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574 荣安的心结

作者:宝贝鹿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574

    “语儿,我是不是很胆小,是不是不像以前的自己了?”莫葭有些伤感的问道。

    她真的是好害怕,她从来都不知道还可以这么爱一个人。

    害怕会失去他,真的好害怕。

    莫葭从来都不知道,她有一天也会陷得这么深。

    之前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可以离开,可以不在乎荣安,那是因为荣安一直都是在乎莫葭的。

    可是当今天荣安那样看了莫葭一眼的时候,莫葭突然觉得心好慌,觉得心好乱,整个人似乎都乱作一团,都不能呼吸了。

    “语儿,我觉得自己好没用,为什么不就不能活的像自己了呢?我的心里好难受,语儿,你说我该怎么办?”莫葭说着,眼中慢慢的滚下泪来。

    萧紫语叹了口气,说道,:“葭儿,荣安对你一直都这么好,你如果不动心,不在乎他,这才是不正常的,可是你不要这么患得患失的,你即便是在喜欢荣安,也要保持自己的本心,葭儿,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莫葭点点头,:“我明白,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我直到现在的心,还是惴惴不安的,我想去和荣安说点儿什么,但是却开不了口。”

    “葭儿,不要这样,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萧紫语很郑重的说道。

    “不管是荣老太太的死,还是荣老太太被软禁,亦或者是和荣老太爷的决裂,这些都跟你没关系,是荣老太太自己咎由自取的。”萧紫语坚定的说道。

    莫葭咬着唇,:“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怕荣安过不了心里那一关,然后就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了,其实我怕的也不是他怪我,而是他心里明明怪我,却不告诉我,这样会在心里留下阴影,然后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扩大,到最后,我们就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萧紫语听着莫葭的担忧,其实萧紫语是能够理解的,莫葭心里也不好受。

    不知道为什么,萧紫语对于荣老太太的离世,一点儿都不觉得同情,甚至连伤心都没有,只是觉得荣老太太连死都这么不安生,都要留一堆的麻烦给别人,真的是觉得很厌恶。

    “葭儿,你先别多想,事情未必会是你想的这个样子,说不定荣安他心里并没有这样想。”萧紫语安慰道。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会多想,主要是他刚才看我的那一眼,真的让我挺绝望的,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莫葭也有些苦恼,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吧。

    “好了,葭儿,现在不是乱想的时候,你好好的,先等丧事结束了再说。”萧紫语说道。

    莫葭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我就是心里堵得慌,想找人说说。”

    “先回去吧,这个状况,我们虽然不是重要的人,但是也不适合出来太久。”

    “好。”

    两个人打算回上房去,却正巧看到荣大老爷疾驰而来,他几乎是一路狂奔的,而且身上还穿着朝服。

    跟随而来的还有萧清和。

    萧紫语倒也不奇怪,荣家和萧家除了姻亲关系,原本也是亲戚。

    荣老太太是萧清和的亲舅母,自然是要过来的。

    萧紫语和莫葭也忙迎了上去。

    两人俯身行礼。

    荣大老爷和萧清和均摆了摆手,:“不必多礼,起来吧。”

    荣大老爷的神情十分的严谨,面色带着悲伤,但是却没有过多的情绪,起码不像荣二老爷那样情绪这么的崩溃。

    两个人就跟跟着一起进去了。

    荣大老爷怎么也是荣家的嫡长子,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就等于是主心骨一样。

    荣老太爷一向都看重这个儿子,总觉得荣二老爷有些天怯懦了一些,荣家的未来还是要指望荣大老爷的。

    “老大,你回来了?”荣老太爷看到荣大老爷,这颗心似乎已经回归了胸腔。

    其实荣老太太的死对他真的是个不小的打击。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有些没主意了。

    好在荣老太太的娘家人在帝都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人,也倒是不怕他们会找事儿。

    但是这些事情,总是要有人料理的。

    指望荣二老爷,似乎真的指望不上,荣二老爷自己先闹起来了,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父亲,儿子回来晚了,请父亲赎罪。”荣大老爷拱手说道。

    “无妨,知道你有公务。”荣老太爷摆手道。

    萧清和也上前拱手道,:“舅父,一切节哀,陛下也已经知晓了,让舅父一定要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泰和帝也是荣老太爷的亲外甥,虽然按照尊卑,他没必要过来,但是也要适当的表示一下关心,当然,这等关心肯定不是对着荣老太太而来,他的关心只是看着荣家的面子罢了。

    荣老太爷听得十分的动容,连连点头称是。

    荣大老爷看着荣安还跪在床前,不由得上前说道,:“安哥儿,你起来,让丫鬟给老太太换衣服,棺木方才我已经定好了,大概一会儿就能送过来了,灵堂也要布置起来了,你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跪着做什么?”

    荣大老爷显然很是镇定,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丧事应该如何处理了?

    荣安转过头,看着荣大老爷,冷笑了一下,:“大伯父还真是冷静自若啊,全家人都到齐了,你才姗姗而来,来了也不说给祖母磕个头,就已经可以淡定的处理丧事了,侄儿真是佩服啊。”荣安带着几分嘲讽说道。

    荣二太太听得满脸着急之色,荣二太太要比荣安冷静的多。

    荣二老爷资质平平,是指望不上的,荣安将来还是要指望荣大老爷和荣成来提携的,所以她自然是不愿意荣安得罪荣大老爷的。

    荣安这话说的已经很是嘲讽了,不过荣大老爷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看着荣安。

    “安哥儿,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逝者已矣,你祖母已经走了,我们总是在这儿伤心欲绝,也是于事无补的,你明白吗?”荣大老爷耐心的说道。

    “是啊,祖母已经死了,可是她为什么会死呢?”荣安有些嘲讽的问道。

    “够了,安哥儿,不要再说了。”荣老太爷出声打断了荣安的话。

    “你祖母的死,要怪就怪老夫,不怪其他人,如果不是老夫将她软禁,她也不会想不开就上吊了,你不用跟你大伯父这么说,这不关你大伯父的事儿。”荣老太爷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着急身上,他不能让荣大老爷的官声有一点儿的折损。

    荣安点头,:“对,没错,但是祖母的死,我们在场所有的人,真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无辜的吗?”

    荣安的眼睛通红,眼眶有些湿润,但是却倔强的没有落下来。

    “我知道,祖母行事作风很不让人赞同,她大多数时候做事都很极端,让人接受不了,可是其实她心里是爱我们这些人的,连我自己也厌烦祖母,我没有资格说你们,其实我自己何尝不是已经放弃了她,这些天,我都没有来看过她,你们谁来过,祖母一向心高气傲,就这样被关在这四方小院里,她如何能受得了,可是我们都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她就算是闹着要死要活的,我们也没人在乎,没有人觉得她说的话是真的,都觉得她只是说说而已,毕竟已经说了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死成,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死了,真的离开我们了,她再也不会烦我们了,其实我们该高兴的,因为没有人和会来干涉我的生活了!”荣安狠狠的说道。

    “可是为什么我心里却这么难受呢?为什么?”荣安有些崩溃的吼道。

    莫葭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被抱住了荣安,:“荣安,你别这样,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大家都不想这样的,你别苦了你自己,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的错。”莫葭低声抽泣道。

    他真的是没法看到荣安这个样子,她的心跟着一阵一阵的抽痛。

    荣安没有推开莫葭,任由莫葭这样抱着,他看着莫葭,眸光很温柔,轻轻的说道,:“葭儿,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刚才对不起,刚刚接到祖母的死讯的时候,我承认,那个时候,我的情绪有些失控,我是有点儿怪你的,可是现在没有了,我也没有资格怪任何人,因为当时祖母被祖父软禁起来的时候,我也在场,而且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所以她的死,我和你们一样,我也做了旁观者,我没有资格怪任何人。”荣安一字一句的说道。

    莫葭听了这话,心里觉得很难受,是那种很压抑的难受,心就好像是裂开了一样。

    荣安虽然说不会怪任何人,可是莫葭明白,荣安是连自己都怨恨进去了,也怪他自己当初没有阻止悲剧的发生。

    莫葭也清楚,荣老太太的死,会是荣安的一个心结,是一个很久都无法解开的心结。

    而莫葭此时此刻,却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了。

    “安哥儿,你不要这样,你这样也于事无补,事实上,老太太已经去了,老太太生前最疼你了,自然希望你可以好好的,你这样老太太看了也不会开心的。”荣二太太哭着劝道。

    荣二太太知道荣老太太在荣安心里的地位是很重要的,可是也没想到会重要到这个地步,她的死,似乎对荣安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荣安,求你了,别这样好吗?”莫葭似乎除了这一句,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荣安了。

    萧紫语看着荣安激动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觉得有些悲哀。

    其实最初的时候,萧紫语也不知道荣老太太对于荣安来说,竟然会这么重要,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她低估了荣老太太对荣安的影响力。

    可能是萧紫语见惯了生离死别,上一世,她的亲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她。

    从最初的悲愤欲绝,生不如死,到最后,心都疼的麻木了,虽然很伤心,但是转过头来,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会将悲伤带给别人,也不会让人看出来她的悲痛。

    有些事情,真的是经历多了,就麻木了。

    “荣安,你冷静一点。”萧紫语终于也看不下去了,开口说道。

    荣安听到萧紫语的话,抬头,眸子冷冷的,看着萧紫语,萧紫语此刻能感觉的到,荣安心里是怪他的,毕竟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萧紫语也算是个始作俑者。

    “荣安,你不能将荣老太太的死,全都归咎到别人身上,你要知道,生命是自己的,是生是死,都是自己选择的,和别人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换句话来说,一个人真正想死的人,别人是救不了她的,而一个不想死的人,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荣安,荣老太太的死,就是她自己造成的,与人无尤!”萧紫语很平静的说道。

    荣安冷笑了一下,:“萧紫语,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很冷血,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绝对是古今第一人!”

    “这是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事实,而实话往往比谎话更难令人接受,荣安,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其实在场的每一个人,心情都很沉重,老太太的死,是个悲剧,可是她已经死了,我们活着的人就该接受这个事实,也包括你,说实话,我并不同情老太太,因为是她自己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人如果想要活着,不管是在逆境还是在顺境,都是可以活下去的,而不是因为受了一点点挫折,就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不能因为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就应该为了她,反目成仇,要死要活,互相怨怼,这是没有意义的。”萧紫语继续说道。

    其实萧紫语的话说的很直白,也是有些不太好听的,但是却也是清楚明白说明白了道理。

    萧紫云听得点头,附和道,:“二表哥,我三妹妹说的对,我们都很伤心,但是不能因为伤心,就这样互相怨怼,外祖母不愿意看到我们这样的。”

    荣安笑了笑,:“伶牙俐齿,我反正是说不过你们的,我也没想做什么,我只是想多陪陪祖母,想守着她,难道这也不行吗?”

    荣大老爷皱眉,:“可以,你先起来,等给老太太换了衣服,将灵堂布置妥当了,你想在灵前呆多久都可以。”

    荣安其实也知道此刻,荣大老爷的做法是对的,可是荣安就是无法接受荣大老爷这么冷静,淡定的去处理丧事。

    他就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都会这么平静,这么冷静呢。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和不平。

    他真的无法接受荣老太太的死,如果荣老太太现在还活着,那该多好,她明明可以活的很久的,她的身体那么的康健,不应该是现在这一具冰冷的,没有一丝生气的尸体的。

    “荣安,先起来吧,我们先出去待一下,等会儿我陪你去守灵,好不好?”莫葭低声劝道。

    荣安这才慢慢的站起身,他轻轻的推开莫葭一直抱着他的手臂,然后慢慢的一个人,向外走去。

    莫葭想跟上去,却被萧紫语给拉住了,萧紫语冲着莫葭摇了摇头,:“你别过去,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这个时候,你追过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莫葭其实很想跟过去,但是看着萧紫语,她想了想,终究还是放弃了,没有追过去。

    不过莫葭心里也很悲伤,很没有底气,不知道荣安到底会怎么样,她真的是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