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大结局(下)

作者:凌乱紫零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一凡觉得一口食物刚好卡在了自己的喉咙当中不上不下的,过了半天之后好不容易他才将折扣东西吞下去说:“你这个臭丫头,你想吓死我啊,这是跟谁学的。已经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这是都市轻度YY小说,不是什么惊悚小说,这都大结局了还沒弄明白么。”

    “哎,我看沒弄明白的人应该是你吧。其实我一直都很想问你,你喜欢的到底是我还是你嘴中的那个小猫。”徐晓懋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坐在叶一凡的身边问道。

    叶一凡一听这话顿时一愣,然后十分尴尬的说:“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算了,装什么装,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嘴中的那个小猫是你之前的搭档,你是个杀手,当年号称暗夜魔王啊。”徐晓懋的嘴角之上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

    说到这里叶一凡就是再傻也知道情况不对头了。他皱着眉头问:“你到底是谁。”

    徐晓懋哀怨的看了叶一凡一眼然后趴在他的胸口说:“暗夜哥哥,你怎么能不认识人家了,人家是你的小猫妹妹啊。”

    “滚。你到底是谁。”叶一凡已经知道对方肯定是冲着自己來的,他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也难怪啊,现在我的样子都变了,你肯定不认识我了。我是你这辈子最恨的人,我叫玫瑰啊。”

    ??????

    “不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尸骨无存。”叶一凡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会是已经死掉的玫瑰。

    “我死了。也算是死掉了吧,当时我差点就死了,而且全都毁容了。身体上重度烧伤。我知道你一定会问为什么我变成这个样子了,很简单啊,我去了趟韩国。”玫瑰拿着手中的叉子在叶一凡的脸上滑來滑去的说。

    “苗儿个擦的高丽棒子,我真是恨死你们了。”叶一凡悲愤啊。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叶一凡说:“你想怎么样。现在你还敢回來,你想杀掉我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把我杀掉恐怕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你逃不出去的。每天都有人联系我,如果联系不上她们会知道出事情了。”

    “叶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为什么想杀你呢,我是你的小猫啊,我想跟你在一起天长地久呢。”说着玫瑰竟然趴到了叶一凡的身上久久不想起來。

    “别说笑了,咱们两个之间只有倾尽了三江五湖都说不尽的仇恨,哪里來的什么感情,说说你的目的吧。”叶一凡现在理智的很,他可不认为自己会像别的小说当中的主角一样虎躯一震王八之气一发不可收拾的让对方迷恋上自己然后从此放弃仇恨。

    “人家说的可是真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挣扎,我觉得有你这样的男人做丈夫也不错,我能生活得很幸福。或许我应该将这段仇恨跟秘密永远藏在心中不说出來不是么。”

    “不过可惜,等看到了你的那群女人之后我改变主意了,我从來都是个自私的人,我的就是我的,如果不属于我一个人的话我宁肯毁掉一切。不过你放心吧,看在咱们两个欢好了一段时间的关系上你死了之后我会让那群女人下去陪你的。”说这话的时候玫瑰还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叶一凡的脸颊。

    “蛇蝎。”叶一凡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叶一凡很生气,玫瑰不仅害死了小猫,而且现在还用想猫的相貌欺骗他,如果真能爆发小宇宙的话叶一凡早就爆发了然后來个惊天***。

    “哈哈,蛇蝎。沒错,我就是蛇蝎。你知道我为了这张脸皮吃了多少苦吗。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长时间吗。本來咱们两个可以幸福的在一起的,谁让小猫一直赖在你身边。本來我还想将你吸收进我的计划当中的,到时候咱们两个完全可以成为地下王国的国王跟皇后。都怪她。一切都怪她。所以她要死。沒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

    “这就是你当时要陷害我们的理由。”叶一凡觉得很荒谬,为毛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原因。

    “是,也不全是。算了,等下去之后你自己问吧。你说我该怎么杀掉你呢。当时你可是说了要对我一心一意的,如果不忠心的话就让你的小jj掉下來。”

    说完这话玫瑰就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小刀,叶一凡的冷汗顿时就下來了。

    “上帝啊,观音菩萨,玉皇大帝,佛祖。不管是谁,谁现在有空下來救救我。以后我一定不随随便便的乱发誓了。”叶一凡悲从心來。

    报应啊报应,让自己当时随便乱发誓,现在报应就來了。

    “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杀我就杀我吧,我绝对不皱一下眉头。你如果要侮辱我我宁肯咬舌自尽。”

    “你放心,我怎么舍得这么杀掉你呢。或许你还不知道吧,这个地方看起來跟书店里面的布置一样,其实这是在另外的一个地方。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不可能。你给我下药了。我为什么沒发现。”

    “沒有下药,仅仅是勾引你让你不停的欺负人家而已,你当时刻把人家欺负的好凄惨啊,人家身上的骨头都酥了。”

    “哼哼,老子真恨当时沒有干死你。”

    “讨厌,干嘛这么粗俗呢,要不再给你个机会。”

    “不用了,恶心。”

    “你找死。”

    说着玫瑰就用小刀在叶一凡的身上划了一道。

    “凌迟处死你知道吗。要在身上割很多刀。我有两种凌迟的方法,一个要割上三百六十刀。另外一个要割上一千多刀,你希望我用那一种。我建议你选择的二种,说不定割到一半就有人來救你了。”

    “咳咳,我改变主意了,现在我选精尽人亡行吗。”

    “你说呢。”

    “看來是不行了,你先别着急,要不咱们再商量一下。”说话之间叶一凡的身上又多了几道伤痕。

    ??????

    割到第五十多刀的时候叶一凡终于开始哼哼了,实在是太疼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屋子外面突然响起了声音。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拿上放下手中的武器出來,否则的话我就开火了。”

    听了这声音之后叶一凡内牛满面,警察叔叔,你们终于來了啊。

    沒过刚一抬头一发狙击枪的子弹就从窗外射了进來。饶是玫瑰反应迅速也被这发子弹打中了肩膀。高速旋转的子弹直接将玫瑰的一个肩头炸去。枪响之后门就被一群人踹开了,然后像是飞虎队的成员鱼跃而进用枪指着玫瑰的头。

    “不可能。这个地方你们是怎么找到的。不可能在这么多的时间就被发现了。”看见自己功亏一篑玫瑰简直要疯掉。

    ??????

    家中的一群女人翩然进了房间,然后韩雨婷冷笑着说:“这还不简单。Q市才多大,我们发动手底下的人很快就找到了。告诉你,这里面我哥不是一般的人,我们也不是。看见沒有。这是军区首长的孙女,这是香港首富的孙女,这是杀手集团长老的孙女。以及等等重量级的人物。找个人不要太简单啊。”

    “雨婷,我的好妹妹。我简直爱死你了。赶快给我松开。”叶一凡如获重生一般。

    ??????

    “哥,你真的不留下來看看怎么处决那个叫玫瑰的。”

    “我那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啊,你不都说孟姐姐要生了么。一个肩头都炸掉了,被脏都散了一地,我就不相信她还能活着。”

    叶一凡跟韩雨婷她们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这个时候孟蓉正在手术室当中,算算日子这应该算是早产吧。

    到了医院之后黄馨雅跟宋佳两个人焦急的在手术室门口等着,看着手术室的灯还亮着叶一凡就要往里冲。

    “先生,您不能进去,正在做手术呢。现在情况很危险,我们需要你签字,大人小孩只能保住一个,您看看应该保住谁。”

    “大人。这还用问么。孩子以后还有。”叶一凡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那您真的要进去看看了,那位女士坚持要保住孩子。”

    ??????

    “孟姐你傻了。孩子沒有了可以再生。你要是沒有了让我去什么地方找去。”叶一凡冲进了手术室看着躺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孟蓉顿时就红眼了。

    孟蓉则是虚弱的摇了摇头说:“不要,医生说了,这次如果不要孩子了以后就都怀不上了。我要留下孩子,让她成为我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的见证。”

    “不行。我一定要留住你。我不能沒有你。”叶一凡坚持道。

    “你要是不听我的我这辈子都不回原谅你的。不,我现在就咬舌自尽。”

    叶一凡心说别啊。你怎么也会这招。

    “谢谢你一凡,跟你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常,但是这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我人生当中最庆幸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能用这个孩子來弥补某些我沒有给你的遗憾,另一个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遇到了你??????”

    ??????

    叶一凡像疯了一样的冲出了手术室对手术室外的女孩子们说:“我求求你们了,你们进去劝劝她吧。让她别要孩子了。”

    可是沒有一个女孩子肯动,她们都是女人,她们能够理解现在孟蓉是什么心情,让她们怎么劝。她们开不了口啊。沒有孩子的女人总是不完整的,谁也不想做这个罪人,做不起的。

    杀手之王又能如何,能掌握无数人的生命又能如何,现在连自己的妻子跟孩子都保不住。自己就是个废物。这一刻叶一凡无助的像孩子一样,他哭得像孩子一样无助。

    ??????

    就在叶一凡最无助的时候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到了他的面前。只见这人双手合十做了个礼说:“阿弥陀佛,叶施主真是太巧了,咱们又见面了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崂山上的那个小道士。

    “大师。大师您怎么在这个地方,这不重要了,我求求您救救我的妻子跟孩子吧,您是大师,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说着叶一凡就跪了下去。

    叶一凡现在也是傻了,他现在是疾病乱投医,一个这么年轻的小道士能有什么办法,旁边站着的女人们都投來了哀伤的目光。

    小道士往旁边一站让开了叶一凡然后将叶一凡从地上托起來说:“施主可别这个样子,小道可受不起啊。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能帮忙小道自然是会帮忙的。”

    “大师,真是太谢谢您了大师,求求你现在就帮忙吧。”

    “咳咳,叶施主稍安勿躁,有些事情咱们还是先说清楚了比较好。您知道因果循环早已注定,小道虽然有些法力,但是贸然出手还是会上自己的阴德的,您看看。”

    “这我知道的。大师想要多少钱呢,”叶一凡说完这话之后周围女人看小道士的眼光都带着杀气了。

    “施主这是说什么,贫道不贪财,施主可还记得当年在崂顶之上我跟施主说的一句话吗,我说想跟施主讨一件东西,”

    “大师想要什么,但凡是我身上有的您随便挑。”

    “施主真是痛快人啊。那就请您把您的那把刀交给贫道保管吧,这里有一个太上老君的九转仙丹,只要给别人吃下保证救死人肉白骨。”

    对,你们沒有看错,又是那种三无产品啊。

    ??????

    春有风筝夏有鱼,秋有落叶冬有雁。寒來暑往的已经过了两年了。

    这一天在某居民小区当中一个头上扎着牛角辫的小姑娘捂着脸來到了一群夫人的面前说:“二娘,弟弟她又欺负我。三娘,你帮我去教训一下弟弟好不好,四娘说她今年要带我去香港玩,五娘咱们到时候不带着弟弟吧。都怪六娘,每次我们打架之后她都会向着弟弟。我想海那边的那两个姨娘了,咱们什么时候过去看她们,七娘是不是在家做饭了,我不要去八娘那个地方,她冷冰冰的不好玩。话说我爹呢,”

    被称作二娘的夫人笑着说:“一会我帮你教训弟弟,谁知道你那个死鬼老爹又去什么地方了,说是自己当年买的彩票中奖了一直沒兑换,我看他是在家中带的时间太长了想要出去放放风吧。说不定回來的时候会给你再带回个弟弟妹妹來呢。”

    小女孩一听这话又瘪了瘪嘴说:“才不要呢,多了个弟弟妹妹会欺负我的。”

    “你这个傻丫头,到时候你联合别的弟弟妹妹欺负她啊。”被叫做三娘的人乐呵呵的笑着说。

    ??????

    “我说,两年前你们就说这堆东西不能给我换成奖金,现在还是不行呢,你们真当我好欺负,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这个地方给。咦,美女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啊。咱们认识一下吧,我是传说当中的暗夜魔王啊,晚上有时间吃个饭吗,”

    “切,这个月已经有十七个人自称自己是暗夜魔王了,想约我你等到下个月吧。”

    ??????

    “死老头,这是我孙女婿孝敬我的酒,你的喝光了等下个月吧。”

    “你这个臭老头,你孙女婿难道就不是我孙女婿了,牛气什么,这个月先从你这个地方借一点,下个月还给你不就好了。”

    “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点,我用首长的身份命令你们安静。”

    “首长了不起啊。这里面哪个拿出來也不比你的层次低。”

    ??????

    “师傅,我始终不明白,咱们要这种凡间的兵器做什么,白费了我一个九转金丹啊,您不是说当年这东西还是您从太上老君那个地方偷下來的么,话说您跟那猴子是什么关系,他心甘情愿的帮您打掩护,基友,”

    “你这臭小子,什么凡间,你现在也是个人,给我滚回西边去待着,不叫你不许回來,神仙也有神仙的苦恼啊,最起码三妻四妾的还不敢让人家知道,我是真的羡慕这个叫叶一凡的,”

    “得,当我沒说,我回去了,对了,二师母说了,如果您在不去看看她到时候她就要把我的血吸干净了,为了徒弟您一定要去一趟啊,您总不想以后沒人给您送终吧,”

    “滚滚滚,先回去把你的那个小吸血鬼情人安抚好了吧,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不过让我说就这一点你还有点微湿的风范,听说你刚跟一只狐狸精好上了,那你们家的那两只蝙蝠精还有那个什么女巫咋办,好了不说了,说多了就是剧透了,我的事情是下下本小说的事情,你的事情这就要开始了,回去准备吧,”

    “那倒也是,我的故事终于要开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