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41章 误会

作者:醛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温煦乐呵呵的正看着孩子们呢,听到岸上有人叫自己,一转头发现鲤鱼湾烧瓷的行家火三烧正站在岸上对着自己招着手。

    “什么事啊!”温煦坐在爬犁上并没有动,就这么张口冲着岸上的火三烧问了一句。

    火三烧对着温煦又招了招手:“你上来啊,我现在和你这么说话,吼来吼去的多费劲哪!”

    温煦闻言,这才从爬犁上站了起来向着火三烧走了过去:“到底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当然是有事了,没有事情我找你做什么!”火三烧说道。

    这时候的火三烧脸色可不太好看,眼圈乌黑了一圈,估计可能是这段时间没有怎么睡好,不过虽说看起来没休息好,老头的精神状态却是很不错。

    走到了火三烧的旁边,温煦还没有来的急说什么呢,看到二哥温世贵从旁边的小院里走了出来。

    “二哥!”

    “老主任!”

    火三烧为了表示对于温世贵的尊重,就随着众人一起喊温世贵为老主任,温世贵对这个称呼也相当的满意,觉得这是对他几十年温家村工作经历的一种肯定,所以特别喜欢人家这么称呼他,觉得让他特有面儿,好像温家村发展起来也有他一份大功劳似的。

    当然这样称呼他的都是村外人,尤其是以鲤鱼湾的人手工艺者或者是老朱这样的人,像是来旅游的人是不会这么称呼温世贵的,大家的地位不一样,像是过来旅游的这些人,没有几个真心在乎一个小村长的,就算是师尚真让他们在乎的也不是村长的职位,而是他们在背后琢磨的东西。

    温世贵冲着两人笑了笑,然后对着温煦说道:“你那小白鼠还挺抢手的嘛,我听说好多人都张口了”。

    “可不是嘛!”温煦苦笑着应了一声。

    火三烧跟上说道:“那何止是一个抢手啊,我听说小院那边的于进喜于老板,直接扔下了六十万的订金,而且也没好意思张口说哪一只哪一只的,只是让温煦安排!”

    温煦听到火三烧一提这茬,立马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事儿也就刚发生不久,知道除了自己和媳妇也就是于进喜那边的三人了,自己是没说,自家媳妇现在还在院子里呢,更不可能说了,那消息传出去的肯定是从于进喜那边传出来的,而且很可能就是于进喜自己放出去的。

    “什么叫我怎么知道的,现在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了,我是听扎花的老钱说的,他呢好像是听开饭店的老朱说的……你就说吧,有没有这回事!”火三烧说到最后反问了一句。

    这个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点了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等会儿我还想着把箱子给人家于老板送回去呢,现在这个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办,先收人六十万你说这事情办的!”

    温煦一想起这个事情,顿时有点儿头疼了。

    “你就卖一只给他呗,这老于也真的是,听说现在每周也就指望着温家村这几觉了!”火三烧说道。

    温世贵望着火三烧说道:“我说火老板,我怎么听着你像是给于老板做说客啊?”

    “我哪里搭的上人家,人家是身价上亿的大老板,我就是谋生的小手艺人,人家能请我作说客?老实说,这事儿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说完火三自嘲式的笑了笑:“嘚,我也不管别人的那份子闲事了,先说说我自己的事情吧!”

    说完火三烧把自己提着的小方纸箱子打了开来,箱子开除了团成一团的报纸啥也没有,等着看到火三烧拨了几下之后拎了一个瓶子出来。

    一看到这瓶子温煦有点儿愣住了,盯着瓶子看了一会儿这才对着火三烧说道:“火老板,这怎么看起来像是我做的瓶子啊?”

    火三烧说道:“这哪里是像,就是你做的瓷瓶子,烧出来了,漂亮吧”。

    温煦觉得这事儿有点儿不对,直接说道:“不会吧,能烧出这个色来?”

    现在瓶子一点儿不像是瓷器,更多的像是玉质的,而且还不像是普通的玉,这个瓶子通体是淡淡的明黄色,透明度介于玉和玻璃之间,一半透明一半不透明,而且通体带着一种淡淡的山水画的意思,并不是很深,但是有那种天然形成的晕染感觉,非常的有味道。

    “你们这画画的太出色了”温煦拿过了瓶子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这通体的淡水墨着实让自己异常喜欢,于是出声称赞了一句。

    火三烧说道:“我可没有在瓶子上画过一笔,也没有学徒在上面画过,我就是让学徒在你的瓶子上刷了一层釉质,然后就摆进了炉子里烧制,最后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

    说完火三烧又把另一个瓶子拿了出来,交到了温煦的手中。

    一看到这瓶子温煦知道这是自己做出来的第一个瓶子,看到这个瓶子上的氤氲山水,抛开了器形的问题,单就瓶子的质地还有上面类似的山水画的朦胧感觉,温煦又觉得这个好,不过当目光转到这个手上的时候,又觉得这个好看。

    “浑然天成啊!”温世贵望着瓶子说了一句。

    火三烧看着温煦目光在两个瓶子上转来转去,张口问道:“你是怎么弄的,把瓷泥弄的烧出了这个色泽出来”。

    火三烧烧瓷不说怎么样怎么样,也有好几十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色瓷器,淡淡的明黄色透着一丝贵气,通体瓶身又带着一种氤氲飘逸的灵气,半透未透,未透中又似乎通透,天然带着一种神秘气息。

    “为什么不是你们烧制出来的?”温煦问道。

    火三烧说道:“所有的步骤我都试过了,除你这边的”。

    火三烧这些日子可不太好受,从温煦的瓶子烧出来之后,火三烧光看就看了整整五六个小时,然后遂一试着各种可能性,直到把所有的问题都排除掉了,这才把重点放到温煦这边,想着可能是温煦这边制作泥坯的时候加了什么东西,要不是也不会烧了这么长的时间。

    说完急匆匆的对着温煦问道:“你想想看是不是途中往泥料里放过什么东西,又或者是在和泥的水中加了一些什么东西?你仔细的想一想!”

    听到火三烧这么说,温煦想了一下之后,不由的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一想到不由的拍了一下大腿:“哦,可能是这样!”

    “怎么样?怎么样?”火三烧连声问道。

    温煦想出来的,但是却没有法子和火三烧说啊,说出这个东西必然就提到空间的事情,要不没有办法解释空间水啊,现在温煦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就是自己在和泥的时候用到了空间水,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

    温煦尴尬的说道:“这个事情还不好说!”

    火三烧听了顿时脸上呈现了一阵失望的表情,顿了一会儿连声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一下子温煦没有明白他说的应该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出于欠意温煦还是说道:“不好意思!”

    温煦懒得再找个理由骗人去了,干脆涉及到空间就说不好说,反正也没有人逼着自己说。

    火三烧这边理解错了,他认为温煦想明白了怎么制作出这样泥坯的技术,但是想自己保守这个秘密,作为一个手艺上,火三烧也知道各家对于手艺的态度,很多民间的手艺都是不外传的。

    火三烧这边心中很失望,但是也知道规矩没事打听人家的不传之秘可是下三滥的做法,虽说他心中特别想知道这泥坯是如何制作出来的,但是人家温煦不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就算是准备硬来,他这把年纪也是力不从心。

    温煦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不想再找借口对着火三烧说谎罢了,看到火三烧的失落的样子,于是张口说道:“这么着吧,我再试验一次,不过这一次我只和泥打坯,至于后面的事情交给你们来做,你们看行不行?”

    “可以,可以!”

    对于火三烧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就算是没有掌握前面工序的秘密,但是参加进整个瓷器的制作那也是很有意义的,对于一个烧瓷的人来说,烧制出一个新品瓷器来,那是很光荣的一个事情。

    听到温煦的邀请,火三烧立马就把事情应了下来。

    还没有等温煦张口,火三烧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制作?”

    “急什么?”温煦望了一望冰面上的爬犁,现在他哪有心情去玩什么泥巴,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开开心心的玩爬犁。

    火三烧看到温煦的样子直接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纸箱子转头就走,走了几步之后转过头来对着温煦说道:“你尽快吧!”

    “我知道了,也就是今明两天的事情!”温煦冲着火三烧的背影说了一句。

    火三烧的身影一消失在了转角,温世贵这边伸手在温煦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很是欣慰的冲着自家的小族弟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你小子不错,我还没有来的急和你说呢,你自己就把火老板给挡了过去,这个事情做的很好!”

    温煦直接被他的话给弄愣了不知道他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做的很好?

    不过下面温世贵一说,温煦立马就明白了。

    “就算这东西是咱们偶然发现的,也不能便宜了外人,你发现这制瓷的方法得就算是不传给你们家那仨小子,也得找个温家子费继承你的手艺,可不能落到外人的手中……”温世贵语重心肠的说道。

    温煦一边听一边苦笑,心道:这都是哪跟哪儿,我不说是因为这东西涉及到了空间的秘密,并不是我想保有一门制瓷的手艺,这东西我传给谁都得代表着他拥有空间,要是空间和制瓷分传给两人?那这两人就算是亲兄弟,那说不准最后也得是手足相残,像是空间这种东西,好的是财富,不好那就是杀身之祸。

    说完这个,温世贵又长叹了一口气:“本来想着你的小白鼠挺不错的,想着要一只,不过现在这价格我也不合适了,别说一下子拿不出去这然钱,就算是拿的出,我也舍不得花上几十万买个得了白病的黄鼠狼!”

    “咱们哥俩提钱作什么!”温煦连忙说道。

    “就算是不提钱,这个东西的价也就在这儿摆着,六十万的订金,现在我可真不能要这个东西了”温世贵摇头肯定的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