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883章 又把黛安卖了

作者:第十个名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遗嘱主要执行人之一、主要受托人,这种称呼洪涛知道是做什么的。张家的产业太大,遗嘱也就特别繁琐,还不是一次写完的,经过了多年的修修补补,那玩意会和波音飞机的说明书一个厚度,方方面面都会涵盖。

    一般人对这种文件无能为力,连看都看不懂。怎么办呢?欧美人就发明出一种模式,由一个团队或者机构来负责解释、把握这些遗嘱文件的执行情况,尽量在委托人去世之后保证遗嘱会按照委托人的意愿执行。

    这个团队是由律师、会计师、家庭主要成员、德高望重的社会名流、甚至神父主教、私人医生组成的。就像是一个小型董事会,遇到问题大家商量着办,遇到麻烦也得一起顶上去,这就是所谓的遗嘱执行人和受托人。

    不过在这个团队里并不是人人平等,会有一两个人有一票否决权,有点像董事会里的大股东。但他们也不能一手遮天,这一两个人就是主要执行人和主要受托人。

    在普通情况下这个工作都是交给家族的挚友来但当,他们非常了解家族内部情况,对委托人有私人感情但又比较中立,这样对法定继承人会相对公平一些。

    有多大权利就有多大责任,这句话在信用社会里是真理。别光听着权力大,赶上家族内部斗争激烈的话,麻烦也特别多,搞不好还得成为被告上法庭呢。

    洪涛当然不想去掺合张家内部的事儿,更别说去当什么执行人了。还主要,越主要越倒霉。

    现在他已经有点后悔来澳洲了,这个老太太确实狠,临走临走还得摆自己一道。合算在她眼里谁都是可以利用的,亲外孙女黛安如此、女婿托马斯如此、现在轮到自己了。

    “你去叫黛安进来,当着我的面宣誓结婚,你就是我外孙女婿了,自然有这个资格。白家、齐家、冯家、魏家、欧阳家都会站在你一边,澳洲这边康莉会帮你,即便有人提出异议也得不到足够的支持。”

    张老太太确实能算计,一个洪涛就等于摆平了和张家有关系的多一半家族。康莉做为她的亲信,自然也能掌握澳洲的部分势力,两边一加就是绝对控股权,谁想反对也没用。她如果能少动点这些脑筋,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琢磨人是最费精力的。

    洪涛是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站在一个最中立的位置上,还有天然的支持者。任何继承人加上他都是绝对控制,但他却不会去主动加入任何一边,因为他除了托马斯两口子和黛安谁都不认识,更没联系,相对而言比任何人都公平。

    另外一个关键就是张老太太通过微点公司的案子看到了洪涛的另一面,这是一个关键时刻敢下狠手的人,还是个很有脑子的狠人。

    如果洪涛是八面玲珑、类似白女士那样的老好人,估计也不会做出如此决定。她需要的就是洪涛这股子谁也不**的狠劲儿。连整个国家政府都敢硬怼,还能怕谁啊。

    有些时候处理家族内部问题就得有快刀斩乱麻的狠心和足够的手段,否则自己一死家族里就得乱套,这比所托非人还可怕。在这一点上老太太真是活明白了,任何事儿都不带感情因素,只用单纯的利益来衡量。

    “那您就不怕我偏向黛安?就不怕别人用这一点搞事情?”能找到的借口洪涛都找遍了,这是最后一个,也最被洪涛期望的。

    张老太太和黛安的关系算不上敌人也差不多了,如果自己真和黛安在她死后有这份心,搞不好家产就得旁落。拿不到全部,搞走一部分对张家也是大损失。

    “别人都说我家阴盛阳衰,其实张家向来不介意女婿做主,只可惜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托马斯早就应该接替我的位置,但他做了一件让我不能容忍的事情,这才导致我死都不敢死,家里的女人还得继续抛头露面。”

    “本来我打算再磨练黛安几年再把位置传给她,可该死的老天爷不给我时间。我在遗嘱里已经写上了,黛安没有继承权,但如果您和黛安有了男孩,只要他能姓张,那就是张家下一代继承人。”

    “我这一辈子没有什么大本事,但看人从来没错过。黛安身上有我年轻时的样子,可惜我发觉的有点晚。您更不是凡人,你们的孩子也不会差,我愿意赌一把。”可惜张老太太真是难斗,洪涛把握最大的一张牌又让她给化解了,顺便还扣上了一顶更大的帽子。

    “真没看出来您好赌,赌的还这么大……如果我不答应是不是张成林就带不走了?”张家有多少钱和家产洪涛并不清楚,他也从来没打听过。

    就算她们家富可敌国洪涛也没啥可惦记的,现在赚钱对自己是最没兴趣的一件事儿,已经到了不愿意为此多浪费一分钟的地步。在没有解决金月这件事之前,洪涛什么都不想干,也什么都没兴趣。

    “他不光走不了,还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还会告诉托马斯,是你把这件事儿搞砸了,看他会怎么对你和黛安。”

    “他和我一样对男孩子格外喜欢,张成林是他的心头肉,结果被你生生弄没了……”说了这么半天,张老太太一直都没让洪涛感觉到可怕,顶多算个无时无刻不为家族算计的心机老人。但人总是会露出本性的,越到关键时刻越彻底,这不就来了。

    “好吧,我出去叫黛安……”没辙了,洪涛这是头一次面对如此困境,也是头一次觉得碰到了难缠的对手。

    自己能想到的每条路都被她给堵死了,她好像知道自己的需求,然后拿住这一点玩了命的挤兑。如果这个屋里没有监控设备,洪涛上去拔了氧气管的心都有。

    黛安更晕,她被洪涛拉进了屋,当着老太太的面跪天跪地跪长辈,完成了一个简单的中式婚礼过程,直到出门的时候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咱俩刚刚在病房里结婚了,我为了自己的目的把你给卖了,还答应了你外婆的条件,要在她过世之后帮着张家压阵。这算不算玷污了纯洁的爱情?算不算向恶势力低头?”

    一直到出了饭店洪涛才回答了黛安的问题,一边说还一边看向江竹意。心虚啊,本来已经答应江竹意让她当正宫,可是转眼间自己又结婚了,人品好像已经成了负数。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一套,既没有神父也没有证婚人,更没有合法登记,你说结婚就结婚了?改天你是不是一直休书就能把我休了?”黛安不吃洪涛这一套,她一点没感觉到幸福,只有被恶作剧的无奈。

    “人活的太明白就没意思了,老太太时日无多,让她高兴一次也算是积德。我刚才和她聊了聊,她不是坏人、也不是故意针对你个人,她是在为整个家族做取舍。”

    “多一分感情就多一个弱点,等你坐到了那个位置上就会理解的。不过我情愿你理解不了,也别去碰那个位置,咱们踏踏实实过日子就挺好的,你说呢?”洪涛也没打算能唬住黛安,她不是齐睿那样的直性子,光靠蒙是蒙不住的。

    但是她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张老太太,这真很难讲啊。刚才老太太说的一句话洪涛深表认同,她说黛安很像她年轻的时候,假如闭上眼想象一下黛安活到七老八十,也掌管这一个大家族,确实是有点张老太太的影子,尤其是在生意场上那种六亲不认的劲头儿。至于说感情,到了那个位置上磨练几年很快就会被磨没的,说不定会比老太太还无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