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六五六章 乞骸骨

作者:天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紫禁城,奉天殿。

    朝中主要文武大臣均已到齐,朱厚照高坐龙椅之上,在他身边不远处,张太后隔帘而坐。

    文武大臣分列朝班,就连一些许久不出的老臣,诸如张懋等人也到了朝堂上。

    司礼监掌印太监在大明相当于内相,权势极大,皇帝提出要更换萧敬,朝中主要大臣都要参与并发表意见,甚至连张太后都出来说明情况。

    为了避嫌,当日陪同朱厚照出来的只有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戴义,之前经常跟朱厚照在乾清宫参加朝议的萧敬和刘瑾都未列席。

    朝堂议事,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

    兵部奏请西北三边及宣大地区冬春季节开销,向朝廷申请征调粮食二十万石,从河南、山东一带粮仓北运,加上户部等人参议,朝议从一开始就涉及钱粮大事,而这一切都跟昨日沈溪回京有关。

    朱厚照平时都无精打采,但或许是这次他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执掌大权,在听众大臣奏议的时候显得非常认真,甚至主动问西北粮饷调配之事,问及宣府之地仓储情况,显得很是用心。

    一直到朝议快结束,才轮到商议朝廷人事任免问题,萧敬自请引退之事随之提了出来。而提出者,正是朱厚照本人。

    朱厚照道:“……萧公公虽为父皇顾命之臣,但他年事已高,希望能归隐田园,颐养天年,朕并未准允……”

    一句话,就让所有大臣感到意外,这跟他们得到的消息截然不同,现在似乎所有消息都表明,朱厚照已经准允萧敬请辞。如果朱厚照不同意,不可能在京所有重臣皆云集奉天殿,张太后也不可能出现在朝堂,垂帘听政。

    “……朕如何忍心萧公公以近古稀之年,一路颠簸回归故里?尽管他不想留在皇宫,但朕准备安排一处环境优美设施齐全的皇庄供萧公公养老,如此朕有国事不能定夺时,可请他回宫商议。朕会安排奴婢侍奉,为他养老送终……”

    当朱厚照说到这里,在场大臣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朱厚照说话太过委婉,根本是已经同意萧敬请辞,只不过把人留在京城以示尊重。

    其实只要让萧敬离开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留在哪里都无所谓,反正都已引退不管事,自然会有接替人选行那朱批大权。

    朱厚照没武断做出决定,看着在场文武大臣,说道:“……朕想听听诸位臣工的意见。”

    在场大臣足有上百人,平时有主见的不少,甚至涉及人事安排时,御史言官会因朝堂上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而吵得不可开交。朱祐樘性格懦弱,再加上素来对文官礼重,终其一朝都未出现过文官在朝堂被公然杖刑之事。

    所有人都在等阁臣发表看法。

    因为无论谁来担任司礼监掌印太监,其实跟下面各衙门的人都没太大关系,自打弘治十六年皇帝病重,一直到太子登基,朱批多半是根据票拟来定,而票拟大权便牢牢地掌握在内阁手中。

    六部、五军都督府和各寺司衙门行事,不过是执行决议,至于谁来进行决策,是朱厚照还是刘健差别不大。

    等了半天,没一人出来说话。

    李东阳打量身旁的谢迁,眼里满是疑问:“你谢于乔不是说要挽留萧公公吗?怎么事到临头却退缩了?”

    朱厚照再次出言询问:“诸位臣工难道对萧公公请辞,没有任何看法?朕还在等你们说话呢。”

    到了这个时候,谢迁终于从人群中走出来,所有人都带着期许看向谢迁,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说。

    谢迁拿着笏板,躬身行礼:“回陛下,老臣以为,萧公公请辞之事……可以准允,新朝新气象,司礼监更换掌印人选,乃情理中事。”

    这话从谢迁口中说出来,并不让在场大臣感觉意外。

    很多人都知道,谢迁其实是内阁刘健、李东阳这一组合擅权的牺牲者,萧敬则是其帮凶,现在萧敬引退,对谢迁来说算得上是一件好事,或许会让谢迁守得云开见月明。

    而内阁其他三人就有些看不懂了,之前谢迁还义正词严地说要挽留萧敬,但现在却反其道而行,不知这中间出了何变故?

    不过即便谢迁出来支持皇帝,刘健等人也不便说什么,因为刘健、李东阳自己也知道,萧敬既然主动请辞,又在张太后那里获得通过,其实挽回的可能已经非常小,甚至可以说无从驳议。

    朱厚照对谢迁如此没有营养的发言却表示赞同,点头道:“谢阁老说得对,新朝新气象,朕登基以来,朝廷上下是该有一番作为,那些衙门里的沉官冗员该好好清理一下,就先从京城各衙门开始。”

    “马尚书,回头你看看这几年考核成绩,那些表现不佳的官员,该撤的撤,年龄到了的就致仕,不要尸位素餐……”

    马文升比在场大多数臣子都要年老体迈,其实他是最应该退下去的一个。之前御史言官数次弹劾马文升,但因刘健、李东阳不愿意在皇位交接时出现变故,加之马文升等老臣一直是朝廷的中流砥柱,刘健自然不会答应马文升致仕,总是在票拟中驳回。

    马文升出列行礼:“老臣遵旨。”

    朱厚照看向刘健,又道:“刘少傅,以朕所知,司礼监更迭掌印太监,对接的衙门便是内阁,如今内阁人手不足,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年岁不小,加上谢阁老这半年多来老是生病……朕不知内阁是否能应付朝中大小事项,需要增加人选否?”

    朱厚照居然主动提出给内阁加人,让很多人大感意外。

    刘健出列道:“回陛下,萧公公上乞骸奏本,老臣认为此事当允。老臣年事已高,在这里也想请求归田……”

    刘健说出这话,将在场大臣吓了一大跳。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都以为刘健是因为萧敬“引退”心生不满,主动提出请辞,向朱厚照施加压力。

    等刘健拿出乞老的奏本,在场大臣知道刘健不是开玩笑。与此同时,李东阳居然也提出致仕的请求。

    朱厚照乍一听非常兴奋,一旦刘健和李东阳请辞,那意味着朝堂上再也没有谁能威胁到皇权,朝廷大小事情就会尽落手中。但转念一想,他发现情况不对……如果刘健和李东阳撂挑子不干,那内阁谁来执掌?以后有什么事情谁来处置?

    朱厚照虽然在某些事情上胡作非为,但总算还有脑子,面对如此境况,赶紧出言挽留:

    “刘少傅这是说哪里话?朕需要你为朝廷做事,朕离不开你,还有李大学士……你们都是朕的恩师,朝廷兴亡荣辱跟你们休戚相关,朕希望你们能辅佐朕开创盛世王朝,朕不允许你们请辞……”

    谢迁诧异地打量刘健和李东阳,心想:“感情两位落在后面,乃是写奏本请辞?那真算是用心良苦,不过如此做难道不是在给皇帝施加压力?”

    此时张太后发话了:“刘先生和李先生都是先皇礼重之近臣,曾辅佐先皇开创盛世,如今哀家和皇帝孤儿寡母,希望诸位臣工悉心辅佐。尤其是刘先生和李先生,你们是先皇委任的顾命大臣……皇上没有你们栽培,不会有今日……”

    张太后一直担心朝中大臣会因萧敬请辞之事闹情绪,现在看到事情不妥,马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开始打孤儿寡母牌,希望能得到在场文臣武将支持。果不其然,张太后这番话很管用,至少刘健和李东阳没有再提什么请辞的事情。

    朱厚照见场面失控,赶紧道:“母后说的是,两位先生都是大明柱梁,朕怎会让你们离开朝廷?朕曾尽力挽留过萧公公,但奈何萧公公年老不支,体弱多病,不得已才离宫……朕不希望萧公公年迈后还殚精竭虑,无法跟家人共聚天伦之乐……朕留他在京,以子侄之礼相待,永不相负!”

    张太后帮腔道:“之前萧公公请求引退时,哀家也曾提出挽留,但奈何萧公公去意已决,哀家觉得他留在京城由皇家养老,乃是最好的结果。”

    朱厚照笑容满面地看向张太后,起身微微行了一礼。母子间难得达成如此默契,让朱厚照大感安慰。稍后他回过身,道:“诸位臣工,既然萧公公决意离开皇宫,司礼监掌印之位,需要有人接替,诸位臣工认为谁最合适啊?”

    这问题问出来,纯属多余。

    按照大明官场规矩,都是正官卸任副官顶替,既然萧敬从司礼监掌印太监位置上下来,那自然就该由首席秉笔太监戴义顶上去。

    但既然有此一问,那说明在皇帝心中,戴义当这差事不合帝心。

    朝堂上又是一阵沉默。

    这次朱厚照没有干等,直接问道:“刘少傅,朕希望听到你的意见。不知刘少傅举荐何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