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碧水蓝天,少年行 第五百八十章 有如童助

作者:夜雨闻铃0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临风的一字一句仿佛重锤击打在星渊的心头,虽然此刻星渊依旧有些不清醒,但是苏临风的话却让星渊好像找到了一个向前走的方向。

    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被酒水打湿的星渊呆呆的坐在床头,眼神中有迷茫闪过,不过片刻后星渊便缓缓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战北城!周家!杀妻之仇,不共戴天!”

    许久,星渊才嘴角轻动,然后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么几个字,声音虽然因为酒瘾的侵袭有些虚浮,但是其中暗藏的那股意志即使是苏临风都感到毛骨悚然。

    这已经不是当时在北碧之海那个星渊能够发出来的意志了。

    “你...你的修为..”苏临风看着星渊,欲言又止,直到此刻,苏临风才注意到星渊的修为好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嗯。”

    星渊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苏临风有些惊喜交加,他看着星渊,迟迟说不出话来,这次轮到苏临风懵了。

    “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苏临风呆滞了片刻,随即立马开始嚣张起来,然后一把拉着星渊的手,大声道:“既如此,我们立即杀回战北城,寻那无耻周家一雪前耻,踏平周家!”

    以现在星渊的修为来说,的确已经有了踏平周家的资本。

    当日周家以童霏作为威胁资本,让星渊自投罗网,更是将星渊直接被打成假死状态,差点丧命,这个仇,必报不可!

    但是最让星渊气愤的是他们间接害死了童霏,这才是星渊最生气的地方。

    不过两人不知道的是,当日他们二人失去意识之后,道元的出现。

    现在的战北城,可谓是多事之秋,周家被道元一手颠覆毁灭,所有的势力都觊觎着这块肥硕的大饼!

    “星渊,你回来了!”

    苏临风伸出右手,做出击掌的手势,想要唤醒星渊的血性。

    看着苏临风伸出的右手,星渊看了一眼苏临风的眼睛,然后笑了笑,正要准备伸手去击掌,但是就在这一刻,星渊体内的酒瘾突然上涌,星渊一下子陷入痛苦的沼泽之中。

    就像是体内沉睡的上万只蚂蚁突然苏醒,星渊整个人如同被火烧,浑身难受。

    “星渊,你怎么了?”看到星渊突然的反常,苏临风立马上前,扶住星渊,然后急切的问道。

    星渊再次浑身颤抖,脸色苍白,他颤抖着嘴唇,然后道:“酒..酒瘾!”

    “酒瘾?”听到星渊说酒瘾,苏临风知道自己猜得没错,星渊定然是事染上了酒瘾。

    至于为什么会染山酒瘾,苏临风也已经猜到了,绝对是因为星渊受不了童霏死去的打击,从而整日将自己沉醉在酒水中,以求慰藉。

    “别乱动,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看到星渊这副生不如死的样子,苏临风一下子紧紧的抱住星渊,不让星渊乱动。

    苏临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帮助星渊减少酒瘾,但是他知道,从现在这一刻起,不能再让星渊碰酒了,一定得将这个东西戒了,不然后患无穷。

    “啊..唔唔...好难受..我要喝酒..”星渊一会发出痛苦的声音,一会又发出嘴唇相互碰撞的声音,看上去非常的造孽。

    “忍一忍!星渊。想想童霏,童霏正看着你呢,你不能让她失望,星渊,拿出你的意志来战胜它!”

    苏临风千里迢迢,不怕千万险阻来寻找星渊,就是想将消失这么久的星渊找回去,星渊是他的兄弟,苏临风不能不管不顾。

    星渊的模样越发的难以控制,发出的挣扎力气也越来越大,苏临风拼了命的抱住星渊,然后急中生智的拿出童霏来分散星渊的注意力。

    果然,听到童霏的名字,星渊挣扎的趋势一下子慢了下来,他眼神四处观望,想要找到童霏。

    不知是不是幻觉,在床的旁边,童霏的身影竟然缓慢的凝结了出来,星渊看到童霏的身影,伸出颤抖的手朝着童霏道:“童霏,你终于又出现了,这段时间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好想...”

    因为只有星渊才能看得见童霏,因此苏临风只能看到星渊一个人唱独角戏,但是看到星渊的样子,苏临风猜得出来应该是星渊看到了童霏的幻影。

    除此之外,苏临风还能看到一个东西,那就是星渊脖子上的荷包,此刻正在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或许...真的是童霏。

    在童霏出现之后,星渊突然安静了下来,酒瘾的侵袭并没有让星渊彻底的迷失,脖子上的荷包散发的柔和光芒围绕着星渊,好像在帮助星渊修复一些什么东西。

    在这样的柔和光芒帮助下,星渊逐渐感觉到自己体内上万只蚂蚁好像突然停止了撕咬自己,并且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渐渐地,星渊开始彻底的安静下来,眼神不再疯狂,而是沉静,呼吸也不再急促,而是平和。

    感觉到恢复正常的星渊,苏临风也开始逐渐松手,经过这么一阵“互博”,苏临风也被星渊挣扎出了一背的冷汗。

    喘着大气,苏临风如同虚脱一般,之前星渊挣扎的力气简直如同蛮牛,差点他就脱手了,看着平静下来的星渊,苏临风问道:“星渊,你这酒瘾也太过烈了吧!你怎么染上的?”

    猛然的吞了两口唾沫,星渊劫后余生道:“自从童霏死去后,我便每日以酒度日,无法自拔,渐渐地便染上了这个可怕的东西。”

    星渊没有将自己与童霏的事情太过详细的告诉苏临风,那是星渊心中最心痛的回忆,也是最美好的回忆。

    那种亲眼看着爱人在自己怀中死去的感觉,没有人会懂的。

    “之前,你是看到了童霏吗?”想到之前星渊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在挣扎,在联想到星渊伸手的动作,苏临风问道。

    “嗯。”星渊点点头,然后憔悴的说道:“在我感觉就快要死掉的时候,童霏突然出现了,是她救回了我。”

    “之前你脖子上的荷包一直在闪耀光芒,我想应该是童霏回来了吧。”苏临风指着星渊脖子上的荷包,说道。

    听到苏临风的话,星渊低头看了看脖子上的荷包,然后轻轻抚摸,说道:“她从来没有走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