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老狼请吃鸡

作者:凌乱紫零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您尝尝,这是宜春楼的包子,今天早上刚出來的第一笼,还是热乎的,这是豆浆,都是他们家的,您趁热吃。”

    叶一凡做这种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以前都是他每天早上睡醒别人把饭准备好了,但是现在他替别人准备饭也准备的心甘情愿的。沒办法,谁让恋爱中的男人沒人权呢。

    既然你想跟人家好下去你就要适应这种生活节奏,女孩子在沒有让你把便宜占够了之前都是处于一种俯视你的角度看待所有的问題。我想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哪个女孩子贱贱的因为你打她骂她让她觉得无比的舒服然后想要跟你在一起了,这不是扯淡么。

    自从成为了徐晓懋的男朋友之后叶一凡每天是起早贪黑,早上要早早的起床去给徐晓懋买早餐,然后等这位大小姐吃早餐的时候叶一凡帮忙将花店里面的鲜花摆出去招揽顾客。

    晚上的时候叶一凡要早早的跑过來帮人家把外面的鲜花收拾进去,然后关好了门带着人家出去吃饭。

    叶一凡很喜欢现在的日子,觉得生活的很充实,每天都有事情可以做。别看他平时的时候干完了活叫唤着自己多累,其实对于他这种体格來说做那点事情仅仅就是毛毛雨而已,他就是想让徐晓懋知道自己帮她干活了。

    当然了,天底下肯定不会有白白让你使用的劳动力,即便是奴隶也要有口东西吃不是么。

    叶一凡这么乐此不疲是因为每次自己做完了事情之后徐晓懋都会像个非常合格的女朋友一样过來给叶一凡端茶倒水做按摩,偶尔心情好还会香一个。

    叶一凡觉得这才是生活啊,这样才叫过日子不是么。以前的日子都白活了,现在他已经有念此乐不思蜀的感觉。

    “小猫,好吃吗。”虽然恋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一般是不会用称呼的,但是叶一凡还是喜欢叫上这么一声,这让他觉得小猫有存在感。

    “好吃,当然好吃了。來亲亲,你也吃一个。”说着徐晓懋就拿起了一个包子塞进了叶一凡的嘴里面。

    每次徐晓懋这样叫他的时候叶一凡就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來的痛快啊。就是好像是大热天突然喝了一杯冰镇可乐一样。亲亲,这个称呼叶一凡很喜欢,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只要徐晓懋这么一叫叶一凡肯定什么事情都答应。

    实在是沒办法,就这点出息了,天生耳根子软能有什么法子。

    “我已经吃过了,你把这些东西都吃掉吧。我今天可是大清早的去给你排队,到现在肩膀还是有点酸啊。”说着叶一凡就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徐晓懋。

    徐晓懋喝了一口豆浆之后妩媚的白了叶一凡一眼说:“知道了,一会吃完了东西就给大爷您好好的按摩一下,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呢。是韩式的还是泰式的。”

    “要不來个胸推吧。”心里面了滋滋的叶一凡想都沒想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了之后他才反应过來现在可不是在洗浴中心里面,有些话能说有些话可是坚决不能说的。

    “嘿嘿嘿嘿,大爷,胸推是吧。沒问題啊。一会我去找两个仙人掌帮你好好地推一遍,顺带着把针灸也做了吧。”徐晓懋似笑非笑的瞪着叶一凡,显然她的身上已经有杀气了,叶一凡感觉的出來。

    “咳咳,口误口误,这两天早书店里面看**的电影看得比较多,入戏了。咱们换个话題吧。”叶一凡倒是也机灵,知道这个话題现在不是说的时候,再说下去什么都出來了,一切都穿帮了。到了那个时候徐晓懋还不跟他同归于尽了。

    “算你识相,我跟你说,以前你不是我的男朋友也就罢了,现在既然你成了我的男朋友了,那就就给我老老实实地。那种地方不去再去了,我可不想以后跟你结婚的时候你染上什么脏病。我说的够明白的了吧。”

    “明白了明白了,非常明白了。我对天发誓我从來都沒去过那种地方,仅仅是在电影上看过而已啊。”作为一个男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这种技能是必须掌握的,否则的话以后找不着媳妇啊。

    “那你说吧,还有什么想跟我说的,要是沒事的话就赶快回书店去。不用挣钱了啊,以后不用买房子结婚了。你打算让老娘一辈子住在花房里面。”

    当时徐晓懋跟叶一凡谈恋爱的时候就把话挑明了,她说双方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现在这个年纪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既然她想跟叶一凡谈恋爱就是想着跟叶一凡能有所结果,如果不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在这里谈恋爱叶一凡就是耍流氓,趁早明说,别耽误了她。

    当时叶一凡听了这话之后简直心花怒放啊,他心说这感情好啊。自己本來也就想着要把徐晓懋带回家里面,天作之合啊。

    “是这样的,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情。虽然都说植物对人有好处,经常放几盆植物在家中的话能够制造新鲜的氧气。拿几盆绿色植物放在电脑面前能够减少辐射。但是我觉得晚上的时候你在这里睡觉实在不是很好啊。”

    光合作用基本上现在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植物吸收阳光跟水分还有二氧化碳然后将氧气制造出來。其中包含了一个简单的化学公式,催化剂算是阳光。

    所以如果到了晚上沒有阳关的时候光合作用肯定不会继续了,这个时候植物跟人一样,放出的也是二氧化碳。因此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身边有一大片的绿色植物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好处。

    “那怎么办,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的,反正我现在弄下这么个花店來就已经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掏空了,实在是沒有什么闲钱去重新租住一栋房子啊。凑合一段时间吧,等再挣点钱我再考虑一下。”

    “别啊。这可是你的身体,现在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了,为了我你也要为你的身体负责啊。”叶一凡心说要是你不为所动的话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白说了么。

    “那你说咋办。既然你这么说了就肯定有办法吧,我的小男人。”徐晓懋坏坏的一笑对着叶一凡说。

    一见徐晓懋这样笑叶一凡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小心肝不争气的开始跳动起來。

    “我的那个亲娘來,真是要了亲命了。”

    “我是这么想的,刚好我书店那个地方还有位置,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一下,要不晚上你就住我那边住吧。”叶一凡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

    一听这话徐晓懋顿时笑得花枝招展,然后她略微脸红的说:“你这个死人,就这么想要占我的便宜么。不行。沒到结婚之前你不能对我做那种事情。”

    “你看看,你这完全是误会我了。你这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搬到我那边去,我在仓库里面整理出來一个地方然后把卧室让给你,我去睡仓库。我本将心比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徐晓懋同学,你的思想能纯洁一点么。”

    “好啊你个死人,原來你这是故意设置了陷阱让我往下跳啊。那也不行,干嘛要那么委屈你,不要去睡仓库了。”徐晓懋白了叶一凡一眼说。

    “真的假的。那好啊,其实我也不想谁仓库的,仓库里面长时间不通风实在是沒法住人。咱们两个就凑合着挤一挤吧。放心,我绝对不会占你便宜的。”叶一凡伸出两根手指对天发誓道。

    “去你的,做什么梦呢。我是说我不会过去的,在这里就挺好的,干嘛要过去啊。”

    “不行不行,你是我的人了,你不对自己的身体负责我还要负责呢。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今天晚上就算是把你打晕了抗回去我也要让你过去。如果不想让大街上的人指指点点的话你就自己自觉一点吧。你的行李呢,我现在就给你拿过去吧。”叶一凡跃跃欲试的说。

    “死人,怕了你了,你能保证一定不对我动手动脚的么。我真的很看重过这种东西,你要是敢对我动手的话别怪我翻脸啊。”徐晓懋再次警告道。

    “那是那是,咱们两个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我发誓我在结婚之前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否则的话就让我的小jj掉下來。”叶一凡再次赌咒道。

    “流氓。去帮我搬行李吧,晚上的时候我直接过去就好了。”说着徐晓懋就将叶一凡推进了花店的深处。

    叶一凡干劲十足啊,虽然嘴上说到时候不会对徐晓懋动手动脚,但是真到了那种时候谁知道呢。叶一凡可是沒有一点点的心理压力,他早就把这件事情想好了。

    反正徐晓懋早晚都是他的女人,现在动手就等于是跟自己以后的老婆亲热,这有什么关系呢。退一万步讲如果以后跟徐晓懋沒有成的话也不是问題啊,这就等于是跟别人的老婆亲热,虽然这个想法很龌蹉,但是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叶一凡就不相信凭借着自己纵横花场这么多年的经验跟技巧一个小女生能顶的住。越想心里面越开心,顿时他的嘴上就哼起了小曲。

    “今天好运气,老狼请吃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