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26章 075 遗嘱(2)

作者:南音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商时雨苦楚一笑。她是有多笨,曾经才会觉得他已经不再爱自己。

    “户籍本在保险柜里吗?”

    “我翻一下。”唐宋将里面的文件一个个拿出来,最后才找到户籍本,“在这儿。”

    商时雨走过去,拿着他的户籍本翻了翻,唇角勾起,小脸上这才见到难得的笑意。

    唐宋不解的问:“你今天跑出来就为了拿两本户籍本?拿这个做什么?”

    “你哥太虚弱,肯定去不了民政署。这些部门里,你有朋友吗,能帮个忙,让他们去医院办结婚手续吗?”商时雨问。

    唐宋惊诧一瞬。

    而后,面色凝重许多,“你是想和我四哥结婚?”

    商时雨酸楚的点头,“他答应过我要娶我。”

    “嫂子……”唐宋有些不忍心,可是,有些话却也是不能不说,“我哥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他现在有多虚弱,化疗效果并不算好,副作用太大,也许……”

    “我不要听!”商时雨打断唐宋的话,剜心的痛在折磨着她,可是,她却翘起唇角,执拗的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他结婚。唐医生,你帮帮我,好不好?”

    唐宋心里百般不忍。

    胸口闷得疼。

    “如果是平时,你们俩结婚,我会很高兴。但是……”他停顿一瞬,眼眶也泛出红来,“我了解我四哥,更清楚你对他来说是什么样的意义,他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和你结婚。他不会允许自己耽误你!”

    “你不帮我,那我自己去民政署。我去求他们……”商时雨说完,泪如雨下。她两手紧紧拽着户籍本,转身就往外走。她走得很急,义无反顾,仅从背影就能看得出来她此刻的决心。

    唐宋大步上前,将她拦住,痛心的道:“你怎么这么傻?”

    “我就是傻!我就是要嫁给他!他死也好,活也好,我都是他的妻子!即便他不在了……”商时雨情绪有些崩溃,声音里打着哭腔,“我这辈子也不会嫁给第二个男人!”

    唐宋被她的表白震慑住。

    曾经无法理解为什么四哥非得瞒着她,哪怕最后是悲惨的结局,那好歹也曾经拥有过。可是,这一刻,他突然就懂了。

    她如此执拗,又如此痴情,四哥大概是料定了她会把未来都耗在他身上。即使,以后他会永远的离开。

    “好,我帮你。”唐宋终于点了头,“但是,我哥什么时候清醒还尚不可知。”

    他的话才落下,手机,就在此刻乍然响起。

    唐宋拿出来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是来自于医院的电话。唐宋看了商时雨一眼,商时雨立刻会意,“是医院的电话吗?”

    “嗯,可能是我哥醒了。”

    她脸上立刻阴转晴,“那你赶紧接吧。”

    唐宋把手机贴到耳边,那边看护的声音响起,“唐医生,四爷醒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唐宋挂了电话,一转头就见商时雨发亮的眸子。他道:“是我哥醒了。我们先去医院,民政署那边我打电话,让他们今天过来一趟。”

    “好,麻烦你了。”商时雨把户籍本攢在手里,攥得紧紧的。

    唐宋将保险柜重新锁上,上锁之前没忘把其他东西都放进去,“你说服我是小事,怎么说服我哥才是最大的难题。我哥执拗劲和你不相上下。”

    商时雨心里也在忧心这个。不过,“先到医院再说吧,他难得醒来,我们赶紧回去吧。”

    她一颗心已经飞到医院里了。

    唐宋看出她的心思,也没有再耽搁。锁好保险柜后,赶紧从别墅里出来。

    ——————

    他们俩以最快的速度到的医院。

    商时雨心里很急切,下了车,和唐宋说了一句:‘唐医生,我先上楼,你去停车吧。一会儿病房见!’,说完挥挥手,就小跑着往vip区的电梯方向走。

    她迈步进电梯,摁了vip的楼层。电梯门,正缓缓合上,她多希望还可以更快一些。因为,不知道他这次清醒又能醒过来多久。

    他醒过来也会想见到自己吧!

    商时雨正想着的时候,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电梯外响起,“小姐,麻烦等一下。”

    闻声,她立刻摁了开门的按钮。

    “商小姐?”于声正站在电梯外,他这才认出来电梯里原来是她。

    “怎么这时候来了?”商时雨问于声。他通常都是下班之后会来病房,有时候太忙,会周末才来这里。

    “四爷醒了,特意打电话通知我们过来的。”于声说着,长腿跨进电梯。

    商时雨这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这两个人,西装革履,手里提着公文包,神色也很谨慎。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是陌生人。似乎是察觉到她在打量他们,两个人皆冲她颔首,和她打招呼。

    于声介绍道:“这两个是四爷的私人律师。”

    商时雨‘哦’了一声,冲他们笑笑,才回于声的话,“你们是来忙公务?他现在虽然清醒,但是身体还很虚弱,不能有任何劳累。”

    她很忧心。

    都这样的情况了,实在不适合做任何工作。

    于声知道她的担心,“商小姐放心,和工作无关。这次律师过来……”

    他说到这,顿了顿,沉沉的看了商时雨一眼,神色暗淡许多。他闷闷的吐出几个字来,“只是一些私事。”

    那神色,太过压抑,也太过沉重,让商时雨一颗心陡然一沉,突然不安起来。

    她盯住于声,“是什么私事,我能知道吗?”

    于声紧闭唇,并不语。

    他越是不说话,越叫商时雨心里没底。她开始胡思乱想。

    律师啊!

    他个人又没有私人官司在身上,需要什么律师?

    眼下这情况,唯一需要律师的只可能是……

    “于声,他突然叫律师过来,不会是想……”她两手紧紧抓住于声的手腕,手指有些发颤。后面的话,有些费力,说不出来。

    “商小姐。”于声唤她一声,眼有怜悯。

    商时雨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恐怕是真的。

    她眼眶酸胀,“他……是不是想要……想要立遗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