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77章 泡沫还不破捅捅破不破

作者:杰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曾经举办了一九九六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亚特兰大,是美国南部最大的城市。

    因此,美国人的国内长途旅行,往往将位于亚特兰大市中心南方大约十一公里的哈茨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做为中转站,进而使其旅客转乘量在全世界名列前茅。

    由于众多界大腕来亚特兰大观看“超级碗”,所以机场停着规模很是壮观的商务飞机。而不少飞行员,正忙碌地做着准备,以随时响应格外重视时间的自家老板的起飞要求。

    不过,这些机师今夜注定要清闲下来了。盖因,他们陆续接到了电话指示,明天再离开亚特兰大。

    与此同时,航空公司纷纷接到了取消机票的通知。

    这个集体临时改变行程的全球行业最顶层圈子,已经移师到了乔治亚巨蛋的一个会议室,并你一言我一语地向哲儒管理委员会主席路易斯·郭士纳、方圆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哲儒软件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莱德·斯沃尔伯格,打听着首富先生之前面对媒体所说的那番话,到底想传递出一个怎样的意图。

    心照不宣地,大家的关切在于,唐焕是否真的要自废武功地削弱他在行业内的巨大影响力。

    如果真的如此,那天就要变了!

    约翰·钱伯斯苦笑道:“我现在回想起来,唐确实曾经流露出这个意思,以换取司法部撤消对哲儒软件公司的反垄断诉讼。”

    众人又望向路易斯·郭士纳、布莱德·斯沃尔伯格,但这二位都微微摇头,不愿意多说。

    于是乎,这个首席执行官严重扎堆的会议室,陷入了沉寂。

    每个人都在凝眉思索,如果唐焕“退出江湖”,是不是相当于自己头上移走了一座遥不可及的大山,进而迎来发展的新天地。

    奥妙正在这里。

    否则的话,这里随便拎出来一位首席执行官,都是一方诸侯,人家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浪费时间,守候在这里!

    不久后,首富先生终于走了进来。

    环视着心思各异的人们,唐焕开口道:“抱歉了各位,本来只想请大家欣赏一场精彩的比赛,同时借此机会交流一下有关行业发展的想法,但没想到,却耽误了你们的宝贵时间。”

    首席执行官彭明盛虚情假意地说了两句没关系云云,接着话锋一转道:“唐,我怎么听说,你对记者表示,想要退休?”

    “确有此意。”唐焕坦然地点了点头,“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辗转进行到现在,在政~治正确的反垄断压力下,哲儒软件公司实在无路可走了。事实上,大家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都清楚,症结所在。我愿意用自己的业界影响力,换取哲儒软件公司不被拆分。”

    彭明盛猫哭老鼠地叹了一口气,“其实,就像二十年前的那样,尽量再等等,政~府换届了,转机可能也就来了!”

    唐焕豁达地一笑,“业界安然度过‘千年虫’,是一件幸事,但对于哲儒软件公司来讲,也用完了一个拖延的借口。”

    “而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拖延的这段时间,无形当中让司法部精心收集了更多的证据。”

    “更为重要的是,欧盟开出的认定反垄断的罚单,也让哲儒软件公司百口莫辩。”

    “这次司法部没有急着重新启动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而是很大度地要等到二月二十八日、二月二十九日,这两个‘千年虫’可能爆发的最后时间节点过完,显然是要毕功于一役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用自己的退出,来最诚恳地表达,哲儒软件公司从本心上不想垄断,希望司法部可以用新的眼光看待这种自然垄断的现状。”

    见唐焕说的这么敞亮,现场各个首席执行官,纷纷貌似兔死狐悲地唉声叹气起来,什么“政~府粗暴干涉市场自~由”、“哲儒软件公司今天的遭遇预示了其它公司明天的天花板”云云。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唐焕,深知面前这些人,大部分都在心里偷着乐,庆幸头上就此少了一座大山。

    不过,唐焕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悦的神色,而是语重心长地继续说道:“今年的哲儒春季开发者大会,我不会再参加了。”

    “只是,我还想告诉大家,新的世纪来了,由蓬勃发展的互联网所引发的游戏规则变化,也在深刻地改变着生存环境,望各位三思而后行。”

    “最后,祝各位都能大展宏图!”

    在唐焕抱拳和鞠躬当中,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而得到特许的有线电视新闻网,记录下了这历史的一刻。

    唐焕挥了挥手,脸色平静地离开。

    ……

    转过天来,各大主流媒体争相报道这突如其来的事件。

    《华尔街日报》的标题很大气,《唐之后的新时代来了!》

    《纽约时报》分析道:近年来,幸运女神不再青睐唐。唐的王国深陷反垄断旋涡;甚至,唐的家族有分量极重的长辈去世。曾经被称为世纪最强男人的唐,可能心灰意懒,甚至干不动了!

    方氏报业控制的美国最大华人报纸《旧金山独立报》打出了哀伤的标题:《英雄也有迟暮时》。

    《时代》杂志的最新一期封面,放上了唐焕一九九九年年初和二零零零年年初的两张照片,在纤细入微的对比下,人们可以看到,唐焕鬓角出现了华发。

    “四十五岁的唐,经历得太多,如今终于感到累了!”《时代》杂志煽情地说道。

    《纽约邮报》讽刺地对比道:奥克兰突袭者赢了,但它的老板输了。

    《纽约每日新闻》爆料道:从多方收集到的情报,汇总起来显示,唐确实在通过出售自己手中的公司的股份,降低他在领域的影响力。

    据某位华尔街资深人士透露,早在数月前,唐便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相关文件,并委托高盛、美林、美国银行三家机构进行交易。

    之所以资本市场反应平平、媒体后知后觉,是因为该交易仅限于机构间,而包括花旗、摩根等等在内的美国东海岸传统大集团,成了最主要的买家。

    至于交易规模,只能用惊人来形容了。

    为了表示降低自己在领域的影响力不是一句空话,唐几乎卖掉了自己的一半身家,大致相当于去年欧盟、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批准通过的埃克森美孚合并所涉及到的737亿美元的三倍。

    具体来讲就是,在这个庞大的无法想象的交易当中,唐出售了个人手中全部的方圆股份,以表示自己和个人电脑工业的分开;而哲儒软件公司的股份,他手中仅剩下百分之五左右;至于其它方面的股份,暂不清楚。

    另外,经过唐本人的亲口确认,本次交易所得的上千亿美元,不会落入他个人的口袋,而是早早地签下了协议,捐赠给了神农基金会。

    见同城死敌这么有料,恼羞成怒的《纽约邮报》,赶紧又炮制出一篇文章,《别了,首富位置不保的唐》。

    似乎感觉言辞还是“虚”,《纽约邮报》继续推出报道:和告别的唐,另一个心血,加州高铁,也因为加州电力危机、环境保护等原因,陷入了经营困境。

    ……

    唐焕退隐江湖的消息,霸占了美国、乃至全球媒体的整个二月份,甚至还嫌时间不够。

    原因无它,这真的是代表,一个时代要结束了!

    将唐焕这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搬走,仿佛让整个界摆脱了长久以来的压迫,进而欢欣鼓舞地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最能代表高科技行业景气状况的纳斯达克指数,在迈上五千点的台阶后,更是如同脱缰野马一般,踩过了五千五百点的刻度线,在无数分析师的欢呼声中,奔向六千点。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同样虎虎生威,似乎那个未来几年内达到三万六千点的预言,真的被证实了。

    在这种情况下,唐焕退隐江湖,俨然成了大快人心的一件事。

    ……

    此时仍然足以称呼为首富先生的唐焕,正在“长安城”里修身养性,一副真的金盆洗手的架势。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这样了,唐焕一直在密切关注时局的变化。

    他今年才四十五岁,九五之数,春秋鼎盛,怎么可能闲的住,无非是另外一个起点罢了。

    唐焕刚刚让神农基金会拨出了十亿美元,用于克拉地峡开凿运河的环境保护。暹罗这个亚洲金融风暴当中的最悲催主角,彻底在首富先生面前跪了!

    时间已经来到了三月中旬,按照原本时空的历史轨迹,.泡沫应该破裂了。

    可是,现在的纳斯达克指数,非但仍然没有出现下跌的迹象,还乐颠颠地直奔六千点而去。

    冷眼旁观的唐焕,都不由得皱起眉头了。

    这是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过强,带来的“正能量”太大了么?

    既然泡沫还不破,那捅捅,破不破呢?

    唐焕深邃的目光,落在了桌上的汇报文件。

    当二月二十八日、二月二十九日这最后两个“千年虫”可能爆发的时间点,安然度过后,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总算重新启动了。

    中间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司法部研究出来的证据更加充分了,光是安达信审核出来的被认作哲儒软件公司不正当补贴硬件厂商的账目,就装满了十几个旅行箱。

    而秉承着政~治正确作风的司法部,没有丝毫对哲儒软件公司松口的迹象,在三月初的第一次开庭,一股脑地提交了所有的材料。

    在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开庭,就看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怎么判决了。

    哲儒软件公司律师团首席律师戴维·博伊斯,也向唐焕交了底,这次不要心存侥幸了!

    与此同时,像《纽约邮报》这样专业黑唐十几年的媒体,幸灾乐祸地叫嚣道:“唐的摇尾乞怜,注定无用!”

    “因我而兴,那也应该因我而衰,就再学学雷锋,捅一捅泡沫,让大家发昏的脑袋,清醒一下吧。”高处不胜寒的唐焕,拍了拍桌上文件,自言自语道。

    想做就做,唐焕立刻叫来庄梦桦、唐文茂等人,沉声吩咐道:“在三月十七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宣布判决结果这一天,制造一个集中抛售股价属于领头羊的高科技公司股票的爆发点。”

    庄梦桦问道:“万一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宣布了一个哲儒软件公司垄断不成立的好结果呢?”

    唐焕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这都不重要了。”

    ……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五,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被媒体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当天下午,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当庭宣判: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成立。

    面对媒体的提问,哲儒软件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莱德·斯沃尔伯格,面色沉重地说道:“对于这个结果,我感觉非常遗憾。至于哲儒软件公司,会向最高法院上诉。”

    这一天的纳斯达克指数,本来冲到了5882.52点,但受此消息影响,最终报收于5798.62点。

    市场分析师们纷纷解读道:小意思,这仅仅是股市做一下修正而已。

    众人深觉有理,接着媒体纷纷感慨道:看来,唐的主动退步,并没有为哲儒软件公司,换来一个平安的结局啊。

    在这种歌舞升平的熙熙攘攘当中,星期六和星期日很快过去,新的交易日到来。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日星期一,股市风云突变,纳斯达克指数前所未有地暴跌八百多点,直接跌落到了五千点以下,当天报收于4879点。

    与此同时,曾经迈上一万两千点台阶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一度达到一千六百点的标准普尔500指数,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这是什么情况?

    原本被欢天喜地的气氛笼罩的华尔街,当即发出连声惊呼!

    还别说,确实有人才,很快找出了“原因”这可能和各家互联网零售商陆续公布的年报、季报有关。

    美国的去年,是电子商务大热的一年。要不然,《时代》杂志也不会把亚马逊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评为《时代年度风云人物》了。

    但各个年报、季报所展示出来的一个事实,却有点出乎人们的意料。

    在一九九九年圣诞节销售旺季期间,几乎所有看起来蒸蒸日上的互联网零售商,都表现欠佳。

    .公司烧钱抢流量这么多年,实际上一直都在贯彻同一个发展套路,即先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做大”,然后再去考虑如何变得“优秀”。

    当然了,多如牛毛的公司里,肯定也有例外的,比如,杰夫·贝佐斯所领导的亚马逊,就反其道而行之。

    现在,这些年报、季报汇总出来的结论,似乎在否定.公司这些年以来屡试不爽的成功发展经验。

    有点发懵的投资者们,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立刻对这个分析结果大加称赞。

    能找到原因就好办啊!

    发展道路的取舍,本来就存在争议,股市的这种反应,可能是一种应激性的自我调整。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星期二,纳斯达克指数表现转稳,只跌了二百多点。

    好,果然有稳住的迹象!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三,纳斯达克指数跌了不到二百点。

    好,真的稳住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星期四,纳斯达克指数跌了一百多点。

    好,继续稳住!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星期五,纳斯达克指数突然又抽风了,暴跌400多点,掉到了4000点以下。

    心存侥幸的人们,赫然发现:特码的,基金和机构早就纷纷开始清盘出逃了。

    老虎基金的精英们,此时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计算机屏幕,个个直擦冷汗。

    还好,不是最后一个跑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