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31章 到处都有药丸党

作者:灰头小宝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见过苏辙之后,高方平触动还是挺大的。老头竟然忽悠我,让我小高也去风险牺牲,则简直是教人卖户口册好不?只许我这么忽悠人,不能有人这么忽悠我。

    这真是要求太高了,他倒是做了一辈子的官圆满了,于是就开始装逼了。然而我才二十多岁不是,他就怂恿我去得罪赵佶。得罪了赵佶后还是可以做官的,然而想过宰相瘾就至少要等到赵桓登基了。

    所以其实高方平现在戾气真的已经不重了,有些问题控制着就行,就算在徽宗朝解决不了的,不代表在赵桓时代也解决不了。

    高方平自问,现在已经太拉仇恨,做的已经够多,歇歇也不是坏事。

    政和二年真的是个奇葩年。历史上就是这一年开始,不但辽国形势大幅恶化,大宋内部的经济和政治形势也开始双重恶化了。

    首先是被蔡京的恶政锡钱,把北宋的最后一口元气推向深渊了。

    其次呢,历史上的蔡京又在今年装逼,大肆改革官制。他改革管制的初衷是为了夺权,因为国家的日子不好过,宰相的工作也就不好做,自然不服他的人越来越多。那么大宋的规矩是不剥夺官员的饭碗,也就是原本的官是不能动的。于是呢,就继续成立各种各样的领导小组,走大宋政治的老路,架空原有的官署和官僚。

    是的之前的议礼局就是蔡京的尝试。

    那么大肆改革官制,有新的官位给老蔡的嫡系之后,原来的也还在,于是加重了冗官,加重的财政和老百姓的负担。这真是雪上加霜,把蔡京他老领导王安石的基础给全部消耗光了。

    每一次的改革,都会其余别有用心的集团大肆利用,在其中浑水摸鱼。那么历史上政和二年蔡京的这次官制改革,很显然就被道士利用了,所以就出现了历史上这次改革之中,道士官也位列朝品的蛋疼事。

    可见老蔡控制力之差劲,他为了抓权,算是引狼入室。道士就是老蔡这次改革的推动者。

    所谓的“道士官位列朝品”什么意思呢?意思是北宋以前的道士已经算是官了,但那不是正式的,只是潜规则,但蔡京的这次改革,道士的官职正式进入了体制,道士的名册除了在礼部外也正式进入吏部。就此一来,就有了后来林灵素上殿行走的事。

    那么道士进入体制内之后有什么害处呢?害处就是类似千道大会,宫里、京城之中基本道士一统天下,然后天天举行传销会讲经,忽悠皇帝和万民。

    然后到了政和三年也就是明年,赵佶说他梦见了太上老君,应该要大举振兴道教,之后他除了自封道君皇帝外,还下达了皇命,召天下的奇人异士(道士)进京,那就是牛鬼蛇神集中京师的开始。

    其实说穿了,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后世的高方平游戏打多了,也会梦见打游戏的,甚至梦见成为游戏角色。所以赵佶梦见太上老君肯定是真有其事,但那个什么也说明不了,只说明了当时的形势下、皇城里一群道士天天在洗脑,赵佶信了这些东西后并投入进去了。

    但是这些所有的幺蛾子,现今都被高方平给按死在地了。

    因为高方平的强势不可阻挡,蔡京放弃了挣扎,放手了政治。既然打算安全退休了,他当然就不继续折腾各种钱政、各种官制改革了。既然不折腾了,不做不错,老蔡他当然也就不会被道士利用了。这叫无欲则刚。

    在这个气候之下,虽然道士以另外的方式进京了,却也被高方平吊起来抽了一顿、赶回老家江南去了。

    所以高方平觉得苏辙他要求太高了,我大魔王其实已经尽力,已经做了很多了。不能要求老子在不洗牌的情况下再有大动作的。

    否则历史上过度到了奇葩的政和三年之后,大宋民生和政治形势急转直下的同时,辽国进一步失去控制力。而政和二年心生了肉刺的阿骨打,恰逢政和三年哥哥乌雅束过世,阿骨打走上前台。

    于是辽宋两国加速糜烂的时候,阿骨打在加快兼并周边,正式开始了广积粮步伐。

    这是真的,阿骨打是真的雄才大略,作为蛮子他接任女真节度使之后,除了练兵,加速牧马外,还带领着那群渔猎民族进行农耕积累,这就真是他开挂的地方。这对于当时的女真是生产力的转变,其意义于那个时代,其实和高方平带领大宋从农耕向工业化转变的性质是一样的。

    任何战争的成功其实都是生产力的成功,有能力颠覆传统,进行生产力进化的人一定是领袖。此点上,阿骨打是个成功的人。

    不过那些是历史,现在是高方平的演义,关于辽国和女真的问题也被高方平给初步按住了。那么目下看,世界就算乱了起来,程度和烈度也是有限的。

    正当高方平在yy着老苏要求太高、我大魔王官瘾还没有过够的时候,忽然传来噩耗:苏辙在路途上病逝了。

    难怪他走的那么急,甚至不想和皇帝告别了,实在是他自己知道命不久了。于是这一去竟是仅仅才到达陈留,老苏就不在了。

    随同护送苏辙的禁军军士,快马赶回报给高方平的时候,高方平要求把老苏的遗体送会汴京来,举行国礼,进行追悼。

    然后安抚老苏的家人别急,走完了程序他的遗体会有高方平顺路带进四川去安葬。

    苏辙生前得罪的人较多,就连户部的同事也没几个来的。礼部和吏部的官僚走程序来了些。

    老蔡不喜欢苏辙,不过还是送来了花环,赵佶没来,也送了花环外加追封。

    经过了整顿的《汴京时报》以懒洋洋的语态报道:枢密使张叔夜、中书侍郎梁子美、高方平一同出席了追悼会。

    其后,爱面子的张商英又追去《汴京时报》整顿了一番,追问“你们是不是眼睛瞎了,谁审的稿,我张商英也出席了为什么没我的名字”。

    汗。汴京时报被老张骂的鸡飞狗跳,人家自来都只报常委的名字,其他都归类“随行官员”就完结了,这是版面所决定的,否则等把一串官员名字写完了,就没有地方写其他了。

    预感到老张那祸国殃民的压力,汴京时报去找新的礼部尚书刘正夫求救,结果刘正夫更爱面子,寻思我老刘也去了追悼会的,这表明了是要紧追着张叔夜和高方平的政治脚步,然而你们这些龟孙、竟敢选择性把我老刘爹的名字归类为“随行官员”。

    于是老刘比张商英更猛的批了他们一顿,规定:以后除了常委们,部委主官的名字也需要名列,不许模糊处理。

    于是,就形成了汴京时报的新规矩。

    然而又重新回到汴京时报任职的李清照最喜欢和自家报纸对着干了,专门为此写了一篇专栏讽刺刘正夫。

    这下好,李清照就被刘太后请去喝茶了,张商英也不敢去搭救她了。最终是高方平厚着脸皮去宫里把李清照捞了出来,为此又被刘青菁逼迫在墙角调戏了一番。

    总之为了正义,大魔王牺牲还是挺大的。以后谁在敢说我奉献牺牲的不够,就和谁急……

    似乎是老天爷要辉映苏辙的去世。

    这边苏辙的追悼会才结束,另一边,正在来访路上的辽国使节团也出幺蛾子。有辽国快马使者来汴京送信:此番受辽皇委派、随萧皇后一同出访的大辽国北府参知政事、北府枢密副使耶律俨在路上病逝了。

    在历史上,老俨他要明年才上路的,但想不到今年就去世了。因为老耶律他感觉孤独,在路途中听闻老友苏辙去世的消息后,那“物是人非”的心态下,于是耶律俨也去了。

    是的老耶律除了是苏轼和苏辙的好友,还是一生的文友。

    此番耶律俨随萧皇后出使,在辽国内部政治上,被理解为了监督萧的里兰的行为,辽国官僚们认为老耶律害怕萧的里兰丧权辱国,于是耶律俨拖着病体,倚老卖老,找天祚皇帝强势要求要一同出使。

    天祚皇帝真拿他没有办法,这家伙虽然是汉人、却是个叔父一般的存在,道宗皇帝亲自任命的辅政顾命大臣,于是哪怕此举显得有些不给皇后和萧家面子,也只得同意耶律俨随同出使了。

    其实大家都想多了,时至今日的老耶律在政治上已经没什么影响力,辽国病入膏肓他也管不了了,他随萧皇后出使只有一个用意:他知道身体越来越不好,作为汉人想最后来南朝看一眼,顺便见见还活着的老友。

    这些便是萧的里兰写给高方平的私信内容,严格来说萧家和耶律俨是政敌,不过萧的里兰打算在这事上装逼一下,于是希望高方平帮忙,在汴京以盟国的立场、以汉家正统的身份,给耶律俨举行一场盛大的仪式。

    这简直瞌睡遇到枕头,高方平回信萧的里兰:完全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妈的这又是一次龌蹉的行为,萧的里兰来这一手,除了表示大度外,还想借用这类似“认祖归宗”的事,彻底把李俨的一生否定,排挤出辽国的核心政治圈外。

    这除了是老萧打击政敌的手段,对于萧的里兰也至关重要。因为耶律俨的存在,导致了辽国汉人进入了核心政治圈,一起共治辽国。于是人都是自私的,这个问题上作为辽国“八旗子弟”的萧族,自然见不惯。萧族当然不想汉人进去契丹的核心政治圈。

    于是萧皇后就打算借用这一事件,让老耶律的赞礼在汉人的正宗汴京举行。

    这看起来是一次权益的礼仪,而实际上在辽国内部有政治意义,大家看到了耶律俨的“认祖归宗”后,自然而然会对汉人有一定防备,把汉族官员节制住,排挤出核心圈子。这样一来,萧族当然就拿到了更大的政治份额。

    对于高方平这也很好。一但汉族官员群体被排挤在辽国核心政治圈外,一定程度上,汉人在辽国的政治地位也就会下降了。那么,燕京那个汉化最严重的地方,对辽国的归属感会进一步弱化。于是这就是高方平将来图谋燕云之地的导火索之一。

    嘿嘿,高方平和他们萧家是政治盟友,两方都是政治强人,会进行无数次的政治利益交换,但终究有一番是带路党。到底高方平是宋国带路党,还是萧家是辽国带路党,兴许不用十年,就会水落石出。

    但现在暂时不知道谁胜谁负,因为两国都有一大群药丸党,宋国的药丸党整天咒骂猪肉平药丸,什么事都可以套上“大宋恐成最大输家”。譬如前阵子热气球飞天,有人说,“热气球飞天,大宋恐成最大输家,因为这项技术最终会被大宋冷藏,而被辽国用于军事,于是宋国必输”。

    “万吨大船首航,大宋恐成最大输家”。

    “第二代蒸汽机装船试航成功,大宋恐成最大输家”。总之和牛明白胡市们一样,这些家伙他们还真能编造出通顺又成立的逻辑来。

    辽国也同样,一大群药丸党整天说宋国的空气比辽国的新鲜。唯一不同的在于他们不敢骂老萧,因为老萧会和谐他们。在大宋猪肉平虽然也维稳,却是脾气真比老萧好些的。

    所以萧的里兰娘娘此番厉害了,给小高带来的礼物还真是丰厚呢。不枉高方平送个熊猫头给她了。

    不好的在于老耶律和苏辙一样是值得尊敬的人,这样去利用一个过世的老人,似乎显得不地道了些。

    现在高方平最后就等着萧的里兰进汴京后,见她一面就上路赴任去了。

    然而还没等到萧的里兰进汴京,蔡京以首相身份来了手谕,让高方平去中书参加一次会议,说是重新论证铁路的可行性。

    在已经基本定调的事上这样的用词,不用听会议高方平也知道,又她娘的出幺蛾子了。

    来到中堂的时候,他们汇同了各部堂官以及随员,近五十个中书的官员,看似已经热闹了一阵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