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准奏

作者:荆柯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裴子云靠着车上,微闭眼,皱着眉,似乎在思虑。

    看着这样,长公主叹了一声,将一个折子递过去:“太子说,只要你办成了这事,让太子地位稳固,太子会以监国之名,封你真君之位。”

    “这道人能享的最高爵位,你不肯的话,我也不劝了。”长公主怅怅说着。

    话说到这份上,裴子云也不能不应:“太子这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啊,只是太子为什么不用宿将呢?”

    “我不信你看不明白。”长公主白了裴子云一眼:“要是皇兄身体还佳,这次没有吐血昏迷,用老将也无妨。”

    “可有了这事,出事的原因又是削藩,皇兄也怕那些人有着想法。”

    “要是把十几万兵交给了某个功臣,结果有着别的心思,怕就不是应州的事了,整个南方都可能一下就糜烂不可收拾,太子可镇不住。”

    裴子云身体一震,又说:“可以让文臣领军。”

    长公主不耐烦的说着:“你还在回避,济北侯虽不是最顶尖的将军,也是出生入死十数年的沙场悍将。”

    “历史上的儒将都是天下太平时,镇压些泥腿子起义,搏个名声。”

    “真遇到这种宿将悍将,又没有五倍兵力,怕是给济北侯送菜去。”

    “你别虚词了,太子这次还是按照应州总督的旧例,派个文臣当主将,然后你处置军务。”

    “要是你愿意舍了道人身份,其实不必这样麻烦。”长公主愀然叹息一声,她也查了些资料,才觉龙气和道法冲突,朝廷哪怕有道官,中央道录司隶属鸿胪寺,长官提点不过是正六品,而郡设道正司,长官都纪不过从九品。

    这一方面是为了控制,一方面是因再高就根本不是道人了。

    “舍了道人身份就不用说了。”裴子云笑了笑说:“朝廷富有四海,恩典似海,这我知道。”

    “爵位、谥号、追赠,都可幽壤生辉。”

    “只是我自小羡道,既选择了道途,那就不想改了。”裴子云淡淡说着,笑话,自己有梅花,道途迟早可登顶,怎会改变道路,当下转了话题:“文臣不行,能有着总督一方军事资格的文臣,至少是正三品以上,正三品会听我?”

    “而且,你还小看了读书人对道人的防范。”裴子云惆怅的说着:“你相信不相信,要是这格局,说不定督帅一时想不开,宁可丢官罢职,败军丧师,甚至失了应州,也要把我弄死?”

    “当然这是极端的情况,可也不得不防。”

    “怎么会?”

    长公主脱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就怔怔她突想起了朝堂的汹涌,以及前几日就有大臣奏:“天设诸道,以儒为正统,释道以术数符令通幽鬼神,治病救人,看似有小益,实是坏了朝廷大局,侠以武犯禁,还可以刑法治之,道人以术乱法,细思可虑处更多,危害更在其上。”

    “即人主有用处,视之俳优伶人之流就可,万万不可重用。”

    她就张口结舌,不能昧着良心说不会。

    裴子云淡淡一笑,他其实看的非常清楚,在这个世界,道人由于掌握力量,哪怕这力量很小,也是唯一能和儒家抗衡的学派。

    儒家要是让道人上了朝堂,既有力量又有法统,那还有儒家的活路?

    说的尖锐点,济北侯是小病,而道人才是心腹大患,要不是道人有反制之法,要就被杀干净了。

    所以要是读书人领军,而自己掌握兵权,说不定就亲自通风报信也要使大军惨败了还是这话,这当然是极端情况,但不可不防。

    这时裴子云取笔,将出征主将的名字划去,用着笔:“要我出征,没有尚方宝剑和如朕亲临的金牌,我是不去,去了也是死。”

    “其次是主将,我想换成他,最后,无需五万,我只要三万军就可以了二万京军,一万水师。”

    说着暗里苦笑,不是自己不想多要兵,而是根本不可能。

    “什么?”长公主疑惑,向桌上看去,瞬间变成了震惊:“你要承顺郡王,随你出征?”

    承顺郡王是皇帝最后一个没有夭折的儿子,今年才十二岁。

    长公主目光一闪,随即又黯谈下来:“这事,就由不得我来作主,你得和太子,甚至父皇说。”

    太子府

    夜色沉暮,风吹着光秃秃的树,太子书房灯火通明,里面只有两人,太子和裴子云。

    太子面色凝重,盯着裴子云:“真人,你要选人?为何不用大将大臣,反选承顺郡王?”

    裴子云吹了吹茶,小喝了一口,看着太子:“微臣中意承德郡王,是别无选择。”

    “哦?何由?”裴子云的能力,太子自是知晓。

    裴子云思索良久,才说着:“承顺郡王是殿下最小的弟弟,也是陛下最后一个没有夭折的儿子,今年十二岁,太子你自是知晓陛下对承顺郡王多疼爱。”

    “的确,但和出征又有何关系?”太子看着裴子云问。

    裴子云叹了一声:“微臣是道人,除真人和真君之号,不能加官衔,更不能加钦差,无权无官,上次出征倭寇,借的是应州总督的王命旗牌,驾御的是被排挤的六品官,才勉强成事。”

    “统帅数万军的主将,无论是文臣还是功臣,至少是三品以上,就算有着旨意,我如何驾御?”

    外人都把自己视为太子党,其实自己是道人,既不受朝廷官职也不受朝廷俸禄,要是别人或还想着靠龙气突破,可自己有梅花,实并无多少依靠。

    要不是谢成东投靠了璐王,自己又何必卷到这争龙的旋涡里去?

    将帅不和是战场大忌,要是人臣,或为了大义,或为了前途,不得不委屈求全,戴着锁链跳舞,可裴子云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答应自己条件,就坚决不干。

    所谓的“不要怕得罪人,有朕(孤)保你”这话,在裴子部是假话废话。

    是,皇帝和太子要是愿意顶,是可以顶住,可皇帝太子为什么要顶你?用你就是为了赴汤蹈火,如果他愿意顶,自己干岂不是更痛快?

    有点良心的就是保个性命,一般就是丢出去化解了压力和怨气,等身死族灭若干年再给个追赠。

    “说不得臣一个不小心,死在了军中也未尝不可能。”裴子云想到这里,就这样说着。

    “他们敢!”太子心里一震,在桌上一拍。

    “这就是没有官职的弊端,但主将又不能选小官,现在唯一合适的就是郡王,皇帝之子,有足够身份领全军,但又年幼,方便微臣主持军事。”裴子云并不讨论敢不敢,只是将自己的图谋全盘说出。

    见着太子表情,他心里一哂,又说着:“承顺郡王贵重,自是不能上得前线,微臣的意思是在梁州指挥就可。”

    “微臣上前线,要是得力,承顺郡王就可总揽大功,稍等年长,太子就可名正言顺让其就藩。”

    这话才说到了点子上去了,太子沉思许久,说:“要是别的事情,孤还能决断,只是涉及承顺郡王,孤不能决定了,还得父皇批准。”

    “还有,既要实际主持军事,要请尚方宝剑,那你的资料档案,孤是不得不给父皇奏闻了。”

    裴子云起身,向太子行礼:“尊太子喻!”

    皇宫

    皇帝歇息,胸口微起伏,说:“今日太子处理国事,都说给朕听听。”

    红袍太监胡无义应着,把折子打开,上面将着太子今日做的事都一一记载了,当时一一读了。

    “今日诸大臣,推举大学士姜升平督师,可是太子有些犹豫,似别有人选,此事未决。”

    “太子为何不决?”皇帝问,其实这大学士姜升平是文臣,他也不甚满意,但是对太子为什么迟疑,很感兴趣。

    胡无义一躬身就要回答,一个太监入得寝宫,跪在地上,向皇帝禀告:“陛下,太子上奏主将决议折子。”

    胡无义接过折子,皇帝就说着:“念!”

    “是!”胡无义跪在地上,用尖尖的嗓音念了起来。

    皇帝躺在床上,有些咳嗽,面无表情,听太子要以十二岁的承顺郡王为主将,就睁开了眼睛:“胡闹!”

    挣扎起身:“折子给朕。”

    胡无义丝毫不敢怠慢,连忙递上。

    皇帝接过折子仔细看着起来,先是震怒,接着却若有所思,只见折子附近,还有着裴子云的资料,眸子一缩,就要拿起来细看,只是才拿起又咳嗽了起来,

    胡无义连忙说:“皇上还请多休息,您遵着医嘱才行呢。”

    “哎,放心不下,太子年轻,又才监国,睡不着。”皇帝说,叹了一声,将手上的资料重新拿了起来,仔细看着。

    神色渐渐有着变化,看不出喜怒,只说:“裴子云,在我眼皮下隐瞒这样久,太子的变化终说的通了。”

    当下勉强起身,在室内踱着步,良久,不知道怎么样想,突取了朱笔,在折子上批示:“准,以忠勤伯为副。”

    写完,将笔扔在了一侧:“照这个拟旨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