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83章 百年国运

作者:紫釵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但是这个与柳鹏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却大大改善她的地位与生活条件,不管是身边的仆奴数目还是月银,还是其它方面的待遇,数量都几乎翻了一倍。

    而且不但柳鹏已经正式承认了这个女儿,甚至还有一位司礼监的韩太监准备让这个女儿过继到他的名下,这个原来最不幸运的苦命女儿居然变成天下间最幸运的公主,甚至比豪格他们还要幸运得多。

    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尚且如何,何况是有血缘关系的儿女,而且乌拉福晋已经搞清楚柳鹏现在只有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他打下的这份基业根本没有继承人,自己若是真能给柳鹏生下个儿子,说不能当初在大金国没能实现的梦想反而在登州实现。

    至于汉人提的什么贞洁之念,对她这样的塞外儿女根本是南辕北辙,现在的大金国甚至还保存着很多蛮夷风俗,弟弟娶寡嫂甚至儿子娶继母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更不要说皇太极如此绝情,她这么干根本就是无可厚非。

    只是今天柳鹏的心思没在她与折婉儿身上,只跟她们温存了一会就走了出去:“要过年了!”

    “是啊,要过年了!”说话的是谷梦雨:“这个年要好好过一年,去年这个时候哪想到会有今天啊!只是这一回魏进忠事情办得太漂亮了!”

    听到谷梦雨的抱怨之后,柳鹏只能苦笑道:“是啊,魏进忠虽然把答应我的事情都办得漂亮,但是却给我挖了这么一个大坑。”

    他说的是册封命妇的事情,当时韩顺与柳鹏也是随口一说,只是一回头魏忠贤就决定帮柳鹏把这件事办了。

    虽然朝廷的诏书还没有下来,但是韩顺韩太监与许多跟龙口保持良好关系的好朋友提前跟柳鹏打了招呼,请柳鹏务必小心注意,省得到时候家宅不宁。

    现在得到册封的命妇只有一个折婉儿,至于谷梦雨、江清月,或者是徐巧芷、张玉蝉她们,一律成了没名没份的野女人,或者说到时候如果家宅不宁的话,肯定是魏忠贤是好心办坏事。

    只是谷梦雨听到柳鹏的埋怨之后却是绵里藏针地说道:“这说明魏进忠在防着我们,实际这件事无关紧要,我与江家妹子都说清楚了,不管什么命妇不命妇,野女人就是野女人,根本上不了台面,更何况是不明不白的野种!”

    “关键是魏进忠会不会继续防着咱们,故伎重施用在旅顺堡!”

    现在龙口的势力事实上被大海分成了两大部分,东三府是龙口军的根据地,而辽南四卫则成了龙口军建功立业的辽阔天地,朝廷很有可能针对这一点搞点小动作,让辽东与山东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

    柳鹏当即回答:“这一手朝廷迟早要玩出来,幸亏现在我是让岳父大人坐镇旅顺堡,不然就麻烦了。”

    江浩天坐镇旅顺堡,跟柳鹏就是一家人,不管朝廷用什么手段都很难拆散柳鹏与江浩天、江清月之间的关系,只是谷梦雨却说道:“还是不得不防,万一他们给下面的营长们一个道台、巡抚、经略的位置,到时候就难免难堪。”

    在柳鹏这边是小营长,统带的兵马至多不过千余人,官位不过七品,可是朝廷即使不给道台、巡抚、经略的位置,给一个总兵官、副总兵的位置也是天大的麻烦,有些时候朝廷甚至还可以玩玩阳谋,先斩后奏给柳鹏手下的军官加官进爵,让柳鹏都没法开口拒绝。

    只是柳鹏却是苦笑道:“这倒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朝廷的意思应当是长风营北渡旅顺堡,我继续留在登莱!”

    龙口军是一只标准兵为将有的军队,朝廷对龙口军根本没有多少影响力,虽然谈不上“不知道朝廷,只知有柳别驾”,但是龙口军早已经是针插不进的独立国。

    在这种情况下,朝廷肯定会多动一些心思,他们希望有龙口军在辽南斩级建功就够,而柳鹏完全可以留在登州做个富家翁,有事没事睡一睡皇太极的两个福晋就够了,反正到时候捷报飞传的时候不会亏待了柳鹏。

    谷梦雨已经明白过来了:“难怪现在会有海北军的流言传出来。”

    现在东三府都在说接下去将要开镇旅顺堡,只是光听这个名字就有玄妙,“海北镇”、“海北军”,既然是海北军与海北镇,那么海南镇与海南军又是哪里!

    而柳鹏笑了起来:“朝廷既然不愿意我去辽东,我就乐得轻松些,多陪你们几天,因为朝廷实在太聪明了。”

    谷梦雨当然明白柳鹏话里的意思,既然朝廷太聪明了,那么聪明总被聪明误,柳鹏现在呆在龙口完全配合朝廷,朝廷反而会作出完全错误的判断。

    她虽然不通兵事,也没有魏瑜君那样的战略分析能力,而是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了:“夫君是说熊经略与王巡抚会出问题吗?”

    柳鹏苦笑了一声:“你应当说熊经略与王巡抚只有做一件事,才保证不出大问题,才能保证大明再有百年国运!”

    自从辽沈失陷之后,辽河以东七十余城尽数沦陷,虽然有柳鹏与毛文龙先后出兵金州与旅顺堡,但除了一堆海岛之外,到现在也只有柳鹏收复并占据了旅顺堡。

    而女真大兵并没有停下他们的步伐,而现在广宁的战局却是经略与巡抚势如水火,熊廷弼一方面大讲三方布置,另一方面主张战术防御,而王化贞嘴上主张战略进攻,实际部署却是一个攻势防御。

    按照柳鹏的看法,不管是熊廷弼的战术防御,还是王化贞的攻势防御,如果坚定不移地去实施,即使实施中会出很多问题,因此损失了很多屯堡与部队,也不会出现足以致命的大问题,仍然可以勉强维持下去。

    可是现在熊廷弼与王化贞相互拆台,闹得不可开交,收拾对方比对付努尔哈赤还要卖命,那么接下去的局面肯定是无法收拾。

    而谷梦雨对于柳鹏话里的战略判断特别感兴趣:“熊经略与王巡抚要做哪件事,才能保证大明能再有一百年国运!”

    柳鹏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恐怕他们不敢做,也不能做!因为那是……”

    柳鹏的语气变得沉重:“尽弃辽东!”

    “尽弃辽东?”谷梦雨已经明白过来:“不管是王化贞还是熊经略,哪怕首辅、阁臣们,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除非这是圣断!”

    “所以大明很难有百年国运!”

    柳鹏不由长叹了一声:“天下乱源,始自辽东,辽东不平,这天下终究是要糜烂的!”

    辽东的军事问题让大明的财政处于无解的地步,而谷梦雨却是问道:“可是现在不是夫君以双肩当天下之重,朝堂诸公自然以为尽弃辽东之外,还有一线希望。”

    “就是没有我,朝堂诸公也不敢尽弃辽东,就算圣上有意尽弃辽东,朝堂诸公也不会让皇上尽弃辽东。”

    柳鹏却是笑了起来:“所以我不能去辽东,让毛文龙好好去折腾吧,我都把石城岛与大王家岛都交给他,他可以好好折腾了!”

    谷梦雨当即明白过来:“那我是不是接济毛文龙一批粮饷?”

    “不,让朝廷去接济,我们接济毛文龙干什么!”柳鹏又笑了起来:“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逸,既是指我,也是指毛文龙,让毛文龙好好折腾一番,嗯,有什么淘汰下来不堪用的旧式兵器都给毛文龙送去。”

    穷凶极恶狗急跳墙的毛文龙才是最可怕的毛文龙,荣华富贵之后的毛文龙根本不值一提,而谷梦雨已经明白:“让毛文龙拿着兵器去老奴那里抢,这个办法比直接接济粮饷更好!”

    柳鹏只说了一句:“只要毛文龙不饿死就行!”

    对于现在的龙口来说,多出一个东江镇与毛文龙并不是什么坏事,恰恰相反,这能让朝廷多看到一线希望,多抱一分幻想,让朝廷觉得可以用东江镇来牵制龙口。

    而谷梦雨却是想到了另一个关键问题:“朝廷如果把我们的份额挪用到毛文龙的身上怎么办?”

    “怎么办?他不从登莱接济毛文龙,又从哪里接济毛文龙,就是他从天津出发,也得从我们的地盘经过,即使我高抬贵手,毛文龙还是得把粮饷贡献出来,不过这一点就要看梦雨姐的本领了。”

    柳鹏这么一说,谷梦雨已经明白过来了,即使毛文龙从朝廷拿到了大量粮饷接济,但是只要龙口控制着海上金融的贸易,最后毛文龙还是得把获得的粮饷贡献出来,不过这就要看龙口对辽东贸易控制的力度:“嗯,毛文龙最近势头很猛,在咱们龙口连开了五家商号……”

    谷梦雨一脸微笑:“那就让他们先大赚一笔!”

    要垄断辽东海上的金融与贸易,肯定得有所付出,因此在将毛文龙杀得面无人色溃不成军之前,首先得让毛文龙好好赚上一大笔。

    而柳鹏当即笑道:“不不不,得让他们有赚有赔,只是赚得多赔得少,这样鱼才会慢慢咬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