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天才儿子腹黑妈 第84章:温馨的一家

作者:沈夏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风景从眼前一片一片掠过,付云腾心里有一种惆怅和憧憬,希望这条道路能够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停,微微也能一直都在他身边,哪怕一句话不说,只要她在身边,有她的气息,他也觉得够了,也很满足。

    时间一点都不留情,一晃而过,快得连弥补都有点吃力,微微,到底要什么时候,你才愿意原谅我呢。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原谅。就这么永远把我驱逐出你的生活之外呢。一符恋微的性格,多半是如此。

    半个小时,付云腾的家也到了,他原本想邀请符恋微一起回家看看,这里是他们曾经的家,自从离婚后,他就沒有伴奏,也沒有换过家里任何东西,保持着和她在时一模一样,希望有一天她能回來,甚至希望,她能看到他的心意。可她已经非常不耐烦,他脸皮的确厚,特别是对符恋微时,无耻惯了,并不觉得什么,然而,他却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符恋微的底线,这条底线,他试探不起。

    “你家到了。”符恋微冷漠地说,这丫都到家了,一直不愿意下车算怎么回事,她还要回家休息呢。

    “我知道。”付云腾说道,语气略微有些伤感,“只是突然想起來,我们已经沒有很久一起回到这个小区。”

    “你说这些有意思吗。”符恋微冷冷说道,“就算一起回來又怎么样,撕碎的东西,再怎么修补都有裂痕,付云腾,我不止一次和你说过,我和你有缘无分,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你也死心吧,别在纠缠我,以你的条件,想找什么样的女人都有,沒必要天天在我这里坐冷板凳。”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抱歉,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在一起。”符恋微毫不留情地说,“和你在一起,我时时刻刻在想我的爸爸妈妈,你知道我多难受吗。原來你说的爱我,就是让我天天心如刀割,这种爱我领受不起。”

    “微微……”付云腾眸中掠过一抹痛苦,如被什么东西击溃了一般,心里难受至极,一颗炙热的心也会被符恋微这种无情的话语冰冻,他竟然无法反驳。

    “你是什么意思我不管,我的意思很清楚。”符恋微说道,“刘雨也回來了,你消停一会儿吧,哦,对了,今天我碰见她两次,你猜她说了什么。”

    “她说什么我一点都不关心。”

    “真无情。”符恋微淡淡说道,“她一心向着你,还劝我回到你身边,你觉得这女人的脑子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嗯。真是中国好妹妹,你有福气。”

    “微微,我和她很久沒见面,也沒通过电话,这一次她回來我也不知道,她做什么和我无关,你不要迁怒于我。”付云腾说道,他并不是推卸责任,心中也恨极了刘雨,为什么要扯上他。

    就算他和符恋微的距离靠近了,刘雨一出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又远了,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一想到这一点,他就无法对刘雨产生一丝一毫的好感。

    当年的错,他并不想归结于刘雨身上,他自己也有错,而且错得离谱,只是,不责怪她,并不代表他们能和好如初,这一点他做不到。

    “我不想迁怒任何人,我只想你管好她,别來犯我。”符恋微说道,“她死缠烂打的功夫是和你学的吧。”

    付云腾一窒,“不管你说得多难听,我都无所谓。”

    “那随你,下车,我要回家了。”

    “你早点休息,别那么晚睡觉。”付云腾淡淡说道,他很了解符恋微的作息,所以也很担心。

    “我知道了,不需要你担心。”符恋微说道,等他下车,锁上车门,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小区,再一次回到这里,她心情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小区是花园式小区,环境特别漂亮。繁花似锦,小桥流水,比起公园的景色更好,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那么熟悉,多少次他们吃过晚饭就出來散步,逗弄小区的宠物聊聊天,算是婚内小约会经常來的地方。她自己也沒想到,回來会勾起那么多回忆。

    符恋微心绪烦乱,一个刹车把车停靠在路边,整个人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心潮起伏,死死地咬着牙,忍住心中的绞痛。

    符恋微十一点多才回到家,陆瑶正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玩电脑,符恋微一笑,“你过來做什么。你家的皇帝走了。”

    “早走了。”陆瑶说道,无所谓地挥挥手,“我给你带蛋糕过來,你最喜欢的牛奶芝士蛋糕,很香甜,估计你出去陪客户也沒吃什么东西。”

    “你还真别说,饿死了。”符恋微苦笑,包一丢就沒形象地躺在沙发上,端着蛋糕就吃,“这是你做的。”

    “对啊,我还做了一些小饼干,你早上过來吃早餐再走,反正我这段时间都在家里也不去上班。”

    “知道了。”符恋微一笑,有这种福利她当然不会拒绝。

    “刘雨和你说什么了。”

    “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你别插手这件事,如果她真的对我做什么,我会告诉你。”符恋微并不想让陆瑶介入这件事,根本沒必要为了这种事情和刘雨闹出什么矛盾來,并不值得,刘雨这种人再怎么跳也跳不到哪儿去,“这个女人根本不值得你付出一点点注意力。”

    “懂了,我明白。”陆瑶挥挥手,“那我回去睡觉,你也早点休息,别想太多。”

    “好,”

    后天就是父母的忌日,她要去墓园一趟,每隔两个月,她都会去看他们一趟,说起來自己也是傻,明知道人不在,一点意义都沒有,她依然那么执着去看他们,仿佛他们活在身边,沒有离开。

    刚要入睡,符恋微接到了付夫人的來电,“微微啊,睡了吗。”

    “还沒有呢。”符恋微一笑,“这么晚,你怎么也沒睡。”

    “睡不着。”付夫人说,“明天有时间吗。我们好久都沒见了。”

    “我出差之前还见过了,这才过多久啊。”

    “那也好久了。”

    “好的,我知道,要等我下班,中午时间太短了,你跑來跑去也不方便。”符恋微说道,“明天我中午我定了餐厅再给你电话。”

    “好啊,好啊,沒问題。”

    “不要带上付云腾。”

    “……”付夫人郁闷地扁扁嘴,“知道了。”

    看來儿子果然在儿媳妇这里拉得一手好仇恨,根本一点可能性都沒有,付云腾刚给她打过电话,喝得有点醉,说是符恋微送他回來的,她还以为有希望呢,果然是她想得太多了。

    媳妇沒了,不要紧,闺女还有,符恋微就像是她的贴心小闺女,有她陪伴,她心里也舒坦得多。

    陆瑶平时沒什么娱乐活动,最近养伤,都在休息,晚上睡得早,早上也起得早,五点多就醒了,听了一会儿音乐,看一会书就起來做早餐,有人敲门的时候,陆瑶以为是符恋微过來,看都沒看就开了门,谁知道开了才发现是容六,陆瑶默默地看了一下时间,这才六点半,他家到她家估计要三十分钟,他是多早起來。

    “你怎么來了。”陆瑶看着他,十分困惑,昨天他说今天很忙,估计沒空过來,怎么一早就來了。

    “宝贝让我过來送他去学校”容六说道,很了理直气壮进了门,睿睿穿着小熊睡衣,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容六,声音带着稚嫩,“爹地。你怎么來了。”

    陆瑶,“……”

    这下一句话就打脸了,宝贝你也太能拆台了,你爹地是多纠结啊,怎么也沒和你对好台词呢。睿宝贝哪儿顾得上容六的情绪,迷迷糊糊打哈欠去刷牙洗脸,容六已经很淡定地登堂入室,陆瑶也懒得去戳穿他,这也沒什么意思。

    因为容六的到來,她又要多准备一份早餐,早餐准备起來一点都不麻烦,关键是容六胃口比较刁钻,早上又吃得很清淡,她刚蒸了馒头,又准备了咸菜,绝对不是容六的口味。果然,容六一看桌上的花卷,酸萝卜,馒头和一叠小菜,微微皱眉,表现得不怎么明显,陆瑶却收到了。

    陆瑶把榨好的豆奶也端上來,沒办法只好去给容六下一碗老鸭汤面,昨晚辣炒鸭子还有,放一点鸭油进去,面条很香,陆瑶怕他不习惯,特意把辣椒都挑出來,顺便扔了几把青菜给他。一碗香喷喷的面就出炉了,睿宝贝闻到香气,吸吸鼻子,“妈咪,我也要。”

    “你吃馒头。”陆瑶微笑说道,她起來做早餐都是很简单的,沒那么花样,不像符恋微那么心灵手巧,又擅长,能弄出一桌就不错了。

    符恋微过來看到容六,似笑非笑地看了陆瑶一眼,悄悄地说,“这么早,昨天不会在这里过夜吧。”

    “胡扯,他刚來。”陆瑶笑说道,“吃完赶紧走,别废话。”

    “啧啧,迫不及待想要享受二人世界,真无情。”符恋微笑说道,她和容六打了一个招呼,容六吃得倒是蛮香的,一点也不嫌弃,陆瑶看他吃得这么想,心想她的手艺肯定很好,那么挑食的容六都被征服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