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二更)

作者:风紫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知道天一老头的怪癖,秦如霜没办法只能先去梳洗,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只是等她出来,看着那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秦如霜不是欣喜,然而有种不好的预感。

    天一老头一手厨艺,就是皇宫的御厨只怕都要甘拜下风,可问题是他轻易不下厨,更别说这么一大桌了,他是受刺激了,还是要来刺激她呀,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

    “不饿?”已经坐在那里,准备吃的人,看着迟迟不动的人,冷冷的问了一句。

    “哦,好。”惊疑不定的坐下,拿起筷子就要吃,却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

    “你真的没事?如果有事,还是先说事吧”

    天一老怪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不吃你就饿着吧”

    真是相对这丫头好一点都怀疑,活该她饿着,赵大胡子却不管那么多,坐下来直接就开吃,一吃到嘴里,一双虎目瞬间瞪圆了,这味道比在鸿运吃的还要好吃,真没想到这个老头子的手艺这么好呢,不会是御厨出身吧。

    赵大胡子对于这几个老怪的来历是真的好奇了。

    “当然吃,不吃是白痴”秦如霜见他生气了,也不客气了,坐下来大吃特吃。

    “你是不知道,我们真的差点做了野人,深山老林的,只有动物没有人,而且都是体积型的,还带回来几只熊掌,早知道你要下厨,刚才就应该拿出来给你”

    什么叫得寸进尺,这就是,天一老怪刚下去的火气,立刻又被提了上来。

    吃了饭之后,天一老怪又拿出了他的泡茶家伙事,一杯清茶泡出来,满屋子都是清新的茶香,再看他那宁静致远,意境超然的模样,秦如霜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不是说要告诉她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现在是什么情况?

    “丫头,喝茶心要静,才能品出茶的味道,领悟其中的道”看她喝茶的模样,天一老怪摇了摇头,然后意有所指的开口。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的心不静?”

    “你的心是静的吗?心浮气躁,你的定力还不如你身边这大胡子”

    啥,她的定力还不如赵大胡子,怎么可能,谁不知道他就是一头暴狮子,脾气火爆一点就着,她的脾气定力怎么都比他好吧。

    “难道不是?以你现在的心境与定力,要是拿着饮血刀,必定走火入魔。这大胡子的事情我也听过,他屡次提起饮血刀,可是他手上的嗜血之气却还比不上鬼煞,你可知道是为什么?就因为他的心智坚定,心里一直都有一个顽强的信念,才能让他每次在关键的时候控制住,否则你以为就凭你当年那点功夫以及医术能够制服他?”

    “丫头,应该有不少人说你心性不定,给人一种飘忽的感觉吧”

    天一老怪的话让秦如霜瞬间沉默,确实,已经有不下五人跟她说过这个话,以前她不知道自己的根,说随心而走,不过是从来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之后嫁人结婚,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就是还了秦家的生养之恩,之后嫁给南宫璃,一开始她想要离开,后来因为南宫璃她选择了留下来,因为他给了她安定安心,找到了有家的感觉,可是那个时候的她却又是压抑的,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束手束脚,说是为了南宫璃。

    实则也是逃避的一种,因为她从未真正从心里接受璃王妃这个身份,所以才对于璃王妃所带来的一切都有潜意识的排斥,只是因为南宫璃,所以她努力的将这种情绪抛开。

    从断魂谷出来,她在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失去南宫璃她伤心难过,可是在得知他并没有跟绿竹怎么样,只是传闻的时候,她连亲自去求证的勇气都没有,或许是对感情的懦弱,也或者是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不想要那个璃王妃的头衔。

    可是她却又放不下南宫璃,两者之间不断的徘徊。

    扪心自问,她内心深处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她的信念又是什么?

    如果当她拿起饮血刀的时候,她脑海中会出现什么?才能控制自己不会偏离正轨而不走火入魔呢?

    天一老头又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个,难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必须她做选择的事情吗?还是魔宫真的现世了?

    “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个,难道你认识南宫璃,想要我回去找他?”

    “你这丫头,我去哪里认识南宫璃。你这丫头对待别的时候出手凌厉而果决,可是一遇到自己的事情就总是犹豫不决”天一老怪真的要败给这个丫头了,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了呢。

    “你的身份不可能永远不被人发现,何况那绿珠那么一闹,不说东昭京城的人知道你还活着,只怕半个东昭的人都知道了,而你冥夜公子的身份,只怕也被人知晓了,与其藏而不漏,不如大方出现”

    “至于璃王妃的身份,既然不想要了,那就堂堂正正的离开,或者是做出一个了结,别这么迷迷糊糊的,引起诸多猜测”这丫头现在脑子里面都是泥,天一老怪也不想着让她自己领悟了,干脆直接了断的直捣黄龙。

    秦如霜听完他的话,脑中亮起一盏灯,豁然开朗。

    “谢谢你天一老头,这么看你,真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说实在的,为什么你会得一个老怪的名号啊”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然后猝不及防的在他脸上波了一下,弄得天一老怪,一张老脸瞬间黑了下来。

    “赶紧放开,你个疯丫头”

    “呵呵”秦如霜呵呵一笑,倒也听话的放开了。

    接下来天一老怪将黄阳县城,在他们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边,秦如霜听说南宫逸夫妻在这里,而且就连风和也过来了,寒潭那边已经交由朝廷正式接管,而且还是由皇帝手里的黄金卫接管的时候,她才惊觉,这个乌寒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你等等,我给你看个东西”突然想起那次在救秦俊宇之后从那黑衣杀手手里拿过来的寒铁剑,她看不懂也分不出这寒铁究竟是哪一种,但她想天一老怪或许认识。

    如果是乌寒铁的话,那寒潭那边的乌寒铁的去向,就有线索了。

    “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天一老怪看着秦如霜拿过来的东西,那总是平静的眼眸之中,蕴起的一阵阵的涟漪。

    “从一个杀手手里拿来的,当时看着是罕见的寒铁,所以就拿走了”秦如霜老实的回答。

    “你可知这乌寒铁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锻造兵器的,而这样的手法与技艺,据我所知,当今世上不超过五人,其中一人还是卢铁,可是你说这居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杀手,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是一个非常有钱且实力雄厚的组织或者是门派。

    “丫头你必须尽快将这件事告知岳清老人,只怕有人想要夺皇帝老儿的龙椅了”

    “不是吧,真的是乌寒铁吗?”秦如霜也有些懵,事情越清晰,她就越没有底,因为感觉对方实力太强了,她担心她们会应对不了。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啊。哦,好,我这就去”秦如霜啊了一声,就拿着东西朝黄阳县的府衙走去,赵大胡子想要提醒她换衣服,因为她现在穿的可是女装,可是却被天一老怪拦住。

    “有些事情她总是要面对的,这么脱离带水的,看着都让人着急”

    “呃。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要是公子反应过来,会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呀”赵大胡子有些担忧自己的处境。

    …

    唐淑敏从马车下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正要走进衙门,在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要跨出的脚步立刻顿住,然后猛然转身,瞪大眼睛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

    秦如霜也没有想到还没进去,就见到了熟人,看她一脸惊愕,眼底却带着欣喜与激动的人,心头微暖,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逸王妃,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没有叫五嫂,可是却也间接的证实了唐淑敏的猜想。

    “七弟妹真的是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唐淑敏将食盒交给丫头,快步的走过来,将秦如霜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

    “逸王妃,璃王妃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叶浅,你可以叫我浅浅”其实秦如霜真的不是一个脱离带水的人,一旦做下决定,那就从来不会后退,也会坦然面对决定下的所有的后果。

    “呃。浅浅,你跟七弟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亲自问过他吗?”唐淑敏要是从善如流,不在叫弟妹了,而是改口叫了浅浅,只是她却不相信七弟真的跟那个上官蓝蝶有什么私下底的瓜葛,因为当初七弟妹刚走的时候,璃王的状态是那样的深入人心,后来的改变又是那么让人心惊。

    “没有,不过这样的事情问不问都没有多大的意义”如果真的有误会,那为何他从来不否认,后来出现内定璃王妃的传闻,他也不曾有过只言片语。

    “对了,你今天来衙门是找你五哥有事?”

    “算是吧”这件事告诉逸王或者是风和,应该都差不多吧。

    反正只要将消息传回去,那她也算是对得起当初那一声父皇老爹,以及他对自己的种种维护与关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