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 致命之爱(冷与柔71)

作者:水果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卑鄙。”丁柔终于忍不住开口,“不能拿她当做赌注。“

    “我卑鄙,。,,哈哈,沒错,我是卑鄙,”老板丧心病狂一般地大笑,“我比他卑鄙,但绝对沒有他那么残忍。來人,把牌取出來,把丁柔带下去。”

    话音刚落,身边人已经风行上前,用力地抓着丁柔的双臂,硬是将努力挣扎的她捉了过去。她的反抗动作太大,导致看护的两个人用力过猛,险些将她扯到一旁摔倒在地。

    冷之清看在眼里,尽管不动声色,内心却是极度的担忧,他看着老板,压抑着全然的怒气,“用她牵制我,必须把赌局玩到结束,是么,”

    老板扭头轻蔑地看了看丁柔,翩然点头,“沒错,丁柔这个孩子很聪明,但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听话。而我对待不听话的孩子,除了她之外,一向都是不包容的。现在我们最好把赌局继续,否则,我看你的未婚妻是无法忍受了。”

    老板的唇畔浮起一丝戏谑的笑意,带着嘲弄与讽刺。

    丁柔停止了挣扎,随着冷之清的目光,看向华雪,恍然明白了老板话外的深意。眼里的华雪满面盈润着一种不太正常的红色,微微开启的唇瓣,看向冷之清的眼神里充盈着太多的依赖和...

    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冷之清不由地与丁柔对视了一刻,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知道她懂的,从她微皱的和他微皱的眉头里,两个人的目光里都有。眼下最重要的,是这个赌局。尽管知道老板的意图不过也是让他们彼此互相折磨,也只能遂了他的愿。

    “你不能赌她。”欧文忽然在一旁有些喧嚣地嚷了出來。他的眼眶有些红,看的出來颓靡和憔悴。他不懂,更不愿意华雪掺和进了冷之清和丁柔之间的纠葛。

    “欧文,我别无选择。”冷之清淡淡地开口,目不转睛地盯着老板,“开局。”

    怕丁柔还会干扰赌局的进展,更怕冷之清在最后的时候会失控地找寻她,丁柔被毫不留情地拉出了大厅,送上了车里。车厢里远离了刚刚的喧嚣与紧张,她却怎么也平静不下來。

    周围的黑衣人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只懂得看管,似乎连只言片语都不会讲。丁柔咬着唇,一边告诫自己务必放松心情,一边却时刻紧张地忧虑着屋里的进展。

    忽然,紧闭着的车玻璃上响起了“咚咚”的敲击声。

    “谁,。”黑衣人终于像惊醒一般发出询问。持了枪,其中一个降下了玻璃,看着窗外男人的面孔,严厉地发问,“,,你是谁,,,有什么事,。”

    “兄弟,有咖啡么,”窗外的男子一副漠不在意的样子,还带着轻松愉悦的口吻,和车厢里死气沉沉的状态完全不搭边。

    黑衣人果然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地摇了摇头,“沒有。”语罢,便要按下升起玻璃的按钮。

    “等等,我这有份地图,想问问去枫叶大道怎么走。”男人仍然并不在意他们的反应,态度友好地浅笑着,扬了扬手里的一份地图。

    黑衣人虽然有些不耐烦,但着实害怕引起这个陌生人对于车厢内的怀疑,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过去。

    地图上的标号杂乱无比,一眼看上去,确实一时很难找到男人所说的地点。黑衣人有些犯怵地死死地看着地图上的每一个标示,而男人则若无其事地倚靠在车门前,从兜里掏出一支烟,肆无忌惮地点燃了。

    丁柔皱着眉头,有些埋怨地看了过去,然而,一眼便觉得有些惊愕。

    ,,男人也察觉到她看到了自己,只是浅浅一笑,沒有其他的话,像聊天一般,随口问道,“哦,车厢里有位女士,你不介意闻烟味吧,”

    丁柔恍然,忙不迭有些失语地断续回答,“不...不介意,不,介意,先生最好还是熄灭掉。”

    怎么会是袁铭赫出现了,。

    心脏忽然砰砰地乱跳,抬眸,看到了袁铭赫那双狭长精致的眼眸,眼神虽然淡然却带着笃定和平和,似乎在向她传递着一种安详的气息。

    丁柔有千言万语,更想要抓住这根稻草,但她明白,他也明白,现在只是一个简单的接触而已,不会有太多其他的可能性。

    黑衣人琢磨了半天,仍然有些困顿地持着地图。

    “,,兄弟,或者我们可以让车厢里那位小姐看看,”袁铭赫笑眯眯地,随手将地图收到手中,想要递到丁柔的手里。

    然而,黑衣人却猝然将地图拽了回來,仿佛立即将他推开到几米之外的地方。

    袁铭赫故作不解地翻了翻眼睛,责怪一般,“不就是问个枫叶大道而已,洛杉矶这么大,沒去过的地方自然是按照地图走。或者,那位小姐,你去过么,,,能不能告诉我怎么走,”

    丁柔不管黑衣人的反应,登时开口,迅捷地,佯装想着的样子回道,“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从这里的话,第三个路口向右转,大约一千五百米的地方,向西一直行驶,绕过两座山,到格林路要走...”

    “哔”一声轻响,玻璃窗缓缓地升起來,将窗外的袁铭赫关在外面,而丁柔还沒有说完,已经被隔断在里面。

    “只是好心帮人找路而已,你们是不是太敏感了,。”丁柔佯装愠怒和不可思议地瞪了黑衣人两眼,偏头看向窗外。

    希望袁铭赫已经听了个大概,基本上可以把找自己的范围划得更小一点。她不确定自己被软禁的地方具体是什么名称,但特工的最基本的技能,就是对于路线行进的敏感性。

    透过车前窗,看着袁铭赫的车子一路飞驰,她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赌局上面。

    这个赌局,是真的只要想都会觉得心痛的特殊的赌局。明明知道他不能输,也希望他不要输,却不愿意他赢。赢了,是有赌注的,又或者说是筹码。

    被下药了的华雪固然是难受无比的,而如果冷之清真的去为此解救她,那么,自己和欧文,又该怎么去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