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天才儿子腹黑妈 第82章:刘雨回来了

作者:沈夏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付云腾开始折腾了,不允许她晚归,不允许她加班,她工作上压力又大,两人就吵过一顿。她气付云腾不理解她,他竟然提出让她在家里当家庭主妇,全身心只为了他一个人而存在。

    凭什么呢。她的事业做的那么好,也那么独立,她不愿意依附一个男人,付云腾沒有站在她的立场为她考虑过。

    同样的,她也沒有站在付云腾的立场,为他考虑过,她作为一名新婚妻子,却天天那么忙碌,的确对不住他。况且在付云腾看來,她根本不需要工作,他一个人足以让她过上富裕又无忧无虑的生活,何必去工作,为了别人服务,还忽略了他。

    他们都沒有站在彼此的立场,并不相互理解,性格又太硬,谁也不愿意妥协,退让,所以到最后,他们就只能越來越生疏,隔阂也越來越大,离婚收场也是意料之中,其实,自从打算离婚的时候,她就放开了一切,也看淡了,她只恨自己沒有早点离婚,等提出离婚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自己怀孕了。

    怀孕后,离婚的心就沒那么坚决了,她又试图挽回这段感情,做了许多努力,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还断送了她所有的一切。

    再回头去想这些事,符恋微心中依然很难受,这些往事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浮出脑海,鞭策她的心,她努力地放开,却总是遗憾地记在脑海里,让她无所适从,只能反反复复都在深渊中,不可自拔。

    刘雨再一次回來,又勾起这段悲伤的往事,她闭了闭眼睛,若她以为能伤害自己,那就太天真了,这一次,若刘雨再敢和她对作对,别怪她不客气。当年有付云腾护着她,就算她想做什么也无可奈何,在付云腾眼里也成了恶人,如今付云腾不会再护着她,她也有陆瑶和睿睿,看谁能整死谁。

    平复了心中的悲伤,符恋微深呼吸,继续工作,不想这些烦心事,不管生活有再多的烦心事,工作总要继续,并非为了糊口,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免得被社会抛弃。

    下了班,付云腾來电话,又约她吃饭,符恋微说,“晚上我要和mint的老总吃饭,还有,别來约我,我不会和你单独出去。”

    她挂了电话,整理东西,先去了中环广场,从公司去中环广场,人非常多,也很堵车,一路挣扎才能到了中环。符恋微找了一家咖啡厅把小电脑拿出來看国外的行情,晚餐时间,咖啡厅人并不多,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符恋微并不着急,这位老总她也见过一次,人挺好,又准时,只要耐心等待就行。

    冤家路真窄,符恋微一直都觉得这句话在a市就是一个笑话,非常大的笑话,a市那么大,认识她的不到三百人,走在路上遇见的机会几乎就是零,这么多年了,除非安排的巧合,她沒有在街上遇到一名朋友。沒想到,一天会遇见刘雨两次,真的是冤家路真窄,仇人无时无刻都会在见面吗。

    这一次刘雨换了一身衣服,嫩黄色的吊带连衣裙,黑色的小西装外套,打扮得非常小清新。妆容却有点浓,掩盖了面容的憔悴,衣服色彩亮,衬得她的肤色十分好,可以称得上容光焕发,比起上午在交易所遇见的那一次,这一次要好许多。

    符恋微看着他,目光淡漠,刘雨就站在她面前,微笑地看着她,轻快地打招呼,“微微姐姐,好巧啊,又遇见你。”

    “是啊,真巧,回头我得检查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追踪器。”一天遇见两次,绝非偶然,简直就是无巧不成书,她从來都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巧合,符恋微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指了指对面,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坐。”

    刘雨看起來非常开心,真的在符恋微面前坐下,符恋微把电脑关上,淡淡说道,“一天遇见我两回,肯定不是偶然,你有什么事情。”

    “微微姐姐,其实……”

    “等一下,别叫微微姐姐,我担当不起,我沒有妹妹。”符恋微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称呼我一声符小姐。”

    刘雨微微笑说,“这么多年來,我一直当你是姐姐,很多事情,你都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破坏你和云腾哥哥的感情。”

    “如果这是妹妹对姐姐的态度,那你姐姐真是死得早沒來得及感受你的好意。”符恋微恶毒地添了一句,她知道刘雨的手段,曾经好多次,她都在付云腾面前无意地提起刘婧,总是让付云腾想起,刘婧是因为他们两人而死,能让付云腾和她之间产生隔阂,又能博得付云腾的同情,一举两得,非常有利。

    这一招屡试不爽,所以刘雨一直在用,若是她和付云腾吵架的时候,再提起这些,付云腾难免不会想到刘婧,难免不会愧疚,所以又大发脾气,真是好手段,她都相当的佩服。

    这种好手段,她是真沒有,所以输给了刘雨。

    然而,感情上,她沒输,付云腾至少爱的人是她符恋微,不是刘雨。

    “你真的误会我了,当年我是无心之失,一直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刘雨说道,红了眼眶,看起來分外的可怜,这一招对男人非常管用,对女人就沒怎么有用,符恋微也不得不赞她演得一手好戏,不去当演员真的可惜了。

    她红着眼圈好了好一会儿,可怜兮兮地看着符恋微,她始终铁石心肠无动于衷,最后忍无可忍地会所,“收起这一套吧。也就在付云腾面前管用,你以为谁都吃你这一招,若是真心要道歉,沒必要,我永远不会接受你的道歉,我也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们最好的结局就是江湖不见,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谢谢你了。”

    “姐姐,你真的误会我了。”

    真是干,人话都听不懂,都说不要叫姐姐,还一直來恶心她,符恋微忍不住冷笑,“陆瑶才算是我妹妹,你算什么东西。你有她漂亮吗。你有她能干吗。你有她的善良,有她的坚强吗。你一无是处就來当我妹妹,你让陆瑶情何以堪。别恶心我行不行,我不想对你恶语相向,然而,说真心话,我隔夜饭都快吐出來,你就不要再來烦我行吗。”

    刘雨似乎看出了符恋微的不耐烦,抹了抹眼睛,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有诸多误会,我也知道你很讨厌我,因为云腾哥哥一直很照顾我,你心里不舒服,我也理解,我也不知道分寸,明知道云腾哥哥结婚,还一直让他照顾着,是我的不对,可我也沒办法,姐姐走了,我一个人亲人都沒有,那些所谓的亲人都想着办法瓜分我的财产,我的公司,我找不到一人保护我,我只能依靠云腾哥哥,我沒想到你会误会,我们真的一点暧昧都沒有,他也从來沒对不起你,请你相信我,不要再和云腾哥哥闹矛盾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符恋微目瞪口呆,简直无法理解这个女人的脑回路,她真的有精神分裂症吧,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这挑拨离间手段真的高,她是自愧不如。若是她依然恨着刘雨,这种挑拨就成功了,她真的回恨上付云腾,以为这丫头又和付云腾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

    只可惜,刘雨算错了一件事,这些话她都可以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沒什么影响。刘雨见她一直不说话,可怜兮兮地说,“微微姐姐,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是无心的,你和云腾哥哥离婚后,他一直都很痛苦,也希望能和你复合,他真的很爱你。”

    符恋微冷冷一笑,“自作多情,付云腾怎么样还不需要你关心,也轮不到你关心,我记得他和我说过,你们早就恩断义绝,这么长时间也沒联系,你怎么知道他就非常痛苦非常绝望,希望和我复合呢。”

    “这不需要猜测,他一直很爱你,肯定希望你们复合。”

    “为了你的云腾哥哥,你也是蛮拼的。”符恋微冷笑,“你这么做也不知道人家领不领你的情。”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微微姐姐,请你原谅我们吧。”

    “真是恶心。”符恋微忍无可忍说了一句,真的相当的恶心,她都快吐了,这么恶心人的事情,为什么她就能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來呢,简直让人恶心想吐,“如果你是來恶心我的话,那你成功地做到了,若你是來炫耀你和付云腾关系多亲密,这几年都一直在联系,那抱歉,你沒做到,我相信付云腾所说,这几年一直和你沒有联系,更别提说什么,若是挑拨离间,那大可不必,我和付云腾早就沒有任何关系,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他,不管是看上他的钱也好,看上他的人也好,总之他身上至少有你喜欢的地方,你想追求他,我支持你。所以,现在若是沒事的话,请你离开吧,我晚上还要见客户,别让我倒胃口,这让对客户很不尊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