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78章 教华尔街讲道理

作者:杰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谁都明白,股市有风险,入市要谨慎;但谁都相信,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个赌徒。

    谁都知道,周期起伏是一个铁打不变的规律;但谁都认为,自己聪明得足以找到那个由高转跌的。

    自从一九九五年七月,纳斯达克指数迈上一千点台阶以来,越过每个里程碑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短。

    在这种牛气冲天的环境里,人们俨然忘去了危险的存在。

    现在,鲜血淋淋的教训来了。

    进入四月份后,纳斯达克指数已经跌去了三分之一,而且看不到止步的尽头。

    口吐莲花的分析师们,也不再鼓吹什么,股市在做修正了。

    开始出现的.公司倒闭、员工失业的现象,更是让那种心照不宣的“难以逾越的唐大山被移走”的窃喜,荡然无存。

    敏锐的it行业领头羊么,有些惊慌地发现,为了安全度过“千年虫”,而被忽悠着花钱无数的企业们,像纵欲过度一样,对it应用消费,再也提不起精神来。

    那些从互联网浪潮中享受红利的硬件厂商发现,服务器卖不动了,路由器卖不动了;之前刺激消费、争夺市场占有率而大搞促销所形成的应收账款,要不回来了。

    一些经验老到的首席执行官。不由得暗自怀疑,是不是新一轮的经济周期来了。

    很多人带着这个疑惑,前来参加今年的哲儒春季开发者大会,希望从唐焕次次精彩的演讲中,找到某种启示。

    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唐焕果然守信,主动削弱自己在it领域的影响力,没有在本届哲儒春季开发者大会上露面。

    似乎受.泡沫破裂的影响,今年的哲儒春季开发者大会,没有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惊艳主题。

    看不到唐焕气定神闲地挥斥方遒,所有与会者开始感觉索然无味,不由得发出疑问:没有唐的后it时代,就是这样么?

    越来越失落,甚至感觉到本行业危机的人们,纷纷打听唐焕的行踪,希望这位主动退下的硅谷领袖,至少在本届哲儒春季开发者大会的闭幕式上出现。

    可惜,等待他们的是又一次失望。

    哲儒软件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莱德·斯沃尔伯格透露:“唐刚刚动身去了纽约。”

    ……

    .泡沫的破裂,让无数跟风者和聪明人、普通投资者和大机构掉进了坑里,并因此产生了各种龌蹉。

    比如,大机构对持有和自己关系紧密的网络公司的股份的普通投资者,各种忽悠,让其不要抛售,结果导致对方损失惨重,已经出现对簿公堂的例子了。

    至于同样损失惨重的大机构。也要找后悔药啊,而唐焕就被逼着进行三堂会审。

    硅谷一号在纽约拉瓜迪亚机场降落后,美国银行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休·麦克尔快步迎到唐焕面前,脸色沉重地说道:“他们约定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会面。”

    唐焕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很正式的地点。”

    休·麦克尔微微苦笑一下,然后陪着唐焕上了车。

    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是一个讳莫如深的系统,而在其下设的十二个联邦储备区里,当属纽约、芝加哥、旧金山的联邦储备银行资产最多。三家合计资产约占整个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体系资产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在这当中,又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资产最多,约占整个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体系资产的百分之三十以上。

    不言而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是最重要的一家联邦储备银行,也说明了美国东海岸传统资本势力的强大。

    身家已经严重缩水到五百多亿美元,但仍然在不久前被《福布斯》确认为全球首富的唐焕,最后就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总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大楼的门前,下了车。

    这座建筑物不高,地上只有十四层,但却占据了一个街区,而地下更是闻名全球的金库,存储着来自世界各国的黄金,从而彰显出美国的无比特殊国际地位。

    刚刚被福布斯杂志确定为身家三百多亿美元、全球亿万富豪榜第二位的沃伦·巴菲特,迎到了车前,低声说道:“唐,你要做局势最糟糕的准备。”

    唐焕哂然一笑,“能怎么糟糕?”

    沃伦·巴菲特耸了耸肩,“这不明摆着嘛,你出售了两千多亿美元的it公司股份,东海岸各大银行联合吃进,现在科技股狂跌,如此大的窟窿,简直是一场灾难啊。”

    首富先生一边往前走,一边不屑地说道:“他们不是一直想要控制硅谷么,我已经配合过了。现在股价跌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沃伦·巴菲特扶了扶眼镜,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看着年事已高的对方,还来迎接自己,唐焕不能不知好歹。于是他诚恳地说道:“老朋友,不管一会发生了什么,我都相信你。”

    很快,三人来到了十楼的会议室。

    唐焕随手推开门,里面济济一堂。

    摩根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威廉·哈里森、花旗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桑福德·威尔、摩根士丹利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裴熙亮、高盛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雷曼兄弟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福尔德、美林证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戴维·科曼斯基……

    总而言之,华尔街大佬云集于此,人多得甚至要做折叠椅。

    随之,会议室的气氛十分压抑,甚至还隐隐带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顶着扑面而来的压力,首富先生扫了一眼三个空座,淡淡地问道:“我应该坐在哪里?”

    威廉·哈里森大马金刀地一挥手,“你是今天的主角,当然坐在中间。”

    唐焕动也不动地说了一句,“我坐不惯折叠椅!”

    威廉·哈里森只是盯着首富先生喜怒不形于色的脸,没有搭腔。

    亨利·保尔森起身打圆场道:“唐,我的椅子换给你。”

    “多谢,不必了。”唐焕走了过去,一边坐下,一边随口说道:“反正我还年轻,忍受一次的辛苦,也无所谓。”

    威廉·哈里森眉头一挑道:“年轻人,你可真不简单。这次的股灾,大家都亏得吐血,只有你大赚特赚。”

    “好久没坐过折叠椅了,冷不丁坐一次,感觉还挺方便;可好久没听别人称呼我‘年轻人’了,冷不丁听一次,就感觉既别扭又可笑了。”首富先生悠悠地说道:“在场这么多人,只有你抢着说话,难道表示你已经被推选为代表了么?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建议你,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

    脸色发黑的威廉·哈里森,冷笑一声,“果然是财大气粗啊!”

    “我说过了,请你端正一下自己的态省彼此的时间。”唐焕皱眉道:“我想,各位不会不明白,你们硬是把我叫来,讨论让我分摊你们的损失,本身就属于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

    桑福德·威尔接话道:“唐,既然话说开了,那就直接谈条件吧。”

    “显而易见,这次股灾,我们栽了大跟头,你必须补偿我们。否则的话,华尔街就要崩溃了。”

    “我卖完了股份,还要提供售后服务么?”首富先生讽刺了一句,“按照这个逻辑,我需要退还那两千亿美元喽?”

    裴熙亮似笑非笑地开口道:“唐如果感觉为难的话,也可以用哲儒集团的股份,来冲抵。”

    桑福德·威尔点了点头,“确实,这应该是最能让各方满意的解决方案。”

    “各位,能不开玩笑么?”这回轮到唐焕脸色发黑了,他闷闷地抱怨道:“你们从我这里收购的,包括方圆、哲儒软件公司等等在内的股份,都极其优秀。虽然大形势是科技股崩盘了,但它们不像那些虚无缥缈的概念股,都有着自己的真实商业价值。”

    威廉·哈里森哼了一声,“但是,我们付出的价格,太过虚高了。”

    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看到的都是漠然的眼神后,首富先生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连财狼都不如,财狼还可以喂饱,但你们的欲壑永远也填不满;你们连混蛋都不如,混蛋是真的不懂道理,但你们故意在道理上睡大觉。”

    威廉·哈里森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们知道,你同时还是一位畅销作家,但现在不是抒情的时候,还是抓紧时间,考虑现实问题吧。”

    唐焕摇了摇头,明确地表态道:“你们的荒谬条件,我无法接受。”

    威廉·哈里森威胁道:“唐,别看你过去二十多年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你真的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对手。”

    首富先生瞥了对方一眼,“那你准备怎么对付我?暗杀?诬陷?泄密?强~奸?逃税?”

    “我们会慢慢地拿走你手中的一切。”威廉·哈里森阴险地笑着,甩出一份文件,“这次的股灾,只有你大赚特赚,其他人则血本无归。为此,你大力推动的互联网上,已经出现了对于你这个人的质疑之声。”

    唐焕拿起这份明显直接由网页打印出来的文件,只见上面写道:

    ……

    我发现,唐几乎从来没有失败过。

    有时候,我猜测,唐是一名智商极高的外星人。

    但更多时候,我感觉唐就是英国推理小说作家萨克斯·罗默笔下的傅满洲,犹如浮士德一样博学多才,集古今所有科学知识于一身,堪称中国人奸诈取巧的绝佳象征。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语言。

    傅满洲是一个语言天才,能够流利地使用所有文明语言和绝大多数野蛮民族的语言。

    面对中国人,他讲汉语;遇到印度人,他说印度语;见了埃及人,他又马上换成了阿拉伯语。

    唐,据信,最少精通八门语言。

    在巴黎爱丽舍宫,他能用法语和法国总统流畅交流;

    在柏林联邦总理府,他能用德语和德国总理流畅交流;

    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他能用俄语和俄罗斯总统流畅交流;

    在东京总理大臣官邸,他能用日语和一本首相流畅交流;

    至于汉语和英语,就更不用提了。

    唐的外语有多厉害,看看他那囊括德、意、法、日等等在内的各国女友,也能猜到几分。

    更为重要的是,唐有无穷的智慧,领导了全球it产业发展二十多年;当科技股崩盘时,非但逃过一劫,还能狠捞一笔。

    显而易见,现实当中的唐满洲,比小说和电影里的傅满洲,更加厉害!

    ……

    首富先生啪地一下,把文件扔回到了桌子上,嗤之以鼻道:“各位醒醒吧,现在都是全球化时代了,还炒冷饭地拿着可笑的‘黄祸’概念做文章。”

    威廉·哈里森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怎么就敢肯定,普通民众不会相信呢?”

    唐焕朗声大笑,站起身来道:“如果各位还是如此态度的话,那我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望着首富先生向外走去的背影,威廉·哈里森凶态毕露道:“唐,如果你今天走出这间会议室,那就没有机会再来了!”

    唐焕转过身来,云淡风清地回应道:“我可以邀请各位,到寒舍做客,同时教你们讲道理。”

    休·麦克尔跟着走了出来,瞅了个空隙,试探着建议道:“唐,或许,我们可以通过拉拢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来加以分化,而不是完全拒绝。”

    “没必要了。”首富先生摇了摇头,“他们的贪心,永远满足不了;任何妥协,等来的都是下一次不讲道理的逼迫。”

    “是时候了,我应该教华尔街讲道理。毕竟,这是一个文明的世界。”

    听得头皮发炸的休·麦克尔,苦笑着问道:“那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

    说到这里,休·麦克尔又赶紧补充道:“唐,你放心,我们现在是利益共同体。”

    “我当然相信你和美国银行。”唐焕悠悠地说道:“这帮家伙还有心思来组团打劫我,那只能说明,这个摊子还不够烂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