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狐夜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或跃在渊

作者:冰临神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胡桂扬走出房间,扶着墙壁吐了几口,然后挺直身体迎风吹了一会,终于摆脱那种由里到外的闷热。

    回到木屋里,侏儒阿寅已经不见身影,只剩商辂仍坐在桌边发呆,他早已了解全部真相,此刻还像第一次听闻时那样茫然无措。

    “太热了。”胡桂扬站在门口,决定就让房门敞开。

    商辂抬眼看向胡桂扬,“是啊,应该很热。”他抬手擦下额上的汗珠,“我感觉不到。”

    “阿寅人呢?”

    “他嫌我这里无聊。”

    “嘿。”胡桂扬摇摇头,“是有一点无聊。”

    “如今你已了解真相,打算怎么办?”

    “了解得越多,我越没办法,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锦衣校尉,朝廷爪牙而已,还是不太锋利的那一种,少保大人才是挥动爪牙的大人物。”

    商辂勉强笑了笑,“困兽犹斗。我的想法是必须留下天机船。”

    “继续供应金丹?”

    “金丹只是僬侥人的小技,此船能造出金丹,自然也能造出其它奇妙之物,比如更为强大的火器,如能用在北疆,鞑虏之患一朝可除。”

    “再比如长生不老药?”

    “我问过了,僬侥人并非不死,只是活得长久一些,当然,延年益寿已属难得,若有此术,必须献给朝廷。”

    “少保大人要将天机船献给当今天子?”

    “嗯。”

    “那就更没我什么事了,我去请来知府大人,少保大人与他商量吧。”

    “不行。”

    “不行?”

    “吴知府只是普通凡人,经受不住金丹的诱惑,找他来只会坏事,整个郧阳府里能够抵御诱惑的人只有一个。”

    “就是我喽?”

    “对,所以我需要你,只有你能留下天机船。”

    胡桂扬摆摆手,表示自己还是有点受不了这里的闷热,转身出去,用力呼吸几次,抬眼望去,看到楼上小草的身影,她正在跳舞,比平时练习武功更认真、更痴迷。西园门口,道士与钱贡正在小声聊天,另一名随从靠着院墙坐在地上发呆,身上的伤似乎还没有好。

    小草的变化令胡桂扬吃惊,那本是一个说出手就出手、将链子枪随时带在身上的小姑娘,如今竟然喜欢上跳舞,还有何三姐儿,也离他印象中的温婉女子越来越远,更像是心怀宏图大志的王侯。

    他再次回到屋里,心里又清醒几分,“少保大人与僬侥人合作很久了吧?”

    商辂没吱声。

    胡桂扬继续说下去,“原大人亲自选址并督建郧阳城,所以僬侥人奖励他一处丹穴,我说得没错吧?”

    商辂咳了一声,“没错。”

    “抚治衙门里的丹穴本应留待少保大人享用,原大人一时生出贪念,自己先用了,听说大人要来,他很惶恐,于是提前逃走,没想到却死在半路上。”

    “事情比你想得要复杂,原大人的确奉我之命与僬侥人合作,但我们当时都不了解僬侥人的来历与目的,只知道他们力量强大,为平定荆襄一带的暴乱,必须先合作,再查清底细。修建郧阳城,既是为了掩藏天机船,也是借机向僬侥人提供大量的木料与生铁,他们需要这些东西。”

    “京城妖狐案之后,原大人就没怀疑过僬侥人?”

    “妖狐案是何百万与不字辈搞出来的,僬侥人……很少亲自做出策划,通常是顺水推舟,我与原大人,也是僬侥人推动的一叶小舟。刚见到何百万的时候,我还没想到他也为僬侥人做事,直到你在皇宫里阻止何百万的计划,我才明白过来,他是想掌握宫中的大权,然后举天下之力效忠僬侥人。”

    “这是僬侥人当初对太祖的要求。”

    “嗯,何百万没能成功,另一派僬侥人的计划却取得进展,何百万立即转向,鼓动各色人等前来郧阳府,总算抢立一功,得到一处丹穴。”商辂微微皱眉,显然有些事情他也想不明白,“僬侥人不可以常理度之,他们给予何百万丹穴,却又让你将他杀死,他们准备牺牲数万凡人送天机船飞升,却将计划全盘托出,毫无隐瞒……”

    “原大人。”胡桂扬提醒道,商辂陷入疑惑之中,忘了自己要说的事情。

    “对,原杰。我问过阿寅前因后果,原大人的确应该等我到来之后再进入丹穴,但他没忍住,自行**,想方设法掩人耳目。数月之后,他变得身轻如燕,能够飞檐走壁,你能想到吗?原杰飞檐走壁,这就像……像我亲自上阵杀敌一样不可思议。”

    胡桂扬笑了笑,他与原杰只有一面之缘,并无先入之见,但是一名进士出身的文官,满城飞檐走壁,想起来的确有些古怪。

    “某一晚,原杰来至西园……”

    “他来西园干嘛,这里是知府大人的私宅……哦。”胡桂扬微笑着点点头。

    商辂马上道:“别误解,原杰并非好色之徒,他跟踪闻不师来到西园一直以来,都是这个闻不师与原杰联系,此人口风甚严,透露的消息极少。阿寅不同,只要发问,他什么都说,原杰问了,得到的答案令他十分惊慌。”

    “僬侥人……真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抚治衙门的丹穴最早成型,力量逐渐增强,原杰见过阿寅之后才明白过来,这不单纯是给他的奖赏,而是天机船准备飞升。他害怕了,于是逃走,并不是为了躲避我,而是想远离天机船。”

    “一名闻家人曾带着大批强盗去追杀原大人。”

    “闻家庄很混乱,人人都想讨好僬侥人,各自为政,有人不在乎原杰的离去,有人非要将他拦下。问题是,原杰离丹穴越远,身体越衰弱,这时他才相信阿寅所言不假,天机船飞升之后,所有服食过金丹的人,都可能会因‘饥渴’而亡。”

    “所以他在临死之前留下字条。”

    “‘僬侥人来’,原杰其实只是想告诉我阿寅的位置,因为这个侏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能告诉我一切真相。但丹源也的确就在这里,五处丹穴的力量皆来自于此,等到七月十五,凡人的力量也将通过五处丹穴反哺天机船。”

    天机船飞升之后,丹穴再无意义,所有贡献力量的凡人都可能与原杰一样,身体急剧衰弱,直至死亡。

    胡桂扬挠挠头,“没想查来查去会是这种结果,把真相告诉所有人,让大家远离丹穴,既不会因此而亡,还能留下天机船。”

    “没用,没人会相信你,所有人只会更加努力地争抢丹穴。原杰比一般人的意志要坚定得多,尚且要犹豫多时才能离开。”

    “总得试一试,我就不信只有我一个人对金丹不感兴趣。”

    商辂寻思片刻,“你可以试,离七月十五还有二十多天,或许你真能找到一些跟你一样的人。”

    “然后怎么办?对金丹不感兴趣的人,功力自然也弱,肯定不是僬侥人的对手。”

    “走一步算一步,我会继续与阿寅交谈,争取问出更多秘密。”

    “可是两天之后知府大人就会向两厂告发少保大人。”

    商辂再沉默片刻,“我再想办法。”

    只有一个办法可行,那就是让知府大人彻底无法开口。

    胡桂扬不做这种事,所以也不接话,拱手道:“我去找人,尽量说服大家远离丹穴,但我只为救人,至于能否留下天机船要我说,让它离开也好,天机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飞升也好,入地也罢,随他们的便。”

    商辂露出微笑,“当然,如果天机船的飞升对凡人无害,我也不会干涉,可答案是有害,大大有害,想救所有人,只能留下天机船。”

    “那就得少保大人想办法了。”胡桂扬点下头,告辞出屋,茫然地站了一会,走向小楼。

    胡桂扬就近选择,第一个要说服的对象是张五臣。

    张五臣又拿出香炉,摆在桌子上,痴痴地盯着炉内升起的笔直青烟,眼睛一眨不眨,嘴角微微抽动,激动得像是等候孩子出生那一刹那的父亲。

    闻空寿仍坐在对面,一副饶有兴致的神情,对他来说,张五臣的样子更像是打算捕食小虫的螳螂,而他只是一个好奇的观察者。

    胡桂扬咳了一声。

    张五臣一惊,立刻伸出双臂环绕香炉,“这是我的,你不能再抢走。”

    “你在给谁算命?”

    “我自己。”张五臣略显骄傲,他曾经说过香炉不能给自己算命,现在突破了束缚。

    “结果如何?”

    “七月十五,或跃在渊。”

    “意思是……”

    “我或者飞升成仙,或者留在原地,迎接死期。”

    胡桂扬还没开口劝说就已经一败涂地,张五臣了解危险,但这阻止不了他为丹穴贡献力量,僬侥人给凡人留下一条出路:天机船飞升之后,参与者可能会像原杰一样衰弱而死,也可能保留非常的神力,一举“登仙”。

    胡桂扬只看到死亡,张五臣看到的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值得为之冒险。

    “你不是凡派吗?”胡桂扬向闻空寿问道,这名侏儒曾经表示自己不愿动用玉佩,按僬侥人的脾气,他应该不是撒谎。

    “仙派的进展出人意料,我必须承认自己之前是错的。”闻空寿的眼里闪烁着微光,“我厌恶这个地方,只要能离开,任何手段都可以接受。我从前是凡派,因为我不想浪费宝贵的天机船动力,可事实表明,这不是浪费,而是激发。”

    “你们能被凡人杀死吗?”胡桂扬认真地问。

    “能。”闻空寿认真地回答,“但这种事还没发生过。”

    凡人太弱,僬侥人太强,只有服食金丹之后,凡人才能与之一战,但那时的凡人又会改变主意,只想索要更多金丹。

    胡桂扬又挠挠头,放弃劝说张五臣,却没有放弃希望,何三姐儿今晚会来,她是最难被劝服的人,也是他最想劝服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