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狐夜 第一百七十二章 炸岛

作者:冰临神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鸟铳又被称为神枪,乃军中利器,轻易不可示人,而且北多南少,郧阳府不南不北,驻军上万,装备鸟铳不过六百余杆,铳手五百人,全部安置在城外的大营里,连北边平乱都没派他们前去。

    因此,听说锦衣校尉想要借调一百名铳手,守备臧廉只回了一句话:“痴心妄想。”

    知府吴远亲自登门代为请求,他不能提起少保大人商辂,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总算说服了臧廉。

    “五十人,不能再多了,即便这样,我也担着很大的风险,兵部若是问起……”

    “锦衣卫和西厂负责,胡桂扬拿着驾贴呢,他自己去向兵部解释。”吴远很谨慎,绝不提起自己。

    就这样,胡桂扬借出五十名铳手和一百名马步官兵,直奔城南的无名江岛。

    郧阳府出城就是江,向西南走出数里能看到江岛,岛很小,长满草木,远远望去,像是停在江中的一条深绿色小船。

    想去岛上无路可通,只能借助舟楫,胡桂扬并不想立刻登岛,他要实现自己说过多次的诺言,一见到何百万就下杀手,甚至要在见面之前就出招。

    一百五十名官兵在岸上排好队列,一名嗓门大的士兵顺风向岛上喊道:“锦衣卫抓贼,岛上若有无关人等,立刻现身!”

    小岛离郧阳城这边更近,岛上的人若想上岸,只能往这边游来。

    夕阳西下,照得江面上一边火红,岛上无人应声。

    上下游各有几只小船在观望,发现势头不对,全都跑远一些。

    胡桂扬没让官兵再喊第二遍,下令放火箭。

    十多支箭矢带着火焰飞过江面,落在小岛上,一开始没带来明显变化,等到第二轮放箭之后,岛上的火连成一片,草木噼噼叭叭地烧起来,与夕阳余晖融为一体。

    岛上飞起一串鸟,还有几只小兽仓皇跳入水中,除此之外再无活物。

    官兵们只管奉命行事,脸上不动声色,胡桂扬身边的人只有樊大坚跟来,这时小声道:“你的消息可靠吗?”

    阿寅是个从装扮到个性都很古怪的侏儒,可胡桂扬却觉得他不会故意撒谎,笑道:“就当是出来放焰火了。”

    “嘿,这场焰火的代价可不小,要不要放几铳?”

    “好主意。”胡桂扬立刻向随行军官道:“放两排铳。”

    樊大坚惊讶地说:“我就是开个玩笑……”

    铳手早已做好准备,排成三行,头两行先后放铳,对准江岛即可,没有固定目标。

    铳声震耳欲聋,远处的小船退得更远,樊大坚捂着耳朵,有点怀念放铳的感觉。

    天黑之前,岛上火势渐消,只剩几处残火,所有草木付之一炬,一百多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那上面没有人影。

    樊大坚劝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百万早晚落网。”

    胡桂扬却不死心,又向军官道:“调三艘船来。”

    此地离城池稍远,军官派人去上游传唤民船。

    樊大坚道:“已经烧成平地了,你还想找什么?”

    胡桂扬指着江面,“岛中间有一块凹陷,我要上去看看。”

    樊大坚无耐摇头。

    几名胆大的渔民撑船顺流而下,很快来到岸边,腾出地方装载官兵,每次只能带走七八人。

    胡桂扬第二批上船,老渔民见他装扮与官兵不同,大胆问道:“小龟岛上有啥?”

    胡桂扬笑道:“它叫小龟岛?”

    老渔民用力一撑,船只离岸,快速奔向小岛,“你瞧它的样子,像不像浮在水上的王八?”

    “像。”那岛被烧过之后,更像是龟壳了。

    老渔民再一撑,船只离小岛已没有多远,他趁机伸手向下游指去,“那边还有一座老龟岛,首足俱全,比这个还像哩。”

    老渔民只撑三次,小船已然来至岛边,胡桂扬跳上去,被官兵接住。

    船只往返,运来三十多名官兵,胡桂扬觉得够用了,命渔船等候,带兵以刀开道,走向小岛中间。

    樊大坚不能不跟来,嘴里嘀嘀咕咕,判定此行必定无疾而终。

    夕阳落山,天色已暗,几名官兵点起火把在前头带路,其实也没多远,几步就到了。

    小岛中间凹进去一块,整座岛上草木茂盛,唯独这里寸草不生,因此受火灾影响不大,只是覆盖一层灰烬,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别的异样。

    胡桂扬看了一会,又进到坑里踩了一遍,回到高处,向岛边待命的渔民问道:“乌龟壳子上一直有坑吗?”

    老渔民抻长脖子望了一眼,“十天前我还上过岛,那时候还没有坑,什么坑也没有,中间一是块大石头。”

    另外两名渔民也点头,“小时候总上岛玩,一直是石头。大家都说石头封住了小龟的气穴,石头一动,王八就会游走。现在石头没了,王八还在,看来谣传不可信。”

    樊大坚顿觉奇怪,进到坑也踩一遍,从一名官兵手中要来火把,到处照看,用脚踢去灰烬与浮土,抬头道:“下面还是石头,不像有机关的样子。”

    上岛的官兵当中有十五名铳手、二十名刀枪手,胡桂扬向他们下令:“围住小岛,不管坑里蹦出来什么,一律格杀勿论。”

    官兵互相看看,都有些胆怯,他们不怕作乱的暴民,面对说不清来历的鬼怪却没有信心。

    胡桂扬笑道:“别怕,我去弄点火药,把这只王八炸了。樊真人也留在岛上,若有怪物,他能镇得住。”

    樊真人在郧阳城声名显赫,官兵立时心安,连岛边的几名渔民也是眼前一亮,盯着老道打量不停。

    感到意外的是樊大坚,“啊?我要留下?多久?”

    “顶多一个时辰。”

    胡桂扬也不多做解释,乘船回到岸上,掏出碎银子要奖赏渔民,三人说什么也不要,自愿为樊真人效力。

    胡桂扬让渔船再停留一个时辰,自己带少数人回城。

    请动火药又让知府吴远费尽口舌,守备臧廉总算同意,但是让胡桂扬亲笔写下借条并画押,以备上司查问。

    胡桂扬再回到江边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火把照亮两边,上下游来看热闹的渔船更多,也都点起火把,倒是颇为热闹,他们都是来看樊真人捉妖的。

    铳手身上带着火药,但是太少,胡桂扬要来十大袋,看守火药的军吏声称,这些火药足以炸塌一段厚厚的城墙。

    三名渔民热情地将火药运上岛,同时还有一点疑问,只有老渔民敢于发问:“樊真人不用法术捉妖吗?”

    “火药炸开出口,真人施法捉妖,各司其职。”胡桂扬解释道,几名渔民恍然大悟。

    岛上的坑已被清理干净,浮土下面果然还是石块,火药放入坑中,再以石块小心压好,官兵全部撤回岸上,渔船则驶往下游,提醒围观者离远一些。

    官兵也都后退,樊大坚装模作样地施一通法,两名弓箭手再次向岛上放出火箭。

    这回立竿见影,火箭刚一落在岛中间,就引发一场大爆炸,惊天动地,江水几乎为之断流,两边看热闹的渔民尽皆失色,甚至有调头就跑的。

    岸上的官兵最倒霉,在火药袋子上压石头显然是个昏招,爆炸一起,碎石纷飞,快逾箭矢,其中一部分直奔岸上,官兵虽然退后数十步,还是没能确保安全,不少人被石块击中,哇哇惨叫。

    官兵转身奔逃,队形一下子混乱不堪。

    胡桂扬也没想到爆炸的力量如此之大,弯腰挪步以避飞石,眼睛却没离开岛上。

    爆炸消散,已被烧过的小岛再次燃烧,只是势头迅速减弱,保持不了太久。

    天下偶尔还有碎石降落,胡桂扬冒险独自跑到江边,从更近的地方观察小岛。

    小岛被砸开一角,江水流入坑里,却不见满溢,爆炸的威力不小,但不可能炸出一座连江水都填不满的深坑。

    胡桂扬兴奋起来,转身大声道:“都过来,布阵,准备神枪……”

    对面的樊大坚突然大喊:“小心!”

    胡桂扬急忙转身,只见岛上的坑里竟然逆着水流飞出一个东西来,落地再起,这回他能看清,那是一个人。

    “放铳!”胡桂扬大声下令。

    官兵队形已乱,铳手从远处跑来,向半空中随意施放,响声阵阵,却都没有准头,樊大坚挥动双臂,提醒道:“别打中胡校尉!”

    鸟铳只有五十杆,由于没有队形,一轮全被放完,铳手必须再次装药装弹,威力暂时尽失,其他士兵手持刀枪冲过来,却没法立刻赶到。

    只有胡桂扬离得最近,眼睁睁瞧着那人像大鸟一样三起三落,从岛上跃至岸边,停在胡桂扬对面数步。

    “真的是你!”胡桂扬大笑,左手木牌护住心口,右手早已装好机匣“灵缈”,由于没有机心,机匣只能射出一条细线,威力不大,却是胡桂扬最有用的手段。

    他没指望用这一招击败或是杀死对方,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逃,逃不掉,等,等不起,除了硬着头皮迎战,他没有别的选择。

    明知功力远逊对方,胡桂扬却不气馁,依然大笑着出招,好像轻易就能得手。

    细线末端击中目标的脸颊,随即缩回,胡桂扬正想再出第二招,对方竟然倒下。

    那的确是何百万,三次跳跃足显功力高深,却在一记轻击之下颓然倒地。

    胡桂扬大吃一惊,上前两步查看,只见何百万也正瞪眼看他,身上多处有血迹,原来是受了重伤。

    “瞧瞧你都做了什么?”何百万怒气冲冲地质问。

    “替义父报仇。”胡桂扬收起机匣,掏出匕首。

    “你会害死所有人!”

    胡桂扬抬起目光望向江中小岛,只见坑里喷出一条水柱,越来越高,最令人惊异的是,水柱里竟然含着纯红的玉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