者:醉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犀龙马脚力如龙,哪怕是载着严礼强与陆蓓馨两个人,也落蹄如雷,铿锵如铁,踏得地上泥雪飞溅,就在那天寒地冻的夜晚,迎着雪花和呼呼寒风,在路上狂奔。

    严礼强驱着马,直接朝着平溪城奔去。

    虽然美人在怀,但严礼强的心思却没有完全在陆蓓馨的身上,更没有半丝绮念,如果不是陆老爷子和陆家有恩于他们严家,说实话,一个大户人家小姐的死活,跟他有什么鸟关系。正是看在陆老爷子和陆家的面子上,不想看到陆家再出什么事,严礼强才忍不住出手,要把陆蓓馨这么一个被人骗得晕头转向的小妞给点醒过来。

    怎么点醒,只能下猛药!

    “难道浩飞是在平溪城等我吗?”坐在马上的陆蓓馨开始还有些紧张,而等到马跑起来,发现严礼强对她根本没有什么歪心思之后,才放下心来。

    犀龙马离开陆家庄十多里之后,一跑到官道上,只是从方向上,陆蓓馨就判断出了犀龙马的去向。

    “嗯,王兄就在平溪城中的一个隐秘之地,我带你去你就知道了……”严礼强平静的说道。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你真是一个好人……”陆蓓馨有些感动的说道。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好人卡么?严礼强在心里无所谓的笑了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我这个人就喜欢成人之美,陆小姐不必在意……”

    “将来有机会我会好好谢谢你的!”

    “嗯……”

    “你说,要是我就这么走了,我爹爹他们会怎么办……”对即将到来的私奔,陆蓓馨显得有些兴奋,但又有些忐忑和不安,在觉得严礼强“忠实可靠”之后,她不由和严礼强袒露了一点心中的想法。

    “陆小姐觉得陆老爷子他们会怎么想?”

    “我爹他们一定会担心我……”

    “如果陆小姐不愿意,我现在就送陆小姐回去!”

    “我不回去!”陆蓓馨开始倔强了起来,“浩飞人那么好,我爹为什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连交往都不行,我觉得我爹就是对浩飞有偏见,这陆家和王家上辈子的恩怨,为什么要延续到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如果我连自己的感情都不能做主,就算有金山银山摆在我面前,那又有什么意思……”

    “的确,我就觉得所谓的门户之见,早应该抛开了,王兄的人品,我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知道陆老爷子怎么想的……”

    “就是!”听到严礼强居然赞同自己的观点,陆蓓馨一下子觉得严礼强更加顺眼起来,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对了,要是让我爹知道是你把我救出来送走的,那你怎么办?”

    到了这个时候,陆大小姐终于开始关心起严礼强这个路人甲做出这件事要承担的后果来。

    “我就说我一时冲动,我年纪小,陆老爷子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陆蓓馨咬了咬牙,“我带了一点钱和首饰,大概值一千多两银子,不行的话,我把我带的钱分你一半,你也出去躲躲!”

    “那就多谢陆小姐了,陆小姐你也是好人啊……”严礼强一副感动的样子。

    陆大小姐义气的说道,“总不能连累你!”

    马上风大,一开口,那呼呼的寒风差不多就要灌到嘴里一样,在说了几句之后,严礼强和陆蓓馨都不开口了,严礼强专心的骑着马,陆蓓馨则既忐忑又期待的想象着与王浩飞见面私奔的过程。

    这个时候的官道上,已经基本没有多少赶路的人了,天上虽然看不到亮光,不过那飘落下来的雪花,已经漫山遍野的白,多少增加了一些路上的能见度。

    严礼强马不停蹄,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赶路,终于在子时,也就是平溪城的城门关闭之前,带着陆蓓馨来到了平溪城,进入城中。

    要说对平溪城的了解,陆蓓馨可能还在严礼强之上,只是一进入城中,陆蓓馨就有些急切的问了起来,“浩飞在哪里?”

    “陆小姐不用急,那个地方不好找,弯弯绕绕的,嘴上说不清楚,我会亲自带你过去!”

    严礼强说着,就带着陆蓓馨在城中绕了一会儿,找了一个客栈,把犀龙马安顿寄存好,然后才带着陆蓓馨七绕八绕,最后,居然来到了叶逍的那栋大宅后面的巷子里。

    几天前,这里发生的事情轰动了整个甘州,但是此刻,这栋宅院早已经被封掉了,那曾经的豪华大宅里面黑灯瞎火,没有一个人影,甚至因为前些天发生的事情,从这宅子后院的井中找到许多女子的尸骸,许多人都把这宅子当成了不祥之地,到了夜里子时,周围连路过的人都没有,更夫似乎都刻意的绕过了这片大宅。

    “就是这里吗?”

    “就是这里,我们从这里翻进去,前面太显眼了!”严礼强说着,已经身形麻利的跃上了墙头。

    陆蓓馨虽然感觉这栋宅子有些奇怪,但是已经来到这里,两眼蒙圈的她也没有多想,就跟着严礼强翻到了那个宅子里。

    “啊,浩飞怎么会选在这里等我?”翻到宅子花园里的陆蓓馨左看右看,发现大宅里一个人都没有,不由奇怪起来。

    “这宅子原本是王兄的一个朋友在住,那个人前两天已经搬走了,所以这个宅子就完全空了下来,王兄藏在这里,也算隐蔽,别人想找也找不到……”严礼强一边说着,一边熟门熟路的朝着不远处的一个房间走去,陆蓓馨也没多想,就跟着他走了过去。

    推开房间的门,房间里的东西有些凌乱,看起来的确像是搬过家的样子,严礼强把墙边的一个柜子一拉,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入口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通道之中的用鲸油熬制的长明灯还亮着,像是有人在样子。

    “你先下,王兄就在下面,我把这门关起来,免得外面的人看到灯光发现这里有人……”严礼强面色如常的对陆蓓馨说道。

    听说王浩飞就在下面,陆蓓馨想都不想就走了下去。

    严礼强则把后面的柜子重新拉了起来……

    好奇心满满的陆蓓馨刚刚走到下面,发现下面的通道地上铺成红毯,布置看起来很豪华,但通往两个方向,她正想问严礼强王浩飞在哪里,就在转过头的瞬间,却感觉严礼强的一只手在她的胳膊上拍了一下,只是一下子,陆蓓馨就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彻底麻木了,根本动不了,再看严礼强,发现严礼强拍她胳膊的那只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戒指,一根黑色的针头,就从戒指之中弹了出来。

    “严礼强……”陆蓓馨又惊又怒,直接叫了起来。任由陆蓓馨想破了脑袋,她也想不到,为什么严礼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瞬间失去行动能力,那难以掩饰的慌张神色,一下子就出现在陆蓓馨的脸上。

    “这里是地下,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能听到……”严礼强表情平静的看着陆蓓馨。

    “你想干什么?”

    “我很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严礼强的笑容,在陆蓓馨的眼中,莫名阴森起来,“忘了告诉你了,这个地方原来的主人,叫叶逍,陆小姐应该认识叶公子吧,听说叶公子对陆小姐可是仰慕得很哪?”

    “啊,你是叶逍的走狗,你敢动我一下,我爹是不会放过你的!”听到叶逍的名字,陆蓓馨彻底失去了方寸,直接花容变色。

    严礼强摇了摇头,“错了,我不是叶逍的走狗,你的那个浩飞才是……”

    “你胡说八道,你休想诋毁浩飞……”陆蓓馨怒视着严礼强。

    “哈哈哈,我诋毁不诋毁,你很快就知道了!”严礼强笑着,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把陆蓓馨抱了起来。

    陆蓓馨被吓得尖叫,“放我下来,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你现在动不了,我只是带你参观一下这里,毕竟你的浩飞是这里的常客,你若是再乱动乱叫,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衣服全部扒光,再把你丢到老鼠窝里……”严礼强恶狠狠的看了陆蓓馨一眼,他说出来的话,直接把陆蓓馨吓住了,被严礼强抱着的陆蓓馨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陆蓓馨虽然是大姑娘,但她的那点体重,在严礼强的手里,根本不算什么。

    严礼强抱着陆蓓馨,在地道之中走着,没走多远,就来到了一个地下的房间内,那个房间里,到处都是手臂粗细的铁柱子,整个房间,被分割成了八个牢房。

    “看到这个小牢房没有,这里就是叶逍用来囚禁被他掳掠到这里的那些可怜女子的地方,如果不是你爹把你在家中禁足几个月,这里的这几间小牢房,其中就有一间是你的,你的那个浩飞,会亲自把你这个蠢女人送到这里,关在这里的一个小牢房内,供叶逍享用……”

    “胡说,胡说,浩飞不是那样的人?”

    从小锦衣玉食生活在陆家,被陆老爷子当成掌上明珠的陆蓓馨哪里会见过如此黑暗的所在,看着那房间里的一个个囚笼,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间最阴暗的一面,陆小姐直接被吓得脸色发白,这个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的一股腥气更是让她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