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六章 纪元之墓,中域震动!

作者:十步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人界星空,中域祖地。 .

    这是一片古地,通体都笼罩在混沌雾霭之中,在宇宙星空下沉浮,一眼望不到边际,更看不清轮廓,即便是圣境强者,也只能生出无限大的感叹,甚至会生出一种错觉,这片祖地每时每刻,都在生长,如同生灵一般,拥有呼吸。

    此时,在这片祖地上,有一片黑土地,比墨色还要黢黑,仿佛要将满天星光都吞没。

    嗡!

    倏尔,一片银芒绽开,虚无扭曲,一条银光灿灿的古路浮现,自远方而来,落到这片土地上。

    这里是……

    苏乞年蹙眉,走下星空古路,脚踏实地,看似柔软的土地,却如黑铁一般坚硬,空气中飘着灰色的雾丝,不远处人影憧憧,即便相隔很近,雾丝不是很浓密,但出奇地看不真切。

    铛!铛!

    小家伙撅蹄子,再落下,溅起一溜溜炽亮的火星,她大眼睛扑闪,有些不安,四处张望,与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相悖。

    敖战也眉头深锁,他构筑古路,所定的,该是中域祖地临近东海的地方,那里他最熟悉,星空定位也最容易锁定,而眼下看来,还是生出了偏差,这是一片未知之地,看不出来是中域五荒大地那一片土地的地貌。

    有古怪!

    紧接着,苏乞年与敖战相视一眼,两人尝试以精神意志窥探四方,想要寻到出路,却发现精神意志在这里遭到了压制,居然无法离体,被生生镇压在神庭识海中。

    除此之外,就算是诸天万道,在这里也变得十分稀薄,以苏乞年两人的道境,居然只能勉强勾动一丝半缕,远远无法形成足够的杀伐力。

    很快,两人感到气血搬运都变得有些不畅,这种衰竭并不快,但若是十天半个月寻不到出路,怕就会陷入难言的险境。

    走!

    两人一马前行,逗留在原地不是办法,很快,他们就接近了憧憧人影,最先入眼的,是到了十丈外,才清晰可见的一道身影。

    似乎是一尊石像,与常人一般无二,只是眉心处,赫然生有第三只眼睛,这只眼睛紧闭着,虽然没有睁开,但无论是苏乞年还是敖战,乃至小家伙,都感到一种如芒刺背感。

    “三眼族!”

    敖战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这是诸天百族之一,无数纪元以来,成皇者寥寥无几,但族人也是十分稀少,从未逾万,就是这数千三眼族人,每一个纪元,都至少能有一位大帝,乃至十位以上的无上王者出世,至于迈入了圣境的,更是逾千计,这一族只要成年,就能顺利开天辟地,堪称是诸天血脉最强的种族之一。

    三眼族,最强的就是眉心处的第三只眼,而事实上,三眼并不是终点,无尽岁月以来,曾有三眼族皇者开九眼天目,上穷碧落,下尽九幽,破灭星空,照见命运,堪称是那一纪元最强的皇者之一。

    “这里是……纪元之墓!”

    倏尔,敖战勃然色变,他终于想起来,这片黑土地到底是何处,削弱精神,令气血衰竭,诸道皆黯,分明就是中域祖地,当初保存下来的最大的一块人界碎片中,位列五大禁地之一的纪元之墓。

    中域祖地,参照百界岁月,划分为东南西北以及中央大荒,合共五荒大地,东海在东荒,而锁天一脉祖地,则在北荒,这纪元之墓,却在中央大荒……

    敖战开口,话语很简洁,有些尴尬,剩下的皆是凝重,小家伙翻着大白眼瞪他,苏乞年也有些无言,敢情这一位是第一次构筑星天级古路,这是当成了练手,而其还不曾真正迈入阵道大师的领域,虽然侥天之幸构筑成功了,但这落脚地,却相隔了千山万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既不在东荒,也不在北荒,而是中央大荒,甚至落到了五大禁地之一的,纪元之墓中。

    纪元之墓,是无尽岁月以来,与人族征战的百族囚徒的坐化陨落之地,这里同样也是人族历代先贤的埋骨地,无尽岁月以来,多少人族先辈抛头颅,洒热血,固守人族疆域,最后拖着残躯归来,有的甚至只得战魂,乃至仅剩残兵半截,徒留一座衣冠冢。

    不用说,眼前憧憧的人影,就是坐化陨落于此的百族囚徒,化成为守墓的石像,以告慰埋骨于此的诸人族英灵。

    但既然称之为禁地……

    “纪元之墓,有英灵,也有凶魂……”

    敖战沉声道:“若是半个月内走不出墓地,不说时刻衰弱的精神意志和血气,就是这里无处不在的凶魂……曾有无上强者被埋葬,漫长岁月以来,纪元之墓已经超出了掌控,成了一处无主的禁地,就是历代人皇,因为顾忌当中沉眠的历代先贤英灵,也始终未能将之净化,至今,就成了中域祖地五大禁地之一……”

    随着敖战讲述一段秘辛,苏乞年也不禁心中一沉,眼中透出前所未有的沉凝之色,中域五大禁地,能够在诸多无上传承所在之地,称之为禁地,都是有着埋葬过无上强者的历史,甚至有的禁地还不止一位,曾有皇者都染过血,留下了无数可怕的传说。

    纪元之墓,在五大禁地中,不算是最为凶险的,但若是寻不到出路,也是死路一条。

    “当年,这纪元之墓,是人族仅有的三位阵道大宗师联手缔造,甚至三位大宗师联手,截断了一道时空支流,一道命运支流,汇聚于此,缔造出了宇宙级大阵,但无尽岁月以来,从未显化过。”

    敖战沉吟道,三位阵道大宗师,都是媲美大帝的存在,相对而言,精通阵法者,反而在这诸道皆黯的纪元之墓,有更大的生机。

    半日后。

    灰色雾丝飘荡,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

    砰!

    苏乞年震拳,拳锋发光,将一尊生有五对神翅的神族石像打成齑粉,当中的神魂缭绕黑气,没有生气,像是怨灵一般的存在。

    不过苏乞年拳势光明无量,似乎对于这种凶魂有着净化之功,甫一沾染,这神族凶魂就惨叫一声,化成一团清气,成为虚无,尘归尘,土归土。

    半天内,这已经是他们遭遇到的第十个百族凶魂了,这些凶魂大多驾驭着生前化成石像的躯体,如同一种另类的石族生命,却缺少石族那种纯净的生机,生前的种族神通,大多还能够运用,一些手段,虽然杀伐力不强,却也令得此时的苏乞年,遭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毕竟这里精神意志被镇压,气血不断衰竭,一身战力于此大打折扣。

    而敖战,则时而止步,时而在黑土地上步罡踏斗,丈量测度,想要寻到阵法的脉络,寻到生门所在。

    显然,以其眼下的阵法造诣,不说缔造大阵的三位大宗师,就是寻常阵道大师,也未必可及,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筹莫展,没有半点头绪。

    且不说苏乞年两人一马身入纪元之墓,就在一个时辰之前,通过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手段,有消息传入了中域祖地。

    “锁天一脉传人,被东海敖家七太子以星天级古路,引渡进入中域祖地。”

    “北域东极星天,刀灵王部所在蛮荒大地,龙血荒家帝血后裔荒芜极染血。”

    “囚圣图再现,葬龙谷帝子殛无现身,囚圣一战,大败不敌锁天一脉传人苏乞年。”

    “锁天一脉新晋传承者,疑似出身北域东极星天,来历不明,身具龙脉,推测为远古天龙,血脉返祖……”

    这些消息,每一个都堪称一场风暴,尤其是于中域祖地年轻一辈而言,帝血后裔不是不可敌,却难以斩杀,龙血荒家荒芜极,在中域祖地也颇有几分名气,天榜有名,能够令其染血,虽说传闻其中有当代刀灵王出手,却也足够惊人。

    但最令人难以置信的,还是帝子殛无,一位年轻的圣者,半步祖禁,中域年轻一辈真正的绝顶人物,就这样在北域东极星天遭遇大败,囚圣一战虽然令其难以勾动圣境之力,但对手却连开天境都尚未达到,两者相差了足足一个大境界。

    青铜战名,天龙血脉,加上时间与封镇两大禁忌,很难想象,这诸多常人难以碰触的机缘造化,居然齐聚一人之身。

    可以肯定,这新晋的锁天传人,是一位年轻的半步祖禁,甚至在这一领域,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未尝没有再迈出一步,祖禁圆满的可能,这是否预示着,锁天一脉将再次崛起,在这浩瀚星空第三纪元,成为那一位的继任者……

    有强者沉默,念及锁天一脉那一位,有传闻十年之内将要坐化,有传闻二十年,有传闻数十近百年……但据诸多无上强者推测,绝难再活过百年了,只会更短,那一位的传说太多了,甚至在第一纪元乃至第二纪元末的纪元之争中,诸天百族都刻意避开了这一脉,共认为禁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