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狐夜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救我

作者:冰临神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外面热,屋子里更热,在院子里待惯的胡桂扬,后面门一关,身上就冒出一层汗,离何三姐儿近在咫尺,他快汗流浃背了。

    他后退一步,左右看了看没什么可看的,伸手不见五指,“少保大人……”

    “睡着了。”

    “你还有这种本事……”

    “嘘。”

    胡桂扬闭上嘴,对面毫无声息,可是他有感觉,何三姐儿似乎又靠近了,差不多就在他的怀里。

    过了一会,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面前根本没有人,于是身子稍稍前倾有人,他立刻挺直身体,越发莫名其妙,“你……”

    “嘘。”

    “我……”

    “嘘。”

    胡桂扬只好再闭嘴,竖起耳朵倾听,希望能发现一点什么,结果除了几个不太明显的喘气声,什么也没有,尤其是身前的何三姐,好像没有呼吸声,只是偶尔喷出一小团极温柔的气息撞在他的脖颈上,令他发痒,汗出得更多。

    静默了将近一刻钟,胡桂扬实在忍受不住,担心踩到门口的道士,于是侧行一步,开口道:“不行,我必须问……”

    耳中叮叮响声不绝,眼前火星四溅,时近时远,像是一团吵闹不休的发光飞虫。

    这是两名高手在斗天机术。

    胡桂扬大吃一惊,一动不敢动,他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自然也没办法参战。

    战斗发生得突然,结束也在一瞬间,声响、火星全都消息,一切归于黑暗,可还是有人被惊动,小草在外喝道:“怎么回事?胡大哥人呢?”

    有人推了胡桂扬一下。

    “我在少保大人屋里,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哦。”小草毫无疑心。

    嗤的一声,桌上的油灯被点燃,胡桂扬终于能够看清屋子里的情形。

    道士躺在门口,钱贡趴在窗下,商辂卧于床上,胸膛各自起伏,睡得正香,还有一名随从并不住在这里。

    何三姐儿点燃油灯,站在桌前,双手扶住桌面,低着头,像是站立不稳。

    胡桂扬急忙上前,“你受伤了?”

    何三姐儿摇摇头,缓缓坐下,“你也坐。”

    “你让他们睡着的?”

    “嗯,天机术的一点小把戏,我刚刚领悟到不久。”

    “恭喜。”胡桂扬又看一眼床上的少保大人,有点言不由衷,“何五疯子一直在等你回来。”

    何三姐儿脸上露出微笑,显得很疲惫,“他总是这么相信我。”

    “刚才你和谁打斗?”

    何三姐儿抬手向上指了指,胡桂扬仰头看去,吓了一大跳,房梁上居然趴着一个人,垂下一只手臂,像是在够什么。

    虽然看不到血迹与伤口,胡桂扬还是确信这人已经死了,“闻家人?”

    “嗯。”

    “你怎么知道他会来这里?”

    “他追踪我,我把他引来的。”

    胡桂扬又是一惊,“刚见面时,你说‘救我’?”

    何三姐儿稍稍抬头,看向胡桂扬,脸上又露出微笑,更显虚弱,“你刚刚已经救过我。”

    “我好像什么也没做。”

    “有你在就够了,只有你能让我安静下来,将天机术发挥到极限。”

    “你说得我脸都红了。”胡桂扬的脸没红,只是不相信。

    何三姐儿笑了,脸上的疲惫消散大半,“人人都往上走,连你的两个跟班都一心想要建功立业,为什么你就一点不求上进呢?”

    “我不求上进?谁第一个出京查案的?谁带你们进山传信,从而发现郧阳府有问题的?又是谁……”

    “是你。”何三姐儿还在笑,像是酒后微醺,“可你不为立功,你把能决定你前途的上司都给得罪光了,就算抓住何百万也得不到赏识,你是个怪人,你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

    “为了什么?”胡桂扬自己也有点好奇。

    “我不知道,我没法理解你的想法。我原以为你对我有所隐瞒,可是在丹穴那里,你竟然不受任何诱惑,我才确信你真的不在乎功名利禄,更不在乎武功强弱。”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是一个怪人。”胡桂扬笑道。

    何三姐儿似乎太累了,头枕胳膊趴在桌上,侧脸看着胡桂扬,“你肯定有在乎的东西,否则不会接这桩案子,那究竟是什么呢?”

    胡桂扬差点说“是你”,可心里却觉得这不完全是实话,于是改口道:“你应该休息,我给你找间房。”

    何三姐儿轻轻摇头,“我在这里待不了太久,一会就得走,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在你身边待一会儿。”

    这一点也不像是平时的何三姐儿,胡桂扬既尴尬又愉悦,两种感觉混杂在一起,弄得他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少保大人没事吧?”

    “没事,天亮之后就能正常醒来。”

    “你的天机术越来越神奇了。”

    “天机术本来就很神奇,只是我从前没有发觉。不不,别提天机术,我想跟你聊点别的事情。”

    “呃……闻不华呢?是被你带走的吧?”

    “我也不想聊他。”何三姐儿的语气里居然有几分撒娇的意思,更不像平时的她。

    “你想聊什么?”胡桂扬明知不正常,却没法抗拒。

    “那个晚上。”

    “哪个晚上?”

    “你被闻不华刺伤晕过去的那个晚上。”

    “嗯,那个晚上怎么了?”

    “你起来之后第一眼真的看我?”

    胡桂扬脸红了,那个晚上他起来替赵阿七守夜,的确向何三姐儿那边多看一会,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会被暗处的闻不华瞧见,闻不华偏偏又说出来,当时已经醒来的何三姐儿显然是听到了。

    “因为……只有你坐着睡觉。”胡桂扬找了一个理由。

    何三姐儿的微笑一下子变成失望,“我特意来找你问个清楚,你居然给我这样的回答?”

    “好吧,我看你不是因为你坐着睡觉,是因为……我想看你。”

    何三姐儿又笑了,脸颊飞红。

    胡桂扬没法不心动,却又觉得古怪:就在这间屋子里,三个人因天机术而昏睡,房梁还趴着一具不知名的尸体,而他却与一名柔美无双的女子互诉衷肠,就像是硬生生将美梦嫁接到噩梦里。

    “在京城,你应该娶我的。”

    “当时若是再有几天时间,我会娶你,可你还是会离开。”

    “会。”何三姐儿一点也不隐讳,“你知道吗?小时候你就答应过要娶我。”

    “记忆都在你心里,怎么说都行。”

    何三姐儿笑出声来,“你现在仍然可以娶我。”

    “我很愿意,但是先告诉我,你服食了多少金丹?”胡桂扬越看越不对劲儿,心情不像最初那样荡漾。

    “嗯……”何三姐儿像是被问到尴尬事的小孩子,转头将脸埋于肘下,“一枚不剩。”

    “那是多少?”

    “几十枚吧。”

    “当时我也在场,比几十枚要多。”胡桂扬语气稍显严厉。

    “一百……”何三姐儿露出一只眼睛飞快地瞄了一下,见胡桂扬的神情也很严厉,继续道:“一十三枚。”

    胡桂扬指着床上的商辂,“少保大人一年多年来才服食十一枚,而且早已察觉金丹有害,你竟然……”

    “我忍不住。”何三姐儿抬起头,双颊红得像是要滴血,那不只是羞怯,“我以为我能忍住,我曾经将金丹都交给你,心中不舍,却控制住了,可是丹穴的诱惑太强大,我……胡桂扬,你得救我。”

    “怎么救?待在你身边就行吗?”胡桂扬的心怦怦直跳。

    何三姐儿站起身,靠近他,气息明显加重,“打开丹穴,或者再找一个。”

    胡桂扬大失所望,心里暗暗骂自己一句无耻,也站起身,站到凳子后面,“你这是走火入魔。”

    “你说得对,可是又能怎么办?我已经服食太多金丹,停不下来,怎么都停不下来,非得……”何三姐儿眼中突然闪过寒光,像是机匣里飞出的小剑。

    胡桂扬上前一步,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她在挣扎,他抱得更紧。

    “能停下来,一定能停下来,你是何三尘,别的小孩儿只知道淘气的时候,你就知道想办法自保,别人不是遇害就是摔断腿的时候,你却取得何百万的信任,神仙师父分别传授不同的功法,你却能从梦话中套出火神诀。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当然,有一点阴险狡诈,但还是很聪明,像你这么聪明的人,绝不会放弃抵抗。‘坚持住’,这是你对我说过的话,现在我要说给你。”

    何三姐儿不再挣扎,而是紧紧靠着他,“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留下来,我会找到确解之法。但你还是得告诉我,闻不华在哪儿?我有话要问他。”胡桂扬抬头扫了一眼房梁上的死者,可惜没法审问。

    “他在给我默写闻家庄的功法。”

    “嗯?他这么听话?”

    “不听不行,他不是我的对手。”何三姐儿的功力本就不弱,服食一百多枚纯红金丹之后,更是超过诸多闻家高手。

    “带我去找他。”

    “好。”

    胡桂扬松开双手,何三姐儿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正常,显出几分漠然,连她的回答听上去也像是敷衍。

    “人哪去了?”外面传来何五疯子的叫声,不知不觉间天已经放亮,屋子里昏睡的三个人开始伸展四肢,似乎就要醒来。

    胡桂扬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只觉眼前一花,何三姐儿竟然消失,隐约听到头顶似乎有响动,抬头看去,只有尸体,不见人影。

    何三姐儿明明是来求助,不知为何却不肯留下。

    胡桂扬怅然若失。

    商辂等人几乎同时醒来,然后同时看到多出来的胡桂扬,最后又同时看到房梁上的尸体。

    “少保大人,弄明白了?”胡桂扬笑着问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