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575 身为朋友

作者:七七家d猫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贝蒂就这样跪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蓝礼,然后傻乎乎地笑了起来。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之后,浑身的疲惫就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上,仿佛刚刚跑完了马拉松,

    “现在放松下来可不行,这场戏还没有拍摄完成呢。”蓝礼可以察觉得到贝蒂的放松,连忙提醒到,然后就看到贝蒂那错愕的表情,一口气卡在了喉咙里,嘴角不由就上扬了起来,轻轻耸了耸肩,“电影产业。造梦的过程可没有那么容易,当初我第一次拍戏的时候,也觉得上当受骗了。”

    这又是戏剧和电影的另外一个不同。观众坐在剧院里,整场表演就是一气呵成,出错的话也无法挽救,只能将错就错,所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但观众坐在电影院里,电影却是一个包装完毕的商品,屏幕上的一分钟,现实生活中可能需要反反复复拍摄数小时乃至数天,容错空间是巨大的。

    自然而然地,戏剧演员和电影演员的要求也就不同。

    不过,蓝礼以一种如此嫌弃鄙夷的方式调侃了一番,贝蒂不由就轻笑出了声。笑容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开来,就停留在了嘴角,脑海里回想起了刚才的表演。

    老实说,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对她来说,那不是表演,而是真实发生的。她看着亨利的那双眸子,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拖拽着她踉踉跄跄地往前走,那些话语、那些心声没有经过大脑,就这样直接吐露出来,那种绝望、那种悲伤毫无预警地侵袭而来,整个人彻底崩溃。

    冥冥之中,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就不复存在。

    贝蒂再次抬起头看向了眼前的蓝礼。这是蓝礼,不是亨利,她可以感受得到。“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做得到。”贝蒂垂下脑袋,没有自信地说道,“表演真的太困难了。”

    “即使每个人都是表演者。假装自己不在乎,假装自己没有受伤,假装自己过得很好,假装自己很幸福。”蓝礼的话语微微顿了顿,脑海里的思绪翻涌,“假装自己不害怕。”这说的不仅仅是贝蒂,也是他自己。

    在内心的最深处,蓝礼一直在恐惧着,如果他真的没有表演天赋,怎么办?如果乔治和伊丽莎白所说的都是事实,怎么办?如果那些经典的佳作却因为他糟糕的表演而毁于一旦,淹没于时间长河,怎么办?

    所以,他需要更加努力,也更加珍惜。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也是为了自己的人生。重活一世,他不想要自己留下遗憾,他也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够如同夏花一般怒放。

    “区别只是在于,有的人严严实实地将自己隐藏在面具后面,有的人巧妙地戴上更多面具隐藏自己,有的人则远离关注的视线躲在角落里。任何一个敢于站在镜头前展示自己的人,尤其是展露自己的脆弱和真实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表演者。”蓝礼的话语让贝蒂陷入了沉思,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一言不发,“至于,到底是优秀的表演者,还是糟糕的表演者,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突然话锋一转,语言又一次变得诙谐起来,贝蒂没有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神情也变得轻松了些许。

    贝蒂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蓝礼,你可以帮助我吗?帮助我把这场戏演好,我想要把这场戏演好。”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耗费了贝蒂所有的心力,就如同梅瑞狄斯向亨利求助一般,将自己的柔软和脆弱都展示给对方,等待着援手,等待着救赎。这让贝蒂的眼眶不由再次泛红,惴惴不安。

    “我的荣幸。”蓝礼微笑地说道,这让贝蒂嘴角的笑容肆意地绽放了开来。

    重新投入拍摄之后,蓝礼的状态一如既往得出色,贝蒂的状态出人意料得出色。不仅剧组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就连沉浸于作品本身的托尼也发现了。接下来的几次拍摄,贝蒂都展现出了绝佳的表演状态,无论是近景还是特写,即使面对蓝礼,她也展现出了那浑然天成的情感处理。

    恍惚之间,贝蒂就是梅瑞狄斯,梅瑞狄斯就是贝蒂,让人难以分辨。又或者说,一直以来,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虽然两位演员的表演状态出众,但托尼一直在努力捕捉不同视角的镜头,这场戏前前后后还是拍摄了七次,耗费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总算是拍摄完成。

    接下来就是蓝礼和克里斯蒂娜的重头戏了。这场戏是亨利在整部电影里唯一一次情绪崩溃,面对梅瑞狄斯的求助,亨利没有能够伸出援手,他自责不已,可还没有来得及缓过劲来,莎拉却开始怀疑亨利对梅瑞狄斯毛手毛脚,犀利的眼神进行了质问和谴责,这彻底激怒了亨利,所有的情绪犹如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这场戏是失控的戏份,与此前的一场戏承前启后、一气呵成。在拍摄之前,蓝礼和克里斯蒂娜两个人花费了将近二十分钟进行交流和走位,投入拍摄之后,表演更是行云流水,旁观的工作人员们更是大呼过瘾。

    保罗站在旁边也是大开眼界,这样的蓝礼,和“速度与激/情5”拍摄期间截然不同,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熠熠生辉的光辉,不同于平时的优雅从容,不同于平时的内敛低调,也不同于平时的幽默风趣,展现的是光芒万丈的魅力,让人挪不开视线。

    “如果你登上百老汇的舞台,我会预定一个长期的包厢,邀请所有朋友前去观看的。”这是保罗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于是他来到了蓝礼的身边,也就如此开口说了。

    又是两个小时,刚才这场戏才拍摄完成。前前后后保罗已经来到剧组了三个半小时,终于再次等到了休息时间,这才见到了今天探班的主人公。

    蓝礼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了保罗那阳光灿烂的笑容,流露出了讶异的神色,“你怎么过来了?”没有来得及将剧本放到了一旁,保罗就已经走了上来,给了蓝礼一个热情的拥抱。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保罗的习惯,即使蓝礼不太习惯,但也无可奈何。

    “探班。”保罗在蓝礼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将手里的咖啡递了过去,“黑的。我觉得刚才两场戏,你已经消耗了太多精力,需要好好醒醒神。还是说,你倾向于添加一点牛奶?”

    “这样就挺好。”蓝礼接过了咖啡,“这部戏也需要保持体型,最好消瘦一些。”

    “你总是选择一些自我折磨的作品。”保罗开玩笑地调侃到。

    “这不是事实。”蓝礼条件反射地就反驳到,打开了咖啡,放在嘴边,没有来得及喝,就认认真真地思考起来,“太平洋战争”?“活埋”?“抗癌的我”?“超脱”?思索了一圈之后,蓝礼笃定地说道,“‘速度与激/情’,这部作品不算自我折磨!”

    保罗却也没有反驳,只是呵呵地笑着,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表情,惹得蓝礼翻了一个白眼。“好吧,’爱疯了’总不算吧。其实,’爱疯了’的拍摄过程还是蛮愉快的。”除了伦敦的糟糕天气之外。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敬佩。虽然有些担忧,但确实十分敬佩。”保罗一脸诚恳地说道。

    蓝礼将咖啡杯凑到了嘴边,喝了一大口,那苦涩香浓的味道在舌尖蔓延了开来。

    其实对于贵族来说,咖啡必须放在陶瓷杯里饮用,塑料杯、铁杯、玻璃杯都是不允许的,更不要说纸杯了,这也是他们不喜欢星巴克的原因。但今天的咖啡虽然是纸杯,口感和香气却十分地道,蓝礼一下就品尝得出来,这是手磨的。看来,保罗今天的探班可是诚意十足。

    “你这说话的口吻就好像是娱乐记者。”咖啡滑入胃部之后,蓝礼半开玩笑地调侃到。

    保罗也不介意,轻笑出了声,“我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准备登上百老汇的舞台?无论是什么戏剧,我都一定会去捧场。”

    “我会告诉经纪人的。虽然我不认为他会点头答应。”蓝礼实话实说。

    虽然奥斯卡学院派对伦敦西区、百老汇出身的演员青睐有加,但好莱坞的整体趋势而言,没有经纪人会希望自己的演员重新回到百老汇里打磨,现在的百老汇,关注度、人气度以及经济效应都已经大不如前了。

    不过,英国学院出身的演员们却还是保持了如此优良传统。每年或者每两年,他们总是会回到伦敦西区去表演一段时间,短则一个月,长则一年。

    “哈利-波特”的三位主角之中,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和鲁伯特-格林特(rupert-grint)就选择了这种方式,重新打磨自己的基本功;而艾玛-沃特森则选择了大学的道路,取得了布朗大学的文凭,然后以女权主义者展开了公关活动。仅仅从这个选择就可以看出,三个人对自己演员道路的不同定位。

    蓝礼又喝了一口咖啡,隐约察觉到保罗的眉宇之间有些思考的神色,开了一句玩笑,“怎么,你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说吗?你看起来心事重重。”原本只是随口的玩笑,却没有想到保罗随即就露出了尴尬的神色,一副心事被说中的模样,这让蓝礼挑了挑眉,惊讶地说道,“真的有情况?有什么事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