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天才儿子腹黑妈 第83章:刘雨回来了 2

作者:沈夏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说符恋微也是一个很毒舌的姑娘,特别是对自己讨厌的人,一席话能够戳死人面不改色,就这么戳中了刘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想是一把刀就这么插进去,疼得相当的难受。

    符恋微说得对,这几年她和付云腾一点联系都沒有,果然如付云腾所言,恩断义绝,再也沒有半点联系,她只觉得痛不欲生,她一直派人关注付云腾,也知道付云腾一直在追求符恋微,求符恋微原谅。她嫉妒得发狂,却又无可奈何,她迫不得已只能來找符恋微,她知道,若是符恋微不原谅她,付云腾是不会再见她。

    为了能修复她和付云腾之间的关系,她一直暗示自己要忍辱负重,不管符恋微说什么,都不能生气,然而,符恋微这一席话说得太毒辣,她脸上火辣辣地疼,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刘雨拼命地告诫自己,不要生气,也不准生气,若是生气了,一切都空了,她还想见付云腾,这一次她要更有耐心,若是当年符恋微的孩子掉了,她就滚出付云腾的生命,她的父母沒有出事,那么,说不定她都已经成为付云腾的妻子,肯定是云腾哥哥觉得亏欠了她,一直在补偿她,当年他们的感情并沒有那么好,总是吵架,每次她一有事,不管付云腾在哪儿都会立刻过來。

    她才是一直付云腾最疼惜的人,这一次她一定要夺回自己该有的地位。

    “微微姐姐,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也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若不然,我真的会难过,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在忏悔,对于你曾经失去的,我……”

    “你给我闭嘴,”符恋微沉声说,手紧握成拳,冷冷地眯起了眼睛,沉声说道,“你沒资格提起我失去的任何人,请你立刻消失在我面前,最好这辈子都不用出现在我面前,你想得到我的谅解。你真的需要我的谅解,你只不过是想借着我的手接近付云腾,别这么恶心我了,你要去找他,你去啊,我和你们两人一点关系都沒有,请你记住这一点。”

    刘雨窒了窒,脸色微变,总算也知道安分了一点,沒有继续再说什么,微微咬唇,似乎还想说什么,符恋微冷笑,“你不走,我走。”

    这种女人就像是牛皮糖一样,特别的粘人,而且脸皮特别厚,基本上不知道什么叫丢人,难怪当年付云腾甩不开她,符恋微也算是见识了,脸皮厚成这样子也很少见。

    她和mint老总杰克森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符恋微餐厅,因为预定了位置,所以餐厅也给她留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视线特别好,符恋微等了十分钟,杰克森也就到了,她沒想到的,付云腾竟然也來了。

    符恋微一怔,心底不悦,他來做什么。她和mint老总开会,又沒他付云腾什么事亲,最近倒是去哪儿都能见到他,不管是巧合,还是他故意撞上來,这都让符恋微非常不痛快。她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付云腾处处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我们认识快8年了,她的脾气付云腾也知道,她厌恶一个人的时候,越是出现在她视线里,她越是痛恨,他明明知道却还是这么做,是不是觉得她一直笑脸以对,他们那些过往都喂了狗。

    杰克森微笑说,“薇薇安,我刚刚才知道你和付先生曾经是夫妻,我冒昧把他一起请來你介意吗。”

    符恋微很想说介意,然而,看在杰克森的面子上,她倒是什么都沒说,只是一笑,热情地招呼杰克森,这是他们公司今年最大的客户,她并不想得罪,她都不知道杰克森和付云腾竟然关系这么好,这点倒是意外。见客户,无非是谈生意,符恋微也尽量忽略付云腾,介绍公司的一些基础业务,杰克森和她有过好几次交易,对她也很放心,谈得很愉快。此人有一个让符恋微很苦恼的嗜好,那就是嗜酒。

    特别的嗜酒,三句话不离酒杯,符恋微为了捧场也喝了好多酒,每次陪杰克森应酬,她都要喝酒,她的酒量也算是练出來了,却一点都不喜欢喝酒。

    当年刚结婚的时候,应酬特别多,每天晚上都一身酒气回家,付云腾就相当不悦,为此和她吵过好多次,所以她就更厌恶喝酒了。

    “來,杰克森,我们也好久沒见了,这一次一定要喝个痛快,”付云腾笑着,给他倒满了酒,体贴地把场子接了过來,或许是他们态度暧昧的缘故,杰克森把他们也当成一体,并不介意符恋微在一旁陪同,却沒有应酬,三个人算是相聊甚欢,杰克森喝得烂醉,脸蛋通红,像是要烧起來一样,付云腾也出了一身虚汗,符恋微看他的眼睛也略微有些烧红,也是喝了不少酒。

    那种感觉,相当复杂,其实,他沒必要给她挡酒,这么局面她也早就应酬自如,一点都沒有生疏,就算付云腾不來,她自己也能应对。

    他越是这么进入他的生活,她越是不开心,符恋微就一直弄不懂,她都表现得这么明显的厌恶,他为什么还要凑上來,这只会让她越发厌恶。

    杰克森喝醉了,付云腾和符恋微要送他回酒店,原本符恋微并不想去,只是付云腾说,“这算是你的客户,你不送回去我送回去,不合适吧。”

    这句话的确堵住了符恋微的嘴巴,她沒办法真的放任杰克森不管,怎么说是她的责任,并不关付云腾的事情,“你若是沒和他喝这么多酒,他也不会醉。”

    “你不了解杰克森,他是一个相当嗜酒的人,你只要让他喝痛快了,什么事情都好解决,就算你们谈成了生意,你让他痛快,他对你的印象好,下一次依然会和你合作,他是一个很随性的人,合作一次并不代表着永久合作。”付云腾淡淡说道,这也算是教给她一些事情吧,免得吃亏。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我自己会处理。”符恋微冷冷说道,她有自己的处理办法,不需要付云腾多插手。

    两人把杰克森送到酒店,杰克森醉酒后也不怎么吵闹,特别安静,就是体重有点沉,符恋微心想,若是付云腾沒來,她一人想要把杰克森弄回去,多少会有点吃力,这一点她也很清楚。

    从酒店里回來,已经十点了,符恋微说,“今天谢谢你了,我先回去了。”

    “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吧,好久沒出來看电影了。”付云腾微笑说道,带着一丝期盼,“最近刚上映的电脑是你期待好久的续集。”

    “我已经看过了。”符恋微说道,走向自己的车,付云腾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微微……”

    “放手,”符恋微冷冷说道,付云腾沒办法,只好放开她的手,符恋微眼神冷漠,他看着心里也很难受,不好逼得她太紧,只能这么看着她。其实,他也知道死缠烂打是一个非常笨的办法,符恋微也不一定领情。

    哦,是一定不会领情,然而,他沒有什么办法,只能这么忍着,也只能这么看着她,若不看着她,他怕一不小心,她就被别人抢走。

    “送我回家吧,我喝多了,头很晕,开车要是出了事,你也会愧疚是吧。”付云腾软了态度,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符恋微哭笑不得,真是什么姿态都有,自从离婚后,她反而发现付云腾有那么多无耻的一面,死缠烂打也就算了,苦肉计也出來,真是刷新她的世界观。她并不吃这么一套,然而,付云腾今天的确是为了她才喝高,眼睛里一片红,开车的确会很危险。

    “你让家里的司机來接你。”

    “老王年纪也大了,最近孩子生病正在医院照顾,这么晚让他过來不合适吧。”付云腾说道。

    其实,他和符恋微都明白,若是要找一个人送他回家,怎么会找不到,他只不过是想和符恋微多相处,多说几句话罢了。

    符恋微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沉声说,“下次我见客户,你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里。”

    “行。”付云腾一口应承下來,事实上,这一次真的是偶然,若是他这么说,微微也未必相信,所以他就不解释了。

    “上车吧。”符恋微冷淡地说。

    送他回家也不算什么大事,付云腾心中一喜,非常愉快地上了车,上了车后,自作主张地放了一张cd。符恋微懒得说他,一直也就容忍了付云腾动手动脚,她一路保持沉默。

    幸好,付云腾也非常知道分寸,沒有更进一步地讨人嫌,虽然他一直想和符恋微说话,可惜符恋微兴趣不高,他也只好闭嘴。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风景从眼前一片一片掠过,付云腾心里有一种惆怅和憧憬,希望这条道路能够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停,微微也能一直都在他身边,哪怕一句话不说,只要她在身边,有她的气息,他也觉得够了,也很满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