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70章 华尔街控制惠普

作者:杰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唐焕当然有足够的底气,让对手自己去做选择题。

    不管是否能够马上确定,“美加大停电”真的是由“千年虫”引起,都不影响它那犹如世界末日降临的恐怖效果,深深地印入所有人的脑海中。

    有种,你们就赌,“千年虫”不会在接下来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闹出乱子!

    事实上,包括银行、电信、电力在内的众多行业,现在都已经心里打鼓了,进而纷纷在提高自有部门预算的同时,请求正和通用电气等电力管理系统供应商,一起协助处理“美加大停电”的哲儒软件公司,加大服务力度。

    目前,哲儒软件公司的工作状态,用“应接不暇”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为了填补服务部门的工程师缺口,首席执行官布莱德·斯沃尔伯格颇伤脑筋地临时调整着一些员工的岗位,以尽可能抽调出人手来,甚至开始考虑外包部分业务。

    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哲儒软件公司需要一个相对平静的外部环境,是完全必要的。

    于是乎,一个有点夸张的情景出现了。

    相比于几个月前,业内的联合请愿,现在领域之外的行业,纷纷请愿,暂停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

    我们需要哲儒软件公司在未来几个月内,心无旁骛地提供最专业的服务,而不是被垄断案搅得心烦意乱、乱中出错。

    对于这种俨然上半年翻版的请愿,司法部和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当然不愿意接受。

    在哲儒软件公司这里的破例,已经够多了,不能没完没了啊。

    只不过,它们很快就意识到,这次的请愿压力,比上半年的那次还大。

    当银行、电信、电力等等领域之外的行业,纷纷发出呼吁后,领域之内的不少公司,也加入了进来

    这里面的奥妙,可谓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盖因,对于使用计算机信息管理系统的用户来讲,“千年虫”是一场灾难;但对于行业来讲,则是一场莫大的商机。

    显而易见的是,提供“千年虫”防范解决方案的厂商,绝不仅仅限于哲儒软件公司一家,哲儒软件公司也不可能做到全部吃下。

    这是利益均沾的大锅饭。

    而进入一九九零年代以来,业界在“千年虫”的防范上面,花了几百亿美元,不知道养活了多少人。

    当大家都对防范“千年虫”越来越信心满满后,行业从这方面捞的油水,也就随之少了下来。

    结果,现在一场突然从天而降的“美加大停电”,吓破了各位金主的胆,不用费尽心思地催促,便心甘情愿地再次主动为“千年虫”防范,增加消费。

    换而言之,这笔围绕着“千年虫”的意外之财,堪称本世纪最后的晚餐,不赚白不赚,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是,上半年studis_p的饕餮盛宴,相当让人满意,可谁会嫌自己赚钱多呢?

    就这样,圈子外对安全的忧虑,和圈子内对商机的热情,融合到了一起,进而产生核聚变,发出无与伦比的能量。

    正当各方为之博弈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对圈子影响极大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亚洲的宝岛,发生了里氏7.3级的大地震,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进而导致宝岛供电设施严重受损,电力供给不足,全岛工商业活动全面停摆,尤其新竹科学工业园区的损失,最为惨重。

    要知道,全球个人电脑所使用的主板,几乎有九成,由宝岛供应。

    现在,宝岛这个全球供应链上的举足轻重者,突然无法供货了,整个计算机行业自然随之动荡起来。

    “美加大停电”、“千年虫”、“九二一大地震”……

    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纷至沓来,不由得让和计算机密切相关的各行各业,不断地绷紧着神经。

    好比原本时空里,口香糖销量的明显下降,都能被有理有据地分析到由苹果iphne太过流行所致,不难想象出,眼前这一系列重大事件,将会直接和间接地辐射出多少关联变化。

    于是“叮咚”一声,之前曾经绑定整个行业的哲儒软件公司,现在再次成功绑定圈子内外的两方利益共同体。

    最终,白宫按例做出响应,美国总统比尔·科林顿会见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等人,协调出了一个结果,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继续暂停。

    媒体纷纷发出惊叹,哲儒软件公司就是这么强大!

    ……

    眼见着又能消停一段时间了,首富先生也就不在美国东海岸逗留了,施施然地返回旧金山,顺便过问一下宝岛的“九二一大地震”。

    宝岛这次遭遇的自然灾害,确实非同小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最严重的一次。大约持续了102秒的地震,让整个宝岛都感觉到了摇晃。

    除了惨重地两千四百多人死亡、一万一千多人受伤之外,房屋、道路与桥梁等交通设施、堰坝及堤防等水利设施,以及电力设备、维生管线、工业设施、医院设施、学校等公共设施,都大范围被震毁,甚至还引发了大规模泥石流等次生灾害,余震更是频繁不断。

    好在宝岛这些年的快速经济发展,积累下了厚实的家底子,自身倒也具备足够的财力,来应对这场天灾。

    不过,也正是凭借这种所谓的底气,因为政~治原因,在救灾上出现了一些不提也罢的龌龊。

    早就和李某人闹翻了的唐焕,肯定不想去碰一鼻子灰,但慰问还是要表达的,这就要落实给红颜知己了。

    可还是那句话,江湖水深。

    同样庙小阴风大的宝岛,政~治关系不是一般盘根错节地复杂,尤其明年宝岛同样进行权力换届。

    你以为自己捐了款,就是流程简单地慰问一下?说不定就被划到了某一个阵营里。

    因此,平时“王不见王、后不见后”的邓俪珺、林凤皎、林清瑕、胡音梦,现在少有地坐到了一起,听自家男人的主意。

    现阶段,宝岛的执政阵营里,内斗不断。

    不听首富先生建议的宋褚渝,一直抱着李某人的大腿不放,指望着能做接班人,但那只老狐狸脑袋里真实的想法,估计只有唐焕心里最清楚了。

    眼前的情况就是,李某人选择了连湛做继任者,抛弃了早有默契的宋褚渝,致使对方心生不满,进而加剧了整个执政党派的分裂。

    一九七九年,邓俪珺遭遇“假护照”事件后,宋褚渝亲自去美国见这位影响力巨大的华语歌后,最终促成问题的解决。

    由于这段渊源,邓俪珺和宋褚渝的私人交情,可谓是亲厚。

    而在宝岛这种游戏规则下,一位影响力巨大的明星,对于一名野心勃勃的政客,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需要指出一点的是,在宝岛政坛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宋褚渝,成功塑造了精明干练、勤政爱民的好形象,此时的民意支持度,远高于被选为接班人的连湛。

    由此不难看出,一直不肯听首富先生建议、早点另立山头的宋褚渝,为什么这时候心生反意了。

    我按照游戏规则奋斗到如今这样的高度,竟然最终还是比不过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官宦子弟,那我还要你这个阵营何用?

    唐焕从居高临下的角度审视,自然知道李某人这是有意逼反宋褚渝,彻底搞垮自己目前所在的阵营。

    但这些局中之人哪里明白,都红着眼睛,卯足了劲儿,沿着李某人划下的道,互掐呢。

    在这种情况下,邓俪珺一旦去了宝岛,肯定会被视为帮宋褚渝拉票。

    相应地,此时已经成为首富先生在娱乐产业方面左膀右臂的胡音梦,也不适合回去,盖因她和连湛都属于“关二代”,一个圈子里的人,同样早就来往密切。

    换成林清瑕,也不行。

    要知道,这位被首富先生亲手送上奥斯卡影后宝座的大明星,去年圣诞档和今年暑期档,以制作人身份,回宝岛给《黑客帝国》做宣传的时候,同样遭遇了此类的烦恼。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也不惹你,当然了,也没人敢惹首富先生的女人,想当初由于邓俪珺的缘故,唐焕冲冠一怒为红颜地和宝岛没少博弈,已然吓破了形形色色小人的胆,但只需要热情洋溢地请吃一顿饭,便足以让媒体去造势了。

    等这些顾虑逐一摆到桌面上,分析完毕后,剩下的合适人选,也就不言而喻了。

    邓俪珺、林清瑕、胡音梦不约而同地望向林凤皎,目光里带着一种复杂的意味。

    大家当初都是大明星,如今三女仍有自己的辉煌事业,只有林凤皎毫不留恋地做起了“隐形人”,似乎失去了很多,但人家也名正言顺地住在“长安城”里,和正室没什么实质差别地顺理成章打理着唐氏家族的内务。

    得得失失之间,还真无法计算出谁的选择更值,只能说求仁得仁、求智得智了。

    古人为什么留下“难得糊涂”这个总结之语,形容的就是人世间,不能太过钻牛角尖地较真。

    几女都是迈入不惑之年、思想成熟的为人母者了,对于唐焕这个始作俑者,只能恨恨地瞪上几眼,最终还是要听一家之主的拍板决定。

    揣着明白当糊涂的首富先生,最后笑眯眯地看着林凤皎说道:“看来,现在只有你适合走一趟了。”

    “好吧。”林凤皎一如既往地通情达理,点头答应道:“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你们都交代给我吧。”

    邓俪珺、林清瑕、胡音梦相继站起身来,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什么都知道,让他告诉你就行了。”

    ……

    家里的私事安排完后,首富先生还要回过头来处理公务。

    宝岛“九二一大地震”造成的供电故障,影响到当地工业园的运转,进而造成全球计算机供应链发生的震荡,正在放大。

    事实上,早在今年七月二十九日,宝岛就发生了一次大范围停电事故。

    可以说,宝岛的财政是不缺钱的,在电力建设方面也不吝投入。

    不过,长期以来,宝岛更多地把资金投在发电厂的兴建上,对电力传送所需的输电线路,有所轻视;等意识到这一点,想要弥补的时候,又逢宝岛民粹势力蓬勃发展。

    受制于什么兴建输电的铁塔,以及变电站,会产生电磁波辐射危害等等安全理由,工程经常延误,不被搁置都是幸运了。

    “七二九宝岛大停电”就是因为一座铁塔倾斜,而引发的多尼诺骨牌效应。

    结果,没有接到停电预警的新竹科技园区半导体工厂,生产中断,损失了二十几个亿,股市也遭到重挫。

    不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宝岛现在的电力供应服务差强人意,就是一个事实。

    再加上这次“九二一大地震”给全球计算机供应链带来的震荡,唐焕打算趁机进一步调整布局,以避开未来几年宝岛那可以预见到的乱糟糟的政坛,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方圆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对此早有准备,在汇报中,他便提到:方圆明年就可以完成从宝岛撤出,转而完全委托代工。

    唐焕叹了一口气,“目前全球个人电脑年出货量达到了一亿多台,可谓行情喜人,但新的经济周期,总是不可避免地要来,能在成本控制方面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约翰·钱伯斯赞同地点了点头,转而说道:“惠普最终还是空降了一位首席执行官,选择了华尔街高价挖来的卡丽·费奥瑞娜。”

    首富先生皱起眉头,唏嘘道:“是啊,现在硅谷还能不受华尔街左右的大企业,几乎只剩下了方圆、哲儒软件等屈指可数的几家,压力越来越大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