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狐夜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是秘密

作者:冰临神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丹穴可得长生否?

    何三姐儿突然问出这句话,胡桂扬吃了一惊,因为何三姐儿从来没表露过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何百万也很吃惊,“当然不能,你为什么……”

    何三姐儿并不觉得自己问得突兀,“闻家侏儒,那些僬侥人,已经活了多久?”

    何百万慢慢站起身,揉揉自己的脖子,“空字辈的闻家人共有三十六人,其中十二位充任长老,我在成化一年见到他们,如今已过去十三年,这么短的时间里,能看出什么?”

    “闻不华从小进入闻家庄,迄今二十三年,据他所言,空字辈全是侏儒,不死不减,比他年纪更大的弟子,也没听说过有哪位空字辈过世。”

    胡桂扬插口道:“问一句,为什么很少见到灭字辈和苦字辈?”

    闻家庄空、灭、不、苦四辈,不字辈经常出现,或死或伤,空字辈胡桂扬见过两人,灭字辈从未见过,他自己冒充一次,苦字辈只有一个闻苦雨,还是她自己私自改名。

    何百万露出一丝微笑,“苦字辈都是新人,从不出庄,神功初成之后,进为不字辈,可以出庄执行任务。”

    “立功之后就能进为灭字辈了?”

    “理应如此,但是据说已经很多年没人进升了。”

    胡桂扬笑了一下,向何三姐儿道:“你继续问。”

    “我也很好奇,没人进为灭字辈,那从前的灭字辈呢?空字辈尚余三十六人,灭字辈却死得一个不剩?”

    何百万摊开双手,“我连苦字辈都不是,这些年来一直在外奔波,甚至没迈进过闻家庄的大门跟你们一样,我也受到利用,辛苦到头,却领不到该得的报酬,连已有的工钱都被克扣。”

    何百万长叹一声,先将自己摆在与对方一样的受害者位置上,“为了吸取丹穴精华,我用上所有的机匣,正在紧要关头,却被强行中断,机匣全毁,功力大损……但我不怪你,胡校尉,你是为他人作嫁衣,真正的主使者是闻空寅,是那群矮子。”

    胡桂扬没吱声。

    何百万又看向何三姐儿,“我不知道丹穴是否能够带来长生,但是丹穴神力无穷,所谓金丹不过分其一毫而已,若能尽得其妙,与神仙相差不多,纵不可长生,也能延年益寿。”

    “丹穴有多少?”

    “我真不知道,抚治衙门里有一个,江岛上是一个,按理说应该还有更多,只是不知藏在何处……”

    “等等。”胡桂扬又想起一件事,“江岛上的丹穴是用来奖励你的?”

    “对,可我没料到闻家庄竟会过河拆桥……”何百万略显悲愤,马上掩饰过去。

    “那抚治衙门里的丹穴又是奖励谁的?”

    “一无所知。胡校尉,你一直在追捕我,但是你有一个误解。”

    “哦?”

    “我不是闻家庄的头目,连小头目都算不上,只是一个替他们出谋划策的军师而已。”

    树阴之下比别处更黑一些,三人不自觉地走近一些,能够互相看见模糊的身影。

    远处传来何五疯子的喊声:“谁?”

    “我。”

    “你们两个怎么才回来?三姐早说……”

    “她是你姐姐,又不是我的。”

    原来是赵阿七和闻苦雨赶到,两人很快来到树下,适应一会才看清先到的三个人,赵阿七不管别人,径直来到胡桂扬面前,“你的功力若有胆子一半大,我就饶你不死。”

    胡桂扬要证明自己的胆子更大一些,笑道:“洞房之喜治得了病吗?”

    赵阿七挥拳要打,身后的闻苦雨也拔出短刀,何三姐儿道:“没有胡桂扬,你们两个根本不会来郧阳府。”

    “那他也不应该骗我。”赵阿七愤愤不已,但是没有动手,对何百万看也不看,直接向何三姐儿道:“我们两人得到十三枚金丹,你呢?我看到了,何五疯子抢到不少。”

    何五疯子在远处的黑暗中道:“我的都给三姐。”

    “给谁我不管,咱们之前说好了,金丹平均分配,现在就分吧。”

    “不是立刻就分,要等事态平定之后。”何三姐儿回道。

    “平定什么?官府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没有咱们的立足之地,赶快分金丹,大家一拍两散,各寻去处吧。”赵阿七固执地说。

    何三姐儿向一直没开口的闻苦雨道:“你也想散伙?”

    “三小姐。”闻苦雨服侍何三姐儿多日,连称呼都变了,而且说得很自然,并无委曲之意,“事情跟咱们之前预料的不太一样,官兵……真的很多,而且高手如云。”

    “东厂和南司找来高手了?”胡桂扬有点意外。

    “人数比之前更多,而且许多人好像恢复那晚的功力了。”赵阿七答道,在抚治衙门里他就没打过那些校尉与番子手,这一次绝不犯傻,发现势头不对,立刻带着闻苦雨逃跑。

    “镇抚大人又成高手了?”胡桂扬觉得这可不是好消息。

    “总之咱们不是对手,散伙最好,我和苦雨找地方隐居,胡桂扬,你也跟何姑娘成亲吧,别回京城了,你不适合当官儿。”

    胡桂扬咳了两声。

    何百万突然冷笑,似有嘲讽之意。

    赵阿七怒道:“老头儿,你笑什么?”

    “体会过金丹的好处,没人能够说走就走,你们听说哪里有新的丹穴吧?”

    赵阿七更怒,挥拳便打,“就你话多……”

    拳头高高举起,却没有落下,不是赵阿七改变主意,而是手臂被一根细线缠绕,完全动不得。

    “何三儿,你敢拦我!”赵阿七转身要打何三姐儿,嘴里连最后一点敬意都不顾了。

    赵阿七够狂,却没有与狂妄相配的功力,原地转了多半圈,竟然变成面对闻苦雨,挥拳打去,动作虽慢,目标却极明确。

    “苦雨,不是我想打你……”赵阿七大骇。

    闻苦雨抬手在赵阿七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随后上前两步,跪在地上,“三小姐息怒,阿七绝无恶意,我们不走,一直跟着三小姐。”

    “咱们真的不走?”赵阿七还没反应过来。

    “不走,三小姐神功盖世,天下无双,官兵当中谁是对手?阿七,把金丹都拿出来。”

    何三姐儿收回细线。

    赵阿七转过身,极不情愿地说:“就算按照原来的约定,也要到事了之后……”

    “拿出来!”闻苦雨厉声喝道。

    赵阿七明显哆嗦一下,马上从怀里捧出全部玉佩,伸手递过去。

    何三姐儿二话不说,长袖扫过,收下全部玉佩。

    赵阿七心中不舍,慢慢退到一边。

    闻苦雨起身,“听官兵叫嚷,北边的山谷里和东边的一座矮丘之上,各出一座丹穴,官府正在分兵占据,不准外人染指。”

    胡桂扬脱口道:“真让袁茂说准了,郧阳府确有五处丹穴。”

    “你也知道第五处丹穴?”闻苦雨大吃一惊,马上补充道:“城北还有一处,在一座村子里。”

    胡桂扬想到的第五处丹穴其实是知府衙门,没想到随口会诈出一个来,也不说破,问道:“只有五处?”

    “肯定五处,由北至南,山谷、村子、抚治衙门三处丹穴正好连成一线,江岛和矮丘分列左右,前尖后宽,据说这就是天机船的形状。”

    “郧阳府没有秘密了,你怎么知道得比何百万还多?”胡桂扬越听越吃惊,看向黑暗中的何三姐儿,“你知道这些事情?”

    何三姐儿摇头。

    闻苦雨马上道:“这些事情的确不是秘密,后来的那些官兵都知道,大叫大嚷,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你们走得早,所以没听见。”

    “那你还保秘干嘛?更不应该提出散伙。”胡桂扬又好气又笑,连连摇头。

    闻苦雨低头道:“是我们两个一时糊涂,以为……以为多分几枚金丹,服食之后或许能与官兵一争高下,五处丹穴,总有他们照顾不周的地方。”

    赵阿七与闻苦雨都算不上聪明人。

    胡桂扬还在摇头,“把刀借我一用。”

    闻苦雨惊恐地后退一步,“用来做什么?”

    赵阿七又跑过来,“胡桂扬,你没本事就老实一点,别乱来,我们两人打不过三小姐,收拾你轻而易举。”

    “官兵占据五处丹穴,我就是官兵,所以我能帮忙,但是我得先回郧阳城,回去之后怎么说?被人掳走,又被释放?不不,我得说自己是逃出来的,你的刀就是证据。”

    “你会帮我们抢占丹穴?我可不太相信。”在赵阿七眼里,胡桂扬就是一个骗子。

    闻苦雨却相信,“胡校尉从未觊觎丹穴,而且,他帮的不是咱们,是三小姐。”她拔出刀,调转刀柄。

    “还是你想得明白。”胡桂扬接过刀,向何三姐儿道:“你要丹穴?”

    “嗯。”

    “好,那就让我回城,明天夜里,你再去找我。”

    “嗯。”

    胡桂扬上前一步,一刀刺进何百万肚子里。

    何百万多少有些警觉,闪身想躲,却发现双腿不听使唤,等他明白过来,肚子已被刺破。

    “你害死……”

    “对,我会害死所有人,反正大家都不想活了。何百万、梁铁公,世上没你的事了,你说得越动听,我越要杀你。”

    胡桂扬拔出刀,转身就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