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狐夜 第一百八十章 跟上

作者:冰临神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铁锤屠过村、报过号,等来等去,却只等来一个半真半假的闻苦雨,险些命丧莫家庄,这让他既愤怒又惊恐不安,急于寻找一个新靠山。

    既然官兵也在围剿山中流民,大铁锤觉得自己屠灭高家村可算是首功,于是通过相识的京城豪杰,投到石桂大麾下。

    石桂大很年经,仗着赵家人多年积累的威望才能招来大批江湖人,可是稍一接触之后,这位西厂校尉总能很快俘获人心。

    大铁锤也不例外,他原本就是军户,换上官兵的盔甲觉得很合身,甚至觉得追随石校尉更好,付出与所得一目了然,不像闻家庄那么虚无缥缈。

    远远看见胡桂扬,大铁锤心中一惊,但是并不害怕,他现在有靠山,又看到胡桂扬身边的小姑娘,他感到好奇,没有认出来这就是高含英的妹妹,发现对方总盯着自己,于是点头微笑。

    小草认得大铁锤,她早就打听清楚这位仇人的模样,大铁锤又矮又壮,头大如斗,长成这个模样的人没有几个。

    她不是那种问清楚再打的人,一旦怒火勃发,不由自主地甩出链子枪。

    居前的石桂大先吓一跳,立刻伸手摸刀,待发现目标不是自己,才稍稍地放下心来,惊讶地看着小姑娘骑马从身边飞驰而过。

    大铁锤更吓一跳,好在身手敏捷,翻身下马,躲过枪头,怒道:“死丫头,你疯了吗?”

    小草一击不中,勒马急停,也跳到地上,“你是大铁锤?”

    “没错,你是……”

    “我是高家人,来找你索命的。”

    小草又要出招,胡桂扬下马跑来将她拦住,另一头的人也护住大铁锤,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

    众人当中只有石桂大仍坐在马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大铁锤骂骂咧咧,小草还要再战,胡桂扬将她拦住,小声道:“现在不是时候。”

    “他杀死我姐姐、烧掉高家村,报仇还分时候?”

    “分时候,听我一句,暂时忍一忍,自然有人替你报仇。”

    “谁?我不用,我要自己报仇。”

    “听我一句。”胡桂扬不得不抓住小草的双肩,阻止她去拼命。

    小草忍了又忍,终于放下手里的链子枪,恨恨地转过身。

    对面的大铁锤也被劝得闭嘴,心里却不服气,每每睥睨胡桂扬身后的小姑娘,小声嘀咕道:“原来是高母鸡的妹妹,一个德性,以为我怕她吗?”

    这里的主事者是石桂大,胡桂扬抬头看向从前的三十九弟。

    “此女是山中流民?”石桂大曾见过一次小草,当时并未在意,没有问过她的来历。

    “对,她是……我找来的人,就跟你的这些兄弟一样。”

    石桂大的“兄弟”全是京城内外有名的豪杰,没有一个是女子,石桂大轻笑一声,“胡校尉总是这么会挑人,袁茂和樊大坚呢?”

    “他们两个另有任务。”

    “嗯,所以你身边只剩下这一位……”石桂大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小草,干脆不提,只说半截话。

    “对,就这一位。”

    石桂大点点头,没再追问下去,“你已经杀死何百万,不管有无证据,都可以回京领赏了,来我这里做什么?”

    “来救你们一命。”

    石桂大短促地笑了一声,大铁锤等人早看胡桂扬不顺眼,这时全都跟着大笑。

    背对众人的小草转过身,站在胡桂扬身边,手里握着枪头,想看看谁笑得最放肆,结果惊讶地发现,最大的笑声来自身边。

    胡桂扬笑得比谁都狂放,开心大笑、捧腹大笑、拍腿大笑,笑得小草莫名其妙,笑得对面众人惊疑不定。

    等到别人脸上的笑容全都消失之后,胡桂扬也突然变得严肃,以极快的语速道:“恭喜诸位,贺喜诸位,每人都得金丹,每人都练成一身神功,千百名江湖好汉不算什么,千百名聚在一起、而且个个身怀绝技的江湖好汉才了不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大明虽已定鼎上百年,四方安泰,但也总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反贼冒出来,荆襄向来是龙争虎斗之恶地,诸位一来,更添风采……”

    众人终于听明白,胡桂扬在说他们将要造反,这可是第一等死罪,诸豪杰都已被石桂大拉入军中,怎能担此污名?大铁锤原本就憋着一肚子气,这时上前大声道:“胡桂扬,你别血口喷人,‘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们得到金丹、学会神功,也是为朝廷效力……”

    胡桂扬看向石桂大,“这么多人,你的金丹够分吗?”

    大铁锤脸色微变,他不小心将自己服食过金丹之事透露出来,而这违反命令。

    石桂大笑道:“胡校尉临机应变的本事,我向来是佩服的。没错,我得到一些金丹,不敢独享,与立过功过的众兄弟分而服之,但是品相最好的金丹,全都送回西厂,由厂公献入宫中,我们从未私藏一枚。”

    “从来没有。”大铁锤喊了一声,发现别人都不附和,讪讪地退后。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厂公信任我们,我们自然报以忠诚。胡校尉对朝廷也是一片忠心,所以请你放心,一切都属于朝廷,我们也是,之所以服食几枚金丹,全是为了与反贼相抗衡,总不能敌人真刀真枪,我们赤手空拳吧。”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无可辩驳,胡桂扬拱手笑道:“听石校尉这么一说,我真的放心了。”他看看身边的小草,又看看对面的众人,“好吧,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就此告辞,再去北边的山谷看看。”

    “北边战乱,反贼当中有不少人也已服食金丹,胡校尉孤身一人……只带一人,怕是有些危险。”

    “越乱越好,据说厂公明天就到,我总得找点功劳,要不然真是没脸见他。唉,我为什么没带回何百万的人头呢?”胡桂扬无奈地摇头,示意小草跟自己走。

    小草很不情愿,可还是跟上,回头狠狠瞪了大铁锤一眼。

    石桂大看着胡桂扬离去,没有阻止,大铁锤凑过来小心地说:“胡校尉话中有话啊,他急于立功,明天会不会向厂公污蔑咱们……”

    石桂大也瞪一眼,大铁锤急忙闭嘴,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胡桂扬与小草骑马走远,石桂大也带着自己人原路返回,虽然只是一名校尉,他在官兵当中的地位却比守备臧廉高得多,当他走进栅栏以内的时候,未受任何阻拦。

    石桂大一个人进去,站在破庙门口,望着里面已然鼓起数尺的坑沿,沉默不语,这是今天才发生的异象,别人还没看到,而他一直没想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石桂大走出栅外,简单地将事情交待一下,独自上马匆匆离去,留下大铁锤等人惊讶不已。

    胡桂扬与小草回到官道,继续北上,走不多远,小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让我杀大铁锤?”

    “他们人多,服过金丹,咱们打不过。”

    “我……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别急,总有报仇的机会,我当初在莫家庄没杀大铁锤,就是要把这个机会留给你。”

    小草皱眉想了一会,没太明白其中的用意,“咱们就这么跑来跑去,什么也不做?”

    “刚才天降暴雨,咱们除了穿上蓑衣,还能做什么?能止住雨吗?以为所有人挡雨吗?”

    “跟下雨有什么关系?”小草十分茫然。

    胡桂扬笑着摇头,“总之你就跟我走吧,先求自保,再图其它。”

    小草还是不理解,但是相信胡桂扬,嗯了一声,紧紧跟上。

    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小草先回头,“有人追上来了。”

    胡桂扬勒马调头,等在路边。

    石桂大来至近前,“我跟你一块去北边山谷。”

    “你的那些兄弟呢?怎么一个也不带?”

    “他们是走狗,有猎物的时候才带着,平时不用。”

    胡桂扬嘿嘿笑了两声,“有你同行自然更好。”

    三人并驾走出一段,石桂大带着东西两厂签发的文书,通过哨卡时极为顺利,胡桂扬不用再出示金牌。

    山谷远离官道,石桂大指着荒野中的一座军营说:“就是那里了,五千官兵正与数千反贼对峙,双方都在增兵,就看谁的速度更快,明天厂公会带来大批将士。”

    “据说有一队官兵被困在山谷里。”

    “对,他们若是能坚持到明后天,必能获救,若是不能,只能自求多福了,外面的官兵不会冒险进谷。”

    石桂大突然靠近胡桂扬的坐骑,侧身伸手抓住缰绳,“你见过那些侏儒了?”

    “见过,他们被称为僬侥人。”

    “僬侥人?他们什么都对你说了?”

    “应该吧,天机船、凡人、丹穴、飞升……就是这些东西。”

    “咱们听到的一样。我曾试图与侏儒谈判,官府可以送天机船飞升,但是他们要留下长生秘诀与金丹。可那个侏儒在我面前连翻十几个跟头,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他们都是怪人,不可以常理度之,他们不在乎透露真相,因为他们不在乎凡人,更不在乎凡人的谈判。”

    “但是你有办法对付他们,是不是?”在眼前一片迷茫的情况下,石桂大还是更相信胡桂扬的眼光。

    胡桂扬本想嘲笑几句,突然改变主意,“我的确有点思路,而且极需帮手,就怕你不合条件。”

    “是我太笨,还是武功太低?”

    石桂大绝不蠢笨,服食过金丹之后,功力也不会太弱,胡桂扬摇摇头,“我需要一批能抵挡金丹诱惑的人,你能做到吗?”

    石桂大一愣,半晌才道:“我能。”

    胡桂扬指着远处的山谷,想起自己好像说过类似的话,“咱们去试试。”

    “那里被反贼占据。”

    “那就更要试试了。”胡桂扬夺回缰绳,拍马前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