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73章 多读史常自省好自为之

作者:杰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不用多想,也能猜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三万六千点:如何在未来牛市中获利的新战略》,这样一本观点极其煽情的牛市预测书,遭到了不少态度严谨的专业人士的批评。

    比如,美国经济学家、《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便认为詹姆斯?格拉斯曼和凯文?哈塞特这两位作者,犯了非常愚蠢的基本算术错误。

    做为回应,詹姆斯?格拉斯曼和凯文?哈塞特很高调地和批评者们打了一个赌,即如果自己预测错了,那到时候,就向任何一家指定的公益机构,捐款一千美元。

    这是一个博人眼球的时代,公众人物非但不惧怕争议,反而还喜欢借机广收信徒。

    于是乎,这本书火得真就只能用“一塌糊涂”来形容了,以至于两位作者,詹姆斯?格拉斯曼和凯文?哈塞特,必定要在历史上,浓浓地留下一笔了。

    普罗大众之所以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三万六千点:如何在未来牛市中获利的新战略》这么热情高涨,无非就是因为它出现在恰当时间、恰当地点地时运使然。

    首先,必须承认,詹姆斯?格拉斯曼和凯文?哈塞特都不是泛泛之辈,具备最起码的让人信服的基础。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当下由科技股带动的牛市,有着太多必然兴旺发达的依据。

    不妨想一想,相比于原本时空,唐焕给以.概念炒作居多的互联网浪潮里,加入了多少“实料”,光是美国在线、雅虎、亚马逊这三家纯粹的互联网公司,便始终正确地踩在时代的鼓点上。

    与此同时,在如今这个全球化形势非常明显的世界里,做为唯一超级霸主的美国,理所当然地要从各个地方抽血,供养自己的辉煌。

    除了这些宏观因素之外,普罗大众本能地就向往牛市。

    要知道,美国民众的个人养老,主要还是得靠自己经营,于是那句“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的烂大街道理,被无数人奉若圣典。

    现阶段,几乎所有的资产配置顾问,都在向“大妈祖母”们,积极地推销,由百分之六十的股票和百分之四十的债券,构成的“平衡配置”概念,并以此做为解决每个人的财务问题的灵丹妙药。

    根据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以及其它可靠渠道,从本世纪二十年代开始追踪的数据,这种“平衡配置”的概念策无遗算,即能够做到在跑赢通货膨胀率的同时,每年平均额外赚取百分之五点三的收益。

    由“现代投资组合理论”奠定基础的“平衡配置”概念,回报只可能来自三个渠道:债券收益、股票派息,以及股价增长。

    其中的前两者,分别深受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诸如加息减息的操控手段,和华尔街各种令人眼花缭乱、莫测高深的游戏规则影响,只有“股价增长”,才能算得上不受人为因素干预的“客观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最为广大群体的普通民众,对牛市的热切和痴迷,也就不难想象了。

    詹姆斯?格拉斯曼和凯文?哈塞特推出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三万六千点:如何在未来牛市中获利的新战略》,信誓旦旦地认为,现阶段的股市价值仍然被低估,未来三到四年内,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完全可以达到三万六千点,简直是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里。

    人类这么聪明,但讽刺的是,总是下意识地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三万六千点:如何在未来牛市中获利的新战略》就是这样一个在特殊时代背景下,造就出来的现在人人热情追捧、稍后几年又感觉不可思议的奇葩。

    做为“过来人”,唐焕肯定不是那样的傻子。不过,他也没有过度迷信既有的“经验”。

    生搬硬套原来的结论,是异常危险的。

    就拿哲儒软件公司来讲,它就是一个凭空增加的变数,而无数观察家都在分析,这个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分股之一,被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翻来覆去地吊打,可为什么还是那么潇洒?最后结果不约而同地趋向一致,即哲儒软件公司有“真料”,进而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只会炒作概念的.泡沫。

    在把现实世界抽象为一个可供分析的“系统”时,怎么处理产生蝴蝶效应的“变量”,绝对考验智慧。

    唐焕也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目前的.泡沫,会沿着历史轨迹,在明年三月份必然破裂。

    首富先生只能从自己放眼全球的情报渠道,尽可能收集足够多的关键信息,来反复推导。

    比如,国际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确实在颓废了多年之后,开始上涨了,以至于成了安然公司操纵加州电价的理直气壮依据。

    再如,为“千年虫”不断增加预算的企业们,抱怨之声不绝于耳,估计在安全度过这一关后,会极大降低对投入的热情。

    还有,现阶段互联网浪潮中,很多硬件供应商为了抢占市场占有率,激进地把大量产品赊销给客户,形成数额可观的应收账款,朗讯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代表。

    从某种程度来讲,今日的辉煌,就是在透支明天的需求。

    美国经济发展进程中的这一轮美好年代,已经持续了七八年,也是时候开启下一个月盈则亏的周期了。

    正如十年前从泡沫化同样严重的一本股市,早一步脱身一样,不能自大地一味执着于找到最高点。毕竟,这个领域的聪明人,实在太多了,没谁甘心去做“接盘侠”。

    推掉所有不必要应酬的首富先生,正“闭关修炼”着,乔布斯打来一个电话,气急败坏地嚷嚷道:“唐,我就知道,和你一起去医院,做什么见鬼的身体健康检查,不是好事!”

    唐焕伸了一个懒腰,随口问道:“你的神经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我的最终完整体检报告,已经送过来好长一段时间了,你那边应该也是一样。可我怎么听你刚才的口气,好像才看自己的最终完整体检报告。”

    “要不是被医院那边打电话催了好几次,我都忘了这份体检报告。”乔布斯悻悻地说道:“你知道上面是什么结论么?竟然怀疑我的胰脏出现肿瘤!”

    唐焕淡淡地挪揄了一句,“你就少发牢骚了。我要是有‘下诅咒’的本事,早就把现在的加州州长格雷·戴维斯。送进去了。”

    “再说了,我还指望着你带领苹果电脑公司复兴,好财源滚滚呢;吃饱了撑地害你。”

    “行了,史蒂夫,你也是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了,对自己负责点!”

    打发掉了判断因果关系的思维很奇葩的乔布斯后,首富先生继续“闭关修炼”,没想到过了不几天,又起幺蛾子了。

    乔布斯妻子劳伦·鲍威尔打来电话,忧心匆匆地提到,乔布斯的反应,让自己感到疑惑,甚至害怕。

    原来,当得知身体健康检查过程中,在自己的胰脏部位发现“阴影”后,乔布斯虽然一开始有些拖沓,但还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到医院做了进一步的复查和诊断。

    可当医生建议在肿瘤大面积扩散前,进行手术切除后,乔布斯的行为就逐步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首先,乔布斯联系了自己圈子内的一些朋友。

    比如,他电话联系了二十多年前,去印度静修时,结识的一位朋友,拉里?布里连特。

    此人是一位流行病学家,当时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在印度致力于根除天花的活动。

    乔布斯开门见山地来了一句,“你还相信上帝吗?”

    拉里?布里连特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确定了这个共识后,两人开始遥想当年,讨论去印度静修时,遇到的那位印度大师尼姆?卡罗里?巴巴,曾经教给他们的通向上帝的几条路径。

    拉里?布里连特开始云山雾罩后,反问乔布斯,有什么不妥。

    乔布斯这才回答说:“我得了癌症。”

    劳伦·鲍威尔懊恼地反省,自己实在应该在这个时候,想到乔布斯要走非同常人的治疗之路了。

    乔布斯也联系了英特尔前任首席执行官安迪·格鲁夫,对方特意来到乔布斯的家里,呆了两个小时,热心地交流了自己的抗癌心得。

    咨询完了这一大圈后,乔布斯做出了让家人大吃一惊的决定,即拒绝了医生的开刀手术建议,转而寻找其它可行的方法。其实说白了就是,在实行严格素食的基础上,摄入大量新鲜胡萝卜和果汁。

    一直在思索着,如何布局有条不紊地从当下的牛市当中见好就收的唐焕,听了这一大堆后,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醒悟,乔布斯这是又犯了思想上的老毛病。

    就像中国那边好多大人物迷信大师、明星崇拜什么龙王一样,美国这边的人上人们,也有不少深受玄而又玄的东西的影响。

    乔布斯二十多岁跑到印度,差点拉肚子拉死在那里,目的是为了找到精神导师,实现什么通过苦行体验、感官剥离和返璞归真,寻求启蒙。做到内心的平和。

    这些如今看起来不可思议的行为,在以嬉皮士为代表的反主流文化盛行的一九七零年代,还是相当有市场的。

    首富先生顿时也恼火了起来,自己为了让乔布斯多干几年活,算得上是颇费心机了,可这家伙怎么还去自寻死路?

    强行平复了一下情绪后,唐焕温和地问道:“劳伦,你们全家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劳伦·鲍威尔无奈地回答,“当然是听取医生的建议,尽快开刀手术,趁着发现的早,根治了!可要是按照史蒂夫的选择,可能就要耽误了。”

    “唐,现在,我们的话,史蒂夫根本都听不进去,只能寄希望于,你可以对他发挥影响力了。”

    首富先生拍了拍办公桌上小山一般的文件,缓缓对话筒说道:“这样,把医生请过来,大家一起和史蒂夫开个会,把话说开了。”

    结果,乔布斯再次让大家见识到了他那捉摸不透的怪异驴脾气,当众咆哮道:“采取哪种治疗方式,是我的自~由!”

    唐焕皱眉道:“史蒂夫,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刀手术,换来的是一劳永逸,怎么搞的,切肿瘤,就好像切了你的信仰似的?”

    “唐,你说得太对了,这就是在切我的信仰。”乔布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说道:“唐,公务方面,我愿意听取你的建议;但这是我的个人私事,请你不要干预!”

    首富先生保持着耐心,苦口婆心地劝道:“你的身体健康,并非完全属于私事,它关乎你能否有力地领导走在复兴路上的苹果电脑公司。何况,我对于苹果电脑公司的未来辉煌的期待程度,甚至还要超过方圆。”

    乔布斯不为所动地坚持道:“我的信仰不在了,苹果也失去了创造力,那还何谈辉煌?”

    正在争执不下之间,助理急匆匆地把一部专属移动电话递了过来,唐焕短暂地接听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收起电话,首富先生盯着乔布斯,不耐烦地说道:“给你两个选择,切了你的信仰;或者做好第二次从自己创建的公司,滚蛋的准备!”

    ……

    燕京今年的冬天,格外地寒冷!

    硅谷一号降落后,唐焕迅速坐上大表弟韩思宁前来迎接的车,直奔三〇一医院。

    今年九十二岁的外公韩治良,病危了;在西南担任省部级一把手的大舅韩安永,已经守在了病床旁。

    见唐焕风尘仆仆地到了,韩治良的眼神亮了起来,有些含糊不清地开口道:“老大,记住,让你回来就回来,让你下来就下来,多读史,常自省;大唐,外公没法给你做的事提供建议了,只想提醒你,好自为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