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天才儿子腹黑妈 第81章:婚姻的真谛

作者:沈夏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容六觉得非常满意,睿宝贝可爱的脸蛋都要皱在一起,转念一想,笑眯眯地说,“爹地,我可喜欢在厨房玩了,以后我可以给你当下手,顺便我们可以交流一下心得,我做饭也很好吃哦。”

    爹地真是太奸诈了,谁同意他过來住了,他怎么一副我要在这里常住,一家之主的姿态呢,妈咪竟然一点都沒反应过來,竟然默认了他会经常出现在家里,这不是说明爹地已经成功地侵入了家里,妈咪估计也就顾着和爹地斗嘴忘了这一茬,爹地真是太腹黑了。

    一顿戏剧般的午餐结束,容六吃得撑了,陆瑶泡了一壶茶,招呼容六过來喝茶,陆瑶书房里一张桐木的茶桌,古色古香,平时她就喜欢和符恋微在书房里喝茶看书聊天,感觉特别好,所以她的书房里也有一种茶香,容六说,“这是生普。”

    “消食的。”陆瑶说道,“我看你肯定吃撑了,多喝点普洱茶,你不难受吗。”

    陆瑶要是不提,容六还不觉得难受,这么一提,他才觉得稍微有点难受,的确是吃多了,她受容老爷子和容夫人的影响,平时很注意养生,都吃八分饱,今天赌一口气,竟然吃了那么多,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他都觉得幼稚得可笑,然而,这种家庭的温暖气氛他非常的喜欢。

    陆瑶的书房布置得也很温馨,地上有铺着一层厚厚的毯子,还有好几个软枕,午后的阳光从窗**进來,令人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慵懒,像是一只吃饱喝足的猫。

    “你平时不怎么喝普洱吧。”陆瑶说道,她倒是很喜欢喝普洱,因为普洱茶能够减肥,“吃撑了,喝点茶感觉就沒那么难受了,回头你可以试一试。”

    陆瑶的普洱茶是符恋微去云南出差的时候,特意去农家茶园采的,口感很好,一直都是陆瑶的珍藏,容六对茶一点研究都沒有,也沒兴趣,懒懒地陪着她喝了几杯就不想再碰了,然后跑洗手间待了好长时间,睿宝贝阴影地说,“肯定闹肚子了。”

    “下次别让他靠近厨房。”陆瑶说道,这种黑暗料理若不闹肚子才叫奇怪呢,肯定会闹啊,真是可怜。

    结果,容六一个下午都沒去上班,他别扭了一个多小时就就睡着了,什么都沒做,陆瑶和睿睿简直哭笑不得,这么逞强就是作死的节奏,拉了这么多次肚子,他肯定会不舒服。

    睿睿和陆瑶本身也有睡午觉的习惯,她醒來的时候,父子两人还在睡,陆瑶去厨房弄蛋糕,她进厨房最喜欢的就是烤蛋糕,每次香喷喷的蛋糕出炉,特别香甜,她就相当的喜欢,闻着香,也非常甜腻,这种味道很好,令人有一种非常柔软的感觉。

    那两父子睡得好,陆瑶也沒去打扰他们,她的小蛋糕烤好,那两父子还沒起來,陆瑶闲着也沒事又烤了一些小饼干,这些事情做起來都很精致,而且并不费事,也不辛苦。她喜欢这种精致的生活,最好了蛋糕和饼干,陆瑶沒事做,给符恋微打电话,“微微,晚上回來吃饭吗。”

    符恋微一笑,“晚上不回來了,你们一家三口慢慢享受吧。”

    “什么一家三口,容六晚上又不一定在。”

    “你信不信,他肯定在,我晚上有客户要吃饭,不回來了,有什么好吃的给我留一口就行了。”符恋微叹息说,“瑶瑶,我今天遇见刘雨了。”

    陆瑶微微皱眉,刘雨这女人竟然敢回來。谁给她的勇气,她还真以为她靠着卖萌和嫁祸就能够让男人为她付出一切。当年微微会吃亏只不过是因为她太爱付云腾,一直都在忍让,沒了这份爱,刘雨又凭什么能伤害微微。

    “她说什么了。”陆瑶沉声问,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愤怒,当年符恋微遭遇的一切,一直是她心中的痛和遗憾,心疼她,又遗憾当年自己也因为一些琐事沒來得及陪她,等龙门的动乱告一段落,微微已经不需要她的陪伴,一个人坚强地挺过一关。

    她非常难受,每次她需要帮助,心情低落的时候,符恋微都在她身边,符恋微需要她的时候,她却因为龙门的手事务所耽搁,所以后來符恋微不愿意來国外定居,她就带着睿睿回來陪她。因为她和睿睿已是符恋微仅有的家人。

    “倒是沒说什么,一口一声姐姐叫得非常坦然。”符恋微提起刘雨的态度,也是哭笑不得,她都搞不懂,刘雨到底是哪儿來的勇气喊她姐姐,当年都沒喊过一声姐姐,如今却喊姐姐,还喊得那么亲热,说的好像她真是姐姐一样。殊不知,她的姿态是那么令人厌恶,一女人能让自己变得那么讨人厌,那也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

    “你别和她一般见识,我帮你教训她。”陆瑶说道,想要查一查刘雨还不简单吗。若不是符恋微放下了,并不想纠缠往事,她早就去查刘雨,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她还至于会跳得那么欢。

    符恋微说道,“别理她就行,我看她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这就是最大的报应了,不需要你做什么,免得脏了自己的手。”

    “那也太便宜她了。”陆瑶略微有些烦恼,若是她自己,她肯定沒这么烦恼,也不会这么烦恼,更不会记恨一个人那么久。

    “我告诉付云腾了。 ”符恋微淡淡一笑。

    “干得漂亮,”陆瑶大笑,轻声说道,“这才是我认识的微微嘛,我还以为你真手下留情了呢,估计付云腾比你更恨她,就是要她喜欢的人來虐她,这种感觉最棒了。”

    “你就幸灾乐祸。”

    “我明明是为你抱不平。”陆瑶微笑说道,“那你先忙吧,我挂电话了,晚上过來吃宵夜。”

    “我知道,对了,我的家政阿姨一会儿过來帮我整理房间和扫除,你过去帮我看一下。”符恋微说道,“这是新找的家政阿姨,我也不知道放不放心,你帮我盯一下。”

    “沒问題,我知道了。”

    符恋微挂了电话,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刘雨的事情真是蹊跷,她和刘雨好歹也共处了几年,一段三人行的婚姻。其实,她非常清楚,付云腾和刘雨其实并沒有什么,付云腾在心灵和身体上都沒有背叛过她。他对刘雨那么纵容,只不过是因为死去的刘婧,然而,过度的宠溺和百求百应,给了刘雨不该有的希望,让刘雨非常气定神闲地盘算起什么破坏他们,成功上位的算盘。

    每一次他们一有矛盾,付云腾就会站在刘雨这边,久而久之,符恋微就绝望了,若是一次两次,那沒什么问題,若是次数多了,她心里也有了疙瘩。当年她百思不解,为什么付云腾会那么冷酷地对她,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她比谁都要容忍他,他却一心一意在照顾刘雨。

    为了刘雨一个伤风感冒,结婚周年纪念日,他放她鸽子,甚至沒给她來一个电话 ,让她在寒风中等待好长时间,那一晚她也体会到什么叫心灰意冷,那是一种无法诉说的憋闷,明明她是付云腾的妻子,他却让她觉得,她只不过是他的情人,偷偷摸摸为了一次纪念日等了半夜,那一天她大发脾气,正好又出差,整整一个多礼拜沒有理会付云腾,出差期间,他除了一天一个电话,一句对不起都沒说过,也从來沒意识到自己错在哪儿。

    那段时间里,符恋微就告诉自己,不能这么隐忍下來,所以她和刘雨的矛盾越來越多,最后不可调和,她也开始反思她的婚姻,到底出了什么问題,也第一次想到了分开,或许,她和付云腾并不适合,结婚的时候,她就考虑太多,也考虑过他们的性格彼此并不合适。

    如今回想起來,当初她的确傻,以她的性格,竟然会那么忍让,她自己都很意外,如今她对付云腾早就不抱期待,所以也能平静对待所有的一切。

    办公室的门敲了敲,助理拿着文件过來让她签字,并且说,“符总,晚上和mint的人约好在中环广场的日式料理,你看如何。”

    “行了,我知道了。”符恋微微笑说道,“辛苦了,你去忙吧。”

    助理笑着出去,工作了几年,也成功地拿到自己当年想要的职位,她也不像当年那么忙碌,上班的时候很清闲,甚至下载了一个游戏,偶尔沒事可以玩玩游戏,好多事情可以交给手下去做。

    其实,她也反思过在婚姻里她的过失,她事业心强,自尊心也强,付云腾的起点就比她高,不管从学历,家庭,背景,还是阅历,见识各个方面都比她出色,她想要变得更完美,更配得上付云腾,所以婚后一心扑在工作上,那段时间工作相当的忙碌,事业正处于上升期。刚结婚那段日子,他们如胶似漆,渐渐的,她开始加班,晚归,有时候和客户吃饭晚上十一点多才能回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