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25章 074 遗嘱(1)

作者:南音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商时雨难受到了极点。她知道自己是在胡搅蛮缠,生命从来不是谁能左右得了的,可是,她那么怕,那么怕他离开自己。

    她哽咽着,两手重新搂住他的脖子。他生气了,要将她的手重新拽下,她立刻投降,恳求的道:“你别生我气,我错了……我再也不说这种话惹你生气了。”

    唐未动作一顿。

    她摸着他的脸颊,“你别板着脸,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乱说话,再也不任性了。”

    唐未哪舍得真的和她生气?而且,她这样低声下气的讨好自己,更让他什么气都发不出来。拽她的手,改为把她抱紧,大掌在她背上轻轻拍着,脸色已经完全缓和下来,“商商,你要乖,要好好的,让我安心。”

    否则,真有一天,他死去了,都不会瞑目。

    这句话,他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商时雨也再不敢说刚刚那样的话,极力的忍住哭声,紧紧抱住他。

    只是,未来的日子,会是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

    ——————

    一周一次的化疗,对于唐未来说,是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但是,因为有商时雨在,他觉得这样的日子比先前好过了很多。

    春节的时候,商时雨也没有回去,就一直守在唐未的床边。好在,唐家的春节很热闹,她在这边过得也很喜气。

    只是……

    这样良好的情况并没有坚持多久,唐未的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糟糕。

    他瘦了很多,开始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陷入昏睡里。反反复复的发烧,烧得人很难清醒。化疗副作用太大,中途不得不停下,这样一来,治疗又陷入了瓶颈期,让医生无从入手。

    商时雨依旧在病房里守着他,哪怕他不醒,她也不走。他偶尔醒来,张张干涩苍白的唇,很想和她说说话,可是,说不了两句,又继续陷入昏迷中。

    商时雨每天都会在他醒来之前,将他枕头上掉下的毛发收走。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受不住这样的煎熬,可是,这段时间,她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凭着一股信念陪着他坚持着。

    医院里,所有的医生,脸色都越来越凝重。

    唐宋先前还有心情和商时雨开开玩笑,活跃一下病房的氛围,可是,最近他的神色也越来越闷,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商时雨从来不去问任何人唐未的病情怎么样了,她怕结果会将她努力搭建起来的信念摧毁得无影无踪。她希冀着,一切都有转好的一天。

    不是还有骨髓移植吗?骨髓移植后,他就会和过去一样健康,会醒过来,陪她说话,和她结婚,而后,他们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她活在自己给自己构建的谎言世界里,自我安慰着,抱着一线希冀。

    直到,这一天……

    商时雨刚从外面楼梯间接完母亲的电话,拉开厚重的安全门,准备回病房时,就听到两个护士的话。

    “刚开会谈什么了?到底四爷的病情怎么样了?”

    “哎,王教授说,现在只能期望四爷能再坚持一下,熬到骨髓移植。”

    “可是,化疗效果不好,就没法做移植了。”

    “所以啊……”护士长叹口气,“现在怕就怕四爷根本就撑不过化疗这关了。”

    商时雨撑在门上的手,抖得厉害。

    撑不过化疗这关……

    是什么意思?

    她连吸几口气,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才终于将门推开来。护士二人见到她,惊诧不已,慌乱的对视一眼,连忙打招呼:“商小姐。”

    “刚刚你说的……是真的吗?”商时雨撑着门,才不至于让自己身体挎下去。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这一段时间,商时雨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里,都知道她和四爷感情有多深厚。如果四爷真走了,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嫂子。”唐宋从会议室出来,见到她发红的眼眶,眼神凝重了许多。

    商时雨看到唐宋,眼眶闪烁了下。唐宋喉结滚动,想说些安慰她的话,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最终,他只沉声道:“我陪你出去走走吧,也不用成天闷在医院里。”

    商时雨到底还是没问病情的事,她只幽幽的开口:“我想回我那一趟,顺便去唐未那儿一趟。”

    “好。我陪你去。”

    ———————

    唐宋开车送商时雨先回了她之前住的小区。她神色始终沉重,两手压在腿上,攥得紧紧的,手指几乎将掌心掐出血来,一刻都没有松手。

    唐宋很想说点什么宽慰宽慰她,或者活跃一下现在沉重的气氛,可是,他始终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四哥的病情,现在如此糟糕,他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何况,很多事情,既然要面对,她都是迟早要面对的。在脆弱的生命面前,所有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商时雨一句话都没说,到了小区楼下,便独自上楼,取了户籍本出来。

    而后,他们俩又绕到唐未的别墅里,输了密码进去。

    “你知道他的户籍本一般是放在哪儿了吗?”商时雨问唐宋。

    唐宋不确定,“可能在那边的抽屉里,你找找看。”

    商时雨在书房里,一个一个抽屉翻着。抽屉里,没有翻到户籍本,却是翻出一张张照片来。数不清的照片,全是她。

    每一张照片上,她都含笑,很幸福。

    是,曾经和他在一起时,她没有哪一刻是不幸福的。即便是偶尔和他闹脾气,那也不过是甜蜜中的调味剂。

    商时雨一张张看着,眼眶蒙上层层薄雾。这就是爷爷说的,他家里收藏了许多她的照片。之前她来的时候,没有翻过他的东西,所以不曾察觉。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时间可以倒流。

    “嫂子,你生日是多少?”唐宋突然转过脸来问她。

    商时雨吸了吸鼻子,将漫天的苦涩压回腹中,只尽可能平静的报出数字。

    “开了!”唐宋指着保险箱,“我哥保险箱的密码也太敷衍了,还真是你的生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