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48赛马比试(上)

作者:凉薄浅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心下一惊,司言立即便打算伸出长臂,想要将苏子衿带离原本的位置。

    谁曾料,苏子衿却是不着痕迹的朝他使了个眼色,表示不必动弹。

    司言微微诧异,就在他愣神的期间,那骏马已然欢脱的跑到苏子衿的面前,它似乎极为喜悦一般,下颚略显松垮,下嘴唇亦是微微下垂,同时还微微摇摆着马尾,一个劲儿的蹭着苏子衿。

    火耳。

    心中有低低的一声叹息响起,苏子衿眉眼弯弯,素手亦是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骏马。

    她早年的时候,养过一只小马驹,后来瞧着这马驹额角有类似火焰的白团,于是便给这马驹起了名字,唤作火耳。

    只是,火耳在三年前那场大战中,彻底的失踪了。苏子衿以为它大抵是死在了屠戮之中,却是不想,火耳竟是在不知名的情况下,落入了北姬画的手中,也是极为凑巧的一件事。

    虽然从第一眼的时候,她便已然认出了火耳,但是如今火耳落到了北姬画的手中,她便不能表现出太过欢喜或者熟知的模样,否则依着北姬画的性子,定是要做出伤害火耳的事情!

    另一头,楼霄自是将这一幕收进眼底,他知道这是苏子衿从前的战马,也知道苏子衿极为欢喜这只千里马。

    曾经有一次这马儿走丢了,苏子集显得尤为在意,于是,他便扬言说要为她再弄一只千里马过来,可那时候,她却是严词拒绝了,只说任何的马也替代不了火耳……

    眼底有恍惚之色浮现,楼霄这一次,倒是没有任何动静,只默然的站在一边,等着苏子衿接下来的动作。

    伸出素手,苏子衿故作一副受惊的模样,生涩的抚了抚火耳的马背,而火耳却好似分外愉悦似得,显得异常兴奋。

    “这千里马一直以来都是极难驯服的,”北姬辰踱步过来,语气含着诧异之色:“怎么今日瞧着,分外欢喜郡主。”

    这千里马是从马贩子手中得来的,大约驯服了有三四个月,却一直脾气极坏,谁也靠近不得。

    北姬画天生是喜欢驯服烈马的,故而一瞧见这匹马,便用了各种方法去接近,可却收效甚微,唯独也只能牵着这马溜一圈罢了。

    可这马今日竟是如此奇怪,看这模样,便是对苏子衿极为欢喜,也极为……熟稔?

    北姬辰心下有怀疑升起,便听到苏子衿笑道:“这马倒是有些意思,不过也不知为何,竟是对子衿有些好感……”

    说到这里,苏子衿忽然偏头看了眼北姬画,似笑非笑道:“子衿素来听闻北魏乃马背上的民族,原以为明珠公主也是个擅骑射之人,没想到竟是连一匹马也无法驯服,委实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了。”

    苏子衿这话,明着暗着,其实都在嘲讽北姬画的无能,连一匹马也无法驯服,还自诩是如何擅长骑射,瞧着是有些自打嘴巴的意思了。

    苏子衿的话一出,北姬辰便有些诧异,就连一旁的南洛,亦是不解皱眉。

    按理说,苏子衿并不是一个喜欢冷嘲热讽的人,可如今她的话,可谓是挑衅之意,莫非……是激将法?

    百里奚挑起眉梢,他看了眼苏子衿身侧那匹骏马,眼底有笑意一闪而过。

    师父的火耳啊,竟是这样阴差阳错之下,寻了回来!想来师父现下,一定是要设计北姬画将这匹马与她了…

    北姬画闻言,心中气的发狠,可她还是勉强沉下情绪,冷笑道:“苏子衿,你不要以为激将法对我有什么用!”

    “子衿说的是事实。”就在这时,司言清冷开口,面色冷峻依旧:“大抵只有公主觉得是挑衅罢了。”

    苏子衿看了眼司言,心下倒是觉得好笑,司言这厮大抵是看出了她的意图,而依着北姬画对司言的觊觎,想来更是要气的失去理智,即便在知道苏子衿是在用激将法,北姬画也绝对会上勾。

    “呵,”果不其然,只见北姬画哼笑一声,眼角眉梢有高傲的神色缓缓浮现:“本公主再不济也至少比长安郡主好吧?身在武将世家,却一副文弱的模样,倒是要叫人看不起的!”

    司言的话,不可谓不诛心,听得北姬画眸中的怒意逐渐燃烧起来,尤其司言还是她势在必得的男人,如今这般言语,不就是在说她无能,是众所皆知的吗?

    “明珠公主怎知子衿不知骑射了?”苏子衿不以为意,只展颜一笑,如沐春风:“虽子衿不才,但最起码的骑马射箭,还是略懂一二的。”

    苏子衿说的极为隐晦,在北姬辰看来,便就是**裸的激将,可北姬画却不那么以为,苏子衿瞧着便是虚弱文质的,这大抵是因为第一印象便烙下深刻的念头,所以,在那之后,无论苏子衿表现出什么模样,北姬画都会下意识的轻蔑了去,尤其在骑射方面,北姬画可从不认为,苏子衿会比她强悍多少!

    心下这般想着,北姬画已然勾眼,阴阳怪气的笑道:“郡主以为自己当真骑射极佳吗?若是的话,郡主可敢与本公主比试一番?”

    苏子衿闻言,便扬起一抹轻柔的笑来,她弯了弯眉眼,温软道:“公主如今又是要与子衿比试么?子衿记得,上一次的比试,公主可是输的一败涂地呢!”

    上一次的比舞,虽然最后因无心而终止了,但在座皆是有鼻子有眼的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胜负如何。北姬画高傲十足,自是不会承认。

    眯着眼睛,北姬画便开口道:“苏子衿,那次的比试可是胜负不分,你自以为赢了便是赢了吗?当真笑话!”

    说着,不待苏子衿回答,北姬画便继续道:“还是说你不敢与我比试,所以这次才故意岔开话题?”

    苏子衿方才的言词,显然便透着一股子不愿比试的意思,在北姬画看来,苏子衿那委婉的表达,其实正是因为她心慌了!

    意识到这一点,北姬画脸上的挑衅之色便愈发浮现了几分。楼霄远远的瞧着,心底有嗤笑油然而生。

    这北姬画倒是空有一副皮囊,在场之人皆是明摆着知道苏子衿的激将,而北姬画却自以为最是了不得。这样的女子,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可以是可以。”苏子衿沉吟,显出一副犹豫而不得不为的模样,随即她看了眼司言,似乎找到了勇气一般,才道:“不过既然是比试,不妨以条件为赌注,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如何?”

    司言见此,面容不禁暖了几分,心下也有一丝无奈升起,他的心上人,总这般能忽悠人,别看她方才瞧他是下意识的行为,其实她不过是要借此制造一个假象,让北姬画更深一步的以为她是个仰仗男子生存的娇弱女子。

    “那又有何难?”北姬画眸底有精光闪过,显然极为满意:“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苏子衿啊苏子衿,你可真是愚蠢!若是输了,我定要你为奴为婢,任人羞辱!

    桃花眸底闪过一丝幽然之意,苏子衿唇角浮现一抹轻笑:“既是这样,不妨立下字据?”

    “好!”北姬画想也没想,便冷笑着应下了。

    北姬辰见此,素来温润如玉的眸底划过深邃,随即他看向苏子衿,便开口道:“郡主和皇妹之间的约定,不如再附加一条?”

    百里奚挑眉,戏谑道:“两个女儿家的比试,没想到封王也这般有兴趣参与。”

    不知为何,百里奚瞧着这北姬辰,就是哪儿看哪儿不爽,只要北姬辰说话,他就时刻要怼几句,有种不奚落不痛快的感觉。

    “也许人家心里住着一个……”南洛接口,笑嘻嘻道:“娘们呢?”

    南洛的话一落地,苏子衿便有些失笑,南洛穿着女装的时候,苏子衿可没有忘记,如今他倒是极好,就这般轻巧的说北姬辰像个女子。

    北姬辰闻言,眉梢有一瞬间蹙起,不过转瞬,他便扬起一抹笑,不甚在意的模样,继续道:“本王只是觉得,这比试不过是年轻人的玩笑罢了,不能够太过认真,毕竟现下,郡主和皇妹各自代表着大景朝和北魏皇朝……”

    北姬辰的意思,不就是说不能玩大么?

    “皇兄有何想法?”虽心中不愉,但北姬画还是不情不愿的开口,语气生硬。

    “本王以为,”北姬辰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子衿,笑道:“不妨在这字据上多加一条:此条件不得太过为难他人、不得破坏两国邦交。如何?”

    北姬辰知道,北姬画这一次,定然还是必输无疑的,他倒是不关心北姬画的死活,就好像当年的九王爷一般,北魏的皇室,素来没有亲情可言。

    再者说,要为了北姬画得罪司言,着实不是明智之举。

    可若是苏子衿赢了后,提出足够危害北魏的要求呢?事情又该如何?

    想到这里,北姬辰便朝着苏子衿缓缓看去。

    苏子衿闻言,倒是没有反对的模样,她依旧笑容浅浅的模样,轻声道:“封王所言甚是,子衿觉得可行。”

    凤眸微凝,司言淡淡的扫了一眼北姬辰,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眸底深邃不可见底。

    “皇妹呢?”北姬辰见此,便看向北姬画,瞳眸中看不出神色:“大抵是和郡主一个意思罢?”

    瞧见北姬辰投过了的眼神,北姬画微微一愣,随即她快速的低下头,点头道:“皇兄所言不错。”

    如果说,北姬画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那么北姬辰,绝对是她看到尽头的存在。她畏惧北姬辰,畏惧到他的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她气焰消散!

    见苏子衿和北姬画都同意了,北姬辰便很快找人写了立据,这件事上,他倒是显得颇为热心,看的苏子衿和司言两人,愈发的眸光幽深了几分。

    等到一切都完备了,苏子衿和北姬画也各自签了字,北姬画便打算将火耳牵走。不料,北姬画一上前,火耳便堪堪避开了她的接触,看的北姬画心中愈发恼恨了几分,原本消散的怒意也逐渐上升起来。

    手中长鞭捏起,北姬画眸光一寒,便顿时挥手朝着火耳的方向鞭笞过去。

    苏子衿眸光一紧,可心下却知道,自己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出手,否则北姬画定然醒悟过来她的目的,从而毁去这场比试!

    就在苏子衿眸光幽深的时候,只见百里奚飞身上前,一只手擒住北姬画挥斥而来的长鞭,狠狠一拽,北姬画便疼的松开手,整个人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百里奚,你做什么!”勉强站住,北姬画恶狠狠的盯着百里奚,眼底有愤愤之色。

    “你说老子啊?”百里奚伸了个懒腰,笑眯眯道:“老子就是见不得有人丧心病狂,怎样?公主要过来教训老子吗?”

    百里奚的话一出,南洛便也就跟着帮腔道:“哎呦喂,我说北姬画啊,你自个儿不舒坦,干嘛拿马出气?就说你这行径,变不变态罢?”

    这两人在怼人方面,倒是默契十足,听得北姬画心中实在是堵得慌。

    “你!”北姬画咬牙切齿,有怒意被强行压抑住,面色涨红:“你们!”

    北姬画最是要面子,可如今这南洛和百里奚一而再再而三的当众羞辱于她,着实让她难以咽下这口气!

    然而,一思及南洛的地位,北姬画又一时不敢发泄怒意,只好憋在心中,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好不憋屈!

    苏子衿见此,脸上的笑容倒是露出几分来,只见她看向北姬画,便道:“公主现下还要比试吗?还是说为了一匹马,公主要置气到天明?左右这马儿丢在一旁也是不碍事的,公主何不消消火气,先与子衿比试为主?”

    “好!”北姬画眼底有狠毒划过,对于出声的苏子衿,更是怨了几分。

    贱人!就只有你会当好人,是吗?

    苏子衿点了点头,便看向北姬画,道:“那么,公主以为,咱们如何比试?”

    “马术。”北姬画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笑道:“若是比试赛马的速度,未免要看马匹如何,失了偏颇,可比试马术的话,大抵便不能够滥竽充数了罢?”

    说着,北姬画斜睨了眼苏子衿,媚眼中的势在必得愈发明明显了几分,看的一旁的楼霄,冷笑连连。

    苏子衿闻言,不禁微微一笑,眉眼生辉:“倒是不错。”

    四国大陆的马术比试,大抵分为三个关卡,第一个关卡便是过固有障碍物,第二个便是过移动的障碍物,而第三个,便是在过障碍物之余,还能够在飞驰的马背上进行表演!

    “先由本公主来罢。”北姬画挑眼一笑,她居高自傲的理了理衣角,便扬唇道:“你可要看好了!”

    说着,北姬画让人牵了匹棕色骏马过来,她翻身上马,便极快的调整了姿势。

    长鞭挥起,只听北姬画发出‘驾’的一声,骏马前蹄一跃,便很快朝着前方奔去。

    一路上,北姬画倒是很顺利的通过第一关,等到她开始第二圈的时候,第二个关卡的随之移动不断。北姬画屏息,很快便又过了第二个关卡,只是比起第一个,过第二个关卡的时候,她显得小心翼翼和吃力一些。

    所谓第三个关卡,其实就是在第一个关卡和第二个关卡的前提下进行表演,当然,若是第三个关卡表演不了,也可只顺利通过便行。

    在这个关卡上,俨然北姬画有些力不从心了,故而一路下来,她也只是堪堪通过,并没有真正表演出来。

    不过即便这般,北姬画也认为,足以甩苏子衿很远了!

    ------题外话------

    明天虐北姬画,没有万更的第一天,你们想凉凉了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