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解毒

作者:猫猫寶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able width="100%"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tr>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d width="33%" align="center"></td>

    </tr>

    </table>

    他那叫要死要活的欠揍模样?

    月澜很委屈,他明明就是内疚难过好不?怎么到了这棵茶树的口中,就被误会成这样了?

    一棵树,果然无法明白人类的感情啊!

    唉!

    叹着气的月澜道:“我们人类的复杂感情,你是不会懂的!”

    “我才懒得懂,我还嫌你们累得慌呢!”断魂一脸嫌弃的道。

    月澜:“……”

    眼见断魂如此不给这位面子的吐槽着,白胡子老头不禁频频给断魂使眼色,示意他收敛些,别跟个二愣子似的啥话都说!

    但断魂就好像没明白似的,直接问白胡子老头,“你怎么了,眼睛抽筋了?怎么一个劲儿的眨?”

    白胡子老头心里这个气啊!

    什么叫他眼睛抽筋了?他那分明就是在用眼神提醒这二货好不?偏偏这家伙装不懂!

    无奈,白胡子老头只好走到断魂身旁,小声警告道:“那是主人的爹,你说话能注意点儿不?”

    “不能!我可没你那般虚伪,我是有啥说啥!”断魂认真拒绝。

    “你!你!你早晚会被自己的胡思乱语给害了!”白胡子老头气到不行,遂语气颇重的道。

    “我说话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你介意吗?”没搭理白胡子老头,断魂干脆问冰娆。

    “不介意,这样很好!”冰娆不以为然道。

    这株树和这老头儿的对话,自然是瞒不过冰娆等人,而冰娆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反倒是这老头小心过度了!

    她看上去,像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吗?

    至于断魂,听到冰娆的回答,则挑衅的看向白胡子老头道:“瞧见没?新主人根本不介意啊!”

    白胡子老头儿:“……”谁能收了这货?他被气得肝疼。

    月澜也无语的狂抽嘴角,他深深的意识道,以后有宝贝女儿惯着,这家伙只怕要任性的上天啊!

    不得不说,冰娆那爽快的脾气还真就对了断魂的胃口,不然,在跟白胡子老头挑衅的时候,他也不会说到新主人这三个字了!

    想当初,那位老主子想服他的时候,都没有这般容易啊!

    因为在断魂眼中,那老头儿实在是太过老奸巨滑了!

    后来,若不是那老头儿救过他几次,只怕他都未必会认可对方!

    他啊!

    跟人交往不看身份不看地位,只看眼缘!

    “新主人,你很不错!”转而,断魂又对冰娆道。

    “如此说来,你是承认我的身份了!”冰娆好笑的道,这家伙听说很难搞,现在看来,还不算太难!

    “嗯嗯,在这一方空间中,我算是最挑剔的一个,你搞定了我,其它的植物自然手到擒来!”断魂点头,顺便提醒。

    “谢谢告知!”冰娆对这株茶树印象也不错,毕竟,植物界可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也正是如此,她才丝毫不觉得,这断魂茶树这样的性子有任何问题,如果换成对方是人类,那恐怕就是人际关系障碍症了!但换在一棵树身上,完全没问题!

    “新主人,你身上的毒我是有办法,但是,另一种毒我可就无能为力了!而且,现在这两种毒互相牵制当中,如果只解我的毒,只怕另一种毒要趁机爆发了,所以,除非能一同解了另外一种毒,否则,这毒此刻还不能解!”断魂沉吟了会儿,才又小心翼翼的道。

    他既然认可了新主人的存在,那么,自然怕自己的话令新主人失望,那可就不美妙了!

    冰娆闻言,则是笑着道:“放心,另一种毒随时能解!”

    “真的?”断魂有些意想不到,这新主人看来也有些手段嘛,居然随时带着另外一种毒的解药,厉害!厉害!

    虽然另外一种毒凶残到何等地步,断魂并不太能确定,但能跟自己的毒互相牵制,那毒显然非同小可!

    而他也瞬间反应过来,新主人身带另一种毒的解药,却一直没有解毒,不正是为了使两种毒之间达成平衡,互相牵制吗?

    如此,两种毒便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干瞪眼了!

    可是,这两种毒虽然不闹腾了,两种毒素对于身体的迫害还是存在的,那也就是说,这小主人虽然外表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实际上,身体情况每一天都在透支中!

    想到这儿,断魂突然有些心疼起这位新主人来!

    她可真够不容易的!

    还有一个不靠谱的父亲要哄!

    可以说,在这一刻,断魂都替冰娆感觉头疼了!

    顺便,他又瞥了眼边上闷不吭声的月澜,有些小嫌弃!

    月澜虽然感受到了这棵树不太喜欢自己人,但是,却没想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他哪里就把这棵树给得罪了呢?

    月澜也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深追此事的时候,一听女儿的毒能解,他便立即道:“既然如此,娆儿,你快点先把毒解了吧!”

    “好!”冰娆知道自己的毒一直都是亲人心中的心头大患,现在能解毒了,她自然不会耽搁!

    “你们先请离开!”要给小主人解毒了,断魂率先下了逐客令!

    沧陌染、冰溪、月澜本来不想走,不过,却被白胡子老头给强行拽走了,离开的时候,白胡子老头还对他们道:“离开吧,断魂那家伙脾气怪得很,如果我们在这里打扰他,他一怒之下撂挑子可怎么办?”

    “他敢?反了他了!”沧陌染没好气道。

    “敢不敢我不知道,但你总不希望,主人在解毒时,痛苦太多吧?所以,他我们惹不起!快走,快走!”白胡子老头催促着。

    沧陌染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细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媳妇的毒最终虽然肯定能解,但若解毒过程太过痛苦,显然也并非他所愿!

    不情愿的,众人都退出了断魂的势力范围,并老老实实的在外面等着。

    不多时,不远处传来了冰娆强抑的痛苦吟叫,那声音虽然还不算大,但却听得众人心疼不已!

    这两种毒自从便在冰娆身上,折磨了她那么多年,这临了临了,居然还不老老实实的滚蛋,还让冰娆痛苦,他们真是恨得牙痒痒!

    可解毒这种事情,他们却帮不上忙,只能靠冰娆自己努力了!

    众人在外面提心吊胆的等着,而断魂茶树的所在地,一名高大的俊美男子和一个小奶娃儿正合力将自己纯正的生命之力打入冰娆体内!

    那淡绿色的生命之力,正是植物一族最为宝贵并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

    可想而知,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之源给冰娆解毒,自身也是要受到损害的,可是,这却是不得已而为知!

    此时,冰娆眉头紧锁,双眸紧闭,一张白皙如玉的倾城脸蛋上,已经沁出了一粒粒的汗珠,正顺着脸颊缓缓的滴落下来!

    而她体内,也仿佛如烈火焚烧般,每一寸筋脉、每一寸血肉以及五脏六腑都承受着极为痛苦的煎熬,她很痛苦!

    她体内的那两种毒,也仿佛预知了自己要被马驱逐出去似的,原本相安无事的两种毒,居然不约而同、默契十足的发起了极为疯狂的反扑,在这一刻,两种毒在也不互相牵制了,而是携手共进,妄图与涌入冰娆体内的两股生命之源相抗衡!

    短短瞬间,冰娆身体内便成了一个战场!

    双方势力不停的较力着,拉扯着,拖拽着!

    冰娆感觉自己好像被撕扯成两半似的,身体痛到不行!

    “小主人,一定要忍耐哦!这两种毒在你体内时日已久,早就把你的身体当成所有物了,现在,我们想把它们赶出去,必是要费一番周折的!而你,只能忍!”断魂认真的提醒着。

    那小奶娃,也就是苜羞草精灵,也一脸担忧的看着冰娆安慰,“麻麻,你要加油啊!千万不要昏过去,你要帮助我们!”

    “小家伙,你怎么叫小主人麻麻?你明明就是植物!”听了苜羞草精灵的话,断魂有些不解的问着。

    “她是我麻麻,我从小就是这样叫她的!”苜羞草精灵有些羞涩的解释。

    “哦!”断魂哦了声,还没不太明白一株草为嘛要叫个人类当麻麻,难道小家伙缺爱吗?

    正痛苦中的冰娆,听着传入耳中的话语,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貌似更疼了!

    这两个家伙,能认真点儿不?

    现在是讨论这事儿的时候吗?

    “你、你们专、专心点儿!”忍无可忍之下,冰娆强忍疼痛道。

    “哈哈!小主人,放轻松,适当的聊天,有助于转移你的注意力啊,不如,我们在来聊聊你的情史啊!”断魂颇没正形的调侃道。

    痛不欲生的冰娆,相当的无言以对!

    这断魂茶树不是个高冷的植物吗?居然想跟她聊情史?

    还是在她如此痛苦难当的时候,话说,这样真的好吗?

    显然,冰娆已经被略显八卦的断魂,给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边上的苜羞草到是挺配合,还一脸兴奋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告诉你哇!”

    “好啊!好啊!”断魂欢快的回应着。

    就这样,一大一小便旁若无人的大聊特聊起冰娆和沧陌染间的风花雪月来!

    痛苦中的冰娆,虽然疼的没有心思听这些,可是,苜羞草的话却总是自己往她耳中飘,害得她想不听都不行!

    听着苜羞草绘声绘色的描述,冰娆不禁再次重温了往日沧陌染为她所做过的一切,骤然觉得心中暖洋洋的!

    当初那个小正太,是真的对她很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