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五九零章:一路射进决赛

作者:大梦游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枪这种武器,很难做到点到为止,和“开弓没有回头箭”是一样的,射出去要么射不中,射中了就不可能止于点到。不像刀剑,架到人的脖子上,甚至在对方的要害轻点一下,都能够算作分出胜负的标志,而且也没有人会有什么异议。

    而于乐阳这边,不想给宗门惹事,动起手来自然就不免束手束脚了。

    大概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对于于乐阳那近似威胁的一句话,韩风根本就没有多么在意。脑袋露在外面又怎么样?你有本事倒是朝这儿来一枪啊!反正身上有宝甲,只要对方不敢向着自己头上射击,那么有没有头盔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就是所谓的“有恃无恐”吧!

    韩风虽然被一枪轰了出来,但在宝甲的保护下也就是疼一些而已,如同被人用锤子砸了一下胸口。稍微缓了口气,等到胸口的疼痛略减,他立刻就一振手中的宝剑,再次加入了围殴的队伍之中。

    对于这一点,其实擂台下边的看官,还有看网络直播的那些人,都多少能够看出一些来。只不过,谁叫韩风的对手是于乐阳呢!如果换成是一个三流宗门的所谓贫民弟子,这些人一定会无比激愤的谴责韩风无耻。而于乐阳就算了吧!在大多数人看来,这纯粹就是两个富二代在斗富,最好来个两败俱伤,才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于乐阳这边,随着韩风加入战团,顿时压力也增大了不小。虽然,他能够找到韩风的真身,能够用子弹将对方轰出去,但既然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对方很快就又会加入进来。甚至,对方已经根本不玩扰乱视线的把戏了,根本不在意自己本尊会不会被找到。

    妈的,真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了吗!于乐阳心中暗骂道。无论是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还是对方这样的态度,都让他心里相当的恼火。没错,他的确是不敢向对方的脑袋开枪,但是要知道这子弹的类型中,可还有穿甲弹这么一种东西存在呢。

    于乐阳手持双枪,突然间张臂向上两边一扫,手指不断的扣动扳机,将两支枪刃中的子弹一气都射了过去。当然,两支枪刃用的都是转轮弹巢,所以装弹量十分有限,到现在总共也就剩下八发子弹而已。不过,这八发子弹,却不是光是寻常的子弹,里面还有几发符箓子弹。

    因此,当于乐阳扇形射出枪中的子弹后,除了几发普通子弹之外,几发符箓子弹也各自爆发出了相应的威能。虽然,这符箓子弹用的符箓,并不是什么太厉害的东西,但是一下子爆发出来,还是将韩风和那几个影子都逼得退开了很远。

    紧接着,于乐阳将两支枪刃交在同一只手上,另一只手则从百宝囊中拿出了新的弹巢。对于换弹,转轮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将一枚枚子弹填入转轮弹巢,另一种就是直接换装好弹的弹巢了。好在,于乐阳虽然之前没打算用穿甲弹,但为了以防万一也专门带了装好穿甲弹的弹巢,否则一枚枚的填装就太费时间了。

    手指拨动机关,枪刃的弹巢从侧面弹出,然后直接滑落到了地上。于乐阳将新的弹巢放上去,手腕轻轻一甩,弹巢恢复原位,撞针进入待击发状态。这一套动作,于乐阳可是练过无数次,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两支枪刃已经全部换弹完毕。

    按道理说,可能有人会觉得,换一发穿甲弹不就行了,何必这样把两支枪刃的子弹都换掉呢。可是,于乐阳并不清楚,对方的宝甲究竟防御力达到什么程度,如果一发穿甲弹射不穿,再想找机会装弹恐怕就难了。而且,他需要把韩风和那些影子逼开,给自己赢得换弹的时间,两支枪刃的子弹都用掉了,不直接换新满弹的弹巢,难道还只塞一枚子弹吗?

    再说韩风那边,虽然身上穿着宝甲,可毕竟头上没有防护,因此也不敢去硬扛那符箓的爆发。在被逼开一段距离后,他也看到了于乐阳换弹的动作,虽然对身上的宝甲很有信心,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了一点不妙的感觉。于是,他见符箓爆发的法术稍稍消退,就立刻又向着于乐阳扑了过去,想要拼着受点伤把于乐阳直接拿下。

    可是,于乐阳换弹的动作太快了,等到韩风和那几个影子再次上来围攻的时候,他已经是完成了两支枪刃的换弹。他一支枪刃抵挡几个影子的攻击,另一支枪刃则稳稳的指向了韩风的本尊。

    “砰!”

    枪声再次响起。

    战团之中的韩风本尊,整个人突然后仰着飞出了战团,之后没有如人们预想的那样潇洒的落地,而是“嘭”的一下重重摔在了擂台的地面上。虽然是仰倒在地,但擂台下边的那些人,有眼尖的还是看到了,韩风的胸口正有鲜血不断的涌出,并且很快浸湿了衣衫。

    看到这样的情景,擂台下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韩风身穿着宝甲,居然还是败在了于乐阳的手下。那可是宝甲啊!虽然那宝甲还不是法器,但是其防御力量也绝对不容小觑,居然这样也能够被射透,那于乐阳的法器究竟是有多强啊!

    寻常子弹,弹头往往都是偏软性的金属,击中目标后会产生变形。有些弹头,会特意做成凹陷状,并且会进行切割,使其更加容易变形。目的在于,变形的弹头,会在动能作用下,在人体内首先不规则的翻滚,锋利的变形弹片会在翻滚中摧毁人体组织。比如,曾经被禁止使用的达姆弹,可以说就是把这个特性发展到极致的一种弹头了。

    而穿甲弹为了增加穿透力,就不能用太容易变形的弹头了,往往会在弹头内加处钢芯或钨芯。当然,同时期最厉害的穿甲弹,还得说是使用了贫铀合金的贫铀穿甲弹,甚至能够撕裂坦克的装甲。于乐阳的穿甲弹,当然不是用的贫铀弹芯,但就算是钢芯穿甲弹,那穿透力也绝不是闹着玩的。

    看到韩风倒地,毕竟这是太一宗的弟子,身为裁判的太一宗门人立刻就窜到了台上。他来到了韩风近前,低头一看韩风身上的伤,顿时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韩风倒在地上,已经是没有了动静,胸前一个血洞足有拳头大小,要不是那满溢的鲜血阻挡,恐怕直接就能看到内脏了。当然,这么大一个血洞,里面的内脏是什么样,就算不用看都能猜得到,能剩下多少都是个问题。

    见这情况,这位裁判片刻也不敢怠慢,立刻招手将太一宗这边负责疗伤的人叫了过来,在擂台上就开始对韩风进行紧急抢救了。就韩风这样的伤势,虽然不是被射中了致命要害,可要是抢救的不够及时,那条小命也难以保住。

    “于乐阳,你这出手也太歹毒了吧!”身为裁判的太一宗门人,没有立刻宣布胜负,而是满脸愤慨的向于乐阳质问道。

    “这位前辈,此话从何说起?早在之前,在下找出韩道友的真身时,这胜负就已经成定局了。只不过,正是因为怀着点到为止的想法,在下才将目标对韩道友的头部挪到了胸口。谁知道,韩道友却并不领情,而前辈也毫无表示,那么在下还能如何呢?”于乐阳一脸无奈的说道。

    “简直是强词夺理,这就是你对同道下如此重手的理由吗!”裁判厉声喝道。

    于乐阳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对方,说道:“前辈觉得是在下强词夺理,那么若依前辈的意思,是不是要在下直接认输,才算是合了前辈的心意呢?”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们玉清宗之人,难道都是这般不懂礼数吗?”那裁判回答不了于乐阳的问题,只得恼羞成怒的转而指责起了对方的态度。

    “对在下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怪在下不懂礼数,更对我玉清宗横加指责,这位前辈可真的是让在下大开眼界。”于乐阳一边说着话,一边往旁边走了几步,来到了浮在擂台外半空的悬浮摄影器前,接着说道:“来,前辈请继续,让没有在现场的道友们,也看看前辈是如何展示太一宗之风范的吧。”

    可恨啊!

    如果是在以前,没有这个网络和直播,这论道大会就是太一宗做主,就像常用的反派台词说的一样“王法?老子就是王法!”。太一宗这边的行事,不能说是为所欲为,但也不用太过顾及其它宗门的感受,反正一群小弟也不敢拿大哥怎么样。

    然而现在不同了,有了网络和直播,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再是仅限于现场这些人知道了,而是在第一时间就会被传到外面,甚至传遍整个神华域界。这在科技世界,叫做舆论监督,这个世界虽然还没这说法,可也明显能够让人感受到,做事不能再如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

    因此,看到那悬浮摄影器,这位太一宗的裁判顿时脸色大变,恨恨的瞪了于乐阳一眼,转身背过去说道:“本次切磋,获胜者为玉清宗弟子于乐阳。”

    说完这话,这位裁判在擂台上一秒都不想多留,直接一个纵身就跳到了擂台下边,回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裁判位置上。当然,与此同时,太一宗那几个负责救治伤员的人,也已经把韩风抬了下去,找地方抢救去了。

    随着裁判的宣布,于乐阳获得此次比斗的胜利,终于是没有了任何的疑问。而擂台下和网络上,那些看客们自然又是展开了一轮争论,尤其是关于那位裁判和于乐阳的对话,也是让很多人分成几派争论不休。争论于乐阳是不是下手太狠了,争论太一宗是不是输不起了,争论韩风是不是早应该认输等等。

    这一轮之后,由于人数的问题,出现了一个轮空的名额。上一轮是二十二个人配对切磋,最后决出十一位获胜者,于是这一轮再抽签,结果就多出了一个没对手的。这个轮空名额,毫无意外的落到了太一宗的一位弟子头上,而于乐阳则被抽到了一名天河宗的弟子。

    这位天河宗弟子,修为已是筑基境圆满,上来就直接施展出了御剑之术,一柄飞剑如同闪电一般直奔于乐阳而去。飞剑的速度,居然是筑基境弟子所驾驭的飞剑,在速度上还是比不了子弹的。但是,擂台的面积毕竟不大,这飞剑的速度即便不比子弹,可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躲开的。

    于乐阳仍然用着枪刃,不过也拿出了那两台浮游炮,数支枪管同时快速交叉射击,直接在半空就结成了一张弹网。那飞剑射入弹网,立刻就被无数的子弹轰在了剑身上,一下子将飞剑几乎定在了半空,噼里啪啦的一阵爆响之后,飞剑跌落在了地上。

    “我认输!”天河宗的弟子倒是干脆,见飞剑没能突破弹网封锁,根本不等于乐阳对自己出手,便抬起一只手臂向裁判叫道。

    又一轮比斗结束,这一次由于有一人轮空,最后获胜者为六人。六个人再次抽签分组,分成三组两两对战,再次决出三位获胜者。当然,这三位获胜者,可就没有抽签轮空之说了,而是要轮流比斗分出一二三名。

    也就是说,这就算是决赛了。

    这三个人,一位是太一宗的弟子,另一位也是太一宗的弟子,而第三位则是玉清宗的于乐阳。于乐阳是真没想到,自己一个内门弟子,不但是闯入了正赛,居然还一路杀到了最后的决赛。

    接下来,于乐阳只要再战两场,战胜这两个太一宗的弟子,就能成为本次论道大会筑基境的最终胜者了。

    不过,可以想见,太一宗这边势必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的,以往每一次的论道大会,不管是筑基还是其它境界的切磋,最后的胜者只能是太一宗的。唯一的例外,就是上一届的齐千钧,不过齐千钧的下场也很明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