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881章 去澳洲当说客

作者:第十个名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起吃,关岛还真没啥能拿得出手的食物。别看这里是个海岛,鱼类资源非常丰富,但当地政府禁止商业捕捞。也就是说关岛没有职业渔民,想吃鱼要不就去自己钓,要不就去市场上买进口货。

    不光是鱼类,这个岛也没啥太多的农业和畜牧业,粮食、农副产品都靠进口,就连水果也是漂洋过海来的,想像在别的热带国家一样各种水果吃到吐是不可能的,价格非常贵。

    这里最多的就是汉堡包、日本料理,还有当地土著人的一种查莫洛料理,主要是鸡肉和猪排各种烤。想随便走走就吃到可口饭菜不太容易,最好的选择就是去酒店的日本餐厅里就餐,不过价格比日本高很多,味道还算变化不大。

    “回澳洲?为什么!”吃完了饭齐睿和江竹意都睡了,洪涛也挺疲惫,不过还是拉着黛安坐到阳台上喝咖啡,顺便提一提叫她来打算干嘛。黛安很敏感,一听说洪涛要去见她外婆,身上的每根汗毛都快立起来了。

    “别紧张,你外婆帮了我这么大忙,我总不能假装不知道。齐睿的小姨我已经见过了,这次去澳洲就是当面向她老人家道谢的。”

    托马斯已经叮嘱过,张成林的事儿别告诉黛安。想一想也是,让黛安知道还有个哥哥恐怕会让她更恨张家,至少目前不能说。

    “也成,她还欠我一个承诺,回去正好兑现。”洪涛的理由很充分,黛安即便非常不想回去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命。

    “我知道你对她有很大意见,但一码归一码,该有的礼节不能少,你就勉为其难吧。”黛安和张家、冯家的交易洪涛已经听白女士说过了,他对这笔交易很赞同。本该这样嘛,既然被当成筹码扔出去了,那就得为自己谋取利益最大化,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那样更亏。

    “什么时候走?”反正也得陪着洪涛去,黛安倒是挺想的开,早去早利落,别拖着。

    “这得由你转达,我目前的身份是齐睿小姨公司里的工程师,不能随便离开这里,要想入境澳洲还得靠你外婆帮忙。”

    之所以非得等黛安来,不是离开她就不能去澳大利亚,而是洪涛和江竹意没有合法身份入境。肯定不能再去麻烦冯女士,那就只能让张老太太想办法。

    “那正好,不光要有合法身份,还得坐私人飞机去,不用白不用,别给她省着!”对于洪涛的要求黛安觉得还很不够,现在只要能给自己那位可恶的外婆添麻烦,都是她喜闻乐见的。

    张家老太太对于洪涛的家访请求一点都没为难,痛痛快快的就答应了。至于说怎么让洪涛入境,张家和冯家的手段简直是如出一辙。

    洪涛和江竹意摇身一变,又成了墨西哥湾石油设备公司的外籍雇员,国籍为智利,拿着工作签证和不知道真假的两本护照,在一周后上了张家的私人飞机。也是四个多小时旅程,先降落在达尔文港,通关之后直飞澳大利亚西部最大的城市,珀斯。

    “洪师傅,很高兴再次见到您……”来接机的还是那个胖乎乎的家族律师康莉,她这句话说的很耐人寻味,既表达了问候,也是在提醒洪涛别忘了是怎么跑出来的。

    可是又没那么浓的强势味道,真不愧是大家族的代言人,浑身都是包袱,随便抖一个就能让人想半天,还琢磨不出来她到底有没有这层意思,但提醒的作用已经达到了。

    “康莉女士,和上次在京城见面相比您又年轻了至少三岁。看来张家这两年发展的很顺利,人逢喜事精神爽嘛,精神头一爽整个人都显得轻快了。”

    不管她有没有这一层意思,洪涛都当她有,但这笔账得说清楚,不是张家路见不平一声吼,才把自己救出来,应该是利益交换,谁也用不着欠谁的。

    真正义无反顾去救自己的不是张家和冯家的钱和势,而是身后一言不发的黛安。经过这次微点案之后,她在中国大陆的命运就已经和自己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不管走到哪儿、干什么都会被人认为是自己的代言人,怎么解释都没用。

    “洪师傅这个比喻很贴切,克鲁格女士,欢迎回家,这次你也辛苦了……这位就是江处长吧,欢迎来到珀斯。这里恐怕没有京城繁华,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尽可向我提,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大家在珀斯的生活。”

    康莉也听明白了洪涛的意思,并没再多废话,痛痛快快的承认了洪涛的说法。她这种表现显然也是张家老太太的态度,获得了洪涛的认可之后这笔交易就算最终完毕,钱货两清了。

    相比对洪涛的热情,黛安得到的拥抱还没洪涛瓷实,不过有一个小细节非常微妙,康莉不再称呼黛安为小姐,而是改成了女士。

    她明明知道黛安至今未婚,这么称呼肯定也不是口误,应该又是在向洪涛传递一个信息。张家对黛安的态度,已经把她视为已婚女人,也不打算纠结洪涛到底娶不娶黛安,在这件事儿上大家心知肚明、互相理解最好。

    但是当江竹意也从机舱里走下来时,康莉的态度就全剩下客套了。张家包括冯家对江竹意都不太了解,以前谁也没提起过这个女人,大家更没有去刻意关注过。

    这次江竹意突然出现在洪涛身边,还是个对洪涛起到了极大影响的女人,这让两家人有点措不及防。在没有摸清江竹意和洪涛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只能以礼相待,既不能太热情、也不能太冷淡。

    “这次来澳洲我想单独见一见黛安的外婆,除了要当面表示感谢之外还想说说其它的事儿,只能单独谈。”洪涛对这种迎来送往、勾心斗角的场合不陌生,但极度讨厌,不再想和康莉继续打哑谜了。

    “……老董事长的身体不太好,从香港回来之后就住院了。实不相瞒,她每天清醒的时间不多,恐怕还无法进行这种谈话。即便家族里的人允许,董事长的私人医疗组也不会同意的。”

    “他们的意见具有法律效力,董事会和继承人都无权干涉,我也没办法,只能试着问一声,别抱太多希望。”洪涛来澳洲的目的并没提前说明,黛安也直接联系不上张家老太太,一切都是这位康莉安排的。

    现在听到洪涛的要求,还这么急,康莉面露难色。她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了,直接示意洪涛走开几步,避开了黛安和江竹意之后,才小声道出了真实情况。

    “黛安,你们先去车上等我,我和康莉女士谈几句话。”点太背了……洪涛相信康莉不是在敷衍,都让自己入境了,再划清界线毫无意义。

    可是张老太太病的太不是时候了,假如她的病短时间内好不了,自己岂不是要长期等下去。问题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住了院,都已经出现神志不清的情况,短时间内能好吗?

    怎么办呢?洪涛也没辙,只能先问问康莉。她在张家的地位比张家的儿子女儿还高,很多情况下可以代表张老太太的意愿,但愿在这件事上也能做主。

    “这件事儿我觉得是家事,不该由外人过问,托马斯完全可以自己来说。”张成林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洪涛也说不出太多细节。康莉只听到了这个名字就露出不悦的神色,显然她知道这个人,也猜出是谁让洪涛来当说客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