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狐夜 第一百七十一章 侏儒

作者:冰临神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知府吴远亲来西园,见侍妾还没有走,不由得大怒,厉声呵斥,亲自指挥随从将人带走,然后回来园门口,向胡桂扬叹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圣贤之言果然没错,想此女投奔本府之前,不过是飘零江湖一伎耳,人前卖笑,不敢稍出恶言,如今竟然张狂起来。”

    胡桂扬微笑不语,看着侍妾与丫环们走过,这是很不礼貌的举动,但他不在乎,直到一行人走出园门,他才收回目光。

    那些人里没有侏儒。

    吴远有些尴尬,“胡校尉年轻有为,敢问在京城娶的是哪家千金?”

    “有为没钱,至今孤身。”胡桂扬抬手拍拍知府的肩膀,笑道:“你的就是你的,我没兴趣,我想问你,园子里是不是有一名侏儒?”

    吴远看了一眼肩膀上被拍过的地方,更加尴尬,他是一地知府,论品级远远高于校尉,以至于对方所有的亲密举动都像是不敬。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吴远心里又冒出这句话,嘴上却道:“你是说阿寅?老陈,阿寅去哪了?”

    刑房书吏跑过来,一脑门汗,“阿寅?刚才还在,我这就去找……”

    “我在呢。”一个声音说,胡桂扬转过身,发现侏儒就站在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到的,三个人竟然谁也没有看到。

    侏儒的个子当然不会高,衣服红红绿绿,脸上涂着厚厚的白粉,眼眉鼻嘴都被画笔勾勒过,头上梳着两个抓鬏儿,两根红带几乎垂到地上。

    这是个诡异的家伙,一眼看去,胡桂扬分不清此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吴远却只当侏儒是贱役,挥手道:“去去,找蜂娘去。”

    阿寅没动,抬头盯着客人。

    胡桂扬也盯着他,“他可以留下。”

    吴远十分惊讶,张嘴想说什么,马上改了主意,“好,阿寅留下,老陈,你可以走了,胡校尉还有什么需要?”

    “没了,待会让我的人进来就行。”

    “好说,好说。”吴远拱手告辞,笑着离开,一到园外就抬手擦汗,早知郧阳府怪事这么多,他死活也不会来当这个知府。

    胡桂扬退后几步,笑道:“你今年几岁?让我猜猜,该有……六十岁了吧?”

    阿寅突然一跃而起,个子虽矮,跳得却高,而且动作奇快,不等胡桂扬反应过来,已经在他额上重重敲了一下。

    胡桂扬痛得险些流泪,“嘿,你这个家伙……”

    “这是你不尊重长辈的惩罚。”

    “我已经说你六十岁……”

    阿寅又要跳起来,胡桂扬再退一步,“一百岁,你有一百岁?”

    “几岁不重要,但你得尊重我。”

    胡桂扬打量阿寅一身花花绿绿的衣裳,“这府里的人很尊重你吗?”

    “他们没学过天机术或者火神诀,用不着尊重我。”

    “这么说你认得我?”

    阿寅背负双手,向小楼走去,胡桂扬愣了一会,迈步跟上。

    “我当然认得你,可你来这里做什么?”

    “呃……先说你在这里做什么?家里没合适衣服穿吗?”

    阿寅止步转身,严厉地说:“你能活到现在,靠的全是运气,你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

    “听你的语气,不仅认识我,还对我很熟,可我真的没见过你。你不是闻空寿吧?”

    “我是十二长老之三,真名叫闻空寅。”

    “哦,原来十二长老就是十二地支,真巧,在下南司癸房校尉,天干排第十,赵家四十义子排行第三十六。问个事情,为什么你叫阿寅,不叫阿虎呢?我觉得更般配。”胡桂扬生性口无遮拦,见到这么一个古怪的侏儒,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只觉得肚子里还有无数俏皮话在酝酿,随时都会脱口而出。

    阿寅怒容满面,正待开口,园外走进来几个人,当先者是樊大坚,风风火火走来,根本没注意到侏儒,“何五疯子跑了?”

    “跑了?”

    “去找他姐姐。”

    “随他去吧。”胡桂扬没将何氏姐弟、赵阿七等人视为属下,因此也不将他们的离去当作背叛。

    张五臣东张西望,“以后咱们住在这儿吗?看上去……”他看到扮相怪异的侏儒,吓了一跳。

    小草跑过来,摸摸侏儒的头顶,笑道:“这个小家伙是谁?”

    商辂带着三名随从最后进园,一看到侏儒就露出惊讶之色,随即恢复正常,什么也没说,远远地观望。

    众人当中只有胡桂扬与商辂了解“侏儒”的重要含义。

    人突然增多,阿寅有点困惑,被小草摸过头顶,更加困惑,突然笑了,唱起儿歌,蹦蹦跳跳地进楼去了。

    小草笑得合不拢嘴,“小家伙真有意思,他叫什么?”

    “阿寅,你可以叫他小虎。”

    “小虎这个名字更好听。”小草打定主意今后只叫他小虎。

    其他人进楼安排房间,胡桂扬迎向商辂。

    商辂示意随从走开,领着胡桂扬走出几步,小声道:“这个人……”

    “观察一下再说,少保大人最好换个地方住,这里可能不大安全。”

    “无妨,不找出丹源,哪里对我来说都不安全。”

    两人同时原地转圈,西园不算太小,但是一眼也能望遍,南北长二三十丈,东西宽十多丈,花木繁多,却无异种,建有一座两层小楼、一座亭子、两间独立的小木屋,看上去也都很普通,没有特异之处。

    商辂道:“我会派人详细丈量距离,你负责那个侏儒,弄清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大人要住哪间房?”

    楼里传来小草兴奋的叫喊声,她显然已经选好房间,商辂微笑道:“在这里你是官,我是民,我住木屋,你们住楼。”

    商辂带领三名随从去往木屋,小声向道士交待几句,命他前去仔细丈量距离。

    胡桂扬进入楼里,樊大坚与张五臣正在楼下闲聊。

    “楼上被占了,你跟我们挤楼下吧。”樊大坚道。

    胡桂扬不挑地方,点点头,“阿寅呢?”

    “这个侏儒挺奇怪,看我的时候笑嘻嘻像个傻子,看张五臣的时候却板着脸,好像借他几千两银子似的。”

    张五臣苦笑道:“我发誓,这辈子从来没见过他。”

    张五臣没学过天机术和火神诀,只在香炉里用过玉佩,竟然也被阿寅视为“晚辈弟子”。

    胡桂扬迈步上楼。

    小草也练过火神诀,待遇却与胡桂扬、张五臣都不相同,阿寅居然在给她描眉化妆!

    胡桂扬站在门口看得呆住了,这两人理应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是说几句话的工夫,竟然熟到可以互相在对方脸上涂脂抹粉。

    蜂娘走得仓促,几乎没带走什么东西,阿寅天天在楼里混,将所有粉黛都搬出来,与小草玩得不亦乐乎。

    小草只会乱涂乱画,阿寅本来还有三分像人,现在一分也不剩了,可他的化妆技巧却极佳,这里画一下,那里抹一点,竟将小草变了一个人。

    发现胡桂扬就站在门口,小草急忙转身,“不许看。”

    阿寅本来画得来劲儿,一见到胡桂扬,脸色立刻变化,多浓的妆都盖不住。

    “你这样……不公平啊。”胡桂扬惊讶地道。

    “你也想画?”阿寅冷冷地问。

    胡桂扬笑道:“你也会开玩笑。”

    “哼,小姑娘心地单纯,不该学火神诀。”

    小草起身,“我又不笨,为什么不能学?”

    胡桂扬道:“小草,你先下去,让我跟阿寅说几句话。”

    “我要住这间房。”小草声明。

    “嗯,肯定归你。你这个样子……画得不错啊。”

    小草捂着脸从胡桂扬身边跑开,一出门就拿出巾帕擦脸,以免下楼之后再被别人笑话。

    胡桂扬看着阿寅,这个侏儒不仅装扮怪异,个性也让人捉摸不透。

    不等胡桂扬开口,阿寅先道:“郧阳府没你的事,带着小姑娘走吧,立刻就走。”

    “郧阳将有大事发生。”

    “那也跟你没关系,你的用处就是挑起天下人对闻家庄以及闻家神器的兴趣,你做得不错,但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这就够了。”

    胡桂扬想了一会,“没抓到何百万之前,这里的一切都跟我有关系。”

    “何百万?”

    “对,我的任务是将他生擒活捉,但我更愿意当场杀死他。”

    “好啊。”

    “嗯?”胡桂扬没明白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去杀何百万,我告诉你他的下落,然后你就走吧,把小姑娘带走。”

    “这算什么?何百万对你们闻家庄没用了?”

    “没用了,跟你一样,他已经完成职责,比你完成得还要好,但是没用了。城南的江上有一座孤岛,何百万就在那里,去杀他吧,只要你能打得过他。”

    胡桂扬更加吃惊,“你们这是……御磨杀驴、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啊。”

    “不是前给你们天机术和火神诀了吗?难道就因为你们给天机船做过一些事情,我们就得一直报答?不是我们忘恩负义,是你太过贪婪。”

    “天机船是什么玩意儿?”胡桂扬只注意到这个词。

    “天机船就是闻家庄,闻家庄就是天机船……早跟你说了,这些事情与你无关。”

    “抱歉,我不能走,杀死何百万之后,我还得留下,查清楚你们的底细,这是南司的职责。”

    胡桂扬以为阿寅会生气,甚至会出杀招,可是侏儒想了一会之后居然服软了,“是你自己非要留下,没人逼你。”

    “没人逼我。”

    “那你们留下吧,小姑娘很有趣,在她死之前,我们可以多玩一会。”

    “原来还有死期,七月十五?”

    “七月十五。”阿寅仰头不知在看什么,“终于要离开了,终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